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茶聊第7集:植物江湖

文/楚楚&李录&年高

提起江湖,第一个印象一般是刀光剑影,侠客义士。江湖是人的世界?其实植物也有江湖。植物在不同的地区不同时节与不同植物、动物进行着互生互殴,在争抢养分和光照的同时也会彼此扶持共同成长。那些带着奇异名字的植物更是让我们窥视到了一个个侠客的形象:徐长卿、王不留行、见血封喉、血满草、鬼吹箫、十大功劳,独活……

这次茶聊的主题是:植物江湖。主讲人一个个也都是身怀绝技的植物高手,乘着破冰船前往极地寻找苔原植物的段煦,对动植物生物链深有研究且将青春和知识挥洒百花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萌货云中鸟,在每个节气收集并拍摄自然产物、文艺与憨厚幽默共存的天冬,举个叶子看遍秋色的阿蒙,以及将植物前世——化石的酷帅精悍带着远古气息的李录。

第一位上场的侠客是江湖人称“极地昼夜侠”的段煦老师——他多次登陆南、北极,并且可以连续多日、每天持续工作长达20+小时。段煦老师与我们分享的武侠秘籍是“趴在苔原上的日子——北极圈向北,开满鲜花的地方”。因为工作的关系,段煦老师登上了30岁船龄的OUTELIUS号破冰船,顶着乌云密布的天气与寒冰N尺的海面一路潇洒北上,由中高纬度的针阔混交林带过渡到阴湿的黑森林,进而来到位于北极圈以北各岛屿沿海的苔原带。

【图】“极地昼夜侠”整日趴在苔原上观察着这些矮小的生灵。(供图/段煦)
【图】段煦老师在北极。(手绘/楚楚)

说到北极,自然要提到冰川运动,冰川融化过程中基岩受到撞击形成了细碎的小石块,进而形成冰川泥,可以为女性朋友提供极佳的护肤原材料。说到此,空错很不解地问道为何细腻的东西可以洁面,他用显微镜观察过海藻泥,发现即使放大倍数很高,颗粒仍细得看不出来。吃货大叔克思克行(长得很秀气好吗,认为吃货大叔是胖子的人类,你们觉醒吧!)马上插话,因为细腻的东西比较适于吸附,并为我们分析了洁面膏与洗面奶的妙用,边说边双手相搓示意着打揉泡泡的动作,爱肤人士可以与克思克行深入交流。

北极植物的发展经过基本上是地衣溶蚀石块表面,苔藓侵占地衣,之后发展高等植物的过程。地衣是藻类与菌类的共生体,叶绿素较少,这是其与苔藓区分的重要标志,一般呈鞘状或支状。而苔藓属于孢子植物,需要更多的水分,因此显得嫩绿水灵,厚厚的如同毛毯一般。苔藓的存活全靠地衣的前战工作,正所谓前浪死在沙滩上,苔藓生长的地方,也只能见到地衣干瘪瘪的尸体了。与北极的潮湿不同,南极是寒极,又是旱极,相对要干旱很多,于是地衣吃过的地面依旧是硬梆梆的地衣。而且南极的土壤稀少,成壤的主要来源之一是——企鹅的臭便便。科学家们先找到一个堆满企鹅便便的坑,然后像取岩心一样取出便便,包装好带回实验室,随后通过分析企鹅的食物进而研究全球气候变化对物种生长的影响,这是企鹅便便的逆袭呢。

【图】看,苔藓在地衣“吃”过的石头上“着陆”了。(供图/段煦)

到了盛夏,北极便成了一片鲜花的海洋,花大、色艳、型美,茫茫的鲜花海洋里,膜翅目的小昆虫们辛勤劳作传递着花粉。石竹科的无茎蝇子草是粉红色的,挪威虎耳草是艳红色的,丛生虎耳草是白色的,而披着红色蓓蕾花茎超长的零伞虎耳草(待确认)现花是白色的——北极简直是虎耳草的天堂!不得不提的是花如其名的蔷薇科仙女木,“仿佛一个穿着芭蕾舞群的小女孩儿在翩翩起舞”,段老师这么描述着。地质学中的关于气候的三次“仙女木事件”和她有关,因为仙女木喜低温——这是非常难得指标,她的出现则表明某段时间里温度骤降,代表着一次气候突变事件。

【图】“仿佛一个穿着芭蕾舞群的小女孩儿在翩翩起舞”——仙女木。(供图/段煦)

还有号称北极棉的莎草科的羊胡子草,粉红粉红矮小的珠牙蓼,红色花的小侏儒肾叶山蓼,白色小铃铛花的杜鹃科北极石楠等等,都为北极的夏天增光添彩。段老师提到,这些植物在中国大陆也有同名兄弟分布,但是形态特征却各有不同,大伙儿也纷纷指出不细考究以型命名会造成诸多的不便与误会。克思克行气愤的提到胡箩卜就不是萝卜,连十字花科的植物都不是,是伞形花科的!——吃货大叔的素质一览无余。

