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候志-沈阳-深秋-叁

9月14日~9月30日

9月14日  妈妈的菜园子清爽了许多,密密酽酽的黄瓜架、豆角秧都拔除了,只留下几株扁豆还在不知疲倦地四处蔓延,开着一朵朵玫瑰红色的唇形小花,结着一串串或青白色或绛红色的扁豆角。

9月14日  还有瓜架上、草地上的大大小小几十个南瓜、倭瓜、砍瓜,安静着,也不再见长胖长长;妈妈说它们那变化都在肚皮里面呢,等到了霜降日,摘下来的瓜管保个个又饱满又香甜。

9月15日  妈妈前日种的小葱发了一层肉肉的小叶芽,妈妈每天早上在那里念咒语:快点长吧,等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一盖,明年开春就能吃到鲜嫩的小葱啦。

9月16日  昨天最高气温二十九度,今晨一场秋雨,气温骤降。

9月17日  秋风秋雨愁煞人呀。最高气温只有十六度,须着秋衣裤了。

9月17日   雨后的天气湿冷,那股子清凛的冷气,是可以用鼻子嗅出来的。小叶菊花却在这样的天气里一丝不苟地打着花苞,丝丝缕缕,已见端倪。
9月19日   锅炉房开始进煤了,院子里黑黝黝的煤囤积如小山似的。
9月20日   锅炉房外的马路漄边的野西瓜苗打籽了,三重隔里分别藏着二十几个黑褐色的圆棱形小籽,有大米粒的二分之一那么大;掌状叶子带着羽状深裂,已经被秋阳晒成绯红色。

9月23日  天气晴,西南风1至2级,气温6-19度。今天是一年中的第十六个节气:秋分。

9月24日  小叶菊花展开了花冠,一丝丝的管状花瓣,依次向四下伸展出去。

9月26日  园子外的运河桥边摆上了庆祝十一国庆节的盆栽花卉,黄色和绛红色的小叶菊花含苞欲放,还有几大盆叶子生得密密实实的鹅掌柴。景观绿化隔离带上也新种了金色万寿菊、火苗似的穗状鸡冠花、还有一片又片的洋紫色彩叶草。

9月27日  清晨,一场急雨只持续了十几分钟,竟还裹挟着米粒大小冰雹。不过雨很快就停了,云开日出,光芒万丈。乡下亲友带来了大地自产的毛豆,个个绿角饱满,揪了满满一盆;洗洗加盐、姜片、大料瓣煮了十分钟就可以吃了,细细尝来,又鲜又香。

9月28日 秋季的天空格外的高远,一大朵一大朵的云也游在空中,被阳光晃得闪着珍珠色的光芒。

9月29日 乡间两日。 收红小豆啦!还有黄白大苞米,准备磨成玉米馇,冬天煮粥来吃。

9月29日  大萝卜偷偷地从泥土里露出小半边脸,大白菜生得张牙舞爪,因为初秋雨水勤,日照不足,看来长不出抱心大白菜来啦:(

9月30日 早晨,屋脊间、电线上,许多燕子在村落上空集结,叽叽溜溜地商量着南飞的行程;水稻一片金色,稻穗沉甸甸的。只近公路两旁的因树影倒掩,稻穗还是青黄色。

(among:秋天,菊花的世界,我们这里是菊城,秋天的时候到处都是菊花,菊科植物都有个特点,因为种子小,花后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种子的成熟,这样可以在极端的环境下迅速完成一生并延续生命,所以菊科植物大多生长分布在环境气候比较严酷的地方。)

(among:赤豆,也叫小红豆,和豇豆一起做出的蜜豆和豆沙是最爱吃的东西,豆科很有意思,它们传播种子的方式很独特,是通过豆荚开裂卷曲使得豆子弹出去。每年秋天,乡下的打谷场上都会看到很多晒豆秸子,那是因为收割豆子必须要赶在豆荚干燥之前收,收获之后不是要用手剥,而是用晒得方式让豆荚开裂,这样豆子们都会乖乖的跳出来了。)

(among:玉米,玉米粒的颜色很多,我见过有白的,黄的,红的,紫的,玉米是现在全世界产量最大的农产品之一,它的品种也多的发麻。为啥同一个玉米棒子上的种子的颜色会不一样呢?不是像紫茉莉那样是因为杂交的缘故,而是玉米粒的颜色不是完全有玉米妈妈决定的。原来玉米的胚珠和精子结合后会发育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胚,而另一部分是胚乳,玉米粒的颜色就是胚乳的颜色,所以玉米粒的颜色不是妈妈的颜色而是孩子的颜色。)

(among:蔓菁,它长的像萝卜叶子也像萝卜,但是它并不是萝卜,它和我们的青菜却是一家人,萝卜是长的,吃起来水分很大,圆圆的蔓菁如果生吃起来比较难吃,又硬又粗,所以现在已经很少人种了,大多数人种来腌咸菜,而蔓菁腌出的咸菜却香脆可口。)

