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茶聊第9集:传说中的猫调

“秦隆回京了!”大家奔走相告,很激动。

“谁是秦隆?”

“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猫调”

“猫调?猫科调查?”

猫调是全国大熊猫调查的简称,作为全国第四次猫调今年补充的队员,秦隆从2012年3月到11月底一直在四川的老林里。好不容易回到北京,自然笔记赶紧请他来给大家分享这传说中的猫调。 

【图】各种自拍,注意嘴上的镜头盖,有后续(供图/秦隆)
【图】各种自拍,注意嘴上的镜头盖,有后续(供图/秦隆)

在没有见过秦隆真人前见过许多他的“照片”,2(违禁词)青年气质展露无遗。以至于见到一个高大帅气有点文艺范儿表情略带腼腆的青年站在台前的时候还在疑惑。当他一开口,我就从中嗅到那掩藏在羞涩中的2(违禁词)气息,确是本人无疑啊。

【图】眼见为实的秦隆,很帅气很腼腆。(供图/年高)
【图】眼见为实的秦隆,很帅气很腼腆。(供图/年高)

国家林业局每隔十年会组织一次全国大熊猫调查,目的就在调查现存野生熊猫数量和生存状态。第四次猫调的野外调查从2011年开始,四川省作为大熊猫的主要分布区域,调查更是要历经至少3年之久。2012年的3月,当年的野外调查从成都拉开序幕,秦隆就是于此加入猫调的。

【图】秦隆参加的部分示意图。(供图/年高)
【图】秦隆参加的部分示意图。(供图/年高)

四川省猫调队有80来人,分作两个分队,撒到全省各个县当中,每个县都有后勤、资料、宣传组的队员,他们驻扎在县城里,而动物组和植物组的队员则撒到山里,按照4:1的比例搭配工作。秦隆所在的就是只占总人数1/5不到的植物组。猫调最主要的任务不是拍大熊猫(据说大熊猫看似笨拙实际非常机警,有动静早挪走了)而是捡熊猫粪和调查熊猫的同域动物。通过对熊猫粪便中的竹子咬节分辨熊猫个体,同时泡新鲜的熊猫粪,提取熊猫DNA作研究。植物组的任务是调查各种熊猫生境中竹子大小、种类、状态和熊猫生境海拔变化的植物分布情况。

这次茶聊,秦隆带来了所拍摄的300多张照片,按时间顺序给大家展示。照片就像是从连续的时间和空间中扣下来的碎片,只有经过文字和语言描述才能将这些碎片拼成完整的序列。在茶聊现场的人有幸得以感受,没到现场的人只能看书记员所做的笔记,参照着看那些绝美的照片,在心中大致构建起猫调的形象。

秦隆参加调查的第一个县是美姑县,一个民族习俗保留了比较全的彝族自治县。他们在这里花了半个多月跑了300多条线。这次猫调采用了打格子的方式进行,一个格子是一个2平方公里的样方,动物组的人每天大概能调查2-4个格子,秦隆虽不十分受格子限制,却需要每天爬够600米的海拔。作为新队友,自嘲为“老弱病残”组成员的秦隆刚开始工作没多久,脚就磨出了各种水泡。

第一批向导是由一个彝族村子的长老(长老的彝语是moso)召集的,秦隆他们分到了一个性格爽朗随和的大哥,而小组里的伙夫则由一个鞋匠担任。这种时候,自然放弃不了对伙食的吐槽,顿顿回锅肉,让猫调队员在后来看到回锅肉时都很痛苦。彝区的人们酷爱喝酒,全村老少常常聚在一起喝酒唱歌,主要的经济作物是荞子,可以制作蜀地流行的苦荞茶。为了开垦,当地人砍掉了许多野生的森林,对环境的破坏极大。

【图】 彝区的开荒。(供图/秦隆)
【图】 彝区的开荒。(供图/秦隆)

猫调队员的住地分几个等级,第一自然是县城或大些的乡镇,有房有床有电、能上网货物全;第二级是较小的乡,有电有房有床、偶尔有网多有杂货;第三级是人家户,有房有床有电、但没有网难买货;第四级是护林房和电站,有房、偶尔有床和电;条件最差的就是野外了,自己搭棚住,自己做饭吃,房床电网货一样都无。

上山干活,竹子居然是个危险的物件,所经之路尽是各种又密又韧的竹子,圆滑细密远非山下的大型竹林可比,人很难从中穿行,还得提防潮湿打滑。彝族向导在前面砍倒竹子开路,留下极其锋利的竹茬更是险上加险。秦隆猫调的first blood就奉献给了“听上去很美”的竹林。

