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专注一种爱好是怎样一种体验?——连达《寻访山西古庙》书本分享会

分享:连达/整理:j乙

想感受22年都专注一种爱好是怎样一种体验吗?
想一窥千年前木建筑复杂的斗拱、梁架及飞檐吗?
想寻找中国目前仅存的3座唐代建筑吗?
想了解中西合璧的古建筑是如何融合交错的吗?
想知道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发现的佛光寺东大殿的全貌吗?
想穿越时空,与古建筑对话吗?
让我们一起走进连达老师的古建筑绘画世界。

2020年5月24日20:00,自然笔记线上直播系列分享之第一讲《寻访山西古庙》正式开播,这次重磅开场是由连达老师为我们带来他的书本及背后探寻古庙的人生故事。

作为22年专注绘制古建筑的画家——连达,为我们呈现了一位中国“古建筑画家”的“匠心”以及对古建筑的忧心与保护。连达老师,非绘画科班出身,每年的春季和秋季,各抽一个月的时间到山西去寻访这些古建筑,经常背着四五十斤的背包,奔走于山西的偏远山乡。一路走来,啃干粮喝凉水、和蚊蝇甚至蛇蛇斗争,经历过磨难与坑,但是凭借自身对于古建筑的热爱及坚持,走过22年,也引发了大众对古建筑群体的认知与保护。

这次分享的2本书《寻访山西古庙》,上册主要是晋东南和晋南区域的古建筑,下册主要是晋中和晋北区域的古建筑,精选了2000多幅作品中的400多幅佳作。

山西地形四面封闭(东面是太行山,西面是吕梁山,北面是恒山山脉和黄土高原,南面还有中条山),且近代以来战乱较少。优势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山西丰富的古建筑资源,是拥有国内现存数最多、涵盖年代跨度最大的古建筑圣地,有全国仅存的3座唐代木结构建筑,也有全国仅存的4处五代时期木结构建筑中的3座,还有占全国总量70%的元代之前古建筑,明清两代的古建筑更是不计其数,不可谓不耀眼。不幸的是,大多数建筑默默无闻甚至遭到了偷盗及毁灭的命运;幸运的是,连达老师记录下了历史凝固的那一个个瞬间,也通过自己的力量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它,开始不断保护它、改善它。

分享中,连达老师滔滔不绝,每一幅画都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娓娓道来背后的故事,包括各种重量级古庙、破旧的沧海遗珠古庙、仙气的气质古庙、自带故事体质的古庙、幸运的古庙、穿越历史的古庙、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古庙等等。

重量级古庙:

每一座古庙都是独一无二、意义非凡的,

但是一些古庙依旧以其卓尔不同的气质展现了独特的重要性。

《寻访山西古庙》的上册,第二章里提到了长治县南宋村的玉皇观,实际上它是元代始建然后一直延续到清代的一座道观。而且五重檐歇山顶的元代楼阁,好像是目前国内仅此一座,无论从年代、结构及造型层面来说,都是极其珍贵的。而且这一地区也就是长治、陵川、高平的这一带寺庙,有一个特点,在寺庙的山门前都愿意修建一座特别高大华丽的楼阁作为寺庙的正门。而且在长治县所有的山门之中,应该属于玉皇观的楼阁是最漂亮的,进入了这个玉皇观的山门之后,里面又是一个斗拱结构特别复杂,屋檐和前面的楼阁几乎是连在了一起的献亭。这也是一座元代的建筑,但是当地有一些个元代的建筑,风格特别粗犷豪放,这一座又和后面所见的那些元代建筑风格完全不同,走的是细腻化的道路,也堪称是晋东南地区的元代建筑中比较细致的工程,结构特别漂亮。这个正殿供奉玉皇大帝,玉皇观里头自然要供奉玉帝,所以这个正殿就叫灵霄宝殿,西游记里孙悟空大闹的就是灵霄宝殿,特别之处在于前檐下的斗拱有13踩之多,极其壮观密集,也是20多年来连达老师所见的所有的山西古庙之中,斗拱最为复杂的一座。光画这些斗拱,就画了得有两个小时,所以说连达老师愿意和这些复杂的结构较劲,而且越画得复杂,感觉越过瘾。