【图】挪威北部城市特罗姆瑟街景,一个小孩骑车经过一片羊胡子草地。(供图/段煦)

极地也有森林呢!段煦老师为我们介绍了一种萌而小巧的树——极柳,他长得想小绿豆芽一般大,但它是树!!叶片儿也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极柳也要传播后代,吐出来的柳絮像蒲公英的小伞兵一样。

【图】极柳吐絮了,和北京的柳絮差不多。(供图/段煦)

第二位上场的云小鸟……咳咳,云中鸟同学,专职卖萌,顺带为我们播放了one night in 百花山的视频:是由远红外摄像头捕捉到的深夜里一头小野猪与两头小狍子不得不说的故事。(要看视频,请猛击这里)百花山有什么样的生物链呢?让我们以一处山谷为例:与真菌共生的鸟巢兰是一种腐生植物;蚂蚁帮助鸟巢兰授粉;獾需要蚁酸清洁身体于是来到蚁冢边进行沙浴,黄腹山雀飞来拾走獾留下的毛发筑巢;灰头绿啄木鸟到蚁冢边取食蚂蚁;不管是山雀还是啄木鸟,都面临着被循着气味而来的豹猫吞噬的危险!还有,鸟巢兰为什么叫鸟巢兰呢?请大家顺着名字展开一番想象。百花山上还有各种好吃的,平榛、毛榛、樱桃、山楂、悬钩子、覆盆子,想想都要长流一把口水,大家想吃以后去百花山找云中鸟吧,要是能带上个适龄单身妹纸……就更好了……

茶歇了,大家笑容可掬的自我介绍着,好多朋友都带来了各自的家属——有家属支持的自然茶聊是幸福美满的!克思克行为我们带来一盒新鲜出炉亲手烘焙的马兰头素食小饼干(克思悄悄与我说,甜点太腻歪了,堂堂男子汉不愿意做这个!大意是下次要开炉点灶为我们做一顿正餐吗?嘻嘻),文艺与科学并重的萌天冬带来了精美的植物摄影明信片,岩芪与美鼫为我们带来了植物化石,还有年高同学苦苦手绘了一套6张的限量明信片交由空错保管,今后将送给喜欢它的茶聊主讲人。其间,老余还向大伙儿介绍了“自然学校”的相关信息。大伙儿愉悦的吃聊,好不快活。

茶歇结束,第三位大侠天冬老师上场。咦,好萌的大侠呀!卷卷的短发,溜溜的圆脸,这不是台湾休闲小食品那个代言人张君雅小妹妹……的叔叔吗?!

【图】张君雅小妹妹与天冬老师对比图。(左图来自网络,右图楚楚手绘)

天冬也许是文艺界最懂科学的,科学界生活最文艺的。请看天冬老师的自然收集物,一块条白板(购买地点在五棵松摄影器材城,人民币70元,可裁成4小块,其实用A4纸代替也可,请伸手党们不要再多问了),就把自己眼中的自然与别人眼中的自然区分开来,走上了高雅与内涵的康庄大道。天冬老师拍二十四节气已经两年了,拍每一次的节气照片都会发生一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琐碎小故事,过路时投来好奇眼神提出奇怪疑问的大叔大妈,立春时大个头的意大利苍耳,惊蛰时捡回放在窗台而后神秘失踪的蜗牛壳,清明时迅速枯萎的洁白玉兰花瓣,谷雨时雨水打落的丁香花,小满时盛放的蜀葵,芒种时叼着小果子匆匆飞走的小雀儿,夏至时水嫩的狐尾藻,秋分时守着葡萄架的野猫,寒露时干瘪的酸枣儿,立冬时雉鸡遗留的翎羽……看过天冬的照片,终于知道了美字是如何一种写法,而听过天冬的讲述,就明白了文艺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了。天冬家存一套四大本的《中国花卉诗词大全》,供闲暇时翻看诵读,别有一番情趣。自然收集物除了节气篇,还有周游片、食物篇,都很精美,都很动人。

【图】工作时的天冬,自然收集物最开始起源于一张A4白纸,后来越拍越好。天冬觉得,还是在家里拍效果比较好,于是经常挎着小菜篮佯装外出购物实际上是采集去自然。(供图/天冬)
【图】小满时节,蜀葵落英缤纷。这张真的很像女性用品的广告吗?(供图/天冬)
【图】大暑时节,天冬认为瓜叶最能表达那种蝉鸣燥热汗如雨下的气氛。(供图/天冬)
【图】秋分时节,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就意味这各种好吃的。(供图/天冬)
【图】霜降时节,秋叶都黄灿灿啦。(供图/天冬)
【图】立冬时节,鸟儿留下几根翎羽,就将南去。(供图/天冬)
【图】兰卡威的碎贝壳,因为拍这张照片,天冬对海滩有了新的认识。拍了两个多小时,海水浴也没泡成。(供图/天冬)

