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洗梳台

下午4点在家觉得无聊便抱了速写本和小板凳到楼下的小花园里。小花园面积不大,但环境还算优美,东南角的紫薇在挂满红果的法国冬青的拥簇下,已经花枝颤颤,热闹非凡。紫薇的花是热情的、厚重的、持续的美,满满的枝头沉沉地垂下来在空中画着优美的弧线。

 

在紫薇花丛旁的小亭子里坐下,摊开速写本。我本是打算胡乱涂几笔,便随手对着角落里石头假山上不经意长出来的椿树画起来。这棵树应该是围墙外那棵老椿树的种子飞进院内,恰好落在假山缝隙里,就着星点土沫生根发芽,如今枝干有拇指粗壮,高也有近3米。幼嫩的椿树枝桠松散,与灰灰的石头假山并不搭调,假山上的叠水静静地流淌着,这番景象并不动人。

倒是隐蔽的法国冬青林里小鸟们在枝条上跳来蹿去,叽叽溜溜地叫个不停。之前我对着《中国鸟类野外手册》认识了这群鸟里的白头鹎与领雀嘴鹎,今天他们都在场,还有一些别的暂时不认识的鸟,大大小小六、七种,好几十只。他们停在法国冬青的枝条上,啄食着大红色的小果子,也飞到低处的商陆丛中,吃商陆长出的另一种红果。白头鹎体型适中,身体较黑,翅膀略带黄色,后脑勺有一撮毛是白色的,故而得名。这厮调皮地很!吃完果子就想着去臭美一番,早上在小花园里跑步,就总能看到两、三只白头鹎停在院里小汽车的后视镜附近,扑腾着翅膀照镜子,嘴里还滴溜溜地叫嚷着,仿佛是在为自己唱诵赞扬。留给小汽车的是一条条色彩斑斓的便便印记,艳红色的居多,像是悬挂在后视镜上的彩带没精打采地垂落着。白头鹎真是个不讲卫生的家伙!领雀嘴鹎的体型较大,通体军绿色,较为明亮,颈部有一圈白毛,小嘴是非常打眼的亮黄色,对它的认识是缘于在乡下看到一对孵蛋的夫妻,据传喜欢吃蔬菜的幼芽,深得农妇的憎恶,还未曾了解更多。

我正画着,就看见一只领雀嘴鹎飞了过来,落在椿树的枝条上,歪着头调皮地望着我。在不远处的法国冬青丛里,还隐藏着它的另一位谨慎的同伴。我连忙提笔在本子的空白处大致的勾勒了它立在枝干上的姿态。它一点要飞走的意思也没有,抖了抖羽毛,翘了翘尾巴,甚至飞到离我更近的假山叠水台上,它低下头来先是啄了几口水,仰头喝下去,甩甩头,然后就跳进了水中摆动起尾巴来——原来这座假山是它的梳洗台!这只领雀嘴鹎还在欢快地清理着毛发,又飞来了一只白头鹎立在叠水台旁。这是什么节奏?我思索着。见那洗梳完毕的领雀嘴鹎倏地飞上了椿树的枝头,然后,等在一旁的白头鹎紧接着飞进了水里,它也摆头弄尾洗起澡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又来了一只白头鹎与三只不认识的棕色腹部的小型雀鸟,他们轮流洗梳着,井然有序,那三只小棕腹鸟甚至还彼此帮忙,为对方梳理毛发。一会儿功夫,椿树上就飞来十来只小棕腹鸟零散地站立着,他们有的左顾右盼,有的梳理毛发,发出的叫声我记不住了,但是非常悦耳。不过与其说他们是在洗澡,倒不如说“洗屁股”来得更为贴切。小鸟们半蹲着,以一个滑稽的姿势将下半身浸浸水,左右摆动一番,然后起身迅速的抖动羽毛,水花飞溅。与其说是井然有序,倒不如说是等级森严,基本上体型较小的鸟都要让位于体型较大的鸟,像个头最小的小棕腹鸟洗得正畅快的时候,若有白头鹎飞过来,小棕腹鸟就必须迅速让位,一幅物竞天择的景象。

我连忙给刚下班回家的老爸发短信,让他来悄悄来小亭子观鸟看好戏。不出两分钟,老爸在我身后悄悄地出现,可是还没等我回头,树上的小鸟全都作鸟兽散,躲进了别的树枝。我轻轻地和爸爸说:“快来看小鸟洗澡!只要等几分钟它们就会出来的,你过来可能吓到他们了,现在不要动,头要低一点。”老爸在我身边坐下,调整了舒服的姿势,还用手把嘴巴遮住(难道是要示意小鸟我不吃你?)。我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只有3、4只小棕腹鸟飞了出来,在枝头上打情骂俏。也许是加上爸爸两个人目标较大,别的鸟都不敢再靠近,压着低低的航线掠过空中,在远处停留。

我只好指着本子上刚刚涂好的画对爸爸说:“大概就是这样,明天你也戴上帽子我们一起再来看吧!”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