在美姑的第一个住地拍到了美丽的忍冬、雪中的报春、古老的石松和漂亮的云杉,早春的大雪更是让山披上了洁白的外衣,无比圣洁。

【图】 雪(供图/秦隆)
【图】 雪(供图/秦隆)

说到山,有张照片或许最能表达出秦隆的感受,迷雾中,山体被掩藏起来,人打旁边经过渺小至极,他说,这种时候看到山绝不会产生去征服的冲动,内心只会产生对山的敬畏之心,说这话的时候,第一次发现秦隆眼睛里闪现出淡淡的霞光,似乎在回忆什么往事。

【图】对山的敬畏(供图/秦隆)
【图】对山的敬畏(供图/秦隆)

在即将离开美姑的时候,秦隆还拍到了黄花满树一叶未出的木姜子和蜡瓣花,还终于等到了开满一树鲜花的杜鹃,当地人口中它们还有个更美的名字——“索玛”。

【图】开花的蜡瓣花(供图/秦隆)
【图】开花的蜡瓣花(供图/秦隆)

4月中,转战越西,到越西的时候经不住高强度的野外工作,秦隆开始呕吐并闹肚子,但生活并没有见的简单起来

在越西,天气渐暖,花草也渐多起来:臭香难辨的瑞香,非常上镜的驴蹄草,还有秦隆热爱的淫羊藿。秦隆眼睛闪着光芒打开了一张绿绒蒿的照片,然后告诉我们,一般来说,只要看到绿绒蒿就知道自己走过头了,大多数绿绒蒿一般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草甸才有。这时候就默默准备下撤吧。

【图】上镜的驴蹄草(供图/秦隆)
【图】上镜的驴蹄草(供图/秦隆)

【图】绿绒蒿意味着走过海拔了(供图/秦隆)
【图】绿绒蒿意味着走过海拔了(供图/秦隆)

越西的彝族人依然是不怎么擅长料理的,主妇们面对猫调队员采购来的食物一愁莫展,当地男人则总给人没什么正事儿的感觉,但彝族小朋友却很喜欢和这猫调队员玩闹,看到秦隆带着大相机,小朋友在面前摆出各种好玩表情,当秦隆举起相机准备拍时他们却用双手把自己的脸完全挡住,如此反复。

【图】可爱的彝族小孩子(供图/秦隆)
【图】可爱的彝族小孩子(供图/秦隆)

4月下,秦隆所在的分队从越西转战到了甘洛。季节和海拔都愈发适宜,野花更是逐渐多了起来。第一次见到真正长“耳朵”的虎耳草,第一次见到附生的兰花——华西蝴蝶兰,以及某种奇怪的南星,野生的桂花,紫金牛科的小树铁仔,和华南才常见的植物油麻藤——这是一种藤能长成木本的植物,花直接从老枝上开出。转点的时候还见到了紫葳科的两头毛,长得非常小巧精秀却取了这么个丫鬟名字。

 

【图】冷杉+杜鹃(供图/秦隆)
【图】冷杉+杜鹃(供图/秦隆)

【图】油麻藤,本该生长在更热的地区(供图/秦隆)
【图】油麻藤,本该生长在更热的地区(供图/秦隆)

熊猫栖息地里的美丽野花还有各种虾脊兰,他得意展示了一张6张虾脊兰的拼图。

【图】六种虾脊兰(供图/秦隆)
【图】六种虾脊兰(供图/秦隆)

当然,也还有造成困惑的植物,比如这棵开口箭,不知道到底是一直开绿花还是会渐渐变成黄花。

 

【图】这是哪种开口箭?(供图/秦隆)
【图】这是哪种开口箭?(供图/秦隆)

不过关于植物,也不全是让人高兴的信息。在当地,曾经有非常名贵的楠木,现在基本消失,但当地人仍会时常上山找寻,有幸找到一些残存的老木,以求发家致富。

山林深处自然也少不得鬼灵精怪的动物相伴,驻地旁边偶尔能见到野生的猕猴,喜欢朝人扔石头。休息的时候秦隆还拍到了色彩斑斓的中国虎甲和丽文龙。

【图】朝人扔石头的猴子(供图/秦隆)
【图】朝人扔石头的猴子(供图/秦隆)

