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青江南

文图/樱桃小昊子

江南的春天应当如此:农历三月,草长莺飞。晴朗的日子里,它是“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明媚荡漾;朦胧的烟雨里,它如撑着油纸伞徜徉在雨巷的姑娘那般凄婉哀伤。

我见过水乡乌镇的春,刚抽芽的柳树透露出一股细致而鲜嫩的气息,配着那小桥流水人家,让我忍不住不断回忆着《似水年华》里那慢节拍的耐人寻味的爱情;也曾无梦到徽州,故乡情结的牵引使我对那风景又多了一份情怀;也看过苏州的精致,南京的大气。江南的风景各有各的韵味,总能找到那值得慢慢品味之处,只是可惜的是到过的地方总是些旅游佳处,每每出行又总赶上人人春心萌动之时,故而总是困扰于我究竟是来看了景,还是来看了这纷纷杂杂的人。

从未真正在未经过雕琢处探寻江南春景,却一直向往那纯粹干净的美。清明时节,有幸随友人到浙江小城一游。

小城的农村,有田野、有山、亦有尚保留古朴风貌的小村落。

如今务农的人家已不多,田野处于半荒废状态,而油菜花却或以农作物或以观赏物的形式种植着。并非大片大片一望无际,而是几排几排的散落着,而这恰恰给我这般的游人增了一份惊喜。在田野中漫步,走着走着遇上一片花,以随风摇曳的模样在春光里美好着,忍不住给它拍几张,试图让这灿烂的模样永远地保留下来。若走两步再遇上一片更大的油菜花田,就又是一番更大的惊喜。如此的漫步、遇到惊喜、在漫步、遇到更大的惊喜不断地重复着,田间看油菜花的满足感已不能以大片油菜花映入眼前所超越。

大村庄里,古朴别致的屋子已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小别墅般的新式房子。有时能遇到一两座韵味十足的房屋,若恰恰能入镜头,与黄灿灿的油菜花相衬,就又像是发现了不可方物的美好,足以欣喜。

想要爬山,沿着山路没走到半山腰,路就没了。然而为了山顶那一片粉红,我们硬生生以手脚并用的方式爬上山顶。无人走的泥土时而过于松软,以至于踏上后脚步会随着滑落的沙尘下滑一截,只有抱紧竹子才敢看看身后,以免被可能滑下山的恐惧吓得不敢前行。原本以为山顶会是一片辽阔,想着要在顶上大喊几声。结果却是密密的树,以至于只好匍匐于树干丛中,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一处未被遮挡的光明,好起身看看我们走上来的路和我们为了的这片粉色。

古风犹存的小村落是掩映于重山间的世外桃源。居住于此的人已经不多,只剩下几个老人,若要问问,大概也会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吧。知世事对这儿来说,大概是一点意义也没有吧。这里有着时光停驻,未被打扰的美好。它的美好远远胜过于那些被旅游装点过的水乡,它的宁静让人不忍去破坏。

去的时候,小村落里只有一个老人,坐在门前晒太阳,嘴里似乎在叨念着什么。我们想和老人说些话,但苦于方言差异,又不知道话头该从何起,便只得罢休。老人始终安安静静地坐着,无法凭主观臆断判定这是在享受安宁还是在孤独寂寞。只是小时候的他所想象的晚年大概不是这幅模样的吧。我无法在这里停驻太长时间,陪他看春天看夏天看秋天再看冬天,值得庆幸的是我见过这未经雕琢过的江南本色春景。此后,关于江南之春的印象不再会是乏味的、千篇一律的古镇、新柳、流水和纷杂拥挤喧闹的人群。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