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吃货

『时间:2015.09.18』『主讲:任逍』『 整理:任逍』

相信热爱自然的人,都不会拒绝美食。那么,将身心投入到大自然里的旅行,更是必不可少。

这几年走了那么一丢丢地方,之所以说是流浪,是因为都是极简的自助穷游——眼睛上天堂,身体虽不至于下地狱但也绝不是享受。所以在我的旅行中基本上是看不到高端美食的,想知道什么米其林几星的美食的,我真的爱莫能助。只因为是吃货,每到一处都会把当地的特色尝试一下。对食物的感受是很私人的,拿来分享,希望不至于被拍砖。

一、西藏

珠穆朗玛峰
希夏邦马峰
玛旁雍错
冈仁波齐峰

这张来得不容易,这是西藏阿里古格城堡里面偷拍的七眼度母,有印度教的风格在里面

酥油茶:在拉萨街上到处都有的甜酥油茶馆喝的酥油茶。五块钱一热水瓶,给你一个小杯子自斟自饮。如果座位上还有其他的藏族人,呵呵,那就交好运了。见到你的杯子空了他们会把他们的奶茶倒给你喝,你一喝掉又会给你添上。那天我运气好,还有个藏族人带了一小瓶印度姜—这回我才知道那叫做masala。加进酥油茶,味道要辛辣一点。

西藏的甜茶馆,热水瓶都不大

糌粑:糌粑我没有吃。为啥捏?藏族人的糌粑粉都是放在一个小小的白色的纤维编织袋里面的,口子用发黑的绳子系紧。糌粑吃之前是要加进酥油然后反复搓揉的,所以那个白色编织袋已经油黑发亮了。在茶馆里有个藏族人搓揉一阵子后,用手撮出一小团来给我,我合十谢谢了—暂且,俺就不吃了吧?

风干牦牛肉:冈仁波齐转山,在草地上歇息的时候我慢慢的吃自带的水和面包,一伙大大小小十几口转山的藏族人也团坐在一起打尖。就着帐篷里面店家给泡的一碗碗藏面,从他们背着的大大的编织袋里面拿出一大块牦牛排骨,掰开就吃—生肉啊,虽然是风干了。他们见我吃的如此朴素,掰了好大一块肉带得比较多的排骨给我,我只好实话实说:“我是汉族人,从没吃过生肉呢,对不起啊。”

二、云南

黄焖鸡:其实这不是云南特色。那是我们经过宁蒗去泸沽湖。路过一个摩梭人开的餐馆。几天吃云南菜吃得我们嘴里淡出个鸟来,见到餐馆里面养的土鸡就像看见了凤凰。但是又怕摩梭族厨子不会做,只好我亲自下厨,拿花椒、姜、蒜、红尖椒一炮制,大家终于吃到了家乡口味,虽然事后那摩梭族厨子一脸鄙视,但不妨碍我们的鼓腹而游。

三、新疆

这是喀什,然后是去帕米尔的路上。

羊肉: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的路上,经过一个集镇。皮卡车的司机都在那里打尖。看见门口挂着的那只洁白的肥羊,我要了一串烤羊排。师傅先把剁成段的羊排放进皮牙子水(即洋葱水)里面泡一下,放进烤炉一会儿后,没有沾料,直接就递给我吃。肉的肌理极其细嫩,盐味适中,入口即化。美味啊,几乎把舌头都给吞下肚!后来才知道,南疆的羊是舔盐块长大的,盐味早就渗进了羊肉的每一根纤维了。从那以后,几乎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羊肉了。就算是在喀什吃的羊肉抓饭,我吃了一碗就再也没有勇气拿它当主食。

手抓饭

馕:香是真的香,硬也是绝对的硬,确实很抵饿,两天下来,买的两个小小的馕还没有吃完,我的天花板就打得稀烂。

哈萨克族人的奶茶:那是真的好喝。先把水烧开放在暖水瓶里面,加进砖茶,盐,糖,早上刚挤的牛奶子放在碗里,再把热水瓶里面的茶隔着铁丝网兑进奶子碗里面。桌上还有自己家打的酥油,可以加进奶茶里。当然还有一日不可或缺的馕!

