花的姿态

“自然让我们相信,蜜蜂与花朵是有神交的。”伯恩哈特在他的《玫瑰之吻》里写到。的确,在这个自然里,没有什么关系能比的过蜜蜂与花朵更加亲近了。凡是花朵盛开的时候,蜜蜂便会勤勤恳恳的照料自己“后花园”的花朵们,一朵不差的去吸干花蜜,扫去花粉,然后在下意识的行为中为这些花朵传宗接代。文学上都喜欢把蜜蜂男性化,而把花朵比作被动的女性。看着忙碌辛苦却乐此不疲的蜜蜂,嫣然它的“后花园”中的花朵都是他喜爱的后宫,或许在蜜蜂的眼里,保不准也会封赏这些花朵们嫔妃的称号。在这个虫媒花(依靠昆虫来传粉的花)占大多的世界里,每一朵花都渴求蜜蜂的临幸。可惜痴情的蜜蜂们已经足够给力了,无奈这世上的花儿太多。既然如此,在这看似平静祥和的花园里,每种花为了得到蜜蜂的眷顾,暗自下足功夫,于是一场静悄悄的“宫斗”开始上演了。

精心策划的起跑线

蜜蜂是如何找到心爱的花朵,这个估计只有蜜蜂知道,蜜蜂最喜欢淡紫色和黄色,其次是蓝色,对红色却视而不见。花儿们深知这一点,我们熟知的花朵中淡紫色和黄色的花朵占据了大多数:春天的紫丁香、夏天的耧斗菜、花色各种深浅紫色的唇形科,还有黄色的菊科们。花色一致了,蜜蜂也会犯难,于是有些花就开始想出更独特的招式。蜜蜂喜爱花是为了得到花蜜和花粉。花们也深知其中的奥妙,于是一些花为了博得蜜蜂的“芳心”便在花瓣上长出醒目的条纹和斑点,这些标记可以告诉在空中飞行的蜜蜂,这里有香甜的花蜜和花粉。紫色的花得到蜜蜂的青睐,带条纹的花让蜜蜂找到食物,那些红色和白色的花就甘拜下风么?这个绝对不会,如果我们使用紫外线摄像系统来观察,这些花朵竟然表现出耀眼夺目的姿态,它们不为别的,因为蜜蜂可以看到它们所拥有的而人眼所不敏感的紫外光泽。

舒适可靠的闺房

光会穿衣打扮是不会留住心爱的人,它们只会光顾一时。为了博得蜜蜂喜爱,花儿甚至会改变自己的形态来为蜜蜂的采蜜带来便利。蔷薇花五片花瓣,辐射状的分布在花蕊外面,蜜蜂可以从任何方向不费力的降落下来采食花粉。豆科的花长着结实的龙骨瓣,这条“停机坪”为蜜蜂准备了稳定的着陆地。蜜蜂嗡嗡的飞来,落脚去吸食花蜜的时候,受压的龙骨瓣被撑开,裹在其中的花粉啪的弹在蜜蜂身上。玄参科像扁筒一样的花则更贴心的为蜜蜂准备了“机场跑道”,蜜蜂可以毫不费力的沿着下方突出的花瓣钻进花朵,毛泡桐花还会为蜜蜂加上“导航灯”一般的指示斑点,可谓是贴心之极。然而总有投机取巧的花存在,蝴蝶兰就是一位,它硕大美艳的花朵吸引着蜜蜂,更精心的是,它在花心的下方修建了平整的“落脚平台”(蝴蝶兰的唇瓣)也有指示条纹,然而蜂子兴兴而来,站在平台上一钻,却发现花里什么也没有,正要悻悻而去的时候,却中了蝴蝶兰的机关,背上黏了两坨花粉粒。

玄参科的地黄和泡桐,在它们的花管里,有明显的条纹和斑点
玄参科的地黄和泡桐,在它们的花管里,有明显的条纹和斑点

鬼精鬼精的蝴蝶兰,诱惑虫子传粉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鬼精鬼精的蝴蝶兰,诱惑虫子传粉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额外的回馈

有蜜吃有地歇,花儿们对蜜蜂照顾周密之极。然而这些平常的照顾是不够的,聪明的花儿还会给蜜蜂带来额外的回馈。木兰科的某些花,会给采花者提供退化的雄蕊来补充淀粉,王莲会回馈可口的淀粉“枕头”。南非玄参科植物的花则为蜜蜂提供气味浓烈的油脂用以增加营养。而山竹子科的魔鬼苹果,则提供给蜜蜂黏黏的树脂,可以让蜜蜂带回去修建更加坚固的巢房。这些还不算,大家都很喜爱的莲花拥有更加神奇的功能,在花心是一个尚未发育的“莲蓬”,通过这种海绵结构,莲花可以变成一个精致的“暖房”,于是蜜蜂便可以享用这个原本只有佛祖才能用的豪华套房。

睡莲科的王莲和莲科的莲花
睡莲科的王莲和莲科的莲花

花们为了吸引蜜蜂使出浑身解数,这样的蜜蜂争夺战依然在看似平静的花园里上演。很多人觉得它们斗争的太过温和,其实则不然,想想上亿年的血泪进化史吧,那些只留在化石中的花朵已经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花园中熙熙攘攘的祥和景象了。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