—————————————————–拾月——————————————————————

10月1日 栾树的叶子从青黄到明黄到橙红色,层层叠叠,变成深翡色的灯笼形果实,泛着金属色的光泽,仿佛穿上了盔甲来保护自己的小种子。   槐树的椭圆形的羽状叶子油黄与青绿参差有致,仿佛是画家点染一般。  皂角的叶子变成了亮丽的明黄色,配着紫褐色的长长的角状果实,秋风一扫,细细聆听,种子竟在角隔间轻唱,风铃一样别有风姿。

10月2日  杨树的叶子落子一地,顺着叶脉走向呈现从浅黄到深褐色谱,忍不住和孩子一起拣拾落叶,坐在夕照下玩起了小时候的“勒宝”游戏。

10月3日  秋雨一日。最低气温降到了3度。

10月4日  枫树悄悄红了一枝,很是惹眼。惊喜发现金银木一枝枝绿叶托着对生的小红果,玛瑙般玲珑剔透。就想着待繁叶落尽,这么多小可爱独占枝头冬日映雪时又将是美景几何。

10月4日  苏子结籽,长长的向三面支起串串小编钟状萼片,里面是黄褐色的小果实。

(白苏(Perilla frutescens),唇形科紫苏属一年生草本。古名荏。种子可榨油,并可与老茎共入药,叶可提取芳香油。株高约1米。茎方形有沟,多分枝,基部坚硬,光滑,上部有白色毛茸。叶卵圆形,先端尖,背面有腺点。茎叶绿色。总状花序顶生或侧生。小坚果圆形,俗称苏子,黄褐色,有网纹。原产中国,现分布在东北各省,以及河北、山西、江苏、安徽、湖北、四川、福建、云南、贵州等地。日本、朝鲜和印度北部也有分布。野生白苏种子散落后,常成批生长,自成群体。)

10月5日  槭树的叶子落了大半,初夏像小蟹钳子一样的树花,如今像挤在一处取暖的青蛾。

10月6日 气温回升,最高气温升到了24度。大人们在忙着晒被子擦玻璃打扫屋子,整理换季的衣物,给床铺加层羊毛褥子;孩子们忙得在阳光里奔跑嬉闹打秋千放风筝,因为过不了多久就想穿上束手束脚的冬装了。

10月6日  嗯,我家的孩子一边在叶子还没泛红的枫树底下打着秋千,一边念叨着冬天怎么还没来,问他为什么盼着冬天来?“还用问吗?当然是又可以堆雪人打雪仗啦!”真笨!

10月6日 稠李树叶红得有趣,金红的染料都是从叶缘一点点地向里渗透,然后沿着越来越清晰的叶脉描边,仿佛要在金红的底上又绣出一片儿青色的羽叶来。

10月6日 火炬树果真擎起了一把把“火炬”。火光冉冉,把如发梳的叶子都映成了红色。

10月8日 寒露  天气晴 西南风1至2级,气温10度至24度。秋光无限,心情灿烂。园子里正在开放的花朵,除了菊花、天人菊还有美人蕉、鸡冠花、牵牛花和旱金莲。

10月8日  这时节好像园子里的虫子们也很忙碌,经常能看到毛毛虫在花园小径上穿行,七星瓢虫也三三两两地扑落你的肩头;秋光里树影间到处都聚集着细小的蠓虫,成群结队围作一团,走过去就会撞得你满额头都是;夜深时分四下秋虫呢哝,想是在谈情说爱孕育明年新生命吧。

10月10日  爬山虎的掌状叶子变成橙红色,园子的矮墙被它打扮得格外惹眼。红瑞木的叶子落了很多,现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紫红色的枝条来;犹抱在枝头的叶子也被露水洗得红彤彤的。

10月13日  昼夜温差加大,夜里最低气温达到1度。夜凉露重,如果说夏日的晨露像一粒粒圆溜溜的水晶在草叶间闪烁,这会儿的露水却把植物的茎叶打得湿漉漉的,石阶上,木椅上、车窗上都结了一道道细细的数也数不清的水痕。

10月14日  空气凉薄,早上出门,园区、楼房、街道都罩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纱幕,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包裹在其中,没有行在雾气中那种水气氤氲的舒畅感,却觉得呼吸有点吃力。一直到八九点钟,秋风乍起,才把这铺天席地的阴霾吹散,阳光重又光照大地,却再不觉得温暖,等车的时候,戴上了卫衣的大帽子,把外面的长毛衣裹得紧紧的,后背还是一阵阵寒意袭来。

10月14日  气象预报明天凌晨气温将降至零下一度,妈妈一整天都在园子里忙碌着,把的所有盆栽花卉都搬到屋子里去。一棵一人多高的鹅掌柴竟穿过花盆的透水孔,把根深深地扎进泥土里,费了好大气力才把它拔出来,挪进屋去,好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这些在户外生活了近五个月的植物,在大自然里阳光抚慰雨露滋养,开心自在走了春夏秋三季,现在个个都生得枝繁叶茂,绿肥红瘦。但今日起就只能躲进暖花房子里,耐心地等待着明天春天的来临啦。妈妈又把一年生的球根花卉的球根像大丽菊、唐菖蒲啦,挖出来收藏到避光低温的门厅架子底下,给月季、百合、黑心菊剪枝,帮小白菜小茼蒿们搭个保温的小棚……