桃子:小时候看《西游记》就爱看猴哥在蟠桃园吃桃子。和田在地理位置上基本上也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了。在和田买了好几个大桃子,汁多,甜味足,脆而细腻—这才是猴哥吃过的桃子啊!

酸奶疙瘩:在伊犁坐公交车时有维族人请车上的人吃酸奶疙瘩,我不知道深浅,大大一口咬下半坨,那酸啊,那膻啊,我只好饱含深情的热泪,尽力咽下肚以谢谢维族同胞的一番盛情。

新疆风光欣赏:

和田到库尔勒的沙漠公路
帕米尔高原
帕米尔高原
北疆风光
北疆风光
北疆风光
北疆花草
北疆花草
伊犁花草
伊犁薰衣草田
伊犁花草
伊犁花草
伊犁河的落日

四、印度

泰姬陵

水:喝水在家本来不是个问题也不值得拿来讲。但是未去印度之前就有很多人告诫我,因为卫生原因,在印度必须喝瓶装水,而且是那种原包装的。其实我刷牙都是用的自来水,但是喝水确实都是原装纯净水。因为是七月吧,喝凉纯净水还真是刚刚好。

饮品:到印度的第二天就喝了路边摊的那种鲜榨果汁。他们都是一个个玻璃瓶口上面放一个小水果,代表可以榨成该水果的果汁。其实很好喝的,又不贵。

这张是德里火车站的墙饰,自行车上面挂的都是水壶,里面都是装的CNAI。

Chai

Chai:这种奶茶一直是我的最爱。路边摊买,酒吧里面也是买它喝。有时候放点masala,味道要辛辣一点。回家的时候买了点大吉岭红茶,自己做着喝,毕竟不是那个味道。呵呵,回家很久了,都记得当时坐SL时,半梦半醒之间老是听见走道上有人在叫卖chai—chai–

Chapati:一种薄饼。种类很多,有各种味道的,也有厚薄之分,还分烤的和炸的。我喜欢吃那种原味的烤的薄面饼—唉,哪里是喜欢?是没得选择啊。第一次吃到是在阿姆利泽的金庙大食堂里面。我那是刚刚到印度,对印度餐还好奇得很。喝完chai,出去溜达一圈又回来吃印度餐。

Chapati

一个不锈钢餐盘里面两张chapati,一滩豆子咖喱,一撮拌了颜色和香料的米饭。用chapati沾着豆子咖喱,包上一团饭(请注意用你的右手哦!!)吃得蛮开心的。

从阿姆利泽回德里时火车上和印度人聊天,我说我喜欢吃那种饼,那人飞快的双手翻侧拍击,然后单手一贴:“这个是吗?”是啊,大家都开怀大笑起来。后来在乌代普尔一个餐馆里面,我还是想点那种薄饼,急切之间又不记得英文名字了。只好做那个动作,翻翻拍拍然后一贴,那人大笑:“chapati!”

很长一段时间,我就靠着chai和chapati度日,对于印度咖喱,我实在是承受不来,香料下那么重,又没有荤腥,直接加在米饭和蔬菜里面,叫人怎么活?

Lassi:印度的一种酸奶制品。新鲜酸奶,加进印度特有的香料,还有各种水果,放在一个陶泥做的罐子里面,香爽甜,奶味极正。这还不是GC,GC就在吃完后把泥罐子狠狠摔到一个水泥槽里面,砸得粉碎—痛快吧?喜欢?再来一罐!这就是瓦拉纳西弯弯曲曲的巷道里面全球著名的blue lassi。尤其绝的是,正在你享受美味的时候,几个人抬着极鲜艳的绸缎裹着的尸体,唱着歌,走向巷道尽头的焚尸场。你不会惊愕,你会坦然笑笑,还来一罐!!

