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因斯布鲁克采蘑菇

文图/伍婧 待在因斯布鲁克(Innsbruck)的日子,总让我想起《醉翁亭记》的开头:“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Innsbruck作为奥地利的旅游胜地,除了冬季运动之外...

探秘雪松

(一) 6月的一天,骑车路过单位东门内一排雪松树时,突然眼角余光瞥见高高的树枝上彷佛有什么东西。好奇心驱使下走到树下想仔细瞧瞧,却发现走近雪松后再抬头反倒什么...

堇菜随想

文图:龙峰(立木見) 北京的气候,我是不大喜欢的。干燥、阳光刺眼、还风大。虽然写这些的时候,当时的我待在了一个还算舒适的时空,但或许是那日云层厚,风又微微。不...

播种其实很容易

经过两年春播、秋播的体验,结论播种其实很容易的。 以前播了种子一个都没发芽,完全是不得要领与主观臆断造成的结果。实际上,播种与照着菜谱做菜对比的话,会发现播种...

怎么找到一朵花的名字

​文/haifenger 作为一个资深的植物业余爱好者, 经常被问到两个问题。 其一是, 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其二是,你怎么记住这么多花。 第二个问题,对我来说没有秘密,“...

城市的玉兰

​如果想象一株开满花的树,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玉兰。 玉兰们能连续几年开出一树繁花,它们从夏季就开始孕育来年的花芽。待冬季叶落之时,玉兰的花芽往往已粗大如毛笔头...

苔藓王国

​什么是苔藓植物?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我们需要把时间拨回到2000年前,来看看先人们是如何使用苔、藓这两个字的。 早在西汉时期,《淮南子 · 泰族训》一篇即使...
第 1 页,共 18 页12345...1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