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一朵花的名字

​文/haifenger 作为一个资深的植物业余爱好者, 经常被问到两个问题。 其一是, 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其二是,你怎么记住这么多花。 第二个问题,对我来说没有秘密,“...

城市的玉兰

​如果想象一株开满花的树,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玉兰。 玉兰们能连续几年开出一树繁花,它们从夏季就开始孕育来年的花芽。待冬季叶落之时,玉兰的花芽往往已粗大如毛笔头...

苔藓王国

​什么是苔藓植物?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我们需要把时间拨回到2000年前,来看看先人们是如何使用苔、藓这两个字的。 早在西汉时期,《淮南子 · 泰族训》一篇即使...

种子&果实的微观世界

喵~ 出于好奇,我在四月份的时候试着用实验室里的体视显微镜拍摄了独行菜的种子,意外发现肉眼无法看清晰的菜籽竟有非常漂亮的造型和纹理。几天之后,我又拿着一小袋收...

草丛春日第一花

文/魔术师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度过惊蛰,万物也要开始复苏了。西安城市的绿地即将甩开持续了一个冬天的的枯黄,迎来一抹鲜绿。杂草丛生的草地除了绿色,当属一抹天蓝...

在秦岭遇见野花(五)

文图/haifenger 6月18日,草链岭 草链岭是东秦岭的最高峰,海拔2645米,位于洛南县,是我们一日自驾出行比较远的一条路线。上山有两条路,我们选水路上山,陆路下山。...

在秦岭遇见野花(四)

文图/haifenger 6月10-11日, 端午,太白山 太白在很多人心目中堪比圣地。对于玩户外的人来说如此。西安的户外圈流行一句话,“没走过鳌太的,不要说自己玩户外”。对于植...

在秦岭遇见野花(三)

文图/haifenger 5月8日, 东佛沟-东坪沟 前一日雨。 想到这些时山中一日一变,错过一个周末不知会错过什么,就满心焦躁。幸而早晨雨歇, 于是决定上山。因出门迟,就选了...
第 1 页,共 17 页12345...10...最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