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八陉之我见

一、切实地踏在古道原迹上

八百里太行,崇峻于晋冀豫之交。先秦谓之太行,或望此山脉为天下第一行。天然的山障,成为古时若干朝代的国界。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陉、蒲阴陉、飞狐陉、军都陉,这太行八陉,即是彼时太行山中八条通道,事关军事、经济之要,甚至勾连王国更替。一部小小的八陉交通史,可抻出多多的大事纪。

 

我不好考古,我好踏古道——没有被柏油或水泥铺盖的古代留下的道路。几年来,粗略走过八陉;凡古道原迹者,尽量步行。感叹现代交通业越来爆发,铺天盖地般地消灭着古道。八陉的遗迹越来越锐减。不少段三十多年前还使用的古道现已被崭平的省道、国道甚至高速路压进了历史。任何交通量大的从古到今的某一条路,必有层次,越往后约在上面。

好在有不多段的古道,因其险峻、盘绕、僻隅,或是名胜可有商利,而被后来的公路设计舍弃,方给学者及玩古道的旅者遗下些剩路,真是小遗产哉。遗产定是愈多,但单个者愈小,得抢救式地走访愈少的原路面古道。

二、八陉原路之存迹

八陉中最可徒步的古道按我认为的段落如下:

★白陉中的十里河至双底段,也叫悬天古道。据说是晋前修凿,齐侯伐晋经此。长约4000米。修在裂谷中几百米高的东壁。路面为板岩,多马蹄坑,犹七十二拐落差极大。刚开发旅游,属黄围山景区。2011年9月以前还未收费。原白陉是从山西陵川县经潞城东、西岭(也是分水岭)、横水、十里河、双底、大双、马圪当、武家湾(入河南省)平甸、宝泉而达辉县的薄壁。这一段路,现为省道,除十里河至双底段是古道原迹;听老乡说薄壁北由拔山坡村经龙峪寺、十八里坡村、老爷顶至宝泉的山路也为原古道,剩一点石板路。

★飞狐陉中的黑石岭(黑山堡)往南下坡至伊家铺方向的(3000米)一段。原还有几千米古道直至伊家铺,因去年修高速所毁埋。仅存的这段为花岗岩石、灰岩块铺就。因风雨已成黄褐色,多有光平及马蹄坑,甚至可察古排水沟石栏。原飞狐陉是从蔚县南的北口村,入翠屏山大裂谷,经明铺、岔道乡、大宁村、黑山堡、伊家铺、石片村而至涞源,今县道除绕开大宁、黑山堡基本与古道重合,只不过铺上了柏油,但翠屏山裂谷仍可观。赵王灭代(今蔚县)即经此道。黑山堡旧关衙墟仍在,可西望赵武灵王时练胡服骑射的西甸子梁(今空中草原)。这段古道不收费,海拔约一千七。

★太行陉中的沁阳常平镇北至孟良寨(碗子城)一段,约3000米,石板路,时见马蹄坑。犹碗子城古城堡威耸,古石刻“古羊肠坂”及石佛像(头似后补)依然。据说曹操的《苦寒行》即写此。这段古道侧下,即是运煤大车轰鸣的国道。原太行陉是从河南沁阳往常平、孟良寨、大口(今仍存破败古堡及边墙)、晋庙铺、天井关(亦名太行关,存关门、“孔子回车之辗”碑等)、高平县(县北谷口村有战国秦赵长平之战址)、壶关而上党(今长治)。今太行陉除常平至孟良寨一段外,皆现代公路。据说,这陉还有从沁阳西北关帝庙、小口至大口另一分支。

★蒲阴陉中的紫荆关至坡下村一段,约2000米。由修复的紫荆关城东,入村,走水泥路约800米至一平坝处的两座更老的城门(各有水门关券),往南沿土石路下坡即是。宛转、不很陡,路面石沙土参半,少见光滑石板。至坡下村方知:那是老的道,日本侵华时期又修了,扩宽了。坡下村我见各方、园的碉堡。据载,上述平坝处为汉时蒲阴城,当时也叫子庄关;元军破金即经此。南天门隘口即子庄关东南的槽型崖口,绝不险要。古道右(南)即国道的十八盘。蒲阴陉过去从易县至涞源(汉时飞狐县),古迹如秦昭王陵、荆轲遗址、燕下都墟及清陵等很多。

★井陉中的秦驰道一段,约2000米。在井陉东北4公里。亦叫白皮关,关楼后修复,有深车辙印、始皇停灵台石、秦驿“立鄙守路”牌,已是收费旅游区。而井陉关在获鹿的西土门村,两关楼在,原古道已被覆上水泥。