然后,阿蒙上场了,阿蒙真的不是女生吗?嗯,不是,因为他是一头萌系的轻松熊~这头小熊为了带朋友参观山西的天龙山,顺便看看惊艳的高山荻,揣着手机便上山了。虽然错过了高山荻最美的时候,但突发奇想找到了一种展现被子植物魅力的独特方式,也就是我们看到的趣味相册《举个叶子》(请猛击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80052382/)。阿蒙为什么这么厉害看到叶子就知道是什么植物呀?因为是认识了这株树才摘下来拍照这样的事实可以不用大声说出来么。阿蒙说起植物来头头是道,就像建筑之于小白杨,天文之于酷哥刘宁,吃之于克思克行,如厕之于邓安庆……阿蒙呼吁我们保护好珍惜的野生植物,比如丽豆,就因为它名不见经传,被砍柴的砍了,被牛羊们啃了,以至于日渐稀少而成为国家保护植物。千万不要让她由国二保护升为国一保护了!

【图】错过了高山荻叶红果白的最佳拍摄期,阿蒙甚为心痛。不过我们惊呼,这也挺好看呀!(供图/阿蒙)
【图】阿蒙的心头肉,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丽豆。(供图/阿蒙)
【图】黑弹树是一种朴树,因为果实像黑子弹,故名。(供图/阿蒙)
【图】红艳艳的五叶地锦,哇,这些照片真的都是手机拍出来的么?(供图/阿蒙)
【图】臭椿和香椿的区别方法就是臭椿的叶底端各有一个小小的缺裂。(供图/阿蒙)

最后,言简意赅的帅气侠客李录酷酷地为我们介绍了植物的前世今生。

叫做《植物的前世今生》大抵是有些过于文艺了,其实不过是简版的植物进化。果然讲得过于粗劣了,很多准备好的桥段已经被我当晚餐提前吃下去了。下面进入正题。

以地质年代简表作为开头已经成为习惯,像一把标尺。如图,植物的起源进化可以很粗略地分为一下几个时间节点:距今约28亿年晚太古代,植物出现在海洋里。更早的记录甚至可以追溯到35亿年前,那时就有了这些小生物的身影,不过它们到底是否存在以及是否真正属于植物就不好说了(就像蓝藻一样)。此后的二十多亿年,植物慢慢在进化着,悄悄改变着大气的成份。直到4亿多年前的晚志留世,植物才和动物几乎同时登上了陆地(相较于其出现远远早于动物,植物好像在等着什么),主要是一些矮小的石松类、裸蕨类和苔藓。

在裸子植物出现前,石松类、楔叶类和广义的蕨类已经占据了陆地。看到它们现在还生存着的近亲——石松、卷柏和木贼时,恐怕你很难想到这些植物曾经高达二三十米,而今却可以复原在盆景里。距今3.5亿年,几乎所有现生植物的主要类群就已经出现了(当然除了被子植物)。苏铁类、银杏类和松柏类依次登场,所幸它们没有变得很小,只是改变了叶片的形状。在德保苏铁、多歧苏铁和银杏的幼枝上,我们还可以看到它们最初的样子。1.2亿年前,植物终于开出了第一朵花——被子植物赶在恐龙灭绝前出现了,当然相对于我们那还是足够遥远了。

这段二十多亿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对于植物来说,可以概括为:出现—登陆—结种—开花。

出于很多种原因,在古植物中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亲缘关系很远的植物,甚至不属于同一个目的植物仅仅由于形态相似被划分到了一个属里——形态属;也有可能同一种植物的不同部分被命名描述成了几个属种,直到它们被发现原生地生长连结在一起。

【图】北京各区植物化石寻宝图。(供图/李录)

【聊外扩展】

1.植物江湖小传  |  惊艳花名

2.段煦的博客

3.云中鸟:one night in百花山

4.天冬的博客

5.阿蒙:举个叶子——秋 • 色

6.李录推荐古生植物阅读书目

6.1《植物化石-陆生植被的历史》,科利尔 托马斯/王祺、高天刚,2003
6.2《中国化石植物志-第二卷-中国化石蕨类植物》,孙克勤、王士俊、崔金钟,2010
6.3《北京西山侏罗纪植物群》,陈芬,1984
6.4《古植物学》,克里什托弗维奇,1965

参与人员名单:muggle,阿蒙,陈晓夏,楚楚,虎子,段煦,克思克行,空错,老花眼,老余,李录,林默,零零香青,刘莹,美鼫,年高,韧,少妮,沈书枝,宋宋,天冬,林雨飞,小猫,岩芪,扬眉剑舞,羊齿星星,夜横琴,云中鸟,纸上王国,自源等31人。

更多阅读:关于自然茶聊   第1集相册第2集相册第3集相册第4集相册第5集相册第6集相册第7集相册

- -- -

3 thoughts on “自然茶聊第7集:植物江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