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游记

撰文/野啸    供图/野啸

我是在豆瓣同城上知道这次活动的。想想自认为是大自然的爱好者,但不知有多久没郊游踏青了,真是惭愧。当看到马二在同城上策划的这个活动时,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抱着郊游认识野花野草以及结识新朋友的目的,加入了。

【图】槭叶铁线莲-野啸

我们在丁家滩下车后,就开始这次沿G109国道的踏青之旅。G109国道一侧是断壁峭崖,也就是我们此次观察岩花槭叶铁线莲生存之地;另一侧则是基本干涸的永定河(河之殇)。没多久就看到路边的崖壁上稀稀拉拉分布着几株岩花,而生长在下端的岩花给了我近距离观察的机会。来之前,就已经在网上搜寻了它的照片,感觉拍得很美,近处观察时,却给了我更真实的美。槭叶铁线莲,毛茛科,叶为单叶,与花簇生;叶片五角形;花瓣为四到八片,六片居多,颜色为白色,有的还白中带粉。当时有人就问为什么岩花的萼片数目不等,马二解释说可能是岩花决定花瓣数目的基因不像其它科属的花强势,如十字花科的基本上是四瓣的。我想大抵如此,不同数目的花瓣都有机会表达,而这又对它的生存没多大的关系。

在岩花的周围我发现了一种不认识的野草,也生存在岩石缝中,花的颜色类似于桃花。向马二问询后,才知道是独根草,虎耳草科。于是拿出笔记录下来了,可惜这个习惯没保持好,因为要拍照,闲记笔记麻烦就收起来了。在接下来的路途中,我又认识了好多野花野草。曾经闻名,但见面也不相识的花花草草,如柠檬黄的迎春花、丁香花蕾、地黄。新认识的卷柏、紫花地丁等等。

在这中间有个小插曲,忘记是谁先发现往地面爬的大蚯蚓,这可预示着要下雨了,大家都有点担心,幸好大家玩得兴起,就没管这茬了。后面还讨论起为什么下雨前蚯蚓会爬出土壤,记得小时候听老师说,是因为闷爬出来换气。具体的科学论据谁也说不出所以然,今天百度一下:蚯蚓没有专门的呼吸系统,它靠皮肤呼吸,皮肤可以分泌黏液,皮下毛细血管可以和溶解在黏液中的氧气进行气体交换。因此蚯蚓必须保持皮肤的湿润。下过雨后,土壤的空隙被雨水占据,氧气含量降低,不利于蚯蚓的呼吸,所以它要爬出土壤,到地表来呼吸。不过,如果雨过天晴后,蚯蚓不及时爬回土壤,皮肤被太阳晒干后,它也会迅速窒息死亡。这也就是雨过天晴后,我们总能在路上看见僵硬死亡的蚯蚓的原因。(http://iask.sina.com.cn/b/14998636.html

中午我们在干涸的河滩休息补充食物与水。而古生物学专业人士小乌龟则忙于敲敲打打。当他拿着有三叶虫残骸的化石给我们看时,真的很需要想象力啊-就是一块石头中黑色碳质的部分。随后是跟随小乌龟寻找化石,希望能找到稍微完整一点的。小乌龟告诉我们的方法是,遍布黑眼的岩石是不可能存有动植物残骸化石的,而有耳穴的才可能有。不知是我运气不好,还是我没耐心,我是基本上没找到符合要求的岩石块。其他人找到了些许,但不理想。

【图】蚯蚓

由于这一路的崖壁岩层基本上是奥陶纪与寒武纪的,小乌龟就顺便给我们开启了岩层相关的教学课,除了空错能跟他交流外,感觉我们都像小学生。我就记住了一个竹叶状灰岩。

下午三点时分,我们到了下苇甸龙王庙。庙是相当破旧了,墙上的壁画早已斑驳不清,不过还是有供奉,有道家风范的庙祝。庙前有两棵古树,其中一颗的树龄达到一千年以上。不知为什么,庙祝不愿意我们开闪光灯拍摄,因为有很多旅游景点也有类似规定。难道是怕打搅到神灵吗?

当我们走出龙王庙时,已经下起小雨了,戴戴因为有事和syc三人就先行回去了。留下来的继续前行最后一个目的地,昆仑极乐洞。可惜因为雨越下越大和路线不清,经过一番找寻后放弃返回了。

马二按:野啸同学的作业其实提交的最为及时,但因为我们的疏忽没及时看到,所以发现的也最晚,真对不起认真的野啸了。这一周我和空错都忙得不行,所以野啸同学的作业配图都来不及插,等周末空错有空来做吧,这么认真细致的记录,一定要珍惜。

(编辑/马二)

- -- -

6 thoughts on “门头沟游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