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小野菊

53 小野菊没去终南山的时候遗憾,去了就更遗憾了。

遗憾的是,我只在那里呆了一个天阴的下午加上一个有彩霞的傍晚,只来得及与小野菊有亲密的接触。

天下归隐,终南为冠。去了就知道,南山为何为冠了。

太乙福地,沉淀了几千年的人类文明,穿越唐宋风雨,一路走来,那份唯美与极致从来都不曾让人释怀。

古今风流,又有多少文人雅客醉倒在她的怀里,思缱绻,殇流年,繁华一梦尽数遗落在沟壑,山峰,碾尘中。

站在秦岭,我不禁想到那个人到中年,把家安在辋川的王维。诗人特地选长安东南蓝田的辋川营造居所,后半生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此地一半距离朝堂,一半距离南山,意味深远。他是想入世出世兼修,玩得了平衡术,身体力行做那种一脚踏在现实,一脚踩在天空的人。

而今,我的脚下,叠垒的脚印,何曾不是王维,李白,陶潜们的足迹。

仅匆匆一瞥,单凭第一印象,南山就奠定了其在我心里第一大山的地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对南山一见倾情,从此内心便多了一个切实的牵挂之地了。

可惜,到终南小峪的时候,我还沉浸在千里之外的中原,并不在状态。唯有对小野菊,还有几分真切的感受。

作为一个容易陷在一种旧情绪不容易自拔的人,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慢半拍。当朋友从中原大地,一路带我深入他终南山脚的私人宅院时,我的思绪还陷在与我们渐行渐远的中原。

直到深入南山深处,看了满山的红叶,我还在恍惚。

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也许我们对当下的感知,总是迟钝的。

很多时候,我们活着,并不在当下,而是生活在自己的回忆里。虽然我有意识努力修炼,让自己活在此时此刻。但不可否认,怀念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容易沉迷的事。

南山其实一直就在旧梦里。

终南是我很早就有的期待。去南山,在心里感觉仿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沉甸甸的。所以比较谨慎,并没有轻易就跑过去。只是实在没想到竟是一个偶然的机缘,让人一下子只抵了大山。

我们都在旧时光里做梦,醒来发现自己正在梦境里。

恍恍然,浮生若梦。

但眼前真切的只有含在嘴里清新微苦的小花瓣,还有手里捧着的一把山野的小菊花。

重阳将近,秋已深了,花也多失了色,隐了身,正是赏叶的好光景。各类绿叶,焕然成彩。绿的,黄的,青黄不接的颜色,深深浅浅,层林尽染,在山间叠翠争艳。尤其漫山遍野的红叶,红绸缎一样落满了南山。那红,像姑娘刚刚披上的红头纱,也像她们脸颊上微微泛起的娇羞红,美极了。

傍晚,霞光落下来的时候,万丈光芒洒满山涧,我们沐着一场深秋的芦花风,踏着深深浅浅的山石路,走过五彩斑斓的新世界,遇见一丛丛正在花开的野菊花。

此时的山间,山石坚硬,溪流寒凉,百花早已凋零,唯有一丛丛漫山遍野的小野菊,天真烂漫,仿佛不知冬寒将至,欢快地开在山野。

不管水肥丰美的溪流岸边,还是土石接壤的清冷之地,亦或山脚人声鼎沸之处,都见小野菊的蓬勃与昂扬。

人说,开到荼蘼花事了。而小野菊,寒梅,独对秋凉,寂寂绽放,是命运的漏网之鱼。她们孓孓,有遗世独立的美。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翁定是喜欢菊花的性情,才有采花之为的。只是庐山的菊花与南山的,定是不同的。但采花人的心境,却可以丝毫无差。

南山的小野菊格外清新,带着清冽的山林之气,清觉爽心。我们下山途中,捡有眼缘的采了把。我把她们捧在手心里,一路上嗅个不停,清香扑鼻,真让人陶醉。

回去,朋友找来花瓶,我拿清水把它们养起来。放在茶桌上。我们喝茶的时候,时不时揪两个新鲜的小花瓣丢到茶水里,一种特殊的菊科香气顿时就能把人融化了。

这是一种特别的香,细润有厚味,是被这里的山风雾岚,钟灵毓秀的人文之气慢慢滋养出来的。与平原,与其它山间的大不同,是只属于太乙山菊花的味道。

南山的小野菊是很多隐士们的一味茶饮。他们在野菊将开未开之际,亲手取其花骨朵在太阳下晾晒,让花朵散去多余的寒潮,吸取阳光与能量。晚来用山泉水烹煮浸泡,喝的正是自己采摘的山林花草与阳光,时间混合发酵的味道。

有人说喝了南山的野菊茶,会感动得流泪。这话虽是矫情了点,却也不失为实话。

野菊花的种类很多,一般说的野菊花指的是甘野菊,野菊与甘菊等常见种。野菊花让人津津乐道的不仅是她的美与气节,还有其强大的药用功效。《本草纲目》与《神农本草经》都记载野菊花全草是宝,可以清热解毒,驱风散热,明目降压。

赏菊,饮菊花茶,喝菊花酒,用菊花做枕头,是自古就有的传统。

野菊花与菊花是不同的品种。目前被用作茶饮的菊花通常是菊花,也有小野菊,不过小野菊味道最苦,可能受众比较少。

市面上用作菊花茶的品种一般是杭白菊,胎菊,贡菊与小野菊。胎菊的口味最宜人,杭白菊最亲民,野菊有苦味。

虽然常喝菊花茶可以去火,但火与火不同。有肝阳上亢,适合杭白菊,上热下寒适合小野菊等,用不同的菊花,区别对待,对症下药才好。

也有人拿菊花入馔,酿酒,都是借其清气,取其芬芳。

作为四君子之一的菊花,终归是寒凉一物。与其开在暮秋严冬,喜欢严寒不无关系,所以体质虚寒之人,还是谨慎些好。

虽为寒性体质,还是希望自己有机会能亲手采一些南山的小野菊,晾晒成茶,品其滋味。

也愿去山里抓几片闲云,汲一掬山泉水,酿一壶菊花酒,从此醉倒天涯。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