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坨山植物探索

阿蒙要来北京,按照自然笔记的惯例,帝都总舵总是要组织个活动迎接莅临帝都视察的朋友,这样好的季节,到自然中去做探索是最好的选择。百花山还是海陀山?阿蒙说不要扎营,山上水汽重。我和老余商量后决定来个海坨一天上下找植物玩的活动,安庆和书枝早早就说了,阿蒙来了就一起爬山去,加上他俩和两个外挂,有了7个人。逗逗豆豆最近在认真辨识植物,跟着阿蒙上山肯定是个非常好的学习植物的机会呀,豆豆加入。豆四加入后不断问:报名表在哪里!活动公告在哪里!原本只是想和阿蒙去爬个山的,哪里会做活动公告。不过被问了后,我跟老余说,要不组个活动吧,包车去。于是,我就在自然笔记的群里发了报名通知,时间比较紧,没在豆瓣上发。非常速度,周三就20个人报名,还有好几个替补等着待定人员退出补上。20个人就不再是一个小小活动了,大家体力参差不齐,又没什么野外经验,需要好好组织。所以年高、老余和豆豆都在联系车,联系人,汇总海陀山植物、地质、动物资料,注意事项等。周五晚上,我正准备给所有人发个提醒短信,老余打电话说包车的司机变卦,情况有变,商量后决定改坐919快到延庆,包小面到海坨。联系小面司机,给大家发短信告知。在上山之前,我觉得我已经把精力消耗一小半了。

7月20日,周六,所有人都准时到了集合地点,这样好的开头肯定有个不错的过程,我心里想。一路上,我们讨论的话题从植物到动物,从动物到没节操,从没节操到吃……(于是,我真的要写流水账了)

从延庆到大海坨村的路上,不断闪现明黄的糖芥、粉紫的香花介和大红的山丹让人开心指数逐渐逐渐升高。到大海坨村,大片正在开花的土豆田和田间的植物已经让人激动起来。到这里,就要交代一下这次活动的所有成员。

  • 领队:老余,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驴,自然读书会的总控。
  • 收队:逗逗豆豆,一个常年暴走的阳光风骚好少年,超萌超可爱又很会照顾人。
  • 联系人:年高,正直负责好青年一枚,自然笔记各种活动的组织记录者。
  • 植物组人员:阿蒙(蒙总我就不多加介绍了,他能从植物的根到花粉给你讲一遍,这样的神物撒到山里去,认植物就绝对不愁)、郑洋(大摄影师,自然笔记主讲人,此行目的是斩获北京野生兰花大片)、五叶(搞郁金香的植物人,园林专业人士,熟知北京各种野生植物)、醉醒石(迷恋各种具有滋补功效的植物,比如列当,业余混成专业的植物人士)、印小石(五叶的师妹,园林研究生)
  • 动物组人员:幼安(研究古生鱼,但对北京原生鱼及水生动物极有研究的帅哥)、爱谁谁(年高宠物,研究三趾马的人员,一路上他不断被要求辨认粪便是什么动物排出来的)、三三(阳光纯真美少女一枚,研究果蝇,事先恶补北京地区常见昆虫,但似乎效果。。。咳咳)
  • 地质组:神之舍(研究翼龙的重量级人物,比较娇羞)、董董(古脊椎研究人员,地质科班出身)
  • 文字组:沈书枝(这个真不用多介绍,《八九十枝花》作者,当红文学少女一枚)、邓安庆(这个也不用多介绍,《纸上王国》《柔软的距离》等书作者,当红文学青年一枚)
  • 外挂组:麦子、高高
  • 半道接应组:大雪、宝豆等(她们周五已经爬上去扎营,周六再次下山和我们一起探索)

这样一群人浩浩荡荡撒进海坨,肯定有很多收获。我先来个总结,然后放图吧。海坨山区属典型的北温带山地森林生态系统,在华北地区有很强的代表性。由于这里的气候垂直带谱明显,因而其植被也呈垂直带分布。

我们一路上发现北京7种野生兰花(尖唇鸟巢兰、堪察加鸟巢兰、华北对叶兰、沼兰、虎舌兰、手参、角盆兰)、海陀山植被垂直分布情况,海拔1400米左右的野花群落,海拔1500-1800米左右的阔针混交林和林下植物,海拔1800-2000米左右的寒温带针叶林带,海拔2000米以上的亚高山灌丛、草甸带植物。初步观察海坨地质和沿途所见动物。

意外也有,突如其来的三场大雨让我们的前进受阻,我们在林下遭遇泥水流,在草甸被雨击打,下撤路上的泥泞路让不少人滑倒。路线太长也无法好好专注找更多隐秘处的植物,湿气太重镜头起雾,本子淋湿,没法速写,没有去溪流边找水生植物和动物都是遗憾。但经历了风雨,大家更high,也许正是因为自然笔记的活动都是同好者的活动,大家都热爱自然,都喜欢观察记录自然,知行合一,所以不管怎样都会开心吧。