在甘洛,今年才加入调查的秦隆终于见识到了熊猫粪便,圆滚滚的一个看着蛮可爱的。吃竹子的熊猫拉出来的粪便也像一个竹编的小容器,竹节整齐排布着,这需要多强大的胃和肛门括约肌啊!——此时请注意看熊猫粪便旁边的相机盖,是的,就是前面秦隆一直叼在嘴巴里的。

 

【图】熊猫粪,旁边的镜头盖眼熟吗?(供图/秦隆)
【图】熊猫粪,旁边的镜头盖眼熟吗?(供图/秦隆)

既然捡熊猫粪作为猫调的最主要任务,如何处理这些捡回来的粪球呢?看下图,野外的测量、记录、收集和室内的酒精浸泡、送泡液去检测DNA再记录粪渣中的竹子咬节。向猫调人员致敬,把粪玩得这么专业的人着实值得人敬佩。

【图】野外对熊猫粪的处理(供图/秦隆)
【图】野外对熊猫粪的处理(供图/秦隆)

【图】回驻地后对熊猫粪进行进一步的处理(供图/秦隆)
【图】回驻地后对熊猫粪进行进一步的处理(供图/秦隆)

“熊猫粪便什么味道的。”
“新鲜的有淡淡的清香。泡起来淡绿色。”
“喝起来的味道是怎样的?”
“呃……”

然而“猫儿粪”却算不上秦隆的爱物——遍地的岩匙、双层的重楼(所谓的七叶一枝花,接下来他将一个个展示他搜集到的四个“一”)、三叶的延龄草(又一个一,头顶一颗珠)、“一叶一花一颗蒜”的独蒜兰(据说秦隆毕业论文是做这方面的)和风度翩翩的天女木兰,以及国家保护植物连香和珙桐才是山野真正吸引他的地方。特别是清风藤,这个中文名字很正常的植物有着一个拉风的拉丁文:Sabia,秦隆似笑非笑跟我们说,你懂得。

 

【图】天女木兰(供图/秦隆)
【图】天女木兰(供图/秦隆)

【图】独蒜兰(供图/秦隆)
【图】独蒜兰(供图/秦隆)

5月—7月中,跨越到了靠北边的平武,这里是白马藏族的地盘。这时候放出了一张有两名女性在吃饭的照片,不禁又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上:猫调有女队员吗? 当时的回答是:“呃……有。”这会儿有了物证,“你们自己看吧,女队员很少,上山的更少了,我只见过两个临时上山的女队员。”为了向前来助威的女朋友表示心无旁骛,秦隆坚称照片上女的都不如夫人好看。

平武这边有着非常好的熊猫生境。冷山林+杜鹃等灌木+良好的竹林非常适合熊猫生活,秦隆还教怎么一眼认出冷杉,针叶向上、有着比较规则分叉的一般都是冷杉。

 

【图】来了个外国记者采访(供图/秦隆)
【图】来了个外国记者采访(供图/秦隆)

【图】好的熊猫生境(供图/秦隆)
【图】好的熊猫生境(供图/秦隆)

【图】继续熊猫粪,旁边还是那个镜头盖哟(供图/秦隆)
【图】继续熊猫粪,旁边还是那个镜头盖哟(供图/秦隆)

在这漂亮的冷杉林里,秦隆拍到了很多老林里才能见到的野花:习性诡异的细辛(一种不太能理解的植物,喜欢把花开在靠近地面的地方,由于地上腐叶深厚,看着就像是埋在地里的金属球)、翩翩起舞的人参属某种、长刺的茶藨子(华山美好的爱情故事)、帝都也能见到的七筋菇、结果的野草莓、华贵的大百合、吐水的星叶草、奇怪的青荚叶(叶上花)、野生的猕猴桃、古老的水青树、腐生的尖唇鸟巢兰(这家伙各外喜欢腐生货)、四种杓兰(黄花杓兰、离萼杓兰、大花杓兰、褐花杓兰)和硬“地毯”一般铺在地上的正在开花的栒子,江边一碗水也隆重登场,玄参科科长居然开着貌不惊人的小白花。还有象南星、短柱侧金盏、云南红景天、红花五味子、毒漆藤、丁座草、吊钟花和各种报春、稠李、绣线梅、卫矛、鹿药、列当、马先蒿、鬼灯擎、溲疏、无柱兰、黄精之类。

【图】水青树(供图/秦隆)
【图】水青树(供图/秦隆)

【图】吊钟花(供图/秦隆)
【图】吊钟花(供图/秦隆)