瓦拉纳西烧尸处

披萨:这其实不是印度特色。但是我们在克久拉霍就见到了全世界有名的披萨店,自然就十几个人拼去吃了顿到印度后十几天来的第一餐带荤腥的披萨。说真的,在家我还只吃过必胜客的披萨,觉得也就那样。但是那晚在克久拉霍吃的披萨,确然是最美味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荤了的缘故。

甜品:印度人嗜甜,全球人民都知道。我们在坐3A的时候,总会有同车厢的印度人自己拿出自带的食物,chapati包裹咖喱米饭这是主食,也不在我们的好奇之列。好奇就在饭后水果和甜点。水果自然是切好整齐摆放在小盒子里面的,而甜点,则是个方纸盒,里面盛放的是家里面主妇们亲手做的甜点。印度人见我们那个馋样子,一般会跟我们分享饭后甜点。哎呀,白色的一块糖似地,一点都不甜的腻人,爽口,还有米香—这是我们家的味道啊!同行的小数开心的说:“哎呀,你们就别张罗帮我找印度帅锅啦,就给我找个妈吧!印度妈太有爱了!”

这是恒河边的祭司,都是婆罗门哦。

恒河祭司
恒河祭司

五、泰国

考山路
竹子岛,泰国最好看的海滩

菠萝饭:在PP岛一家酒吧吃到了菠萝饭。海鲜加上菠萝果粒再加上香喷喷的米饭盛在挖空的菠萝樽里面,用勺子舀出来吃,菠萝粒酸酸脆脆的,海鲜QQ嫩嫩的,米饭香香糯糯的,真是美味。

芒果饭:这是在机场为了把剩下的泰铢用掉买的。小二从冰箱里把饭拿出来,叮一下再给我,就有了浓郁的米香味了。简简单单的一块芒果,下面盖着一坨糯米,但是就有那么软滑,爽口,齿颊留香。我问一个在曼谷学做泰国菜的背包客,天天吃芒果饭菠萝饭,是不是觉得特别幸福。他白我一眼:你天天餐餐都吃糯米饭拌水果试试?再美味也会受不了啊。

六、缅甸

佛寺里的卧佛

小碟菜: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种上菜方式叫做什么。在蒲甘旁边的一个小饭店里,很多当地人在那里吃饭。于是我们也就进去点菜。上来好些小碟子,里面基本上都是黑糊糊的一团。仔细品味才能分得出哪些是霉干菜,哪些是夹了些肉的菜杆杆,哪些又是纯粹的小炒蔬菜,甚至还有纯粹的虾酱。下饭还是蛮好,营养恐怕是不够的。

槟榔:是叫做槟榔吧?一片片绿色的卵形革质叶子,上面涂上一种白色的糊糊,再加上一点添加物,卷起来就可以卖给嗜吃这个的男人们了。一个个黑瘦精干的缅甸男人,系着笼基穿着花衬衫,嘴里嚼着这种炮制过的树叶,不时吐出一口口血红色的唾沫,厚实的嘴唇边往往还沾着许多红色的汁液,更加使得初见者惊诧莫名。

小柠檬:缅甸苦热,饿得再厉害却吃不下一碗鸡肉炒饭。这时候把配送的小柠檬切开,挤上一点汁水淋在饭上面,顿时就有了胃口。难怪生活在闷湿潮热环境里的东南亚人爱吃酸,我这不就体验到了吗?

七、柬埔寨

榴莲:在暹粒大街上闲逛的我看到了许多买榴莲的,试着买了一盒剖好了的果肉,自己吃着觉得还是蛮软糯香甜的。回到客栈,跟前台吹嘘我买到了非常NICE的榴莲。她试了一小口,翻了翻她俏生生的白眼说:这顶多就算是NO.3,NO.1你还没有吃到呢!

