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峰上的行者

小五台,华北第一高峰,太行山主峰。据说是驴友的胜地,每年七月,金莲花盛开的时候,全国各地的驴友就来了,前来朝圣,一是因为漂亮,二是难度大、强度高,三是危险。驴友最喜欢征服什么的了。当地政府一看有利可图,去年才40的门票一下涨到了200,这下可好,人少了,但当地的整体收入并没有减少,毕竟想去小五台的人还是很多。里面就有我这样的傻子。

这两年,没几天就会有人跟我说小五台小五台,时间一长,在我心里就营造出了一座圣殿的形象,时常魅惑着我。但小五的难度是有口皆碑的,这让我犯怵,犹豫了好几天,一拍桌子:走!不管三七二十一了。

说说我的行囊吧,重装驴友的包一般是40斤左右,两天的饮食帐篷睡袋等等,而我,还外加一个25斤的相机包,难度凭空就比别人多了一倍都不止,因为相机包只能挂在前胸,这样两个包加起来差不多六十斤,一前一后勒着两只胳膊,我成了三明治,迈腿不太方便,总打在包底。但既然决定了,就这么上吧。出发前领队特别关照我:你行吗?我老实回答:不知道。他又说,到时候大家都很累,可能很难帮你背。我笑笑,心说,大不了我拖在你们后面慢慢走还不行吗?

事实证明,所谓的重装强驴无非就那么回事,我没觉得自己比他们差到哪儿,虽然确实比他们走得慢,但我的背负他们看了都害怕。

闲话不说了,小五台真的让我吃惊,六七十度连续爬升的消魂坡让我数度绝望,但最后磨磨蹭蹭也坚持下来了,可惜的是,没有工夫也没有心思掏相机来记录一下那种狼狈。上到消魂坡已是11点,我们已经花了6个多小时,来到北一垭口,如释重负的我又获得了新生,揉揉肩膀,顾不上休息,掏出相机就兴奋地拍起了花草。其实要知道之后的北二北三会美得那么离谱,我就不会在北一耽误工夫了。

这一路,真正的美景才开始一点点被翻开。漫山金莲花,黄灿灿在漫无边际的大草甸上汇成花海,从山顶铺到望不到底的山脚。路上时有奇峰陡起,不禁想起了李白的那两句“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山岚忽大忽小,时浓时淡,罡风卷起雨雾,随意裹住某座山峰,若隐若现,不知远近,恍如仙境。我走着走着,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看得发呆。直到收队催促,才恋恋不舍迈步前行。好几次之后,收队跟我发脾气了,我说:我是为小五台来的,不是为你们来的,你们先走吧。他们俩有点愤愤地急急往前赶去了。这下我终于摆脱了束缚,贪婪畅快地缓步欣赏美景。

远处山峰是北一,我们的第一个登顶点。

我上过不算少的山,从来没有哪座山让我如此留恋。黄山、三清山清奇秀美,不如太行雄阔厚重。四姑娘一带雄壮有余,却没有太行那么丰富的植被,显出光秃秃的苍凉。喀斯特的峰林俊秀疏朗,但少了壮美的气质。峨眉山、泰山这些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入流,高度难度这一关就不够格。

小五台的北东线,从北台到东台,是一条在山脊上行走的小路,两侧都是悬崖,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恐高的人感到晕眩。再说我们刚出北一就遇到了中雨,泥泞小路异常湿滑,万一摔下去,估计小命难保。

从北一到北三,也就几公里的路程,我们花了七个小时,回首来路,已隐没在浓雾中,几不可见。

我们经过的悬崖,我就在它上面摔了下去,幸好只滑行了5、6米,抓住了草,否则就跟大家拜拜了。
我们来时的路。
 
回首来路,已隐没在了云雾中。

天色近晚,扎好帐篷,他们煮热汤,我自己上到北台下,一头扎在花海里,坐北两望。以北线为障,东西侧阴晴两界,半天云雾半天晴。西麓流云变幻,浓淡无定,如水墨,如淡彩,上遮天蔽日,下群峰隐隐。而东麓则云淡天高,旷视无碍,川峦崖嶂,历历千里。有时浓雾也会夹着雨点,被风带着往北迎面袭来,我周遭的一切瞬间被裹进了一片白茫茫中,不知梦里梦外。

 
半天云雾半天晴。

夜里,撩开帐帘,一天星斗,弯月东悬,于是心思又活络了,尽管头晚只睡了一个小时,但竟然睡意全无,顾不上疲惫,背上相机,拿起脚架,拖着两腿,蹑手蹑脚上山去了。残月一弯,撒下淡淡银光,一座座连绵的峰岭安静地横卧在月光下,云杉影影绰绰连成黑色的幕墙,眼前的金莲花也没有了具体色彩,在微风中颤抖。 只有在这个时候,静静地凝望天地,你才能体会到星球这个词的具体形象,你才理解什么是太虚,什么是距离,你才知道万物之大,人之渺小。

露水逐渐把我衣裤沾湿,双腿被高海拔的寒气包裹,一点点僵硬,有点失去了知觉。这时我开始盼望日出,开始渴望温暖,但要钻回帐篷的睡袋里,我又舍不得这静谧。呆着吧。

半夜,一勾弯月。
日出,但云雾太重,都挡住了。

黎明过后,晴朗的天突然变脸了,水汽被阳光蒸起,氤氲在半空,越聚越浓,被晨风卷起,往下泼来,一时间,道道山谷间流淌着乳白色的晓岚,缓缓波动,忽而又蹿升而起,抱住群山,时而露出一线轮廓。紫阳渐高,温度的变化让风愈加犀利,云海翻涌,可以清晰的看到白雾如流瀑,漫过一个个垭口,拂过近前的绝壁,一层一层薄纱把俊朗的岩壁伪装得那么柔情,流盼生姿,偶露峥嵘。

