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登海坨

起初是因为阿蒙要从太原到北京来,自然笔记小组的同学们商量着一起去爬山。百花山或是海坨,最后定了海坨一日往返。我太久没有出门,连家花都不大见,何况山上的野花,日日所见的,只有上班路上花坛里长的一点萱草,还有路边白蜡树的翅果。因此拉着麦子一起报了名。周五(十九日)下午年高发来了详细的海坨山资料和路线以及注意事项,这认真不禁让我也严肃起来,看着注意事项里写着最好要穿速干衣裤,就想到自己连一条运动裤也没有,实在太不专业了!和年高说起,她却说买运动裤不如买登山杖吧,裤子只要宽松便可以,登山杖却可让人借不少力。我遂google了一下住处附近的户外和体育用品店,发现离得很近的一个小商场就有,准备下班后去看看。

下班时却被留下开会,直到九点半,才饥肠辘辘走回去。心里愈发发了狠,明天一定要去爬山啊!一天只有这四十分钟的走路机会,我舍不得坐车,仍是走回去。路上买了四只青苹果。到屋已十点半,煮一碗面来吃,洗过澡,收拾一下,已十二点。幸而麦子已经去买了登山杖和帽子,还有第二天的饭食(虽然除了几个桃子、一包火腿肠之外,都是些面包)。

定了五点四十的闹钟。起来坐地铁,在地铁站附近又买了一点咸辣的零食。至积水潭,走至德胜门箭楼下。这里是好几班开往京郊的公交首发站,此时已人头涌涌,找了一会,才看见年高、老余和三三,彼此都很欢喜。过了一会,十八个人都已聚齐,挤上一辆919,出城。大半小时后,渐渐有山,山边多荆条、椿树、国槐、栾树之属,山石巉露。入延庆境内,路边石缝间有橙色小花,直立成簇,虽是一闪而过,也很明亮,我们都猜是糖芥。

九点半,公交到终点,我们下车,包了三辆面包车去大海坨。车是前一天晚上就联系好了的。老余、年高、豆豆领队,各拿一只手台,调好频道后,就六人一辆车继续走。我和麦子、阿蒙、邓安庆、老余坐一车。路边遥处有重山绵延,颜色青蓝。路边草坪偶尔可见黄花菜。很快车开到一座大山脚下,开始上盘。这时路边的树与人离得很近了,有火焰木、榆、柳诸种,五叶地锦铺爬石面,荆条开碎紫小花。经一水库,水汽洇润。草丛中又见糖芥,十分显眼。偶尔有沙参,小小蓝色铃铛一样的花。阿蒙很兴奋,见一种什么花就喊:白屈菜!野豌豆!石竹!益母草!龙牙草!我听着,心里也兴奋得不行,山路却太盘曲了,胃里忍不住难受起来。幸而车已到了阎家坪,地势陡然降低,像群山间的盆地,几间民屋,挖垦出的地里一块一块种的都是土豆,正开白色的花。就在这样的路边我们见到了野罂粟,我此前都只是在电脑前见过它,这时不由得很激动了,大叫:“野罂粟!”恨不能马上跳下车去拍它。车迅速地开过去了。

不久之后,到大海坨村脚下。司机说再往前开要收停车费,就把我们放在这里了。这里似乎是以后的景区大门,旁边有一间小房子,一小片停车场,只是还未开放。一个看起来像是管理景区的人,质问司机为什么逃交停车费。大概开到这里就把游客放下来的事他也见得多了。司机说马上就走,他不悦地说,以后开到这也要交钱!开车的笑嘻嘻说下回交,收了我们每辆车一百六十块钱,跑了。

十点半,开始进村,缓慢的上坡,走起来却并不轻松,也许是修了水泥路的缘故,鞋子反而不能得力。路边引起第一声惊呼的是芹叶铁线莲,淡绿色四瓣小花,也形如铃铛,端头柔驯地垂下。阿蒙说它的叶子像芹菜叶,因此叫芹叶铁线莲。一群人扑上去拍花,路边山沟的草丛中很快又看见另外几种,野豌豆、鼠掌老鹳草、粗根老鹳草、石竹。粗根老鹳草的花要比鼠掌的大两倍有余,颜色也更轻倩地偏紫一些。老鹳草属牻牛儿苗科,这个科的花似乎都生得很端正的样子,五片花瓣极规整,去年在野长城上曾见一株牻牛儿苗,花瓣已落了一片,比粗根老鹳草的花还要略大,色泽秾紫,十分端丽。石竹在草丛中就显得平常,大约是平常花店常能见到培育种的缘故。委陵菜也很常见,还有开紫花的穗花婆婆纳。正拍照间,第一梯队的地质组已往前走了一大段,年高在中间带着第二梯队,老余收尾,年高一边走一边喊:“山上有更多好植物啊!加快速度到草甸上再慢慢拍啊!一个海拔的植物拍过了就不要再拍了啊!”阿蒙落在最后,用iphone拍花,老余的任务于是变成了赶阿蒙,年高说:“我就说把阿蒙这种生物放到山里来是很危险的!”