【图】大百合(供图/秦隆)
【图】大百合(供图/秦隆)

【图】杓兰(供图/秦隆)
【图】杓兰(供图/秦隆)

【图】右侧的无柱兰有着一张张大饼脸(供图/秦隆)
【图】右侧的无柱兰有着一张张大饼脸(供图/秦隆)

跟之前一样,植物组所面临的不仅仅是美丽的花朵,闹心的事儿依然存在——猫调途中除了前述的竹子是一种危险的植物外,开着曼妙花朵的蔷薇居然也伤人于无形,带勾的刺不仅锋利,还极难摆脱。而当地的向导对他们觉得可能有用的东西又总想着要挖走,重楼、天麻、川贝,甚至偶然见到并不知道有什么用的豆列当也都想“先挖回去再说”。

【图】川贝母(供图/秦隆)
【图】川贝母(供图/秦隆)

好在祖国的河山总是可爱的,在小河沟保护区调查的时候,秦隆在河边就有一个十分霸气的刷牙地点。

又正是这条河,在奔流出林间之后,湛蓝激濯,汹涌于远山碧林之间,让秦隆感受到了“青春那奔腾的力量”。

某天又爬过海拔了,看到了妖媚的蓝色紫堇、红花绿绒蒿,独花报春,和被天冬爱称为萝莉花的洼瓣花。

【图】独花报春(供图/秦隆)
【图】独花报春(供图/秦隆)

这段时间动物组的队友拍到了熊猫的照片,据说那只在树上的熊猫因为被雨淋懵了没敢动,一人一熊足足对视了有40多分钟。秦隆也没闲着,在“流窜”到临县松潘调查的时候捡了个盘羊的头骨回来。

 

【图】松潘美景(供图/秦隆)
【图】松潘美景(供图/秦隆)

呼呼,秦隆为了这次茶聊,拿来了300多张照片,却没有做一个ppt!一张张翻一张张讲,猫调故事很精彩,秦隆也非常能说,一会儿看到了河流想起奔腾的青春,一会儿看到溪水要抒发一下对大自然的爱,我们听了也欲罢不能,但架不住时间太长。空错只得强迫他休息,换别人上场。

茶歇时节,有吃有喝有萝莉自然不亦乐乎。屏幕上还放着老多在西藏林芝拍的格式摄影,云舒云卷配上优美的音乐。期间见识到了秦隆带来的强大助威团,分别是曲爸爸(为什么曲爸爸的儿子叫秦隆呢?你们自己想,他爸也表示不明白),他美丽的媳妇儿还有天冬、和秦隆玩儿虫玩儿鸟玩儿石头的诸路朋友,云中鸟也作为同班同学出席,反正俊采星驰,熠熠发光。

【图】参加第9次茶聊的人,有老有少(供图/空错)
【图】参加第9次茶聊的人,有老有少(供图/空错)

休息之后,空错自然不放过助威团成员的天冬,天冬掏出随身携带的ppt,用他经典的慢、乐语言讲拍摄和记录身边的野花。不知道大家对参加第7次茶聊的天冬还有没有印象(提示:想想张君雅小妹妹。但!这次天冬理发了,相当于张君雅小妹妹短发的样子,请自行脑补。)天冬娓娓道来:

【图】天冬在分享(供图/年高)
【图】天冬在分享(供图/年高)

1、 从了解身边的野花开始,去哪儿看野花。举得例子是大屯路上的旋覆花,秋季北京随处可见的野花。

2、 了解身边的野花习性,举个例子是钻叶龙胆君羞涩了,龙胆原来受了惊扰就会把花闭起来,看来一点也不龙胆而是鼠胆嘛。

3、 生态摄影的基本理念,反应真实生态,选择正常的拍摄主体,比如拍摄的时候不要选择那些长得跟同种花不同的,明明该有4片花瓣的,你却拍了朵5片花瓣的就反应不出真实的生态了。

【图】选择正常的主体(供图/天冬)
【图】选择正常的主体(供图/天冬)

4、 拍摄视角的选择,选择一种和植物平等的角度,但野花一般比较矮小,就需要你像天冬这样学会牺牲,没错,这个青蛙造型就是正在拍摄腋花扭柄花的天冬啦。还有这张盗图泛滥的心形的勿忘草,当时看到这样的巧妙造型的时候一定当机立断拍下来,错过了就可能再也遇不到了。

【图】美图背后的拧巴的姿势(供图/天冬)
【图】美图背后的拧巴的姿势(供图/天冬)

【图】好的时机(供图/天冬)
【图】好的时机(供图/天冬)

5、 拍摄时机,清晨的露水和茅膏菜分泌的粘液混合成一颗大水滴,里面还有隔夜的食物——蚂蚁。

【图】拍摄时间很重要(供图/天冬)
【图】拍摄时间很重要(供图/天冬)

6、 全方位的记录,包括个体特写,群落,环境,全身肖像照。在拍草地里的××花时候,天冬为了能拍出仰角,利用体重的优势压了个坑,结果沾了一身的牛粪。(本段由专业人士演绎,请勿自行模仿!)

