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期] 普通绢粉蝶不完全记录

月初,陕西的朋友自秦岭寻得普通绢粉蝶幼虫若干,带回家饲养,化蛹之后寄给我几枚,于是有幸得以拍摄一些记录照片,码些文字。

刚羽化的蝶翅
刚羽化的蝶翅

1、寄主

熟悉蝴蝶这类鳞翅目昆虫的人,都会深深的体会它们与植物的依存关系。在幼虫时期,它们只会采食单一且特定种类的植物作为寄主,就像同是鳞翅目的家蚕偏爱桑叶一样。因此,如果你想寻找某一种类蝴蝶,先要搞清它的寄主植物。

绢粉蝶类幼虫的寄主在粉蝶类群中比较特殊,他们大部分只吃小蘖科、胡颓子科的植物。今年4月,在秦岭的大山中,我找到了它们的一种寄主植物:胡颓子科的牛奶子。这种灌木见于秦岭中低海拔的山里中,数量较多,也比较容易辨识。但是,一番寻找后,并未发现幼虫。后来才得知,这与幼虫独特的习性有关。绢粉蝶属的种类一年发生一代,以低龄幼虫越冬,数量巨大。越冬的幼虫集群躲在叶巢中,待天气转暖才会开始进食活动。当时我更专注于寻找叶片上的啃食痕迹,而幼虫体型尚小,且依然呆在叶巢中尚未苏醒,于是它们就这样逃脱了我的搜寻。

Elaeagnus umbellata 牛奶子
Elaeagnus umbellata 牛奶子
Elaeagnus umbellata 牛奶子
Elaeagnus umbellata 牛奶子

这让我深深体会到,了解幼虫的习性,对于幼期饲养极其重要。虽然我未能找到幼虫,但陕西的另外几位朋友凭着丰富的经验,找到了80多条幼虫,带回城市饲养。然而越冬幼虫成活率普遍不高,一部分感染病菌腐烂而死,另一部则被寄生蝇寄生,注定无法成功化蛹。最后,成功化蛹的幼虫竟不到10只,让人不禁感叹自然的残酷。

2、蛹

陕西的朋友非常仔细的将蛹用蓬松的棉絮包好,经过几日路上的颠簸,包裹到达济南,美丽而精致的几枚蝶蛹毫发无伤。他们被挪到了我事先准备好的孵化盒中。我在孵化盒中放上了一些枝干,供成虫羽化时倒挂起来展开翅膀,完事具备,只需等待羽化的那一天了。

孵化盒
孵化盒

蝶蛹刚到的时候是乳白色的,有光泽,上面布满黑色、淡黄色的斑纹。蛹体非常敏感,挪动盒子时轻微的震动都会惊扰到他们,让他们剧烈的扭动一番,这种防御行为可以恐吓掠食者以及其他的不速之客。几天过后,蛹壳变得透明,可以看到翅膀上浓重的黑色翅脉,这是即将羽化的标志。这时,蛹体依然具备活动能力。

普通绢粉蝶蛹
普通绢粉蝶蛹

即将羽化的蛹(蛹壳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即将羽化的蛹(蛹壳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3、羽化

正在展开翅膀的成虫
正在展开翅膀的成虫

粉蝶的羽化也非常快,估计只有十几秒钟的时间,我并未观察到破蛹那一刻的情形,每每见到时,成虫都已经爬到枝干上,慢慢的展开翅膀。蝶翅底色粉白,翅脉附近发育浓密的褐色鳞片,这个特征让本种很容易与的其他近缘种区分开来。很遗憾,没能拍到开翅的照片。

普通绢粉蝶   Aporia genestieri
普通绢粉蝶 Aporia genestieri

4、杂谈

左:普通绢粉蝶 / 右:冰清绢蝶
左:普通绢粉蝶 / 右:冰清绢蝶

特意拍摄了一张普通绢粉蝶蝶翅的特写,是不是很像去年我拍摄的冰清绢蝶呢?

有趣的是,蝶类大家族中,绢蝶、粉蝶、眼蝶、蛱蝶类群都相对独立的进化出了这类有着白色底色、黑色翅脉的种类。而绢粉蝶属所用的“绢”字,就在于它们洁白轻薄的翅膀使人联想到丝绸那迷人的质感。为什么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样一类斑纹呢,我不得而知,待今后看过人们的相关研究后,再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分享吧。

其实这货是眼蝶!(绢眼蝶,摄于北京百花山)
其实这货是眼蝶!(绢眼蝶,摄于北京百花山)

另外,绢粉蝶属是我极其喜爱的蝴蝶类群之一,有着极其丰富的多样性,我国大概有30余种。这也让他们成为了深受蝶类收藏者青睐的种类。不过请各位看官放心,这个类群的大部分种类都有着庞大的种群数量,采集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唯一让我们担心,也是唯一能给他们带来毁灭性打击的,是对栖息地植被的破坏。原生的植被渐渐消失后,它们的美丽身影也终将无处可寻。

秦岭中茂密而又多样的植被
秦岭中茂密而又多样的植被

最后用一张图说明这个类群的物种数量:

群聚吸水的绢粉蝶(非原创,图片来源见注)
群聚吸水的绢粉蝶(非原创,图片来源见注)

期望有一天我也能遇到这样美妙而又激动人心的场景!

注1、最后一张图片引自http://blog.goo.ne.jp/gooaojyun,拍摄自我国云南,作者是某位日本的朋友。虽然这类场面在我国西南非常常见,但是我并未拍到过,只能冒昧的找了张别人的图片,深表歉意。

注2、图片中的绢粉蝶并不是一种。分别是奥倍绢粉蝶(Aporia oberthueri)完善绢粉蝶(Aporia agathon)以及丫纹绢粉蝶(Aporia delavayi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