八、埃及

金字塔
卢克索
卢克索
撒哈拉沙漠
亚历山大港

果汁:开罗拉莫西斯车站前面的一个街角上发现了一处人气极旺的果汁店。店铺卷闸门上面满吊着的是一个个大网袋袋着的芒果橙子蜜瓜,曲尺型的柜台上面是一排排码得整齐的玻璃杯。许多的埃及男人围着柜台,一杯接一杯喝着一种淡绿色的饮料。同伴小欧当然的挤上去,问清那是甘蔗汁以后,还是买了杯芒果汁。正宗冰凉浸甜的芒果鲜榨汁啊,我们立刻就为之倾倒了。后来小欧发了条说说,说自己忍不住连喝了三杯,我回说:岂止三杯?真是,哪里只有三杯?我们逛了好一圈以后不还是回到这个店又喝了几杯么?

海鲜:在开罗这边因为斋月的缘故,白天只能偷偷啃面包,天黑以后才能吃到饭馆里面糊里糊涂的羊肝饭,又精又柴的鸡肉,酸而不辣的泡菜,实在过得了无生趣。好不容易到了西奈岛的达哈布,这里因为是度假小镇,所以没有太在意斋月—当然穆斯林们自己白天还是没有进食的,只是对游客宽松一些。所以吃到了美味新鲜的海鲜。吃饱以后,坐在红海边的咖啡座里面,一边听店小二放的软绵绵的中国情歌,一边吸几口水烟,海水的盐香味加上水烟的香味,再加上各种镶彩色玻璃的吊灯洒下的迷离,着实阿拉伯调调了一把。

九、约旦

 
迷迭香
玫瑰城门,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故事里藏宝藏的地方
蓝刺头
安曼古城堡里面的雕塑
佩特拉的夕阳

佩特拉的晚餐:夕阳西下,凉棚底下的长条桌上面摆满了饭菜,大家可以随意取食。唯一一次吃到没有放茴香粉的鸡腿饭!虽然烤茄子烤黄瓜上面淋蕃茄酱,切块是一盘菜,切条是一盘菜,切丁又是一盘菜,但是毕竟是有蔬菜了。淋上了蕃茄酱的烤花菜,平时哪会下箸?这时也变得美味得不行。就因为这个客栈不爱放过多香料的饮食习惯,使得我们情愿忍受他贵的吓人的房价。

安曼的早餐:早餐可选用的食物很多,但是放了香料粉末的各种咖喱各种酱还有各种橄榄果,那是碰也不会碰的了。于是每个早餐就几片口袋面包(口袋面包是发酵面做的一种薄饼,因为火候适中,所以刚烤出来时就像充气的皮球。冷却以后,如果要夹其他东西,就从中间切开一边面皮,翻开就变成了两个口袋,正好装煮的稀烂的牛肉啦羊肝啦薯条啦等等。也可以直接掰块吃),或是几片烤的吐司,好几块起司,外加饮料,水果。水果不外乎是西红柿和青瓜,机会好还有无限量供应的西瓜。饮料品种也有得选择:牛奶,橙汁,咖啡,薄荷茶。

阿拉伯人爱喝薄荷茶,开水冲一包立顿红茶,加上糖,揪几片新鲜薄荷叶子放在茶里面,这就是阿拉伯红茶了。浓郁的异香,甜腻,茶包略有些涩,非常有阿拉伯情调,这些使得我们那几天早餐都会喝上一杯到两杯,但估计回家是不会再喝了的。

安曼的烤鸡:在一个烤鸡店那里又看见了人头攒动的景象。小欧当然不会错过潜在的可能美味。于是决定管他什么我们都要吃。但是怎么点烤鸡是个难题,只好抓住前面一个小男孩,看到他的单子上面是两个2.25第纳尔,于是我们就跟店家说我们也要同样的。于是,排队一会儿后,店家给了我们两份半只烤鸡,每份烤鸡都用面皮包着,还配有泡菜和酱。其实我们三个人就算是吃一份都够了,点两份完全就把我们都撑着了—不过味道真的只是很一般。后来回想当时情景,记得一个排在我们头里的人拿的单子是8.9第纳尔的,要是我们当时抓住的是他要店家拿一样的,我们怎么处理得了那么多烤鸡啊!

