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陵随想

永陵,明世宗之陵墓。世宗者谁?嘉靖皇帝是也。(也许是中学教育的缺憾,对于明清的皇帝的称呼,谈庙号可能不知道,但是一说年号,熟悉的感觉便自然涌出。如果还没印象,同期的人物有杨慎、严嵩以及海瑞。)这位嘉靖皇帝,享国45年,是明代帝王中在位第二长的皇帝,仅次于神宗万历皇帝。嘉靖在位时,明代的国力还算得上强盛(除了经常被北面的蒙古族兄弟欺负外),就社会财富而言,还是很丰厚的。这座陵墓在嘉靖登基15年后就开始了,前后大约营建了7-11年,而且嘉靖在营陵的同时,还对之前的几个皇帝陵墓也作了修缮。能够同时上马多个大工程,可以想见当时国家还是比较富裕的,应此其陵墓的奢华可见一斑。

因为“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祖训,嘉靖14岁以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兄弟的身份继位,并因为其亲生父母在之前帝系中的身份问题,爆发了与群臣之间冲突10年之久的“大礼议”。皇权最终的胜利,也因此使得嘉靖得以突破前几位皇帝的规制,可以比照长陵的规模来修建他的陵墓……

岁月流逝,山川依旧,永陵中轴线上的第一个建筑神功圣德碑还在,右旁用来准备祭品与存放祭物的宰牲亭、神厨和神库和左侧用来准备祭祀的祭祀署连基址都难寻觅。当年流经位于圣德碑后、裬恩门前的金水桥下的潺潺流水,也早已不见影踪。只有干涸的河道和留存的桥面在告知后人,曾经的庄严与华丽。

如今的祾恩门,已是清朝乾隆年间缩小重建的,虽是如此,映入眼间的还是庞大的身影,大门边上的两间小门已经在现代被封死,从里到外透着森严。步入祾恩门,由于没有了祾恩殿的阻隔,明楼在青山的环抱之中看得一清二楚。整座陵寝在正午的烈日下显得如此空旷而通透。在通往祾恩殿基址的道路两旁,野花野草肆无忌惮地生长着,似乎要把陵墓该有的寂静打破。风吹草动,花枝摇摆,如果没有进入这被高墙封闭的世界,这寂静中的喧闹之美又有谁能体会?

侧门的痕迹,清晰可辨
侧门的痕迹,清晰可辨
大门顶上的石构件
大门顶上的石构件
第一进院落
第一进院落

走近裬恩殿,一块巨大的龙凤戏珠石浮雕铺陈在石阶的中央,这便是永陵的御路石。这块寂寞了几百年的石雕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翻腾的海水上矗立着有着傲骨的山,山以上云气缭绕,在祥云的中央,一只升腾的龙和下方引颈的凤围着一颗宝珠嬉戏。石雕华美而壮丽,可是引导其上的殿堂却已坍塌无存。只有一排排规则放置的石柱础,在向经过的人诉说这座裬恩殿曾经的高大与气派。台基的周边,可能是因为排水遗存的保留,使得其边上长出了繁茂的树,似乎要代替那些遗失的柱子为我们撑起一片荫凉的天空。

御路石碑
御路石碑
龙角很长,这是独特的现象
龙角很长,这是独特的现象
排水构件
排水构件
假以时日,这里也会变成另一个吴哥
假以时日,这里也会变成另一个吴哥

从另一侧走下基座,棂星门的两根汉白玉石柱,在蓝天白云之下笔直地立着,把阴阳两界的界限划分得清清楚楚。(有一种说法,过了棂星门就属于阴间的世界了。)再往前,就是那明楼之下的石供桌,桌上的石质五供,虽说有些磕碰般的局部残破,但是大体上还是保持完整的。石香炉、石烛台、石宝瓶,其上花纹繁复而精美,除了突出的祥龙、雄狮外,云纹和回纹,饰满了整个石供。其后的明楼,因五供的存在,衬托出了一种肃穆的气氛。

苦荬菜开着小花
苦荬菜开着小花
石五供和明楼
石五供和明楼
石五供
石五供
明楼
明楼

明楼下没有和其他陵寝一样的门洞可以穿过,我们面对的只是一堵高墙,但两侧有阶梯可以上到楼顶,因为这种独特的建制,使得明楼和宝城衔接关联成一体。如果说,嘉靖的独创止于此的话,那也太小儿科了。他在明楼的墙垛材料的选择上,一改传统的青砖,用了一种独特的石材——花斑石(注:学术名为竹叶状灰岩),这不知是否和他笃信道教有关?因为,这位皇帝对道教的崇信可谓痴迷,建斋醮、信乩仙、爱青词、迷丹药。吴承恩在《西游记》车迟国中的一段,就是对这个现实的隐射。光痴迷就算了,在登基十五年后,还对佛教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除:烧掉了169尊佛像,和约13000斤的佛骨、佛牙等物。不知道,当整个陵寝落成时,那花斑石的墙垛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那一刻,嘉靖是否体会到了升仙的感觉?

花斑石,颜色和花纹非常独特
花斑石(竹叶状灰岩),颜色和花纹非常独特
碑座,花纹从下往上依次为海水、山、云,以及龙
碑座,花纹从下往上依次为海水、山、云,以及龙
神功圣德碑,说白了就是皇帝老儿的墓碑
神功圣德碑,说白了就是皇帝老儿的墓碑
- -- -

2 thoughts on “永陵随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