clip_image002clip_image004
↑ 玉皇观

说到晋南地区的牌坊,第一幅图片右侧的这一座是石雕的牌坊,然后上面加了一个木结构的十字歇山顶。左侧的这一座是全木结构的牌坊。第二幅图片的这两座,左边的这一座,简直就像一个漂亮的楼阁一样,造型华丽程度也不输于万荣县飞云楼(中国现存所有木结构楼阁中最复杂、最华丽、最精美的一座楼阁),右边的这座牌坊是一座山村之中的小街上横跨而建的,原来上面二层供奉着玉皇大帝,所以也叫玉皇楼。其实在整个晋南地区,如此华丽、如此规模的这类牌坊,只是遇到这四座,把他们都如实画下来了。这一类牌坊的造型之华丽也反映了当时晋南地区建筑技艺水平之高超和追求装饰的一种风气。

clip_image006clip_image008
↑ 晋南牌坊
clip_image010clip_image012
↑ 晋南牌坊

下面看两座晋南地区的木楼阁,左边的是万荣县的秋风楼,右边的即是万荣县的飞云楼。这个县城很厉害,地处黄河附近,2座楼阁全都保存在这一个县城境内。秋风楼是在万荣县的后土祠,祭祀的是后土圣母,也就是传说中造人的女娲娘娘。飞云楼是修建在万荣县东岳庙前的山门,也是一座楼阁式山门。它是东岳庙的标志,也是咱们中国所有的现存木结构楼阁之中最复杂,最华丽,最精美的一座。当初,梁思成先生寻访山西古建筑的时候,最远应该就到了临汾一带。再往运城一带去的,好多东西他应该是没有见过。

clip_image014clip_image016
↑ 万荣县的秋风楼和飞云楼

山西晋北和雁北地区的重量级古建筑,非辽代的应县佛宫寺释迦塔莫属,也是《寻访山西古庙——晋中、晋北篇》的封面。这个塔,到本世纪50年代,就应该到了1000岁,而且这座塔经历了20几次地震,还有近代军阀的枪炮轰击都没有倒,堪称传奇。不过到现在,它的二层和三层歪得很厉害,严重倾斜,不知道将来有一天会不会轰然崩塌,但是没有人敢修它,因为塔的结构很复杂,拆开之后恐怕很难原样复位。

clip_image018
↑ 应县佛宫寺释迦塔

山西晋北另一个不能不说的是五台山南禅寺。南禅寺是中国3座唐代建筑中年代最早的一座,也就等于是中国现存木结构建筑中的第一名,所以说其重量级是可想而知的。它的结构包括里边的塑像都是唐代的原物。排名第二的就是五台山的佛光寺东大殿,很多人都听说过梁思成和林徽因两位先生发现东大殿的这个故事,我们在此不再复述。但是最棒的就是它殿宇的年代和结构,也是中国现存体量最大的一座唐代的木结构建筑,大家可以看斗拱、补间、双下昂都跟镇国寺万佛殿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说可以看出来那个时代的建筑特征。梁思成和林徽因两位先生最初发现佛光寺东大殿的时候,里边这个唐代的塑像也是特别完整的。但很可惜,在民国僧人花点钱把塑像重新涂装了,就变得颜色很艳俗,否则这也是敦煌以外最棒、最完整的一组唐代塑像了。下图是画的佛光寺东大殿的全貌,连达老师把这个殿内的所有塑像,给画了一排,作为一个折页放在《寻访山西古庙——晋中、晋北篇》里面当做赠品,打开书就能够得到这个长度近1米的佛像长卷。

clip_image020
↑ 南禅寺
clip_image022
↑ 佛光寺
clip_image024
↑ 佛光寺里的雕塑
clip_image026clip_image028
↑ 佛光寺及里面的雕塑