十、意大利

斗兽场
比萨斜塔
威尼斯圣马可广场

冰淇淋:意大利的冰淇淋很有名,在罗马威尼斯广场前的一个咖啡店里面买了一份两个球的甜筒,比哈根达斯好吃,但是气温太高,而且我还不习惯像欧洲人一样伸出长长的舌头舔,所以吃的很是狼狈。西班牙广场已经不允许在台阶上仿效赫本吃甜筒了,幸好连吃两天的我差不多已经对冰淇淋免疫。

披萨:在佛罗伦萨的菲耶索莱的广场边上可以俯瞰整个城市,自然,这样的好地段就会有酒吧。欧洲人在这样的露天吧座里面就几杯啤酒或是小杯的咖啡都可以神聊大半天的,而我终于也坐了进去,点了一块披萨,加一杯冰啤酒。洁白的篷布缝里撒下对于欧洲人是恩赐的艳阳,我感觉只有汗出如浆的尴尬。撒了黑胡椒和橄榄果的披萨,我努力地用冰啤酒一口一口送下,终于艰难的结束了这场时尚的装逼。

牛角面包:那天从威尼斯利多岛的蓝月海滩回来,街道上已经打扫得干净而雅致了(早上八点多去海滩时街上的脏乱堪比印度的月光市场),于是我挑选了一个很漂亮的咖啡店坐在外面——不要说我笨,要是室内有空调,蠢猪才会坐在外面晒早上十点多的太阳!点一杯卡布奇诺,一只牛角面包。莫说,卡布奇诺非常的香浓,牛角面包真是酥软鲜香,内里的馅料是苹果酱,不至于过甜也不至于过酸。呵呵,这是一次成功的装逼,美味,花费不大。

威尼斯的马卡龙
装逼的卡布奇诺

十一、法国

南法的水道桥
灰紫的薰衣草……我去得太迟了

奶酪:因为节俭,只能极其偶尔在街头酒吧里面装逼,日常都是在超市里面买食物充饥。一般是一大包吐司,加上一盒奶酪。

在法国十几天每天都吃奶酪。首先买的还是基本符合中国人口味的比较淡的。后来尝试了一种,一打开盒子,这一小盒东西臭得就像只积年的大粪缸!然而一切开,内里软软的淡黄色的部分,香浓的几乎可以直接送到嘴里现吃!哪还闻得见刚刚的臭味,只能迫不及待的把奶酪涂在面包上,厚一些再厚一些,然后大口大口的吞下,满足得像一只饱了的猪!

阿维尼翁:阿维尼翁的家乐福实在是太冷,往往买好一天三顿的食物就赶紧出来。不过在阿维尼翁的乡下倒是吃到了极其美味的甜筒冰淇淋。那是在红土村,山下全是一块块的紫色的薰衣草田,凉风里带的都是薰衣草香。司机兼导游告诉我们去一个店吃冰淇淋,确然,是1887年开的冰淇淋店,大家自然都是买的薰衣草口味的,并不软滑,反倒是比较爽脆清甜。配着野生的薰衣草,冰冰凉凉的吃下肚里,感觉自己应该也算是个老年版的香香公主了吧?

冰淇淋小店

花神咖啡馆:萨特和西门波伏娃最常去的一个咖啡馆。所以到了巴黎哪会不去到花神咖啡馆?

这个咖啡馆名气太大了,小二也都是非常风趣周到而且快乐。说实在的,人太多所以根本不知道波伏娃他俩该在哪里能够静下心来争论哲学问题。我点了一个三明治,加上一杯冰水。吃了这个三明治以后,我基本就告别了三明治这种食物了。还有一件糗事,我竟然不知道怎么给小二小费!一个两欧的硬币攥在手里,就是不知道用个什么方式给他才算是尊重他。

在国外终于知道我是多么深情地热爱我的祖国,热爱我的家乡。为什么我常常饱含热泪?因为我对辣椒炒肉爱得深沉。异域的饮食自然是为异域的人们设置而为异域的人们所钟爱,我不过是个流浪的吃货,讶异于新鲜的味道的同时,骨子里面,离不了的还是家里的味道。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