三、我说八陉之最

轵关陉:由济源经垣曲、绛县至侯马,山路最漫长,横跨了南太行。另外,除封门口、铁刹关(侯马东)有废址,别者略同会公路;王屋山(收费)、小浪底库区上游可旅游。

太行陉:历史大故事最多,直指上党;只要有孔子的事抑或曹操者,史书不饶。另外,天井关(太行关)的晋风民居仅次于旅游点碛口者。

白陉:峰峡风光为太行之最。古道现存最险者,其南偏西的夺火乡南紧邻修武的云台山(百丈岩因竹林七贤闻名)。

滏口陉:八陉中佛窟最好保存者(北齐时的南北响堂山石窟,风格近西域而远洛阳者)。另外,它应由磁县经武安、涉县、东阳关而达上党,可寻官窑残片、拜各种寺、庙、观。

井陉:就宽度来说是历史最早、保存最好的一段。

蒲阴陉:关城最多,如紫荆关就有两座。长城最险峻,如乌龙沟段、白石山段。另,蒲阴陉西终点涞源又西通灵丘,为灵丘道。

飞狐陉:峡谷最窄长的一段,其次是白陉。

军都陉:与此有关的历史战争最多;关名最多(居庸关、西关、蓟门关、军都关等)。

四、八陉中我觉印象最深的事

军都陉。几年前,我与新栩、岩松等,楞推(骑不动)大型三轮从南口至北口(八达岭),近20公里上坡路走了六个小时。原陉道早无痕迹。多年前云台前后还有一段,后就铺了新石。古人走半天的这段路,现高速路乘车20分钟就过去了。我哥们老周轮滑从八达岭大下坡,摔骨折了。

飞狐陉。与孙民、小时从北口经黑石岭(冒雨)、伊家铺到团圆村,走了41公里,膝盖摔得很疼。黑石岭原村长热情。该陉的终点涞源县有哥们学竟(音)招待的好。

蒲阴陉。我与阿休、小力、孙民发现紫荆关东坡上的废关城没有游人。侵华时的日本人加固加宽了原陉道。两个像烽火台者原为日军碉堡。梁各庄水库的野鱼好吃。易水两岸旅游点太热闹。燕下都遗址清静,其古墙土可做古琴涂料。

井陉。秦皇古道段收费,我大清早从后面绕进,被发现,我说是过路的。这的庚子长墙,可谓清朝唯一修的长城。土门关(井陉关)的老乡热情,非给讲一堆历史故事。

滏口陉。鼓山中滏水发黑,附近煤矿太多。北响堂石窟下的石雕群一律无头(文革时斩的)。我与新栩徒步从涉县经响堂铺过东阳关,没找到图标的长城。

白陉。我与孙民徒步三十多公里,脚打泡或脚筋扭,遇好心人让搭车而不要钱——河南人好。孙民数悬天古道的72拐,竟不差,且没数晕。宝泉西侧的大峡谷,极壮观,未开发旅游。薄壁镇脏乱。

太行陉。大雾中,近在几米时,忽见古城堡(碗子城),恐怖。我与孙民在这鬼打墙走了三圈。老乡极热情当向导(免费),难却。

轵关陉。王屋山险陡,多庙观,收费,绕不进去。当时无知,我与孙民未去顺路的封门口、铁刹关遗址(隘口、厄口),也未去看出曙猿化石址(距今4500万年)。一路大喝啤酒,直喝到朋友噩耗传来。

小跋

网上有不少专家、旅者谈八陉的,我不多说。我走八陉的笔记,也有两三万字,不想浪费读者时间,故此分类、扼要说明。研究史地者可搜读“李零”,寻野行趣者可搜读“孙助”。我居太行一麓,玩八陉,当然。

重要修正

1.蒲阴陉并不经过紫荆关,而是经过涞源县的杨家庄镇兰家庄村,翻五回岭,到易县的桥家河乡的口子村。陉道仍存五六华里,多被矿车碾毁。口子村仍有关墙一迹。当地民谣:狼牙山高,狼牙山高,不及五回岭半截腰。此陉道越野车可穿越。

2.轵关陉的封门口,关楼遗迹因阔道已无,原关城上石匾弃在路边蓄水池。

从南往北,它们是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陉、蒲阴陉、飞狐陉和军都陉。图自网络
- -- -

3 thoughts on “太行八陉之我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