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色的山野

 文图/haifenger

周末跟着钵子公司出游,丰宁坝和老掌沟,虽然旅游安排很鸡肋,比如花了半天在某某游乐场,皆是很弱智的游乐项目,花了半天在草原上吹风,吹得人都站不住,还有半天,花了好几个小时去老掌沟,玩却只留两小时。虽然这般这般牢骚一堆,花却还是看了不少。

八月的山野是蓝紫色花的世界。

亚麻。亚麻的蓝色是天空一般的宁静,又有丝绸一般的光滑质感,每看到亚麻,都有窝心的感动。

翠雀。蓝色花系中,翠雀最亮眼,无论山坡还是野地,无论周围是否乱花缤纷,它的蓝色总能第一时间跳进你的眼睛里。

矢车菊

菊苣。矢车菊的蓝色,菊苣的蓝色,都是纯粹的。为什么纯粹的蓝色总让人感动呢?

雾灵韭。还有雾灵韭,还有扁蕾,扁蕾只见了一株,在大风中拍糊了。

卵盘鹤虱。卵盘鹤虱也是纯蓝的,跟勿忘草一样,不过小很多很多。

鹤虱比较有趣的是它的果实,无论大小颜色形状都像极了虱子,一沾上衣服,小细齿就插进纤维,抓得紧紧地,随着人走到远方去。

蓝紫色花系中,紫沙参最像精灵。北京周边的山里常见的紫沙参多是白色,或是浅蓝紫色。这么蓝的还是第一次见,很惊艳了一把。话说拍这个沙参,还动用了一种特殊道具–伞。草原上的风大。在大风中拍花,必须练就眼疾手快的绝活,要在风喘息的间隙,准确对焦按下快门。可是这天下午风实在太大,而且根本没有间隙。灵机一动,取出准备挡雨的伞,撑在一边,才得到了一小角的宁静。

紫沙参

还有好几种沙参,因为见过太多了有点麻木了。

乌头。乌头倒是每回见都有点小小的惊讶。未开的花苞像极了什么动物,有鼓鼓的睡眠中的眼睛,好像魇在梦中一般。

香青兰。香青兰开得成片成片,透光感十足,像蓝紫色的火光。

裂叶荆芥。裂叶荆芥也很多。 花苞是毛茸茸的小圆珠, 一枝枝也颇招摇。

密花香薷。密花香薷跟裂叶荆芥的花序很像。所以我叫它荆芥来着,后来才发现不是。

黄芩和并头黄芩这回算是看了个仔细,黄芩的叶披针形,花序顶生。并头黄芩的叶子有点卵圆,花是一对对腋生的,黄芩的果实都是相似形状。这样的形状,可该叫什么呢?

黄芩

 

并头黄芩

唇形科还有不认识的,第一种大约是康藏荆芥,可以长得很高大,还有一种大约是一种筋骨草。

康藏荆芥


某种筋骨草

蓟一种。总苞片毛茸茸密布刺,摸起来很有弹性。

漫山遍野开着翠菊,这是极少数拍腻了不想拍的花。

这系中比较特别是一种翠雀,开始以为是发育得不太好,没长舒展,后来发现是另一种,叫冀北翠雀花,叶子是五出裂,而不是寻常翠雀的掌状丝裂。它没有翠雀漂亮,但是,像俺这样患中度物种收集癖的,见到新奇品种往往比见到美丽的花更让人兴奋。说中度,是因为我只以收集到清楚的物种照片为满足。而重度的,则会追求光影和物种的双重完美。

冀北翠雀花

紫色花系,其实跟蓝紫色很难界定,所以是瞎分的。菊科的很多。这科太庞大了,每回出去不认识的 一大把一大把都是菊科。我认花基本靠感性,所以碰到菊科经常抓瞎。辨认菊科又要看苞片,又要看冠毛,又不能忽视枝叶,所以若只看到了花,有时找都无从找起,真是无力。

风毛菊是俺的感性认知法差不多能一眼看出来的,大约是它们特别的花柱。但具体到哪种呢,就晕了。那种基生的风毛菊大约是一种雪兔子。而高高直立的,是中华风毛菊吧。

风毛菊一种

 

风毛菊另一种

菊科还有成群的麻花头蓟,自从见过它后,就到处都是它的身影了,奇怪既然这么普遍,怎么之前俺就不认识呢?

还有小飞廉,飞廉属好认,枝上有翼,它名字里这”飞”,大约就是因为这翼吧。

小飞廉

豆科的野火球,在草原上很多,成球状的花序很名副其实。叶子也是特别的,四片的小叶。

还有粗根老鹳草,很久没拍过粗根老鹳草了,它的纤细和优雅却是印象深刻的。可能因为总表现不出来,所以不拍了吧。

最后一个蜀葵,是种在旅舍门口的,拿来凑数。

其实八月的黄色花也很多。我纯粹是因为偏爱蓝紫色山野的感觉,才把它们排除在标题外了。不过照片是可以照样贴的。

旋复花在草原上特别多,组成景观。它们比常见的大,叫欧亚旋复花,也叫大花旋复花。

大花旋复花

其他有柳穿鱼,山莴苣,毛连菜,小柴胡,二裂委陵菜,异叶败酱,龙牙草。龙牙草的果实也是有着奇特形状,喜欢粘人的。

柳穿鱼

山莴苣

毛连菜

小柴胡

二裂委陵菜

异叶败酱


龙牙草

再其他,真的是杂色花了。

山坡上很优势种的,是一种银灰绿色的蒿。对蒿属,我就更白痴了。不过这种蒿子很美,它生成的银灰色原野很有气质。

蒿一种

还有地蔷薇,它的花小,花序散,从来拍不好,所以每回拍。

地蔷薇

还见到两种蓍草,大约一个是高山蓍,一个是亚洲蓍。高山蓍的叶子是一回羽状裂。亚洲蓍的叶子是三回的羽状裂,像细茸茸的羽毛,很可爱。

高山蓍

亚洲蓍

豆科的两种,大约是达呼里胡枝子和尖叶铁扫帚。

达呼里胡枝子

尖叶铁扫帚

还有狭叶荨麻,防风,水杨梅的果实,地榆的果实,点地梅的果实等等,都是物种收集癖发作的表现。

狭叶荨麻

防风

水杨梅

地榆

点地梅

- -- -

10 thoughts on “蓝紫色的山野

  1. 欢迎海风加入到咱们这个自然大家庭中来,期待更多的精彩作品。
    有机会一定别忘记和我们一起出去玩。

  2. 点地梅是伞形花序,
    防风等伞形科植物是复伞形花序,就是大伞上面有小伞。

    其他的不同也许不如这个明显,不过却是本质的。有兴趣不妨自己查查植物志或者看看图谱。

    复伞形花序,三回羽状深裂,大型羽状复叶……搞分形学的人最喜欢这个了,这就是生物界最标准最美好的分形的例子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