山西平遥县城北边的镇国寺万佛殿,实际上是中国现存4座五代建筑之一(五代建筑有1座是河北正定的文庙,其余3个全保存在山西境内,而镇国寺万佛殿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其中最漂亮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它的结构和五台山佛光寺的东大殿也是极其的接近,一看就是有明显的结构技法传承。很可惜,当年梁思成先生并没有发现这一座建筑。

clip_image030
↑ 平遥,镇国寺
clip_image032
↑ 平遥,镇国寺

这是山西忻州的古桥——铁梁桥,是一座金代和元代期间的古桥,也是山西北部年代最早的一座石拱桥。前段时间(2020年4月)这座桥被修缮得崭新,宛如新建一般。主流媒体如新华社、中国青年报、新京报、澎湃新闻都曝光了此事。去年(2019年)也曾画过这个桥,今年年初的时候发现它已经被修得崭新到无法容忍的程度,这幅画里面也算是此桥的最后一幅记录原貌的画像。文物修缮是个复杂的工作,如果是这种修葺方式,有的时候真的是宁可不修。

clip_image034clip_image036clip_image038
↑ 铁梁桥的照片&绘画&新貌

 

 

破旧的沧海遗珠古庙:

每一座偏远的破旧古庙都是沧海遗珠,是等待发光的金子。

 

这一座是龙门寺大雄宝殿西侧的西配殿,看着不起眼,但它是由五代时期的后唐所建的,是一座悬山顶建筑,也是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一座悬山顶建筑,是可以排进中国木结构建筑前十名的一个建筑。

clip_image040
↑ 龙门寺的西配殿

山西长治县南宋村北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北宋村,这个村庄的人都姓宋。所以南边的叫南宋,北边的就叫北宋,和南宋、北宋王朝没有什么关系。

村里有一座玉皇庙,可以看到已经极度破烂,衣衫褴褛,原来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棺材铺,现在变成一个破烂仓库,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墙也全倒塌了,之后用砖重新封堵。

这也是一座元代的建筑,全国好像一共有400多座元代建筑,山西就占了380多座,但是这些年所见的山西的元代建筑已经有好几个都坍塌了,而元代建筑在别的省都已经成为国宝。所以说山西的文物资源虽然多,但是文物保护状况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clip_image042clip_image044
↑ 玉皇庙

这座殿宇更加衣衫褴褛、触目惊心,这是一座宋代的建筑。宋代至今也近1000年了,这么一个小殿之前被改作学校,后来就这样废废弃,然后破烂,最后漏雨。当地弄了些防雨布搭在这个屋顶上,被风给吹碎了,似乎是乞丐一样,现状简直是惨不忍睹。

连达老师对画古建筑有一个对自己的要求,尽量呈现古建筑的原貌,哪怕破旧,也不粉饰,就是要忠实的记录所见到的这一刻的样子。比如说这座建筑,人为地去掉一些遮挡(如树木、垃圾或者这些防雨布),还这个建筑本身的这个全貌。这也是绘画比摄影所具有的一定的优势。

clip_image046clip_image048
↑ 清化寺

高平市河东村的甘露庵也是一座破庙。连达老师经常画这些被大家认为是垃圾的破庙,被认为是一种怪癖,称为“破庙专业户”。但是实际上这些破庙才更具有历史的原貌和沧桑感,而且在这一历史时期的这个状态也更值得记录,不但是感受自己绘画的过程,也算是给未来留下一份不同形式的纪念。

这个就是甘露庵的外观,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基本上就塌成一片瓦砾堆,几乎是没法看。它座落在山坡的荒草丛中,进去的时候随时都会被砸破头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它取名甘露庵?因为它的北侧,原来有一口水潭。然后靠着水潭修了这个甘露庵,实际上就是一座龙王庙。