芹叶铁线莲
芹叶铁线莲
野豌豆,具体哪种忘记了……
野豌豆,具体哪种忘记了……
鼠掌老鹳草
鼠掌老鹳草
粗根老鹳草,花要轻薄而大很多
粗根老鹳草,花要轻薄而大很多
去年在野长城上拍到的牻牛儿苗
去年在野长城上拍到的牻牛儿苗
粗根老鹳草和石竹
粗根老鹳草和石竹
穗花婆婆纳,以为上山会好好拍的,后来下雨也没拍了
穗花婆婆纳,以为上山会好好拍的,后来下雨也没拍了

这时天色尚晴,日光蒙着薄薄一层云翳,使人略觉闷热。远处山背上有大云滚滚升起,我们也都不以为意,天气预报上并没有说会下雨。我自知体力一般,唯恐落在最后,不敢多作逗留,很多植物匆匆拍一张就走,或是见他们在拍,也凑过去草草拍一张,一面心里窃喜:又可以趁机歇一会!即便这样,一路也拍了不少。先是钝萼附地菜。附地菜是我很喜欢的花,在南京时,春天午后常去文科楼前草坪里拍,起初是很短矮的一丛,渐渐春深,就恣意起来,和斑种草纠缠一处。北京的附地菜大约因为少水,看起来要皮实一些。附地菜的花很小,只有米粒大小,钝萼附地菜的花要比它大一些,却也只是“正好”的小花而已,有着波浪边的蓝色花盘。紫草科的小花都很美丽的。这时见到的钝萼附地菜发散成一大蓬,很可喜。可惜相机只有在拍微距时才过得去。

钝萼附地菜
钝萼附地菜

我记挂在车上看到的糖芥,这会山边却没有了,走了好久,终于看见几丛,连忙跑过去拍了几张。这是我第一次见糖芥的实物,很爱它明明的颜色,像秋天熟透的橘子,映着光照的样子。大雪和她的女儿宝豆开车来,约定在海坨下的小溪边等我们。感觉已经走了很久,时时要喘一口气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山下的停车场,听见溪水的声音,以为不远了,却听见他们说,只要再走四十分钟就到小溪了!心里一颤,只能老老实实继续往前走。这时阿蒙已被老余从后面拎上来,和我们走到一处了。路变得狭窄逼仄,只是仍是水泥路,不好使力。阿蒙继续指花,美蔷薇!红丁香已经结了果子了!看,榛子!我只是听着,大口喘气,奋力前进,已无拍照的从容,只想着上草甸后再拍。老余伸手去摘一颗榛子的果子来看,就听见他一声惨叫,被刺扎了手。

糖芥
糖芥

终于快到小溪时,早已到了的年高在手台里说,前面有一棵山丹!爬上来以后,会有很多柳兰。很快我们看到了那棵山丹,开两朵花。山丹花的红很纯,好像熟透了的红辣椒一样的红,非常鲜浓,它的花却很小,实在有些使人意外,我原以为它和百合差不多大,如今看大约也只有百合三分之一大吧。它的花头垂得很厉害,使人几乎只能看见花瓣背面了。拍完这棵山丹,再爬几个台阶,就到了小溪旁边了。

山丹,它的花其实是很小的
山丹,它的花其实是很小的

这里有一小块平地,乍一爬上来,会觉得有一点怪异。因为四处环绕的山,线条都很平缓,有两个地方甚至是下凹,形成两边高中间低的弧形。平地上果然有几丛柳兰,花色淡紫,很显眼。有山风吹来,歇气的人坐在泉边石上。我实在有些累,拿一根火腿肠出来吃。雨是在这时下起来的,起先是零星的几点,很快纷纷都发现了,我还在慌张地对麦子说,下雨了!居然真的下雨了!雨不会下大吧!下雨了怎么办!旁边的人已纷纷打开包,穿上雨衣或冲锋衣。我们只好也从包里掏出两把伞来——都是很大的伞,我的那一把尤其大,是一把买错了的阳伞——心里一边疚愧,昨天年高发的资料上明明写着以防万一,带上雨衣,现下装备这么不齐全,一定会被当作不认真的白痴吧!却也没有办法了。