应群众呼声,我把那天的一些事情说一说。

第一个是惊喜,上山的路上是还好的,全是常见的野花。过了小溪就下大雨,慌忙中,我、三三、醉醒石携着宝豆先往上爬。水流越来越大,停下来也不是,往上走也不是,下山的一个胖子一屁股坐到了一大坨的粪便上,触目惊心!顶着雨慢慢走,大概走了20分钟,雨变小了。醉醒石跟我说,年高,我们横切一下找兰花吧。因为前面的路我们笨鸟先飞组跑得快,错过了郑洋他们发现的鸟巢兰了。我正好歇歇脚,醉叔就窜进林子里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事后他告诉我他当时找地方方便来着)他才叫我,来吧,这里有兰,我冲进去,果然,一片沼兰,趴下来才发现旁边还有一片华北对叶兰,其中有的已经结果,后边又发现结果的鸟巢兰。一堆假报春的果实也在林下被雨打耷了脑袋,明年上来看假报春吧,我心里甚是欣慰。

第二个是无语,爬到草甸后没过多会儿雨就下了起来,虽然我穿了很拉风的冲锋衣能挡雨,但架不住草甸上全无遮挡。说是迟到是快,逗逗豆豆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身上披的雨布展开了,快进来避一避,他跟我和三三说。于是,豆豆、宝豆、我、三三和幼安我们钻到雨布底下,用手撑着雨布。蹲着累,干脆坐下吧,我让宝豆坐我腿上,抱着她。老余在手台里跟我说,他们在林下避雨,让我关了手台避雷。然后,我们五个人就默默开始静坐,任雨水击打冲刷。雨越下越大,脑袋都被砸疼了,地上也开始哗啦啦流水,裤子全透了。风一进来,所有人都开始打颤,冷。失温!我脑子突然警醒。赶紧掏吃的,我和三三不断从包里掏出葡萄干、牛肉干、香肠、巧克力、核桃来吃,来喂给豆豆、宝豆和幼安吃。后来似乎上来的人多了,可是我们也看不到他们,我们五个就傻乎乎躲在雨布下,淋得一身透,不断吃东西……好诡异奇妙的一幕。

第三个说来不好意思,我发现我其实真是一个比较猥琐和比较2的人。我、老余和豆豆各拿了一个手台,分布在队伍前面,中间和后面。经常看到个好看的花就对他们吼,路上好几次忽然觉得对着手台吼不过瘾,就和豆豆隔着山头对喊“逗逗豆豆~~”豆豆也很2,回喊“年高年高~~” 回来的路上,我和阿蒙两个话痨坐在一起,又很开心聊了一路,老余快睡着了还得硬打起精神应付我们。昨天觉得嗓子沙哑,看来就是自己吼伤的。

下撤的路上有阵晴天,大家就停下来拧衣服上的水和袜子的水,我掏出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多他们脱衣服的照片~~~最后走下山的时候,我、老余和幼安走得最快,快下到阎家坪的时候我看幼安突然落在我们后面,出于关心,我回头喊了一声他。他默默地回了我一句:你别看,我要方便……额……