在靠近水潭这一边,还修建了一座二层楼阁,一层是插在水潭里的,看它楼阁下面特粗壮的额枋,是典型的元代建筑风格,在山村中被遗弃了,有可能是一座被文物普查疏漏的元代建筑。

clip_image050clip_image052
↑ 甘露庵

这是高平双泉村的永乐寺,是一座明代始建、清代重修的庙宇。现在配殿全都塌了,里面长满了齐腰的衰草。这个殿曾经被改造成学校,所以正殿里的墙上有黑板。

连达老师和朋友们说这个太破旧了,其实就是因为我们不重视历史、文化的东西,所以任其破烂下去,它就越来越破,最终走向坍塌消亡的道路。所以画古建筑,也是希望能够为所热爱的古建筑做一些事情,虽然能量很有限,但是毕竟是一番心意的一种反映。

clip_image054
↑ 永乐寺

中国木结构古建筑,现存最早的就是唐代。唐代建筑,现存有3座,一座佛光寺的东大殿,一座南禅寺,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这个画中的广仁王庙,虽然它只是一座村庙,结构很简单,级别也不高,但是中国的唐代建筑就这么几个,每一座都是极其重要的,所以说,别看它是不起眼的三开间小殿,其实是咱们中国木结构建筑史中的前三名之一。

clip_image056
↑ 广仁王庙

这是是阳城县的汤帝庙,汤帝就是指商汤,商朝的始祖商汤,晋东南地区相传他就是雨神。这座殿曾经是被改造成学校,也是近代的这种所谓仿西式风格和元代的大殿相结合,然后现在被彻底废弃了,满院子里的野草,包括屋檐朽烂到如此程度,也是没人管。这就是所画的这个汤帝庙的惨状,实际上大家注意看这个房顶上还有两个龙头叫鸱吻,但是后来等连达老师又去一次的时候,这些鸱吻已经彻底全丢光了,文物的盗窃是相当猖獗。

clip_image058clip_image060
↑ 汤帝庙

山西沁水县的一座古村郭北村里有一个王氏宗祠,当时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摇摇欲坠、破烂不堪。南方很多乡村中还保存着明清的祠堂,这个是山西风格的祠堂,里面完全坍塌了,门被碎砖给堵住,据说是遭了一场火灾,把上面这个屋顶也给烧塌了。

clip_image062
↑ 王氏宗祠

中国南方山间有很多廊桥,这是山西的一个廊桥,底下其实是三个桥洞的一座石桥建筑。石桥左右的两个洞都被垃圾堵死了,上面的这个两层楼桥亭还保存得很完整,最上面还很创意地增加了一个十字歇山顶。它的这个美观程度不输于中国南方的任何一座廊桥,而且是具有典型的北方特色的廊桥。

clip_image064
↑ 介休廊桥

这是一座太行山深处的铜炉村的文殊寺,这个建筑里边的两进院的殿宇全都垮塌了,剩下山墙还勉强在撑着,没什么修缮,壁画、墙壁都烂了一地。这里选择山门,把相对美好一点的景色画下来。

clip_image066
文殊寺

 

仙气的气质古庙:

虽然破旧,但是是自带仙气的气质古庙。

 

浊漳河最左边的是潞城市辛安村的原起寺,这是一座宋代的古刹,顶部修了像一座帽子或者是一座花冠一样的小寺院,然后有一尊很玲珑秀气的宝塔叫青龙塔,据说是一座风水塔。这个寺院不大,但是因山就势、移步换景,把山村下面很深的太行山峡谷点缀得像仙境一般,殿宇和塔都是宋代的。这里相当地有仙气。记得刚刚到附近的时候,远远看见山上的一座小寺和一座宝塔时,就感觉好像是走进了中国传统的艺术画卷之中,下面是浩荡的大河,壁立万仞的群山,山中点缀着斗拱飞檐和宝塔,特别中国化的美感,把人给陶醉。

clip_image068
↑ 潞城市辛安村的原起寺

山西晋东南地区长治市的浊漳河沿线八座国保之中,内容最丰富的是东面的龙门寺,这一座寺院保存了从五代一直到清代的各个时期的古建筑。比如山门是金代的建筑,大雄宝殿是北宋的建筑,东配殿是明代的建筑,西配殿是五代后唐的建筑,后殿是元代的建筑,周围的僧房僧舍禅堂都是清代的建筑,所以说这简直就是一座太行山深处的古建筑博物馆,而且周围的风景也特别美,群峰耸峙,雨过之后云层在山间缭绕,就像仙境一样,去过好多次,尤其是有幸赶上雨天。越发觉得过去的僧人真的是很了不起,选择的地方个个都是风水宝地。

clip_image070
↑龙门寺,大雄宝殿
clip_image071
↑ 龙门寺,西配殿

 

