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访中国的三省交界(之一):概说中国的这么多的三省交界

image

1. 中国有多少个三省交界

有多少个呢?若现在告诉你,就没意思了。你自己去数;叫你儿子或你妈去数也行;你若数学几何好,用公式、定理也能推出大概数目。

中国有23个省,而台湾和海南是岛,没有与他省交界——以后填海或修了跨海大桥再说。中国有四个直辖市(较新的是重庆),也是省级行政区,其与他省交界也算省界。不要小看直辖市重庆的面积(八万多平方公里),比宁夏、台湾、海南都大。中国有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也是省级,与他省交界也是省界。中国还有两个特别行政区,其只与广东交界,谈不上三省交界。所以中国有多少个三省交界,似乎就不那么难算了。

有多少个呢?我是掰着我们全家的手指头数出来的;后来,又几乎是走出来的。让我先告诉你美国有多少三州交界吧。美国大陆约50个州,但除了三州交界,也有若干个四州交界——在地图上看就像一个十字(经纬线),那么在每一个四州交界上有几个每每不同的三州交界呢?3个呗。所以美国的三州交界就多了去了。中国没有四省交界——我指严格意义上的四省交界点。皖鲁豫三省界点与皖鲁苏三省界点,挨得再近,也有一二十公里呢;嗓子再好的公鸡,也难鸣这四省。

但中国有的省有飞地,如河北的一小块飞地正嵌在京津之间,故又增加了三省交界的变数。像河南淅川的一小块飞地独于湖北的郧县之中,倒形不成三省交界。直辖市重庆的设置,你猜让三省交界处增加了多少——重庆与陕西湖北湖南贵州四川接了壤。地图上数还算容易,若都去亲自看就麻烦了——希望我寻访三省交界的速度跟上祖国新置直辖市或省的速度,这不雄安新区已经提出来了。

2. 三省交界处大多都有三省交界碑(桩)

严格来说,寻访三省交界,应该到达三省交界点上——它是有经纬度和相应的标志物的。中国的三省交界点,大多都是三省交界碑(桩),一般是三角柱型,上镌相邻三省的全称或简称,并“国务院”和年月日。但有的三省交界是在河道中,如滇川桂的三省交界点,无法立碑,也没见“浮漂碑”,那是一个三江口,可以一猛子扎进三交点,我就差点儿。

皖鲁苏的三省交界点,是一口井,也叫三省井。井台侧壁分书三省名,井上后来添了一小亭。喝一口这的水,等于口饮三省之水。鄂豫秦的三省交界碑,是一锥状三角石——设计者可能故意的,怕人一脚踏稳了;其实以前的三棱柱碑加檐挺大方的。大多的三省交界碑,都是三角柱型,顶端是平的,露出地面一般不到一米;或水泥或当地石材。

我没去过藏新青、藏新甘的三省交界点,仅去过其三省最近三交的县域,故不知道这两个三省交界点立的是啥,前者在阿尔金无人区和可可西里接壤处——我最多就到过阿尔金的阿其克库勒湖,后者在当金山口以西——我最多就到过附近的矿区。但我听说国务院有个勘界小组搞过青海与新疆的界桩安置(那么应该有启始两块是在不同的三交点上)。

鄂豫皖的三省交界点。我没找到,估计那可能有块三省界碑,但我们在三交处的黄柏山或狮子峰听当地人说,没有碑,那个山头叫三不管。这我不太信,但脚疼得爬不上去了,否则我免费去国务院立一块。

3. 三省交界,啥意味呢

不少的省界都以明确的地理形势划分,如山脊,如河道;也有以人工大型建筑划分的,如长城,如运河。于是不同者从气候到物产,从饮食到习惯。

不少省界是古时的国界,如齐鲁之隔的泰山,如秦晋之隔的黄河,如蒙晋之隔的明长城。于是不同者从语言文化到风俗日常。

不少省界划分了主要民族的不同。于是不同者从宗教信仰到血缘种族。

于是三省交界往往辐射出不同的语言或方言、婚风或殡仪、五官或肤色、好恶或忧喜、节日或禁忌,甚至穷与富、病别与寿别。

于是,除了人烟稀少处,大多的三省交界处就成为任何一省与另外两个邻省的较方便的经济交换处、文化感染处、风俗融汇处。比如不少的三省交界处,方言模糊抑或是经济好的省的方言为主导;比如不少三省交界处,三省通婚率较高、民居建筑特色类似、疾病种类类似。过去的三省通衢,如今的三省大市场,让不少能者辐辏在三交的至高点上;当然也有相反的例子,如有案犯逃到三省交界处,趁三省协调未衡之时已赢了宝贵时间——十多年前我们访冀鲁豫三交碑时,老乡就说河南的跑到山东或河北,公家的人就不追那么快了。

