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岭遇见野花(一)

文图/haifenger

有机会亲近仰慕已久的秦岭,遇见很多野花,这是我最感幸运的事情之一。不敢独专,且以时间为线,把她们串成美丽的珠链,聊以共赏。

3月7日,秦楚古道

第一次进秦岭,走秦楚古道,穿过南北分界线。时为初春,山上草木皆未萌芽,山阴更是积雪覆盖。然而就在山顶草甸,一片枯草荒芜之间,零星散布着蓝色的龙胆。很多人对龙胆有特殊的偏爱,每次见到会发出“哇,龙胆”这样的欢呼, 我也是。实在说不出这种偏爱所从何来,大概是爱她简洁的线条和纯净的颜色吧。

clip_image001[4]
笔龙胆

到山脚,在路边又看到一棵早开的花,颜色和姿态还未舒展,然已可见如玉般的质地。后来整个春天,在各个山头都看到她的身影,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川东紫堇。但早春时节万物沉寂时看到的这一棵,深深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clip_image002[5]
川东紫堇

3月12日,少华五峰

城里的春天已经来临,出城的路上遇到成片的杏花林,灿烂不可方物。然而山中的春姗姗来迟,仅山脚略开了几株山桃。

clip_image003[4]
山桃

行至山腰又见一种忍冬科的灌木,粉色小花,娇嫩可喜,原来是苦糖果,又名裤裆果,是一种知名的野果,前一个名字形容它的味道最为贴切,在未完全成熟时吃,初甜而后苦。后一个名字形容它的形态最为贴切,不用多说,看图。4月底是果实成熟期,很多山里沿途都是,可以吃个爽。

clip_image004[4]
苦糖果(裤裆果)
clip_image005[4]
苦糖果的果实@5月1日

4月8日, 库峪

秦岭的春天真的来了! 进山一路的树都萌了新芽,并不都是绿色,或红或黄不等, 但都给人醒神悦目的感觉。即使你曾历经沧桑,即使你以为自己不会再轻易感动, 在这些新绿面前, 你仍然会被这蓬勃的力量感染和鼓舞,有如重获新生。 在库峪沟中看到大片盛开的川东紫堇,从纯白,浅蓝,浅紫,到蓝紫混杂,她们极尽变化的姿态,让人目不暇给。

clip_image006[4]
clip_image007[4]
clip_image008[4]
川东紫堇

一种延胡索, 跟川东紫堇无论在颜色还是花型上都颇像。

clip_image009[4]
一种延胡索

紧接着看到三种毛茛科的萌物,将这一次的行程推向最高潮。虽然我经常立场不坚定,这也喜欢那也喜欢,但如果说最,最先冒出来的一般都是毛茛科。 第一种是草玉梅,有混沌初开的单纯。

clip_image010[4]
草玉梅

第二种是纵肋人字果,迷你,精致的对称,绝妙的配色。

clip_image011[4]
纵肋人字果
clip_image012[4]
纵肋人字果

最后一种是阿尔泰银莲花。至今想起她来,我都觉得心情激动, 她如林下仙子,超凡脱俗。要表现她的芳姿,表达我的喜爱, 需要很多张照片才行。

clip_image013[4]
clip_image014[4]
clip_image015[4]
clip_image016[4]
阿尔泰银莲花

库峪一路还有些花,不见得惊艳,也各有特色。 绿叶甘橿,远看着像山茱萸,花却是不同的。

clip_image017[4]
绿叶甘橿

光头山碎米荠, 独特的心形叶片, 独特的名字。 后来在光头山附近看到它开满整片山坡,才知道这个名字名副其实。

clip_image018[4]
光头山碎米荠

虎耳草科两种金腰, 第一种名字不是非常确定,第二种当是柔毛金腰。

clip_image019[4]
金腰
clip_image020[4]
柔毛金腰

4月23日,太平峪万花山

春光正好, 乱花迷眼。走景区,路线不长,但沿途新奇美丽的野花遍地附拾,除了陶醉期间,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紫堇属的花满沟满谷,紫堇, 小黄堇,川东紫堇,各领风骚。作为属长的紫堇,有独特标志性的粉紫色,不像川东紫堇变来变去, 花型也更雍容一些。

clip_image021[4]
clip_image022[4]
紫堇

毛茛科的卵叶还亮草,是翠雀的亲戚, 是一只更玲珑的小鸟的姿态。

clip_image023[4]
卵叶还亮草

同是毛茛科的太行铁线莲, 却能长成白色的瀑布。

clip_image024[4]
太行铁线莲

木通科的两种, 代表了两种知名的野果, 牛姆瓜和八月瓜(三叶木通)。后来到八月果期的时候,我每次进山都期望偶遇它们,但一直未果。

clip_image025[4]
牛姆瓜
clip_image026[4]
三叶木通

蔷薇科的中华绣线梅, 对我来说是很新奇的花,绣线菊常见,绣线梅却是第一次见,很是精致。

clip_image027[4]
中华绣线梅

红柄白鹃梅, 同是蔷薇科, 跟前面这个差别很大。它也比普通白鹃梅花瓣长而飘逸。这是4月末5月初山上白色花丛的主力之一,如果远望山上大片白花,很有可能就是它。

clip_image028[4]
红柄白鹃梅

华中五味子是分布非常广的藤本灌木,很多山头都有,盛花时一地落花,橙红一片。不过也一直没见到成熟的果实。

clip_image029[4]
clip_image030[4]
华中五味子

唇形科筋骨草和野芝麻。

clip_image031[4]
筋骨草
clip_image032[4]
野芝麻

马鞭草科的三花莸,实在是妖物。

clip_image033[4]
三花莸

虎耳草科的球茎虎耳草,之前在库峪见过刚刚萌芽的, 此时已经开花了。小清新。 它喜欢长在溪边,或是溪水中间的石头上, 即使没开花也很乖巧。

clip_image034[4]
球茎虎耳草@4.9 库峪
clip_image035[4]
球茎虎耳草

紫草科的梓木草,纯粹的蓝色

clip_image036[4]
梓木草

黄栌也是花期,一篷蓬如烟似雾, 人称烟树,也算名副其实。

clip_image037[4]
黄栌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