自带故事体质的古庙:

每一座古庙背后都有一个或惊天地泣鬼神的秘闻故事或现代趣闻

这是陵川县礼义镇的崔府君庙,是一座特别大的庙。崔府君是唐代长子县令崔珏,号称可以昼审阳、夜审阴,后来去世到了阴间做了判官。还有有一个“泥马渡康王”传说,就是宋高宗赵构在逃脱金兵追杀的时候,躲到了磁州的崔府君庙里,崔府君把自己的坐骑送给赵构,然后赵构骑着这匹坐骑,越过黄河,逃脱了金兵的追击。过了河才发现,原来是一匹泥马,原来是崔府君庙里的泥塑,所以到了建康也就是南京,开始称帝,建立南宋的时候就说,泥马渡康王,所以说我是受命于天,连神都帮我,开始敕建崔府君庙,最后把崔府君的爵位越升越高。这个崔府君庙应该是山西东南部最大的一座崔府君庙。

进了礼义镇之后,最先就能看到它,这个台基典型的就是宋金时期的台基,特别高大宽敞,前面的踏跺(即台阶),是向左右两侧铺设,而不是铺设在正面。其山门的楼,实际上也是一座宋金时期的楼阁,也更具有宋代的特点,既华丽而又宏伟,而且它价值又极其巨大。

clip_image073clip_image075
↑ 崔府君庙

西溪二仙庙始建于金代,前殿是明朝的,后殿是金朝的。东西两座梳妆楼也都是金朝的建筑。二仙指的是晋朝的一对成仙的姐妹,当地求子、求雨都很灵验。给两个仙女各修建了一座梳妆楼,三座金代建筑会于一堂的庙宇现在也是仅存此一座了。

这就是西溪二仙庙的梳妆楼,也是很精致小巧的传统式的三重檐歇山顶楼阁。金末元初的著名大文豪元好问,小的时候就在西溪二仙庙读书,所以他写过好多的诗,如果大家有幸去庙里,在正殿的后墙上还能找到一块儿元好问的题诗碑。

这是西溪二仙庙的后殿,设计中规中矩,有宋代建筑精致典雅的特点。整体上的规模实际上又比宋代的时候已经有所削减。

clip_image077
↑ 西溪二仙庙

山西祁县的镇河楼,镇的是镇子前面的昌源河和后面的乌马河。这座楼始建于明代,现在看到的这个是四重檐歇山顶,是清代重修的结果。相传慈禧太后逃往西安的途中,也就是庚子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太后带光绪逃往西安的途中,就从这个楼道下面的门洞经过。

clip_image079
↑ 山西祁县的镇河楼

这汾阳市的太符观,是一座金代时候修建的道观。如果要是看过汾阳本地导演贾樟柯拍的电影《天注定》,其中有一个镜头,就是姜武拿着猎枪一枪把村长给击毙在了这个庙前,就是以这一座山门为背景拍摄的。

庙里头建筑并不多,正殿就是昊天玉皇上帝之殿,是一座金代的殿,东西两厢还有配殿,东配殿是后土圣母殿,西配殿是五岳殿,后土圣母殿供奉的就是女娲娘娘,还有众多的女神、送子娘娘之类。西配殿的五岳就是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其中还有四渎,就是长江,黄河,淮河和济水。所以说中国古代的神在庙中很全。这个正殿有金代的风格,结构包括很多装饰都很完整,里面还有神龛、塑像、壁画。这在任何一个省任何一个城市里都足以变成一个伟大的博物馆,但是在山西只是一个山村中的庙,没什么人来,各个殿中都保存着完整的塑像,这是难以想象的。

clip_image081clip_image083
↑ 汾阳市的太符观

 

 

幸运的古庙:

被挪作他用,许是能得以保留的幸运,也许是不能被进一步保护的不幸

 