静静地,看自然风云,天地万物,阳光斜披在身上,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在眼前展开,油然而起的感动让人想要流泪。心想,要是有那个她在身边,一起为这风光默默共鸣,该有多好。

北台登顶,迎风展翅。
北台顶,观云海。
右侧高峰就是太行山制高点,东台,海拔2882,我们第二个目标。最远那个山峰,是我们的第三个目的。

七点,他们都起来了,我下山一起收拾帐篷锅碗,八点起营开拔,这又是一天艰难的行程,但有了第一天的经历,不再有畏惧的意识,说说笑笑往上走去。一路山脊,仿佛走在刀刃上,看着极远处山脊上的人影,一样背着大包,缓步行进,有种同一命运的触动,心里默默祝福对面的陌生人。山上的人有一种共识,每当互相错开让路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跟对方说谢谢。当一个人主动去接受了艰难的选择,体会到其中的辛劳,他会更懂得感恩,会更珍惜路上同行者的哪怕一丁点好意。

 
对面山脊上的行者。
逐渐远去的北台。

东台是太行山的制高点,它的南麓是小五台最大的一片花海,两面缓坡金毯铺就,那叫一个震撼。一翻上垭口,放眼望去,就傻了,怎么可能会是现实中出现的场景,这分明是画里是梦中的场景啊。躺在花海中,晒着太阳,真的不想再起来,就想一直这样呆下去,直到世界末日。

 
 
 
 
金莲花的海洋。

但现实就是现实,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必须赶在天黑之前下到山下。一想到将在几个小时之后离开这里,失落感就涌上心头,呆呆地往前挪动。

 
最远处的山峰,是第二天我们的出发点北台。
 
东沟山谷。
 
下午6点,走到了2400垭口,回望对面我们一路走过的大山,心情极其复杂。

下到海拔2400垭口,我的水喝完了,我又不想消耗别人的水,一听说1900的地方有条小溪,我立马来了精神,背着40多斤的包,一口气跑到了山下,只用了20分钟。但小溪在丛林深处,不易接近,一想算了,这时上下嘴唇都起了水泡。

又等了将近半小时,他们来了,问我是不是打了鸡血,我呵呵一笑。接下来是八公里的石子路,下降高度是1200米,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穿的是一双休闲鞋,因为出发当日,我是直接从工作现场赶到集体地的,来不及回家换鞋,其它装备是在集体地附近的户外店买的,休闲鞋的底很薄,走这种石子路最痛苦了,谁知道会有这么长的一段路呢。

走了没多久,我一想,这么痛苦,干脆尽快结束这痛苦吧,于是拉紧背包,大步流星狂奔起来,一口气跑了五公里,居然没有严重的喘气,腿脚也还灵便,这让我很惊讶,因为在北京,别说背着40多斤的包了,就是空手空脚在软软的塑胶地上一口气跑上5公里,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坐在道边石头上,我困惑了,这是为什么?后一想,好像自己从小就是这种后发制人的特点,不管什么事,都需要很长的热身时间,然后能够积蓄强大的突击能量。想起第一次跟驴友去爬山也是这样,头天我的状态让人担忧,但第二天我一路都是第一个,而且一点也不吃力,这挺奇怪的。就算工作也是这样,总需要漫长的热身过程,然后一举突击成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毛病。

晚上八点,花了12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走到三岔口,搭上一辆面包车,回到出发的村子,西边天际已染上一抹紫红,灰蓝的太行山安安静静地匍匐在地平线,身后的小五台已隐没在一片树林后面,看不见了。小五台,我真的不知道这辈子还会不会再来,但你给我留下的美好而复杂的印象是永远也忘记不了的。

和行者们一起分享小五台的野花。

 
紫苞风毛菊。
 
北乌头。
 
边向花黄耆。
翠雀。
地榆。
草原老鹳草。
河北假报春。
金莲。
卷耳。
零零香青。
毛茛。
勿忘我。
小丛红景天。
野罂粟。
- -- -

8 thoughts on “山峰上的行者

  1. 哪位高人说说,房山的山势地理,哪里是泄洪道,整个过程到底是咋样的,后来的人要如何避免各种“被”

  2. 哪个领队摊上您就算倒霉了,穿一平底鞋就上小五台是啊回来您就可以和姑娘们这么吹了,如果你那滑坠没抓着草呢!

  3. 出发前我已经申明了,出任何意外,都是我个人的责任,只是麻烦朋友费力帮我收尸了。如果觉得麻烦,葬身山谷也是不错的归宿。这没什么好吹的,我也没有逞能的想法。临出发前我试了几双鞋,但他们建议我还是不要穿新鞋上山,会磨破脚的。至于领队,很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玩,因为从来没有麻烦过他们。另外,有件事让我感触很深,在贵州探洞的时候,向导穿了一双5块钱的拖鞋带我上山,两手夹着两捆当火把的柴。我当时就觉得,装备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怎么想。我摔下去的地方并非陡峭危险之处,正因如此,才不小心,这跟什么鞋没关系,只怪自己。还好的是还算冷静,瞬间知道要翻身抓住东西。

  4. 总有一天,我也要做一个行者。从前到现在,说了好多好多地方,想要在将来去行走,不知道能有多少实现。做个行者,一个人游览。

  5. 光看着文章就已经跟着您游历了一番美好而复杂的小五台,要是能看到照片就更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