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秋赤城东猴顶

打开地图看北京市的正北面,会发现一片黄、绿过渡的地带,是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大马群山和燕山余脉交相衔接的地方,其中东猴顶山海拔为 2292.6米,是这里群山的最高峰,也是京北第一高峰。很早就知道这里的景色秀美,有奇特的火山岩和丰富的植被,色彩丰富的草甸花海,形成了一处独特的景观。

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大马群山和燕山余脉交相衔接的地方
蒙古高原向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大马群山和燕山余脉交相衔接的地方

9 月19日,正好是中秋节,我们从北京昌平南邵出发,一路向北,经过延庆莲花山下的深邃的大壶穴,绕过平阔的白河堡水库,探访长伸地古堡,远观四十里长嵯,再沿着112国道来到赤城县的老栅子村。走下车,一阵山风带着寒意吹来,与北京城的微凉不同,此时已是晚上的7点,计划中的赏秋却刚刚开始。

同行的人都是自然笔记的朋友,早一天已有另一批人开夜车到此,我们的目的就是找寻北京周边美丽的秋景。刚把车停好,月亮便从村子东北的山爬了上来,还没来得及穿上厚衣服,抖索着惊呼起来。这是一轮从未见过的大月亮,像一颗高瓦数的白色电灯泡将冷艳的光直愣愣射了下来,天上的星星却也不逊色,整个天幕如同一个打开的百宝箱,千千万万散落的珍珠伴着一颗明晃晃的夜明珠。

饭后,我们对着月亮合唱起了歌,看似严肃的朋友都围过来加入我们,没人号召,这一切仿佛是受了巨大的月亮魔法操控,刮净心肠也想不出再多的赞誉之词,只好用歌声来表达。夜里的村子除了偶尔急促的狗吠,悄无声息,盖上厚被子躺在床上透过没有窗帘的窗看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在诗意的月光中徐徐睡去。

一大早,我们就奔向黑龙山国家森林公园,两旁的山都披上了五彩斑斓的外衣,越往上,颜色越浓烈。下车徒步,小路时宽时窄,两侧的山崖高崇俊秀,四处的植被连续密闭,颜色就是打翻了的调色盘,暖暖的黄色、红色混成了橙色,再混进一团蓝色,出现了层次不同的绿色和紫色。

站在山头往下看,来时的小路如飘带般缠绕在山间
站在山头往下看,来时的小路如飘带般缠绕在山间

火山岩和植物的奇妙

从大门往里走到一半路程时,会经过一条长长的峡谷,许多气势雄伟的山峰耸立在两侧,造型奇特,有的尖耸向上,直指蓝天,有的则厚朴大气,沉稳十足,还有的小巧玲珑,在四周颜色明亮的树丛衬托下如蓬莱仙岛般带着奇幻的色彩,这些多是侏罗纪火山岩组成的,裸露着岩石上全无植被,岩石上还有着许多苍劲的裂纹。

火山岩间生长着许多粗壮的槭树,有些叶子颜色如鸡血般红艳,有的是橙黄发亮,它们是这个季节的主角。走近才发现,山下居然还流淌着一条小溪流,清澈见底。两岸的天门冬将缀满了红果子的枝条垂到水中,遇到有光的地方还发现了清秀的肋柱花。

这个季节到野外去,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那些挂在枝头的各种野果,先是随处可见的野蔷薇的果实是瘦瘦的红果,一树一树带着长柄的是山荆子,更有山楂树的果子一团团挤在一起,也有些黑色的果子看起来像不能吃的,一不小心碰到一串晶莹剔透的茶藨子,像一串水晶糖,可惜味道和甜味相去甚远,酸的倒牙。如果遇到它的近亲,那个鼓囊囊长着刺的刺果茶藨子那就不一样了,酸甜可口,吃了还想要。

菊花是当之无愧的秋花,在这里,我们既看到了熟悉的小红菊、欧亚旋覆花又看到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只能看着它们的样子草率冠上菊科的大名字。

造型独特的火山岩
造型独特的火山岩
秋色像打翻的调色盘
秋色像打翻的调色盘
蓬莱仙岛般的小山
蓬莱仙岛般的小山
林间的溪流
林间的溪流
山楂属的果子,甜甜面面的
山楂属的果子,甜甜面面的
栒子属的黑色果子,看起来不好吃
栒子属的黑色果子,看起来不好吃
一束光正好打在金花忍冬的果实上
一束光正好打在金花忍冬的果实上
随处可见的据科植物,这是其中一种:小红菊
随处可见的据科植物,这是其中一种:小红菊
龙胆科的肋柱花,在溪流边上静立
龙胆科的肋柱花,在溪流边上静立
回来后画的茶藨子,晶莹剔透的果子
回来后画的茶藨子,晶莹剔透的果子   

一路往上走,经过这段峡谷到达山脚的停车场后就得往山上爬了,这里的景色和刚刚路过的峡谷完全不同,山十分平缓,一层柔柔的黄草铺着,那里夏天时想必是五色的花海,开满了金莲花吧。有一队游客沿着山脊走动,像大树在移动。原本有十分平坦的道路能直接走到草甸上,但尽可能多看一些植物是我此行的乐趣,便沿着小道开始往上爬。低头看残留的野花,蓝盆花还有一两朵,剩下的多是各种变了颜色的叶子,如何通过叶子和果实辨别出植物也是一种乐趣。待我们和其它游人的路越来越远时才发现,我们走到了一个绝壁前,往上走必须爬过眼前这块几近垂直的大石头,往侧边切却遇到了一大丛长得密密麻麻的野蔷薇,身体还没过去,刺就把我穿的裤子勾住了。

此处必有美景,带头的朋友开始手脚并用爬上那块大石头,不断有落石滚下,所有人都被吓住了,但看他已经登上去,我们也跟在后头也陆陆续续上去了,才发现,真是一个绝佳的观景平台,这里是一大块裸露的岩石,十分平整,独独地凸起在山间,四面尽是金黄的白桦林,往山下望去,来时的小路如银白色的丝带般,缠绕在金色的山间。有牧人在山上的草甸放牧,也有几辆车子开上了草甸,车辙一路飘到更高的草甸。

在沟里时还山风凌冽,此时阳光照在我们身上却暖洋洋的,我经过刚才的惊险后正好在这里休息,我们互相依靠着坐,也不说话,懒懒地晒着太阳。

赏秋之地的找寻

因为喜欢秋天,每年到了秋季总在寻觅能欣赏秋景的地点,传统的香山因为慕名前往的人太多,出现人比红叶多的尴尬局面,郊区的山,比如喇叭沟门的白桦树林也已经成为京城赏秋的热点地区,大巴车载着一车车的人往山上撒,我只好不断找寻一个清静的赏秋之地。记得前几年在甘肃榆中支教的时候,十月底的一天,心血来潮,坐上一辆小三轮去兴隆山,偌大的山里居然没几个人,而那里的秋色美得让人窒息,色彩浓烈之极。这种撞上一处好秋景带来心脏抑制不住兴奋的感觉在今年,终于又得以实现。

我们在东猴顶玩了一阵又转到黑河源附近,一步一景,处处是画。踏上归程,我坐在车后,一行一回头,逐渐的,这美好的秋留在了身后,离北京越近,空气越浑浊,气氛越焦灼,两旁的树绿油油的,摁着喇叭催前方车辆的司机探出头骂着人,而我们车里一如既往安静,也许经过一番美景入眼入心,人也会改变些许,变得不那么浮躁,这或许正正是我们找寻赏秋之地的意义吧。

平坦的草甸
平坦的草甸
- -- -

One thought on “寻秋赤城东猴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