这是泽州县马村的关帝庙,修建在两层的高台之上,就像中国早期的那些高台建筑一样,有这么一种遗风。建筑本身年代很晚,在建国后被改建成村委会,门窗葺成这样,墙上还有文革时代的标语“万寿无疆”之类仍然都保存下来。所以说这也是一个各个历史时期遗留痕迹都很明显的庙宇,觉得走进这些地方就真得像进入了各个历史时空的交错之中,使自己生活在这个时空之中,不那么平直单薄。

clip_image085
↑ 关帝庙

成汤庙,这座悬山顶大殿是宋代的建筑,但是殿内被改造得很严重,前檐仍然保存着宋代的特征,包括殿前的平台。前面提到,早期台阶都会放在左右两侧,而不是从正面下来。实际上前面的这个月台是平的,但是后来的时候为了行走方便,把它改造变成一层一层台阶。这就是一个村庄的普通小庙,前面的山门是一个金代的建筑,很可惜山门内侧被拆了一半,然后修成了水泥的那种革命大戏台。

clip_image087
↑ 成汤庙

平定县太行山深处的一座庙宇叫马山村马齿岩寺,这是一座金代的殿,大家想想,金代的、宋代的,山西的山村之中太多了,在别的省,几乎很难找到这么久远的古建筑。

这个地方原来还有一座更大的殿宇在它的后边,可惜建国后给拆了改成了养老院,所以现在只剩下这一个小殿。

clip_image089clip_image091
↑ 马山村马齿岩寺

穿越历史的古庙:

庙是古代存留至今的宝物,但是这里的痕迹又似乎引向另一个空间

这些是晋东南地区的特色民居,现在也是在成片地被摧毁,越来越少。在中国南方的乡村中,经常看到一些民居上镶嵌着匾额,山西也如此,比如这个是“贡元”,匾额镶嵌在门上。这是二门,左边的那个是院子的大门,然后墙上还有文革时期的标语,这也是多种时代信息的一种重叠,像不经意之间走进历史的感觉。在山西乡村之中寻古,时常能遇到这种情况。但是现在新农村的建设,很多这样历史痕迹都被很无情地彻底抹去。

clip_image093
↑ 晋东南地区的特色民居

这一座是太谷县范村镇的玄明阁。因为位于镇子东边儿,所以叫当地叫东阁。这座楼现在已经被修的面目全非了,这是它沧桑时的样子。楼上还有当年被砸碎的真武大帝残缺的肢体,文革的时代就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clip_image095
↑ 玄明阁

山西的寿阳县也是一个古建筑的大县。当地盛产油松,造型特别优美,很多古画上都是以这种油松作为点缀。左边的庙是一个明代的庙,但是这颗树的粗壮程度至少能达到唐代,所以说很多庙宇虽然毁了,但是树木也可以来标注它年代的久远。右边的庙完全坍塌,就剩两棵树,一颗被虫蛀死了,一颗仍然还活着,这种荒败的景象,连达老师觉得也是历史的一瞬间,就记录下来了。

clip_image097
↑ 寿阳县的油松树

 

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古庙:

传统的中式建筑与西式理念碰撞出的火花。

 

这一座特别有特点,是汾阳城内的一座基督教堂的钟楼。汾阳确实是一座悠久的古城,可惜经过近几十年的折腾,古迹基本上就没什么了。这座教堂上面盖了一个中国式的十字歇山顶,就好比穿着西装戴着一道冠,这就是中国近代以来,东西方文化交流和融合的一个特别生动有趣的例证。

clip_image099
↑ 基督教的钟楼

介休的另一组重量级的古建筑,是三结义庙前的戏台兼过街楼,相传跟祆教有关,所以就叫祆神楼。经常有人认不准,管这叫袄(ao)神楼,实际上叫祆(xian)神楼,也是一个平面呈丁字型的布局。这是连达老师画的祆神楼,经常有人说为什么画一个汽车在下边,这是一种现代跟传统的对比碰撞,也是咱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

