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开花的树

1、泡桐

已经连续两年和开花的泡桐失之交臂,前两年都在树上刚挂出花苞的时候我就往南边去了,回来时已经只见满地落花。今年五一又回海南,心里放不下的居然是,我回来时还能看到开花的泡桐吗?

第一次留意到泡桐开花是09年4月,坐的火车缓慢开进太原城区,铁道两侧几乎都是老旧残破的房屋,墙上画着大大的“拆”,几辆橙黄色的挖土机正在这片区域作业。开过一团纷飞尘雾后我看到了一大片的紫色,几乎在每个破旧的院子中间都有这么一棵开着紫花的树,这种紫和我见过的蓝花楹的优雅不同,和大叶紫薇的轻盈不同,是一种厚朴的紫。

中午饭后,我拿着速写本和笔就冲到楼下,一拐弯就看到一片挖开的土,原来这边在重铺路线。有两棵泡桐紧挨着在马路对面,一棵开白花,一棵开紫花,施工队在树荫下吃午饭。我走过去,试图拍两张近一点的照片。工人的午饭是馒头和醋溜白菜的样子,他们看我拿着相机,露出了不太好意思的表情,我冲他们笑了笑,指着树说,“我拍一下这个。”

    “这是什么花?”一个看着有50岁的大叔问。

    “泡桐”

    “哦,我家那边很多。”

    “您是哪儿的?”

    “山西”

    “哦……”

一时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他啃着馒头的嘴看着非常干燥。

   “我,画一下对面的树。”我也挺不好意思,打扰了他们吃饭。默默走到另一侧去画另一棵泡桐。

    “我从不知道这种花的名字,呵呵。”大叔突然对我说。

五月的太阳已经很毒辣,画到一半已经晒得我脸上发烫,脖子上也沁出汗。再转头看的时候施工队已经开始工作,那个山西的大叔推着一个看着很沉的机器“嘟嘟嘟”震着土地,身影已经离开了泡桐投下的那点荫凉。

 

2、碧桃

从来不喜欢碧桃这种一到春天就开出一树密集跟塑料花似的植物。这天去花市,要路过一个铁道口,正好有火车开过来,只能等待。这时候看到了道旁这棵碧桃。五月初的碧桃,枝头上的红色已经稀疏,而地上落红一片,有新生的绿草挡住了花瓣的远走,便在草根下堆了一圈,像年后未打扫的炮仗纸。

这个铁道口地处偏僻,没什么市政园林打理,反倒留下了这一片红。心中不由生起对这棵碧桃的怜惜,绿肥红瘦,又到一年春尽头。今年春天因为在一场春雨中骑车导致一场严重的感冒,与我心心念念的槭叶铁线莲和小药八旦子错过,想要相遇又得等下一个春天,而下一个春天我会在哪儿?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