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地区常见的早春植物

分享:魔术师/不认识植物
整理:sherry
编辑:云海

首先,从介绍秦岭开始。下图是一幅陕西省地形图,因为秦岭和陕西两者密不可分,提到其中一个,必然会联系到另一个。

图上红色的框中就是秦岭的大概范围,虽然不是很精确,但是包含了整个秦岭的主体和主峰。

陕西位于我国的内陆腹地,秦岭又横贯陕西中南部,地理上的秦岭南北分别以汉江和渭河为分界线,向东以伏牛山为余脉进入华北平原区,向西则通过一系列的高山与青藏高原相接。

学过中学地理的朋友应该都还记得我国的南北分界线就是秦淮一线。这里的淮是淮河,秦就是秦岭。秦岭是我国1月份0℃均温的等温线,在植物成分上是温带和亚热带的分界线,在动物区系上也是东洋界和古北界的分界线(这句是抄来的,不保证正确,因为我不熟悉动物区系)。

秦岭地区的现代植物标本采集活动开始比较早,有记录可查的可以追溯到1872年的法国神父谭卫道,也就是大卫神父:

Armand David 1826-1900

新中国成立之后,秦岭地区也是全国最早着手启动自然区植物志编写工作的地区之一,自1961年召开第一次编委会大会到1985年第一卷第五册出版,前后一共24年,基本完成了这部自然区划的植物志。但也仅仅是基本完成,全部完成这个目标可能永久性的不会实现了。

到目前为止秦岭植物志尚未能全部完成编写计划,尚有苔类和角苔类以及地衣植物两册没有编写出版,苔类和角苔类已经有编写计划了,而地衣类则遥遥无期。网上找了一个秦岭植物志的封面(见下图),封面的标志是毛茛科的独叶草Kingdonia uniflora,也是我个人使用的图片水印的来源。

秦岭地区的高等植物种类据信超过5000种,可能还有少量的新类群和新记录尚待发现与研究。这里说一句题外话,秦岭植物志的每一本,包括预印刷的内参版、新世纪的种子植物的增补卷、蕨类植物的第二版我都有。

本次内容主要是秦岭地区的常见早春植物,盛夏、秋季以及不常见的植物。以后看缘分吧,有缘还会再讲的。

一、阿拉伯婆婆纳 Veronica persica


本群所有人应该都认识这种植物吧,因为它实在是太常见,太平凡,太多人问它了。从种加词和中文名就能看出来这是个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到我国安家的外来户。原产地在西亚的阿拉伯世界,也就是古代的波斯帝国(这二者大概对应得上,不要强求它们能严格的在空间上的对应关系)。

二、北京忍冬 Lonicera elisae

身在京城的朋友也应该都听过它的名字——北京忍冬。这是忍冬属里花大致上辐射对称的代表,另一类是花两侧对称的类型。

植物体表面的被毛的形态其实很有意思,值得大家认真观察,所以一个好的微距镜头就很有必要了(见下图)。北京忍冬的被毛是腺毛,稍后会有另一种植物的腺毛的放大图给大家观看。

三、常春藤 Hedera sinensis


五加科有刺楸那样的高大乔木,也有三七这种低矮的草本,还有常春藤这种稍微不太常规的藤蔓植物。之所以说它不常规,主要是这种植物叶二型。叶二型是植物的一个不太常规的现象。

按字面意思,叶二型就是指叶子有两种形态。常春藤的叶二型表现形式是营养枝上的叶和生殖枝上的叶形态不同。可能有朋友在家里养过常春藤,只要养不到开花,你就看不到第二种叶的形态。图上这株不仅开花,还结了一身的果实:

四、独蒜兰 Pleione bulbocodioides

独蒜兰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野生兰花,秦岭地区这个属仅此一种。虽然分布范围广,但是每个居群的量很少,很少会有一面山坡遍地都是的那种情况发生。

五、鹅掌草 Anemone flaccida

鹅掌草,毛茛科的一种银莲花。多数生长于水边林缘等阴湿的环境下,是银莲花属里面开花比较小的一类,不像野棉花开花那么大。

再来一个花的特写,有一只蚜虫抢镜了

六、葛萝槭 Acer davidii ssp. grosseri

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类木本植物,葛萝槭。整个槭树科(在分子系统学里面并入了无患子科)的果实都是翅果,其中槭树属的果实形态更为一致。不过由于Acer 开花时间都比较早,且开花的时候很多种类叶子已经长成,同时花色并不是很鲜艳,所以可能多数人都没有观察过槭属植物的花的形态:

Acer 的花的性别非常复杂,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出现。比如同一株上只有雄花或者雌花,同一株上只有两性花,同一株上有雄花和两性花,或者雄花和两性花在不同株上,亦或者雄花和两性花在同一株的不同花序上,当然在同一个花序上也没问题。这样的性别系统,如果不是因为它们都是高大乔木而难以观察后代性状的话,我想 Acer绝对是非常合适的传粉生物学的材料,甚至能推出几个传粉生物学的模式生物来。

葛萝槭花序的特写

全世界大约有200种(据FOC+其后发表的新类群),主要集中在我国的西南地区,欧洲和北美。虽然我个人很喜欢Acer这个类群,不过这个类群于我而言还是说多了都是泪的状态。

七、红柄白鹃梅 Exochorda giraldii

红柄白鹃梅是蔷薇科的早春木本花卉之一。白鹃梅属是一个小属,分布在亚洲的中部到东部,总共只有4种,我国有其中3种。秦岭地区则只有红柄白鹃梅这一种。

上图的背景就是秦岭的山体,能大概看出来秦岭是一座花岗岩为主要成分的石头山
红柄白鹃梅特写

蔷薇科的早春木本花卉的分辨虽有难度,但也不大,主要是大家没有那个心思仔细观察罢了。推荐大家多看看微博上几个无数次重复这个内容的账号然后对着实物观察一下。

八、湖北金粟兰 Chloranthus henryi var. hupehensis

这是一种低矮的小草本,早春开花,没有花被片,只有雌雄蕊。整个金粟兰科是一个热带至亚热带的小科,70种左右,包括本属在内基本都是花很小,无花被的结构(少数种类可能会出现花被的结构)。

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该花的结构。红色箭头所指的是花药,蓝色所指的是突出的药隔,雌蕊部分在里面没有露出来。

关于金粟兰科的花的描述大家可以参考中国植物志,上面的内容更详细,更具对比性。

九、华中五味子 Schisandra sphenanthera

五味子科的华中五味子是一个雌雄异株的植物,果实发育过程中花托会伸长膨大,类似木兰科的某些种类。果实成熟后可以吃,但是味道比较特殊,似乎五味俱全(其实这个说法比较夸张),这也是五味子这个名字的来源。

华中五味子的雄蕊。上图全都是雄性部位,是不能被食用的

十、苦糖果 Lonicera fragrantissima ssp. standishii

这就是刚才说的忍冬属花两侧对称的代表之一了。

苦糖果是根据味道来命名的,其果实成熟时味甜,回味有点苦。但实际上它还可以被叫做裤裆果,究其原因则是因为果实的外形,这个就很明显了。巧合的是苦糖果和裤裆果发音也近似。

题外话:图上这个果实拍完就被我吃掉了,味道尚可。偶尔猎奇没问题,如果真的拿来当水果我是不愿意的。

十一、老鸦瓣 Amana edulis

老鸦瓣被誉为中国的郁金香,不过老鸦瓣各种已经造反,自立门户成立了老鸦瓣属。所以继续用中国郁金香来做宣传有点不合时宜。

我在野外遇到的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居群,但是因为长在阴坡,所以始终没有遇到盛开的个体。

十二、马蹄香 Saruma henryi

传说中的珍稀濒危植物马蹄香:

它的属Saruma和细辛属Asarum是一对好基友,因为其中一个的名字是另一个调换了首尾字母顺序而来。那么到底谁先命名,谁后调换呢?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查一下,容我卖个关子。

十三、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又一个蔷薇科早春木本植物。毛樱桃的种加词tomentosa就是被毛的,用同样种加词的还有毛白杨Populus tomentosa。图上能明显看出来,这货几乎没有花梗,这是它区别于同属其他常见种类,尤其是日系樱花的一个特点。

毛樱桃的果子(通常等不到果实成熟,就会遇到手贱的游客……):

毛樱桃的果子

十四、牡丹 Paeonia suffruticosa

牡丹也算是我国的传统名花了,不论古代还是近现代的文化中牡丹都能够有一席之地。

顺便加强一个印象,牡丹不是我国的国花,梅花也不是,没有任何一种有花植物是我国的国花,因为我们国家就没有推选过国花。

十五、漆树 Toxicodendron vernicifluum

这是秦岭地区野外有毒植物发作最快的一种,也是发作最方便的一种,接触即可,但是并不是人人都会中毒。其分泌的组织液中含有漆酚等物质容易造成过敏,且没有特效药治疗,只能等待自愈。如果是人工合成的漆,引起过敏的概率远小于生漆。

漆树没什么特别值得看的地方,唯有这种三角形的伤口很特殊,是割漆人留下的人为伤口,用来采收生漆。这种行为在人口众多的时候就会对漆树形成破坏,好在现代化工产业的兴起替我们解决了人类对生漆的需求问题。

十六、球茎虎耳草 Saxifraga sibirica

球茎虎耳草是虎耳草属在秦岭地区最常见的大路货,稍微阴湿一点的地方几乎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十七、虎耳草 Saxifraga stolonifera