10月15日 白天多云,西南风4-5级,夜间多云西北风3-4级,气温零下两度到十四度。今日我市将进入气象意义上的冬季。

噢,冬天来了。屈指算来,沈阳的春天、夏天、秋天三季加在一起也只有短短的188天,剩下的177天全部是漫长的冬季啦。

(气象意义上的冬季定义:某地5天滑动平均气温稳定<10℃的第一天为气象意义上的冬季的开始日期,最后一次寒潮爆发终止后,5天滑动平均气温稳定≥10℃第一日的前一天是冬季的结束日期。)

10月15日 正午阳光融融,发现丁香和兴安杜鹃居然正孕育着明天早春最先萌发的芽苞和花蕾,
枯败的草场上、松树上、假山石上,只要阳光照耀的地方,就能看到豹纹蛱蝶留涟的翅膀,池塘上水波荡漾,红锦鲤贴着水面一动不动地晒着太阳,两只正在交尾的红蜻蜓在水面上乎上乎下地飞,偶尔轻扣一下水面,很轻很轻地,但还是会慢慢荡出一圈圈波纹来。

植物和昆虫并没有因为严冬马上就到来临而早早地停躲,仍旧如此泰然自若,从容不迫地完成着顺应天性的使命。

提着相机辗转在今年最后一个秋日里,拍蓝天映衬下的松果,拍躲在叶下的小瓢虫,放慢脚步去拍落在石板路上的红尾巴蜻蜓。当我蹲下身来,把镜头对准草地上仍一朵连着一朵绽开的牛膝菊时,秋风乍起,镜头里一朵朵花交颈拥抱着,翩翩起舞。秋风萧萧,落叶簌簌,阳光如溶金碎玉似的,透过日渐稀疏的树影漏将下来,叶子被风摇着,光影也跟着明明灭灭。时近时远地听到鸟声呢喃,不似早春时听到的那么清亮欢畅,更像是在相互深深地祝福或是依依不舍地话别。

情不自禁,心底涌上一阵莫名的感动,感动于自然的从容和美好,自己也想着不动声色地融入其中,化成一阵轻风,一片落叶,一只飞鸟……

苏子结籽,串串小编钟状。

初夏像小蟹钳子一样的树花,如今像挤在一处取暖的青蛾。

金银木一枝枝绿叶托着对生的小红果,玛瑙般玲珑剔透。

稠李树叶红得有趣,金红的染料都是从叶缘一点点地向里渗透,然后沿着越来越清晰的叶脉描边,仿佛要在金红的底上又绣出一片儿青色的羽叶来。

柳叶尚青,狗尾草的叶子晒得红黄绿斑斓。

草色荣枯,一地落叶风扫。

枫树悄悄红了一枝,很是惹眼。

忍不住和孩子一起拣拾落叶,坐在夕照下玩起了小时候的“勒宝”游戏。

丁香和兴安杜鹃居然正孕育着明天早春最先萌发的芽苞和花蕾,想起了初春是拍的那张丁香枝上如鱼眼般的对生芽苞。

这一只怕是今年遇见的最后一只蝴蝶了。

交尾后落在池塘边的红尾蜻蜓,晒着阳光,一动也不动。

晒在台阶上的雪里蕼。

妈妈要给小白菜、小茼蒿搭个小暖棚。

唐菖蒲的球茎。

- -- -

10 thoughts on “物候志-沈阳-深秋-叁

  1. 听着钢琴协奏曲看康康的文字和图片总有很多很感动的感觉,康康,谢谢一年来坚持不懈的记录,你的这些已经很感动任何人了。

    1. 发现这篇文章没打开评论,怪不得大家没有留言。
      康康,你真坚持,虽然每日文字不多,但坚持最不易。
      看到阿蒙的批注,想起经过乡村的马路时,会看到村民们把收割的豆子连茎带叶地放在马路中间,让过往的汽车碾压,看来豆子抗压系数很高,简直和子弹似的。种子的外皮如此硬朗,是大自然赋予他们对抗外界恶劣天气的力量。

  2. 找回来啦,嘻嘻。在看阿蒙的批注,真有意思呢。
    为啥同一个玉米棒子上的种子的颜色会不一样呢?这个可是我很多年的疑问了,哈,看来什么物种都有个性的宝宝:P

    蔓菁?我们这里都叫它“红萝卜”,长长的一般都是白色的,叫白萝卜。囧。

    1. 昨天去亚哈的农场看到红萝卜了,就是想不起来学名“蔓菁”。
      文图比几天前突然多出很多,是不是后台的问题?有问题及时发现,我们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