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因斯布鲁克采蘑菇

文图/伍婧

待在因斯布鲁克(Innsbruck)的日子,总让我想起《醉翁亭记》的开头:“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Innsbruck作为奥地利的旅游胜地,除了冬季运动之外,最吸引游客的就是环绕着城市的山林。我工作的地方Innsbruck大学植物学系位于半山腰,从这里步行半个小时就能走入深山。只可惜我是在快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才喜欢上了这里的山林,因为发现这里的山林里藏着很多种可爱的小蘑菇。这些蘑菇五彩斑斓,点缀了林下的草被层。为了不混淆视听,这里还是集中介绍一下可食用的几种吧!

2022年9月25日是我第一次和同事们一起去采蘑菇,这时天气微凉,北半球的秋天已经悄悄降临在这座位于北纬47︒被阿尔卑斯山环抱的小城。我们从学院门口出发,一路北上,一个半小时之后就到了海拔1000米以上的森林,这里非常适合各种蘑菇生长。对于初学采蘑菇的人来说,鸡油菌(Cantharellus cibarius)是比较容易上手的类型,在Innsbruck它们多生长在下覆苔藓较厚的针叶林或针阔混交林下,呈亮黄色,比较好辨认。另外,由于它有比较高的营养价值,是受到广泛喜爱的食用菌品种。不过第一次参加采蘑菇的我收获比较差,只采到了2朵,其他都靠同事的支援。但是,也许是刻在女性基因里的采集欲望使然,我几乎是立刻就爱上了采蘑菇,并且预约好了下周末再次探山。

clip_image002
第一次采蘑菇的收获
clip_image004
鸡油菌的典型生境

10月1日,这段时间气温比较低迷,所以这次选择去探访城南的Mutters Alm。不到中午空中就下起了绵绵细雨,虽然也采到了一些鸡油菌,但是并没有其他的新品种。不过我的收获似乎比之前多了一些,再接再厉。

clip_image006
来自Mutters Alm的鸡油菌

等到周中(10月5日),温度终于有所回升,我和另一位同是初学者的同事难耐蘑菇的诱惑,决定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结伴去探山。一下班,我们就冲去了Gramarboden,这里离公交站非常近,节省了很多时间。短短两个小时里,我们不仅采到鸡油菌,还采到了美味牛肝菌(Boletus edulis)。第二天用黄油煎了一下,撒了点儿盐,味道十分鲜美。牛肝菌的种类很多,其中部分微毒,据说有致幻作用,美味牛肝菌则是其中比较安全的食用菌。不过可能是由于味道鲜美,也是蛞蝓十分喜爱的食物,所以通常采不到品相非常好的。我们采到的这颗可以算是相当完美的啦!

clip_image008clip_image010
美味牛肝菌(Boletus edulis

虽然经过周中的活动,树立了独立采蘑菇的信心,但是还得不停深造。在周末的探山活动中,我又认识两种新的食用菌——管状喇叭菌(基于维基百科)/管形鸡油菌(基于百度百科)(Cantharellus tubaeformis)和薄喇叭菌(基于维基百科)(Cantharellus lutescens)。这两种食用菌都是丛生的,所以找到了一个群落之后,通常都能有很好的收获。前者的生境相较于鸡油菌需要更高的森林郁闭度,后者常常分布在溪流的附近,从生长季节来看,似乎比鸡油菌晚一些。这两种真菌的含水量很高,所以不适合煎炒,更适合作西餐的配菜。据说薄喇叭菌的味道更好,不过我真的没分辨出来。

clip_image012
clip_image014clip_image016
管状喇叭菌(左)和薄喇叭菌(右)

10月16日,学联组织在Innsbruck的小伙伴们一起去Arzler Alm秋游。吃完中饭之后,大伙儿说要跟着一起去采蘑菇。一行十好几号人,这下要是找不到蘑菇压力就有点儿大了。结果在确定了大致方向之后,走了不到15分钟,我们就找到了一大片鸡油菌,大部分小伙伴都参与了采摘。最后,大家开心地和一大捧鸡油菌轮流合影。我在Innsbruck的采蘑菇生涯完美收官!

clip_image018clip_image020
来自Arzler Alm的鸡油菌

以上提到的食用菌在欧洲市场均有市售。最后,补充两种同事采到的非市售食用菌。

clip_image022
灰喇叭菌 (Craterellus cornucopiodes
clip_image024
褐红盖牛肝菌?(Boletus pinicola
- --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