clip_image101
↑ 祆神楼

这是一座位于古长城边上的教堂,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丁戊奇荒,就是一场大饥荒,波及了北方好多省,据说饿死了上千万人,这场大饥荒中的清朝朝廷无力全面赈灾,很多洋教趁机进入内地,以赈灾的名义进行传教。在左云县的长城边上修建了这么一座教堂,后来毁于义和团,之后重建,然后又毁于抗日,之后又重建,然后又毁于文革,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孤零零的钟楼。它远方就是400多年的被拆成夯土的明代长城。所以建筑本身不复杂,意义就在于这也是一个西方文化进入东方腹地的代表性事件。它的孤立也显示出了这个当时的两种文化的碰撞之激烈、摩擦出的火花。现在两种不同的形式,其实都已经变得很古老、苍凉,反而看起来很和谐,所以作为今天最后介绍的一幅作品。

clip_image103clip_image105
↑ 孤单的钟楼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是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连达老师以自己的力量、独特的方式守护传承着这段文明。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队伍,关注、认识,一起改变。

PS:时间有限,版面有限,没法细细展开,如果有疑问,欢迎添加连达老师好友了解详情;如果想探索更多背后故事,敬请扫描以下连达老师的微店链接购买签名本,探索更多背后故事。

clip_image107clip_image109

附QA:

Q:以上古建筑信息是怎么知道的?
A:这些古建筑,网上搜索或者找书,或者查博客,或者是一些不为人知的风景片,讴歌当地的文学作品,甚至是一些个人旅游的照片,找到蛛丝马迹,都赶快记来了。有时候准备一次出行,资料得要准备半年。

Q:最喜欢的建筑是哪个?
A:最喜欢的古建筑必须是应县木塔,书里头介绍得更详细,包括古建筑的历史。

Q: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A:已经花22年去绘制山西古建筑,河北、河南和陕西古建筑虽然少一些,也还是可以走出去看一看画一画,甚至说南方的安徽或者是浙江等地也可以去画一画。

Q:有什么鬼故事之类的灵感事件吗?
A:分享一个故事,大家品品是否真的有神相助。在原平市的崞阳镇,当时准备画一座城隍庙。城隍庙在一个学校的后院里,翻墙进去了,当时正下雨,躲在配殿的屋檐下,但遮不住雨,当时很气愤,自言自语地说特意给你城隍老爷画这个破庙,你就非得下雨,要真有本事,你把这雨拦住,然后这雨真的就停了,一直画了一个多小时,画完了,雨都再没有下回来,你说这个事儿神奇吗?反正我觉得是挺神的。

Q:不能拍照完回去画吗?
A:在现场可以观察到很多建筑的细节,感受这个环境,甚至很多古建筑一生只能去一次,有这个机会看着它,跟它在一起坐几个小时,这甚至是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要是对着照片在家里画,虽然不需要这样跑,这么多年也不会积累下对古建筑的深厚感情,也就做不成这件事情。对着照片画画是完成任务,对着实物写生是一种情感的宣泄,而且很多古建筑,我觉得它是有灵魂的,不是为了单纯画古建筑,而是为了去感受古建筑,去见证历史而画它。

Q:您是画了多少才感觉得心应手呢?
A:因为我本身并不是专业学绘画的,也没有大量的时间研究绘画,加上平时还得打工干活儿。绘画时间仅限于平时跑山西的这段时间,所以说断断续续,将近十年左右的时间才感觉勉强得心应手一些。

Q:还打算画其他题材的建筑吗?
A:觉得以现在有限的经历,能够把中国的古建筑都画得尽量全面一些就可以了。涉足别的地方,觉得目前为止,希望等将来女儿上了大学之后也就是十多年之后,才能有精力考虑更多的东西,现在只能以照顾孩子,完成她的学业为主。

Q:是不是每座庙在您眼里都不同?画了那么多,区别也越来越大?
A:实际上每座庙的区别也都是很大的,从年代到结构,给人的视觉冲击都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就好比研究秦始皇兵马俑的人,他看见那些军队的塑像,会迅速辨认出来哪些塑像长得很相似,还是同一批工匠做出来的,他们的细微差别,实际上在专门研究它的人眼中也也是很明显的。

– 完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