7、 选择单纯的背景,好的光线。

【图】画一般的美图,选择背景(供图/天冬)
【图】画一般的美图,选择背景(供图/天冬)

天冬不时提到:“牛洋和陈亮俊是香港新一代摄影师中最棒的。”这背后也许是有一段快乐的往事吧,我也不清楚,别问我啦。

【图】对背景的处理(供图/天冬)
【图】对背景的处理(供图/天冬)

植物小群落的体现,广布红门兰,山兰,狸藻。
空错每逢这样的话题自然绕不开设备,开始各种提问。不懂设备的只记下了什么光圈3点几……
杂乱群体的体现,雪山小报春、云南金莲花
密集群体,使用大景深
植物生境照(广角)381国道上的匐枝栓果菊,垫紫草,岩须。

【图】植物和环境(供图/天冬)
【图】植物和环境(供图/天冬)

反应天气和气候的,干燥中的毛瓣棘豆,马关木莲和闪电。塔黄。

【图】植物和天气(供图/天冬)
【图】植物和天气(供图/天冬)

反应植物与人的关系。国道旁边的,汽车旁边的报春,08年奥运场馆修建的曼陀罗。景山新种秃疮花,众人在拍垂头菊。

【图】植物和人的关系(供图/天冬)
【图】植物和人的关系(供图/天冬)

【图】植物和摄影者(供图/天冬)
【图】植物和摄影者(供图/天冬)

时间的变化,李少拍的一棵老鹳草的开花结果里程

【图】植物生长的过程(供图/李少)
【图】植物生长的过程(供图/李少)

落花和植物残骸也可以成为好的照片主角,安息香和泡桐。

【图】凋落物(供图/天冬)
【图】凋落物(供图/天冬)

天冬快速分享完,略作休息的秦隆又登上了讲台。

因为在平武呆了两个月,还有好多故事没有说,展示了独叶草(体积最小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角盘兰、天蓬子(昵称是二师兄草),和崖壁上的仙子拟耧斗菜。

【图】角盘兰、杓兰和红门兰(供图/秦隆)
【图】角盘兰、杓兰和红门兰(供图/秦隆)

这里秦隆说到了植物组的主要任务之一,那就是是测量竹子,他还讲解了竹子鉴定的一点小技巧,比如看节间上的环大环小情况。还学到了一个新词:箨鞘,就是抱在竹竿外边的壳。

【图】学了一个新词语(供图/秦隆)
【图】学了一个新词语(供图/秦隆)

一入7月,四川进入雨季,上不了山,只得呆着睡觉吃饭看电视,住在金矿的民房,偶尔进山见到了铁破萝、独角莲,林子里的椭果绿绒蒿也因为被雨淋得迷迷糊糊没拍出啥好片子。

7月下到了天全,一只有黑指甲的受伤大脚占据了屏幕,瞬间教室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气味,那是秦隆跑山费脚的辛酸证明。在这里,雨水间隙短暂的两天上山中,秦隆拍到了会飞的红白鼯鼠。

【图】谁的大脚(供图/秦隆)
【图】谁的大脚(供图/秦隆)

因为雨水充沛和湿热的环境,一路上还拍到了各种凤仙花和孤傲的宝兴百合。下雨天还是躲在家里好啊,秦隆他们在外面跑就被落石打破车窗,真是可怕。

【图】落石危险(供图/秦隆)
【图】落石危险(供图/秦隆)

9月初,茂县,羌族的地盘。因为是地震的重灾区,到处是流沙飞石路段,植物组的人还得帮着填地震后植物恢复表,据说植被恢复情况不错。茂县特产是红花椒,摘下花椒后必须在一天之内晒成,否则只能低价出售了。

【图】晒花椒(供图/秦隆)
【图】晒花椒(供图/秦隆)

