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此情
二与不二之间
已发布的文章

致终将失去的玫瑰

修高铁占了好大一片山。从旁路进去,五十米以内是人工种植的绿化带,五十米以外才是原来面貌。麻栎、槲树、黑松、芫花、鸦葱、野蔷薇、小花扁担杆、多花筋骨草什么的。...

眼见的也不能为实啊

小时候的一个场景一直记忆深刻,在文章里也写过。就是经过一座桥,桥下是泥滩,泥滩上有许多螃蟹正在太阳底上晒肚皮,白白的一片。随着人的影子走过,跟翻多米诺骨牌似...

自然它在乎么?

初秋。海边。涨潮。 伏在桥上向下看,碧绿清澈的海水汤汤上涌至河道。 鱼!成群的针鱼、矛尾刺虾虎鱼、梭鱼都逆水捕食,间或有比目鱼如一片叶子顺水漂起。 针鱼翠绿,...

猎物与猎知

周六那天又闷又热,我溜达到海边,双脚一放进水里,全身就清凉了。在海水里乱走,就看到一支奇特的队伍。一个精壮男人手持一个奇特的家什:胳膊粗、一米多长的硬塑料管...

流苏遇

去看流苏,最好从山大威海分校北门进,第一个路口右转。尤其是这个季节。因为这条路两边是开红花的毛刺槐,正在盛开,阳光下艳光四射。晚上走则是另一番景象,黄色路灯...

天下同情兄

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庭审,法官问原告:“医生的诊断是你曾患脊髓灰质炎后遗症,本次又……”“我没那病,我从小就是小儿麻痹症。”原告断然否认。“你没得过这病医生怎么会这么...

浪游人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找到组织,以改变我一个人满山瞎闯的现状。一个人上山,最担心的是安全。奇怪的是我老公一直不担心。今年正月初三我一个人去后山走滨海路,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