开始继续往上走。从这里上到草甸,一路皆是松林,路没再被修,是方便爬山的土路了。刚走十几米远,雨大起来,我只好把伞撑开,一手撑伞,一手撑登山杖,竟也没有很难走,心下不禁窃喜。安庆在我前面,一边走一边哼哼叽叽半带哭腔半带苦笑地说:“哼哼哼哼,我没有带伞,怎么办……”雨把他身上淋得半湿了。早上才见到他的时候,我已经谴责过他一次,因他没有背包,东西都背在阿蒙身上。这时也就不应他。迎面不断有下山的人,多是为雨所吓,半途折返。正行走间,雨越发大起来,雨柱猛烈清晰,雷声道道,滚过松林。这时间我心里也有些茫然,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不知会不会停,还要继续上山么?大雪的女儿宝豆,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穿着粉色的小雨衣,默默地、笃定地往上爬,她没有登山杖,遇到滑的地方,就很有些难,终于滑倒了一下,两只小手上全是泥。问她要紧吗?要不要拿纸擦一下手?她摇摇头说自己有,接着往上走。迎面下山的人都在抱怨太滑,这时已经湿透了的邓安庆在前面停了下来,可怜兮兮地对我说:“不行,我还是要挡一下雨……”然后就跑到了我的伞下,帮我执起了雨伞。

只是两个人并排爬山,雨大路滑,显然不大方便。他又很惶恐,一心想要把我罩住,老要很勉力地把伞举过来。但我还是很快就淋湿了,想着和他并排走不方便,于是对他说:“你一个人打,我去跟麦子合打一把伞。”就跑到麦子的伞下去。正狼狈间,大雪(她有一双很柔和的眼睛)忽然对我说:“我有一只干净的大垃圾袋,你要不要拿来撕个洞当雨衣……”我说好,她便从包里掏出一个很大的黑色垃圾袋送给我。麦子帮我把袋底撕了个洞,从头上套过去,拉下来居然及到膝盖,是一件很好的雨衣了!心里万分喜悦起来。戴上帽子,就可以从从容容地离开雨伞走路,而且有塑料袋套着,分明也比刚才暖和一些了!

雨停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已经分散得很厉害了。只有豆豆、老余和年高还在用手台讲话,保持着没有人掉队。太阳射进松林,濯雨的山树绿得发光。空气似乎也因为下了一场雨,不复先前的闷热,变得清爽起来。有刚刚返下山的人,见雨停了,又转了心意,重往上爬。爬山的人都是很和气的,尤其是下山的,看见上山的人,往往要招呼几句,再往前爬四十分钟就到顶了!上面好看!令人闻之为之一振。刚下雨时,他们说路还没走到四分之一。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以爬到山顶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真正漫长难熬的是下山的路。)路边零零散散有我们的人,在林下一边走一边拍植物。我和云中鸟离得不远,他平常似乎在百花山上工作,认得很多花,遇见不认识的,我就问他。花荵是他告诉我一种,薄薄的五瓣蓝色花瓣,浸了雨水,楚楚可怜。还有乌头,很大的掌状叶子,开花的却很少,乌头花是夜紫色。很快他们在路边林下发现一种兰,大约是尖唇鸟巢兰,云中鸟和专门研究兰花的郑洋就钻到林子里,啪啪啪一顿拍。我这种未入门的伪植物爱好者,对那一枝大约一拃长,细骨伶仃的绿花难以产生真正的兴趣,就只是看他们拍。一面想到自己爬山慢,赶紧先走了。

花荵,浸了雨的花枝楚楚可怜
花荵,浸了雨的花枝楚楚可怜

这时林中渐渐可以见到狭苞橐吾细碎的黄色小花。还有一种白色的繁缕(或是卷耳),花瓣浸了雨水过后,呈一种半透明的色彩。在山下见到的植物一路都还有,粗根老鹳草的花浸了雨水也有透明的质感——薄花瓣似乎都有这种效果。这一路我们走得并不累,大约因为经暴雨淋过之后,终于可以大吐一口气,不再那么狼狈,走得也委实不快。终于快到山顶,松林变得稀疏低矮,可以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的草甸了,队伍里一个人越过我们,说,这片草坡上去就是草甸了!草甸上没东西遮挡,什么地方都看得见,你们随便走哪条路上去都可以!一面说着,他就蹭蹭蹭跑上去了。

