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枸杞

10 野生枸杞

秋日暖阳的午后,一个人行走在已被拆迁的村寨。新雨后的路面潮湿,脚下的草地芬芳,所到之处尽是青草花香。每每轻移寸步,不时惊乱一群飞鸟。鸟叫和着草丛深处的虫唱,宛若天籁,让人误以为到了仙境。

新农村规划的大潮席卷这里,村落里的人都另迁了他处。

人走了,土地就肥了。闲置的土地上长满茂盛的青草,开满各色不知名的野花。尤其枝头挂满果实的野枸杞,最入我的眼睛。

村子里的枸杞都是野生的,很多村民并不识这树。起初他们在这里居住的时候,见了就是当做野草拔掉的。被拔了的野生枸杞苗,往往被丢给牲畜做饲料,或者被投进粪堆做积肥的材料。

野生枸杞的命运,并不自主,一直被人操控。但一向乐天知命的野枸杞,能幸存下来的,无不以丰硕的果实回馈生养它的土地。

野生枸杞的花是淡紫色的,小小的,细细的。花瓣单薄的就像营养不良的女子。花朵气味清淡,接近无味。

野枸杞的花期很长,一年能开两三次花。从初春到暮秋,都能见到野生枸杞开花。每次开花是不同年份的枝条。这个是很好玩的植物,只有相同资历的枝条才会在同一个花期相遇。

不同花期结的果实也不一样,这也是个多产的草木。

枸杞果实是花落之后,最初见到的是青色的小果子。果实坚硬,渐渐变成橙色,红橙红色。熟透的浆果一扫以往的硬度,变得柔和。柔软多汁,颜色鲜艳。一个一个错落有致地挂在长长的枝条上,惹人怜爱。

野枸杞的果实萼片与果柄,至始至终都是绿色的。果萼宛若撑起的雨伞,一直陪伴到果实成熟,兢兢业业的充当果实的保卫者。纤细的果柄让浆果与枝条紧紧相依。瘦弱的果柄是枸杞的脐带,让母与子血脉相连。

野生枸杞是个庞大的家族,在不同的地方生长着不同的类别。同一个地方有时也可见种类有别,仅新疆就有结红果和黑果的。

村子里的野生枸杞,生长不挑地方。老宅子的断壁残垣上,干涸的河道里,谁家小菜园的柴们边,青草花径的两旁,都能见到她们的身影。

野生枸杞生命力强,生长速度惊人。她们疯狂的姿势仿佛要将这块现代人抛弃的土地占满,以安慰这片被人遗弃的土地。

这是块古老的土地,也是一直有传承的土地。翻阅族谱,可以看到它往昔悠长的岁月。族谱上长长的数字,不仅是数字,更是根植在这片土地上悠远的血脉。但城市化的进程让他们不得不做出选择。

这个村落,依河而建。处于沙河与惠济河中间,受到两条河流的恩泽。如今,河道溪流健在,只是气势不如当年。

被用作灌溉的小水系早已干涸,良田缺少水的滋养,粮食花木就会被连累。尤其大旱一到,庄稼缺水之后,变得畸形。宛然妊娠中止的畸形儿,小而瘦弱。

而能度过这样的困境的,只有贱性的野生花木。越是在困境,她们越顽强。

野生枸杞是小镇永不衰败的风景。无论旱涝阴晴,她们不改本色,一直郁郁葱葱。

在庄稼欠收的年景,野生的野枸杞,是个例外。她仿佛向外界证明自己,越不景气自己越丰满妖娆。不管外界如何纷扰,野生枸杞总是笃定地用自己丰硕的成果回馈人与自然。

野生枸杞不管长到哪里,用她丰饶的果实与闪耀的红,点亮一方水土。她顽强,积极乐观,全然没有被驯服的庄稼的娇气。

蓬勃涨满籽粒的绯红果实,随手摘几粒,饱满的汁液染满双手,散发出清新甜蜜的植物气息。放到嘴里,细细品味,新鲜果实甜蜜中泛着微微的苦涩,正是她真实的人生写照。

被晒干的枸杞红果,煮粥泡茶,可以保健身体,美丽容颜。是村镇里不可多得的一味补品。

若碰到正在抽枝的,可采一些嫩叶来,凉拌清炒都是极好的野味。枸杞叶还可以被用来制茶,口感温顺,强身健体,美颜明目。

我摘了一小把新鲜的枸杞叶拿回家,父亲见了,洗净随手扔在炖鱼的锅子里。他总是这样,随地取材就能做出美味。

我对植物有感觉也许是源自他的花园和他种满果树的院子。不知什么时候,他在他的院子里又种了一棵栾树,这些在乡野不易见到的树种,在他那里一定会有的。

但这一切,就要没有了。

城镇化的推土机已在他的园子前欲势待发。

那些漂亮的野生枸杞也在巴望着扩展新的阵地。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