4. 革命老区为何多在三省交界

比如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的黄麻起义,就在鄂豫皖三省交界处。比如抗日战争时的最大的革命根据地,就在陕甘宁三省交界处。比如解放战争时在华北战场发挥重大作用的,也是在三省交界的晋察冀边区(察为当时察哈尔省,省府一度在张家口)。

三省交界处,多在地理条件恶劣、经济环境薄弱地带,交通险阻、工商欠缺,行政亦难以彻达——所谓三不管地区。这符合党的到农村开辟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方针。

至于两省交界处的革命老区就更多了,最典型的就是湘赣交界处井冈山。

今天去不少三省交界处旅游,有些像是受革命传统教育。比如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的红安县出过百位将军、金寨县也出过七八十位。当然,这些红区地处深山,江山险美、森林率高,已成城里人向往的旅游区——当年革命闹得最大的山区就是现在风景最佳的旅区——收费也不一般。比如粤湘赣三省交界处的南岭地区,1949年以前是粤北游击队和赣南游击队的根据地,山荒路险,易守难攻。现在那的万时山,修了旅游公路,开发了星级旅游,那块三省交界碑,成了著名的景点。

所以一说去革命老区旅游,有的人脑子里蹦出的是“红色”、“党史”,但略知历史的人则知那绝不是桂林那样的小风景或杭州那样的软风景,而是坚硬的视野、大气的风物。

5. “一脚踏三省”,其实这是虚荣心

小人物或有大野心,其实是虚荣心,是鲁迅说的精神胜利法。当然虚荣心中的光荣部分,能够平衡一个人的委屈、失落、忧戚。虽你只是某个省的草民,必须地逆来顺受,但今天你一脚踏在三省交界处的标志上,冤气恶气也就随之一出。也有后现代一点的,在三省界碑处滋一泡尿让它分流三省,也不是不可以吟一吟毛主席的句子:一截赠美,一截遗欧,一截还东国。

我知道几个三省交界的旅游点,迎合游客心理,打出“脚踏三省”的招牌,花不了太多的钱你就能跺一跺三省。旅游嘛,就是花钱寻开心嘛——那把椅子将军坐过那我也坐坐,那棵松树大领导合过影那我也合合,那块三省交界碑等待很久了——但我也知道不俗的,把带的狗放在碑端,可惜那狗有些迷茫不知所措。

我和几个朋友,在一个三省交界碑那,掷色子罚酒,每人代表一省而喝,那色子当地一声砸上碑端溅起后又落向了某省的一域,于是有人大笑而罚喝,像是赏喝的表情。

我和朋友早就想拿三省交界碑做些好玩的活动。比如去淘些四十年前各省的粮票(上世纪八十年代粮票做废以前,各省有各省的粮票),在三省交界点展示或拍卖。比如提前练好这次选择的三省的方言,在三交点以三种方言说一句话。比如三个小组从三个省向同一个三交点进发而终会。比如还有人出过偏浪漫的主意但不太好操作。总之,三省交界,可开发的玩项很多,但现在国内玩三交的玩得都较简单。

6. 三省交界的地理类型举例

位于平原的,如农地中的冀鲁豫三交碑;如街巷中的鄂豫陕的三交碑,如国道边的京津冀的三交碑(此指安平镇附近,京津冀另还有小甸屯附近、大岭后附近、红石门附近的三个三交点),如铁道边蒙吉辽三交碑,等。

位于草原或荒甸的,如蒙吉黑三交点。

位于沙漠或荒地的,如蒙陕宁三交点。

位于河道的,如长江中的鄂皖赣三交点,如太浦河上的浙沪苏三交点,如南盘江上的滇桂黔三交点,如赤水河上的滇黔川三交点,等。

位于山顶的,如蒙辽冀三交碑、粤湘赣三交碑、鄂豫皖三交点。

位于长城根的蒙晋冀三交碑(但附近新国道边还有一块更新的三交碑),位于长城烽火台顶的津京冀三交碑,位于长城侧黄河畔的蒙陕晋三交碑。

位于黄河故道半沼泽处的鲁豫皖三交碑。

位于阿尔金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结合部的藏新青三交点。

以上仅是举例说明。可以发现,三交点多是在地理明显分别处,以山顶或山脊为界,以河道为界。像鄂豫陕的三交碑在白浪、黔湘桂的三交点在独侗干冲——乡街上而三省人杂处的情形是少见的。

划界也当然分开了或界定了归属,比如草场、林产、矿产甚至古迹,所以同界的两省或三省不是没有过界属的纠纷,甚至私自挪界、毁界,有的事闹大了,得直接由国务院的勘界部门来会同商处。