狭苞橐吾
狭苞橐吾
某种繁缕
某种繁缕

第二场雨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落了下来,未经任何铺垫。我手忙脚乱掏出垃圾袋重新套上,麦子又把伞撑开。雨在瞬间变成暴雨,且被山顶的风吹斜,我们跑去一丛松树后站着,好让松树给我们挡去一点风和雨。旁边一丛松树前也站着一对不认识的情侣,只是他们站反了方向,正好迎着风雨了。此时站在山坡上,回望坡下的松林,几乎已全淹在雨雾中。我们没有吃早饭,此时已一点多钟,实在很饿了,一边站着,一边从包里掏出火腿肠、豆干和青苹果来吃。麦子狠狠地把一根火腿肠咬断。火腿肠很好吃,青苹果也很好吃,我一口气吃了两个。偷偷从伞下望那对情侣,似乎也在默默吃东西。

雨势略小一点时,麦子捣我,指给我看眼前。原来是方才把前面遮得茫茫一片的雨云,此刻稍稍退散,露出遥处重山的痕迹来。起初是三重,变成五重,再变成七重——近处山影还稍青,远则几近于淡烟,剪影一般淡淡贴在云间。我们兴奋得不行,忍不住叫那一对情侣:“快看前面!”他们赶紧略略把伞移开。原以为雨会就此止住,却并不见停,正看山间,老余和阿蒙走了上来。阿蒙也没有带伞,披着他的防晒服,早已经淋透了。我们招呼他们过来看山。我问阿蒙眼前的一株紫色花是什么,他说:“紫苞风毛菊。”

第二场大雨,站在一棵松树后面躲了会雨。短暂的云开,远山显现。
第二场大雨,站在一棵松树后面躲了会雨。短暂的云开,远山显现。
山显现得更多了
山显现得更多了
紫苞风毛菊
紫苞风毛菊

随后便一起往山顶去。时间已经不早,要集合,准备下山了。上了草甸,就见他们正穿着雨衣,撑着伞,痴痴立在两处。我们刚站定,大雨又哗地砸下来。这时的雨比不得刚刚在松树后,漫天的风从身后吹来,雨粒粗重,冰如寒泉,浸得人直发抖。勉强站了几分钟,麦子的嘴唇已经发紫了,老余吩咐大家快下山,这样站着不是办法,只有走动起来,才能暖和。刚开始走动,雨竟小了起来——本来想着到草甸上可以从从容容拍花的,我们都想松动松动,拍一会花再走,老余说时间不早了,带头往前走,于是也只好奋力在草甸上穿行起来。踏过遍地的拳蓼,含苞的紫苞风毛菊,心里十分可惜。见到野罂粟,薄薄的黄花浸满雨水,像湿濡的裙裾,沉重且轻盈,忍不住一声惊呼。这草甸上也有金莲花,正值开放,花却似乎不及去年在百花山见到的大。雨渐渐收了,回头遥望刚刚云开的地方,云被太阳映出一种冰糖黄,远处分明已经晴了。

野罂粟
野罂粟

踉踉跄跄走了一段,太阳竟然隐隐约约照着我们了,我们脱掉雨衣(和垃圾袋),收起雨伞,幸福地承受阳光的照耀。遇见一堆大石,有人喊饿,要求吃饭。老余怕一会还要下雨,要先走一会再说。然而已经有人脱下衣服,绞起水来。我们于是歇了一小会,赶紧跑去拍照片,又吃了几根火腿肠。这一堆石头缝间长了许多的小丛红景天,其实都长得很好,十分“大丛”,成簇的柳兰,狭苞橐吾,还多一种蓝紫色的岩青兰。

小丛红景天
小丛红景天
短暂的天晴,老余开始催大家下山
短暂的天晴,老余开始催大家下山
柳兰
柳兰
岩青兰
岩青兰

很快继续下行,太阳温柔地、晴朗朗地出来了。特别温暖。远处重山蓝得惊心,十几重,数十重的,漫无涯际,只是隐隐地无尽堆列。心里格外快乐了。所有淋过的雨都是值得的。见到北黄花菜,花瓣背面有红色。一丛又一丛的岩青兰。瞿麦被雨浇得破破烂烂。又走一会,老余下令午餐,休息十五分钟。一行人纷纷拿出东西来吃。老余拿出一饭盒鸭腿来给大家分食。不客气地拈了一只鸭腿,与麦子分吃。他只吃了一口。鸭腿太好吃了,太香了。