总之,活动很好玩啦。嗯。下面上图。

一开始是这样的晴天
一开始是这样的晴天
大家还都很精神
大家还都很精神
wps14D3.tmp
大路货之粗根老鹳草
芹叶铁线莲
芹叶铁线莲
鼠掌老鹳草
鼠掌老鹳草
山萝花
山萝花
异叶败酱
异叶败酱
穗花婆婆纳
穗花婆婆纳
wps7EAE.tmp
裂叶荆芥
wpsB29A.tmp
华北蓝盆花
天仙子
天仙子
小花草玉梅
小花草玉梅
第一朵绽放的翠雀
第一朵绽放的翠雀
没开的翠雀
没开的翠雀
wpsDCA7.tmp
沙参
紫沙参
紫沙参
拉拉藤
拉拉藤
细叶婆婆纳
细叶婆婆纳
东亚唐松草
东亚唐松草
爬升进入阔针混交林,林下不少植物,这是蓖苞风毛菊,可惜下雨了
爬升进入阔针混交林,林下不少植物,这是蓖苞风毛菊,可惜下雨了
某种蒿木
某种蒿木
美蔷薇
美蔷薇
返顾马先蒿
返顾马先蒿
林下的鸟巢兰结果了
林下的鸟巢兰结果了
蹄叶橐吾
蹄叶橐吾
沼兰
沼兰
海陀山大多是这样的火山岩,修公路挖出许多,可惜没带地质锤
海陀山大多是这样的火山岩,修公路挖出许多,可惜没带地质锤
路边某种夹蒾
路边某种夹蒾
展枝沙参像小铃铛似的
展枝沙参像小铃铛似的
展枝沙参
展枝沙参
地榆
地榆
山野豌豆
山野豌豆
紫沙参更小巧玲珑
紫沙参更小巧玲珑
紫斑风铃草,花里面有紫色的斑纹哦
紫斑风铃草,花里面有紫色的斑纹哦
沙参
沙参
钝萼附地菜
钝萼附地菜
华北对叶兰它的叶子像两个心对着
华北对叶兰它的叶子像两个心对着
冲出针叶林进入草甸,紫苞风毛菊
冲出针叶林进入草甸,紫苞风毛菊
乌云间隙
乌云间隙
草甸上云气迷蒙
草甸上云气迷蒙
天暂时放晴
天暂时放晴
雨后的野罂粟
雨后的野罂粟
大片瞿麦淋湿后好狼狈
大片瞿麦淋湿后好狼狈
我们开始下撤
我们开始下撤
遥望远山
遥望远山
逶迤前行的队伍
逶迤前行的队伍
草甸上的手参
草甸上的手参
手参很艳丽
手参很艳丽
乌云过去,蓝天露出
乌云过去,蓝天露出
高海拔才有的小丛红景天
高海拔才有的小丛红景天
大家赶紧拧衣服,阿蒙要饿死了
大家赶紧拧衣服,阿蒙要饿死了
光从云射到对面的山上,一片苍翠
光从云射到对面的山上,一片苍翠
眼见为实的美
眼见为实的美
如果不下雨,在这里好好呆着多好
如果不下雨,在这里好好呆着多好
能看到远处山上的帐篷
能看到远处山上的帐篷
天然的园艺造景,橐吾和柳兰多衬
天然的园艺造景,橐吾和柳兰多衬
银露梅
银露梅
神奇的光投下,丁达尔现象出现
神奇的光投下,丁达尔现象出现
我没拍到神兽云
我没拍到神兽云
继续下行,球序韭
继续下行,球序韭
乌云又来,雨开始下
乌云又来,雨开始下
穗花马先蒿
穗花马先蒿
多岐沙参
多岐沙参
多岐沙参
多岐沙参
岩青兰
岩青兰
wps97D5.tmp
金露梅
据说海拔越高蓝盆花越红
据说海拔越高蓝盆花越红
没开放的秦艽
没开放的秦艽
金莲也来一发吧
金莲也来一发吧
橐吾
橐吾
相机没电手机上,半山好多翠雀
相机没电手机上,半山好多翠雀
小丛的狼毒
小丛的狼毒
花锚
花锚
wps4AD.tmp
大花韭
花荵
花荵
列当白化
列当白化
草、泥、粪路
草、泥、粪路
雨终于停了
雨终于停了
柳穿鱼好萌
柳穿鱼好萌
山丹也不少
山丹也不少
合照

相关阅读:沈书枝——《雨中登海陀

豆豆感言:

希腊人赫拉克利特说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可是一旦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人一定要问为什么说这第二次的河流和第一次的不是同一条。除却运动静止之类的哲思回答,我们呢可以说如果这第二次能比第一次认识河流多一些,那么这第二次的河流就和第一次的不是同一条。

我们每天生活在世界上,每天对这世界都多一份了解,也有许多视而不见,求知欲是一项宝贵的天赋技能,他让我不可以让自己对两次踏进的同一条河流熟视无睹。我喜欢爬山,也去过海坨好多次,那是一座美丽的山,有着柔软碧绿的高山草甸,波澜壮阔的云海,五彩斑斓的野花···。可是对山的认识能仅限于此吗,人不能忍受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就像不能忍受每次约会都仅限于拉手一样,除非你不爱她。看见野花,可以不去采它,可是不能久而久之却不想认识她,所以很幸运的认识了炸鱼、马二和空错,加入了自然笔记,他们给了我一个切入点,能够更深入的更全面的认识大自然,认识野花。

这次海坨山活动我的收获很大,除去爬山的快感,还找到了学习的乐趣,一路上认识了不下十种野花,当然山上不止十种野花,以后终于可以不用对着一只花说这朵花好美这么苍白的话了,比如以后如果看到了路边的列当,我可以自豪的跟小伙伴说,“你看你看你别看这株植物长得丑,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列当科列当属的植物列当,它常寄生在菊科嵩属植物的根上,号称能补肾壮阳催奶,别名媳妇儿乐,哎,你别拔啊,你还没媳妇儿呢,吃了费纸!”。

我高中老师说过活到老学到老,可是他没有说知行合一,自然笔记里有些人专业职业各不相同,可是对大自然的热爱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并驱使他们走进自然认识了各种野花。我当然不能满足认识一种列当,认识野花是一种乐趣,山还要继续爬,野花还要认识很多,不仅要看许多的美景,更要看不一样的风景。不仅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每次都要踏进不同的河流。

最重要的,要感谢年高老余组织这次活动,要感谢三三、郑洋、邓安庆等一众对得上号对不上号的队友一路提携扶持。

- -- -

3 thoughts on “海坨山植物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