7. 中国的三省交界的沿袭

在此不提元代的中书省以及江浙、辽阳等约十个行省,也不提明代的内地十八省,更不提中国的版图变化。此小文只说三省交界。

现在的中国地图上的三省交界,与光绪年的中国地图上的三省交界(不算外蒙)差不太多,除个别外,省名或地区名也较一致。

据谭其骧主编的中华民国时期全图(二)来看,原伪“满州国”的东北三省,1945年后改设置辽宁、安东、辽北、吉林、松江、合江、黑龙江、嫩江、兴安九个省。而其他各省政区也就是说三省交界基本未变。1949年以后,东北九省又重新划为吉黑辽三省。在文革时期,辽吉黑各省西部又新划得内蒙东部区域,后又还原。那一时段的三省交界几经变换,在此不说。顺便插一句,谁要查访那时段的三省交界处,非得累得跟没头苍蝇似的。

改革开放后,海南建省,1997年后,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建立,但它们与三省交界无关。只有新置的直辖市重庆和天津的扩域才使三省交界处增达九个。所以,“已经遍踏了三省交界处”——这话又过时了。

总之,当今的三省交界处(不算直辖市)基本是沿袭清朝晚期的,也就是说寻找现在三省交界基本就是寻找百年前者。20年前我与朋友寻玩三省交界处时,算了算,觉不特难玩遍。谁也没想到,越玩越多;时代在发展,以后估还会新增直辖市、省级的特区,三省交界将不会是加法式地增加,打个比方说,原先三家互为邻,后三家之间又出了一家,那么每一家与另三家的邻里关系绝不是增加了一个变数。十多年前,我画过的三省交界的多张图中,有九张已经过期了。

8. 后小组搞过新主题旅行,捎上了些三省交界

后小组是千禧年后哥几个搞的旅行小组,“玩前人之未玩”,还花钱创办了“后旅行”网站。主要是搞些新主题玩法,没想着什么三省交界,但顺便路过了三交,直到近些年才主动去一些三交。

比如十多年前贾周石等在辽吉蒙一带搞公路轮滑,宿在了三江口镇,附近就见了三交碑。

比如十多年前贾何石温等在酉水搞野泅顺河两日,路过百福司,附近就是湘鄂渝三交点。

比如十多年前罗何等为寻拾化石,骑车由京去了蒙辽冀三交碑。

比如十多年前贾石高等在休宁婺源开化间搞大马拉松,基本就是围皖浙赣三交处划了个圆。

比如十多年前贾石高刘等赤足翻越赣闽界山,边上一小山就是赣闽粤界山。

比如五六年前,休炜力啤等沿运河搞走运之旅,在安次镇吃饭后,发现路边有个京津冀三交碑。

比如去年华彬磊孙等在羊尾镇搞的无欲之夜,翌日也到达了鄂秦豫三省界碑。

比如今年孙力张等搞的“阿列夫”之旅,也两次上了鄂皖豫三交处的黄檗山。

9. 玩三交碑快成时髦了

我知道有不少人玩过三省交界甚至三区交界,这比玩三个国家交界点要便宜多了。但我不知有谁系统的玩过中国的三省交界——古代的徐霞客没,当代的余纯顺刘雨田没,当然国土局或勘界小组或地理所的不算。比如没有《中国的三省交界》这本书,而“中国的三省交界草图册”(每相交的三省一幅,含相邻三省各三县及各三个最近居民点等),若无能人勘访并绘制,就别怪我笨鸟先飞了——其实多年前我划画过二十多幅。

玩三交碑快成时髦了,甚至收藏过期做废的三交碑(如北京的西城东城宣武三交碑)已有人抢先了。三省交界碑如果远,可以从三区或三县交界碑访起嘛,比如北京荐福山望京楼南侧就有石景山门头沟海淀的三区(县级)三交碑,也是国务院立的。平谷蓟县兴隆的三省交界碑,玩野长城时就没准能撞见。

也碰到九零后的驴友问,你们是玩什么的。回之,我们是玩三省交界的。见对方不解,则反问,鸡鸣三省,懂么。对方说,噢,是嘛,还有叫鸡鸣三的省那。我们一般在市区不说是玩三交的,怕对方以为是玩三屁的。在户外圈里,“三交”这个简称马上就要流行了,现在差英文的谁能准确的译一下“三省交界点”并缩写出。

其实我还差几个三省交界处没去过,好多个三省交界碑也没见过,时间还来得及吧,等我这个《巡访中国的三省交界》写过一半时,拾遗补缺也会过半的。现手里我写过的有关“三交”的旅文有十六七万,得择要而删繁,未亲访过的三交点已标在地图和计划书上了。但是,中国一共有多少个三省交界点呢,别急,下一节我先写蒙冀辽三交、蒙辽吉三交等。 (待续)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