虎耳草属另一种常见的就是虎耳草本种了。这张图体现的就是前面所说的植物体表被毛的特写,这也是一种腺毛:

十八、拳参 Polygonum bistorta

这是蓼属的一种拳参(注:在最新的分子系统里,蓼属和萹蓄属分家了)。

花序的特写(隐约可见蓼科植物的特征之一,膜质托叶鞘):

膜质托叶鞘在某些时候也是区分种类的依据,所以大家拍照之后如果想定种,建议不要忘记拍膜质托叶鞘的形态。

十九、锐齿槲栎 Quercus aliena var. acutiserrata

栎类也是早春的乔木类,和槭属一样,夏天上山多半就只有果实能看到。下图是壳斗科锐齿槲栎的雄花序:

锐齿槲栎的雄花序

二十、三角槭 Acer buergerianum

三角槭,另一种槭树。严格的来说这个不是早春的植物,因为它从去年冬天开始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了:

二十一、三叶木通


木通科的三叶木通也是一种能吃的植物。不过说实话,我是真觉得味道一般。还是前面说的,猎奇吃一次也就罢了,经常吃就没意思了。

图上能看出来,三叶木通是藤蔓植物。下图是它的花序特写,这是一个由单性花组成的两性花序,花序先端大部分都是雄花,在花序基部有少数1、2朵是雌花:

二十二、蜀侧金盏花 Adonis sutchuenensis

毛茛科的蜀侧金盏花,它和菊科的金盏菊毫无瓜葛。

二十三、四照花 Cornus kousa ssp. chinensis

好吧……这个就是凑数的,既没有特征,也没有细节,反正就是早春开花,去晚了就只有果实可以看了。

二十五、葶苈 Draba nemorosa

十字花科也是早春开花的一个大户,葶苈就是其中一员。这里要特别提醒,“葶”字仅用于葶苈这种植物名,而花序梗的那个花莛应该是“莛”字,写成花葶的都是错别字——凑够三个,高考作文扣一分!

二十六、早开堇菜 Viola prionantha

堇菜也是早春草本花卉的大户。南方的七星莲、北方的早开堇菜、紫花地丁之类的都是早春草本花卉的代表类群。此图是早开堇菜:

至于早开堇菜和紫花地丁,以及其他所有的堇菜如何区别,请参考我国堇菜属、槭树属和风毛菊属三属大神【陈又生】博士的博士论文和他亲自编写的FOC的相关卷册。京城地区的种类鉴定请参考【计云】大师编写的那个可视化检索表。它是目前我见到的制作最精良的一个区域性专类可视化检索表,没有之一。

二十七、中华绣线梅 Neillia sinensis

中华绣线梅也是蔷薇科的成员,不过和该科通常用来比较的那几个早春开花的木本(梅桃李梨杏樱……)不同的是,它的花型比较特殊,不容易搞混。

当然它的果实并不在春天成熟,需要等到夏秋:

二十八、紫堇 Corydalis edulis

罂粟科的紫堇,虽然叫做edulis,但是明显是有毒的,不知道命名人当年是咋想的。

和堇菜一样,它也是山区早春开花的主力草本类群。可惜紫堇属没有堇菜属那么好命,没遇到一个合适的大神来作修订,所以整个紫堇属的检索表还是比较混乱的,使用起来较为不便,是一个看起来很杂乱的居群。

二十九、纵肋人字果 Dichocarpum fargesii

毛茛科的纵肋人字果并不太常见。人字果属是一个小属,大约16种左右,国产其中的一半,秦岭地区只有这一种记录在案。

从下图可以看出来人字果这个名字的来源,而红色箭头则表明纵肋二字的含义。

附:大师出的书

【讨论】

问:没见过常春藤开花的。
答:家养的常春藤基本上不会开花,因为太小了,而且环境也不是很合适。常春藤要长到一定的体量才会开始开花的。

问:独蒜兰几月份开花?
答:4月-5月。今天介绍的都是在秦岭地区3-5月开花的,不会有其他时间段的。

问:陕西不是有个漆树研究所?
答:那是生漆研究所,是原来轻工部的下属机构,现在归陕西省管。

问:侧金盏的“侧”是啥意思?
答:关于植物中文名的考证,请在微博上咨询【刘夙】博士,他是这方面的高人。

问:中志上说的:本种(紫堇)能作蔬莱,并宜于栽培(Fedde,1929)。据吴征镒考证:堇字古通芹字,诗经“堇茶如饴”,说明古代食用的“芹”即紫堇,为古时蔬菜。后世渐为伞形科“水芹Oenanthe”所替代。
答:但是紫堇确实是有毒的,生物碱含量很高,只能是水煮之后食用了,但是想来不会太好吃。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