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香

一棵洋槐树的香味能飘多远,这问题我想过,没研究过。但那沁人的香气,却穿越时空的,从我的幼年飘到壮年,令我总在春天的尾巴上,忆旧,怀乡。

小时候生活在城乡结合部,在家里营城市文明生活,跑出门去就是丘野坟田。发小们也都有趣,家长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偏偏凑在一起都跟泥狗子一样,整天就琢磨着怎么调皮捣蛋,怎么满足口腹之欲——而且做这些勾当一定要瞒着家长,正如自家的罗汉豆也要用偷的。

春后最开怀的事情就是摘槐花。其实此前能下肚的东西早就出来了,春节有荠菜,春暖后有苦菜、婆婆丁、面条菜……;挖野菜的乐趣是天伦之乐,要母子同德,才肯回家费油费力给你烹饪,满足不了小屁孩子那狂妄的独立之心。榆钱算是自由的美味了,但香甜比起槐花来,还是判若云泥。其他小吃,也就是嘬点花蜜,剥个嫩芽,牙缝都塞不了,更别说饱腹感了。而槐花吃起来最有成就感了,合抱的大树,满树的百花,你可以轻易的在脑海中构象把它们统统填到肚子里的场景——尽够满足了吧。

摘槐花要专拣老树,上了年纪的大树,枝干叉丫,方便手脚,而且树上开出来的花,又香又密,对吃货来说,省时省工,味道还美,自然是首选。

十来岁的孩子身体轻健,爬树是家常便饭。槐树的树形也不整齐,有的从根上就是大分叉,走着就上去了;就算仅有主干的那也就是三五米高,裤腿、袖子一挽,拼着被树皮划上几条红道,噌噌的窜几下就高过了粗直的主干,可以猿猱一般来往于枝杈之间随意采撷了。

槐花有很多种吃法,摊饼,摊鸡蛋,凉拌……但对于一个真正的吃货来说,那都是画蛇添足。槐花最美的吃法,要在刚刚绽放的时候,成串摘下,直接塞进嘴里,用手一抻串花的主梗,哒哒哒一阵轻响之后,花朵留在嘴里大嚼,花梗抛去树下成泥。那时候不虑这么重的空气污染;放胆吃,啥都不怕,这也是吃货快乐的重要原因。

吃花的时机很重要。花若豆米般还未打开,花蜜尚不曾酝酿出来,香甜都不足,味如嚼蜡。花若开久了,蜂蝇早来光顾过,花蜜没了不说,花瓣也蔫了,吃在嘴里多了一层死气,说不定还有蜜蜂屎苍蝇尿种种的不洁。而时候正好的话,一层甜,一层香,又一层脆嫩,让人愉悦的感觉浪花似的一波波冲击着你的各种器官,最后都化成香泥,落进肚里。

若要吃的仔细些,花瓣可以不要,不甜;每朵花短短的小梗应该去掉,影响口感;精华的部分是花托和花蕊。但这么一来,太也费事,追求的野趣更跟着削弱了很多,哪有手下不停,口中不停来得自然顺畅呢?

吃槐花的日子最怕遇上春雨。树上湿滑难爬不说,花的口感也被完全的摧毁了。奶白的花嘟噜上挂着晶莹的水珠,这只宜拍成照片给人看,对吃货来说,却是灾难。雨水会稀释蜜的甜,会冲走花的香,更会蹂躏花瓣,留下散着腐败气息的折痕。一顿色香味俱全的饕餮大餐会因之而立刻变成残羹冷炙。而风和日丽的天气,你可以担在树枝上随风起伏,花和叶恰到好处的扣下些阳光,余者穿过遮挡暖暖的吹拂你的脸,攀花摘花嚼花的动作都可以尽够的悠闲,花的味道也被暖烘烘的阳光精炼了几遍,吃下去,脏腑都得着了恩泽——这样的时光,可不是最惬意的么?

- -- -

10 thoughts on “槐香

  1. 真不好意思,这半年都没来看看,让大家失望了,该我做的事都由空错兄代劳了,大谢啊大谢。

    以后我一定努力!

    1. @randal 马二兄客气了,我有时间就多做编辑活,你有时间就多写点好文章。大家发挥各自所长。

  2. @田田 能想起来的吃法有:槐花饭,槐花饼,槐花摊鸡蛋,炸槐花,槐花茶,还有补充吗?

    1. 我们老家这边有用开水焯槐花凉拌的,也有洗干净直接下锅炒的,槐花的嫩芽好像也可以吃~不过这些都是指洋槐,槐花茶我喝过的是国槐的,未开的花苞阴干泡水是不?药用没炮制的好像大都这么保存的。

      1. 是的,国槐的花大都是趁未开采摘的,晾干了叫做槐米。

        听人说胶东用洋槐花包包子,突然想到把槐花掺在面里蒸馒头一定也不错,明春试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