入秋就是龙胆的季节,精致而常见的椭圆叶花锚就是其中之一;而蔓龙胆作为龙胆花不甚常见的表兄弟,也一直是秦隆想见识的家伙。另外,文王一支笔——蛇菰也终于出现,自此“四个一”工程圆满成功。此外拍到的植物还有结了小黄果的沙棘、松子可以吃的华山松和妖艳的小蓝雪花。

【图】龙胆荟萃(供图/秦隆)
【图】龙胆荟萃(供图/秦隆)

【图】“四个一工程”重楼、延龄草、山荷叶、蛇菰(供图/秦隆)
【图】“四个一工程”重楼、延龄草、山荷叶、蛇菰(供图/秦隆)

【图】椭圆叶花锚(供图/秦隆)
【图】椭圆叶花锚(供图/秦隆)

10月里的松潘,不光有小清新的流水,还有窝吃窝拉的熊猫——秦隆终于展示了一张熊猫吃过的竹子,掰断的地方很有特点,留下一小撮尖,一眼就能看得出。某天秦隆顺路帮动物组的人调查,拍到了一只隐纹花鼠当做同域动物记录,结果被好一顿嘲笑。

【图】熊猫掰断的竹子(供图/秦隆)
【图】熊猫掰断的竹子(供图/秦隆)

春天时候开了满树花朵的吊钟花在这个季节叶子全红了,依然是山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还有秋菊中的代表紫菀、和号称“鬼指妹儿”的神奇水果猫儿屎。另外,一种长着樟树叶子的樟叶荚迷让秦隆困惑了好一阵子。

秦隆给看了一张照片,是向导大爷撑杆跳过水的照片,把重心压倒木棍上后利用杠杆原理把人悠到能落脚的地方。秦隆华丽丽失败了。

【图】撑杆跳(供图/秦隆)
【图】撑杆跳(供图/秦隆)

11月,北川,秦隆的第一个驻地住在一个保护站里,旁边的水是青的,据说可能是收到了上游采石场的影响。在这他还难得拍到了还在开花的玄参科植物来江藤。

【图】北川的来江藤(供图/秦隆)
【图】北川的来江藤(供图/秦隆)

而秦隆第二个驻地,就在北川的重灾区附近,时常碰到整条山梁被震塌的情况。不过好消息是赶上了羌历的新年,还学到了“纳吉纳鲁”这个羌族吉祥话。

 

【图】各种好吃的per是紧张调查之余的好调剂(供图/秦隆)
【图】各种好吃的per是紧张调查之余的好调剂(供图/秦隆)

11月底,本来可以结束猫调了,此时山里已经非常冷,已经不适合进行野外调研了,无奈国家林业局来人检查,秦隆的分队又被撒回野外……

最后,秦隆放了一张在最后一个驻地拍到的糊墙纸——以这张有着醒目标题的旧报纸结束了此次分享:99年的绵阳日报“硕士学历在贬值”。

【图】入冬,本来可以收队的,结果……(供图/秦隆)
【图】入冬,本来可以收队的,结果……(供图/秦隆)

之后是金陵-十字寺-周口店自然探索的交流。
蚂蚱讲了十字寺的碑、刺槐、柿子,勾柿子的工具。萝藦的种子和圆叶牵牛的萼片。
年高分享了手绘笔记和收获,地质方面、植物方面、古迹方面和回来后的感悟。
夜黑风大……好冷好冷……

后记:秦隆这个猫调好难写,内容太多,坑爹啊。

附:璐璐茶聊后发来的感想
所谓的世界末日没有如约而至,12月22日就是新纪元的第一天,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第一次参加“自然笔记”的茶聊会,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走到一起,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来北京两年多,适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幸好有沙漠女儿领我走进了植物的世界,也让我认识了一些这方面的爱好者、专家、摄影师,从对植物的一窍不通,到认识些常见的野花,菜鸟在成长中。听了秦隆的分享,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思念,心中有个梦想,能回到家乡,重新认识那些可爱的小花。

参加名单:
参与人员:陈晓夏,段小呆,飞天小猪,凤子,何理,黑侠,金建军,空错,空迷,老多,老猫,老余,了了,刘锦程,刘莹,璐璐,蚂蚱,木自无言,年高,秦隆,球球,阙品甲,宋宋,天冬,王晨岑,王洁云,魏域波,吴超,杨晔,云中鸟,自源等33人

 

链接:更多茶聊的照片 天冬的讲座这里有

感谢秦隆对本文的修改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