北黄花菜
北黄花菜

继续下山的时候,我还拿着我那包未吃完的鸡爪在吃,舍不得放手。因为分心和疲倦,脚似乎有些不听话,滑了好几次。终于鸡爪吃完了,松了一口气。这条路偶尔也有上山的人,从阎家坪而来,遇见几个姑娘,一个说:“我宁愿被太阳晒死也不愿下雨了。”我们都笑起来。草丛里间有沙参,渐渐看到翠雀的影子——这花之前我也只是在电脑上见过——翠雀的名字很好听,与它的样子相得益彰,好像一只要飞起来的蓝色雀子。这时回望刚刚下来的路,蓝天之下,山坡上白色的拳蓼与四色野花招摇,大云在山坡与蓝天之间涌起,像极了宫崎峻动画片的画面。然而我们往前走的方向,遥遥地一直有乌云掩盖。

糖芥
糖芥
沙参
沙参
多歧沙参?
多歧沙参?
展枝沙参
展枝沙参
翠雀
翠雀
翠雀
翠雀
瞿麦,终于遇到一株没有被雨浇烂的
瞿麦,终于遇到一株没有被雨浇烂的

有一会我贪拍一枝翠雀,起身时除了麦子,已不见他们的影子。心里有些害怕,直往前奔,走了好长一段,仍是不见,四处寂然无声。心里很慌张了,虽则眼前的路只有这若隐若现的一条,也怕自己走错了,走散了。迎面遇见一个上山的人,背着大登山包,问可见有一大群下山的人么?那人笑笑,说,看见了。停了一下,又说,下山路只有这一条,不要担心。于是我很不好意思了。谢过了他,继续往前赶,又走到一个山坡上,极力远望,仍是重山渺渺,百草茫茫,天又阴起来,我站在坡上大声喊:“年高!年高!”自然无人应答的。我简直懊悔自己要拍那一枝翠雀了,又见一人上山来,仍问了同样的问题,那人答,有看见。心里略微定了定,再往下走,竟然就看见豆豆在前面等我们:原来他来收队了。

作为收队的人,后来豆豆就一直陪我们在一起,我,麦子,阿蒙,邓安庆。偶尔拍照的云中鸟或郑洋也会丢到后头来,逢到这时候,我们就赶紧往前走,生怕他们一会就赶上来,又把我们抛在最后了。有一段路我们从山间切过,山路勉强可容一人通过,脚若滑下去,就是无尽的下坡直至谷底。每个人都走得很小心,前后相互照应。下山的路太曲折了,一座连一座的山,仿佛怎么也走不尽。但辛苦的不是这种路,而是下山路上又要爬一座山,然后再下去——除了爬山比下山更辛苦外,大概是知道这山是徒然地又增加了自己的高度,这种绝望感。迟缓地爬这座山的时候,大雨正在重新下下来,路边到处是被水泡烂的牛屎。我实在有点走不动,觉得心擂得厉害,想站着歇一歇,麦子和我并排走,给我打伞,豆豆居然从后面推起我来。我只好在他的推动下奋力往上走,一面很不安,豆豆说:“不要紧的,出来混嘛!”我说:“好吧,是说终究要还的是吗?我会给你介绍女朋友的!”终于又开始下坡,一队驴友从对面走来,很多女孩子,每人身上背一只大包,穿淡绿色透明雨衣。她们沉默而缓慢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想到她们前面还有好长好长的路要走,我就不禁要对她们深深地看一眼。

其实还是很有趣的。豆豆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会一直不停地鞭策我们,方法就是蹦出离我们十几米远的距离,然后高呼:“同志们,加油啊!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啊!”作为一个原本属于第一梯队的人,他的精力显然很过剩,只好以此抒发。有一会经过一个向阳的坡,太阳恰从云间照下,此时已是夕辉,却也可亲。这一片山坡上很多的山丹,卷曲的花瓣上坠着雨。阿蒙说,因为山丹喜欢向阳的地方。就觉得很可喜。天很快又阴下去,极远处却有长长的一片积雨云,被太阳照着,洁白耀目,云脚笔直,下面缀着一片青色的雨线。

山丹
山丹
远处的雨云,云脚格外齐
远处的雨云,云脚格外齐

走到最后两三个山坡时,已经六点。这时候可以远远看到山下的公路了。我们沉默又艰辛地走着,忽而太阳照在草坡上,草尖上的雨珠们闪闪发出光亮。云中鸟蹲在坡上,拿起相机。郑洋问:“云鸟你拍什么呢?”我说:“我知道,他在拍雨珠上的光。”

- -- -

5 thoughts on “雨中登海坨

  1. 文章很耐读。漫漫看。北京还真有山呐,我以为都是人呢。植物跟我们这差不多。翠雀我没印象,可能以前见过但现在忘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