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莓,到底能不能吃?

35 蛇莓

小镇不缺红花,大红果倒是见得不多。尤其像蛇莓那样彻头彻尾一红到底的聚合果,更是少见了。村里常见的红果有构树的果实,可颜色偏于橙红。再就是野生枸杞,也是红的不正。

除了红色的三樱椒,再想看到红的正统的就是蛇莓的果实了。

蛇莓就是乡村的小碎花,点点红,点缀在林间叶下。蛇莓的果实红的时候,就像邻家的小妹妹偷偷涂抹了妈妈的红唇膏。她的红小小的,矜持有度,不放肆,不张扬。

蛇莓以黄花红果诱惑过往的鸟雀人群。蛇莓果实初熟的时候,最先找来的是鸟雀,其次是对未知充满新奇的孩童。曾经,我像村里的孩子们一样,在草丛里发现一地惊艳。匆匆采集,用衣角兜起,跑回家向大人们炫耀。

大人们见了,无不惊恐。勒令让我赶紧扔掉。她们的话无出其右,无非就是蛇莓有毒。蛇爬过的地方才长这植物,误食可以致命。

她们的话让我的脸一下子蜡黄。因为在采集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偷食了不少。是不是就没命了?

那真是让人纠结的事情。那时候,很多知识都是通过大人们的口传心授,她们就是我无上的权威。但见她们如此惊恐,又不敢向她们报告实情。

带着那些美丽的小家伙,乖乖地听从大人们的安排,扔到垃圾堆里去,还要用土掩埋。

接下来,就是战战兢兢地等待死亡。

小孩子的忘性比较大,往往不大一会儿,就把这件事忘记了。后来想起原来自己竟然没有死。真觉得是上帝的仁慈。但开始对大人们的话产生怀疑,也只是兀自在心里怀疑。就像小时候看电视,总见电视里的人一直忙来忙去,不见他们吃饭。尤其看西游记这样具有神话色彩的连续剧,就更觉得玄妙。自己就猜度也许神仙们都是不用吃饭的罢。那样的疑问,一直就在。

这种超出年龄认知的疑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化解了。这是生命很神奇的地方,就像果实不知不觉就开花,结果,衰亡。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

生命是一场偶然的意外,是一直流淌着的河流。我们遵循水的游荡,花的绽放,就顺其自然地懂得该懂得的,明白该明白的。所有的拔苗助长,都是毫无意义的。

真正认识蛇莓,是在学了植物学以后。

其实蛇莓是一味中药,单用效果不大,需要与其他药材调和使用,才能发挥最大效用。蛇莓全身均可用药,是清热解毒的良药。至于其毒性,比起药性,微小。并不足以为惧,食用少量的蛇果,并无大碍。多了可能会引起食物中毒或腹泻。

至于有蛇爬过,也许是真的。蛇确实喜欢攀爬阴凉潮湿的植物丛生的地方。而那些地方,也是蛇莓喜欢生长的地方。动物爬过,也许会残留一些分泌物之类的东西。蛇莓存在一些外来污染物的风险。所以最好不要直接食用。、

自然界颜色鲜艳的东西,往往是要引起人的警觉的。不是有毒就是存在其它的问题。那是植物用颜色向外界发出的警告信号。一般情况下,越鲜艳越危险。

蛇莓没有被人类筛选作为水果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它的口味平淡无奇,是鸟雀的美食。并非人类的美味。

与蛇莓很像的有树莓子,野草莓。很多人无法辨识。后者的果实酸甜可口,适宜人的口味。若想食得美味,还是先花功夫,好好辨认清楚再动手也不迟。

后来我回到村子里,有的时候遇到蛇莓,回采一些来。一些用于食用,品味其平淡的口味。一些用来染色。画好的国画,有时候衣服还没有上色,就随手拿蛇莓挤出汁液,染出来的颜色格外爽目。有时候还拿它来染小块布匹。来染一块私人手帕,一朵棉麻衣物上的花开。都是极美妙的。

在乡村,有很多这样的植物,木耳菜的紫色浆果,枝头熟透了的野枸杞,南瓜的黄花瓣,随处可见的茜草,都是我眼中很好的染料。

所有的颜色,唯有蛇莓,最出挑。她的红,像姑娘手里的绣花针绣出的颜色,把红果黄花绣在这片土地上,让一代又一代的人继续追寻,寻找它的前世今生。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