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山的树

文图/满格儿

朋友来杭州,两人本准备去黄山,但她想到自己的体力也许支撑不下黄山的行程,且黄山离杭州有近300公里。于是临时搜了点攻略,最后改道,去了离杭州只有80公里的西天目山。

天目山位于浙西的临安境内。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对“天目山”有印象,因为当时去乡下奶奶家,都要坐一种“天目山”牌的带蓬三轮车(类似于蹦蹦车)。那时山路颠簸,有时乘车的人很挤,坐在父母的膝盖上总盼望早点下车。后来发现,浙江有不少市镇的道路中都有“天目路”或“天目山路”,一些不同品类的商品,也被冠以 “天目”之名,想必天目山很早就已成为浙江的一种文化标志了。

而这次终于得以成行。上山的那天早晨天下过雨,一路上落满黄叶,有银杏、枫叶,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树叶。山中雾气弥漫,远处白茫茫的一片,只依稀可见树的枝丫。有好长一段路,都只有我们两个人。脚踩落叶上、登山杖杵到地上的声音都被放大,偶尔有不知名的动物“嗖”的一声穿过树丛向远处窜去,鸟群腾空而飞,带起的声响竟与《西游记》中师徒四人行走深山老林,妖怪将要出没时的配音一模一样。

铺满落叶的小径。回程时再经过同样的地方,落叶已被扫去。

 

【天目·树】

天目山有“大树华盖闻九州”的美誉。西天目山的大树王景区里,有世界罕见的大柳杉群落,树龄都在千年以上。两人合抱不拢;抬头望不到顶。虽然从小生长在浙西南的山区,也见过不少大树,但站在这些千年的柳杉下,第一次有那种“直插云霄”的感觉。

抬头望不到顶的参天大树。

有时候,两三棵参天的大树相邻长着,彼此相距不过十米。透过丛生的灌木,隐约可以看到彼此相互交错的枝干略显稀疏,然后在各自的方向展开繁密的枝叶。在网上读到过一句话:“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树与树做邻居,也是件安静而持久的事吧。一千年,两千年,枝与叶相互靠近、摩挲;到最后根也缠在一起,分别的那一天,也就是死亡。

树与树做邻居,也是件安静而持久的事吧。
站在这样的大树旁,人变得好渺小。

树会死吗?站在这样的大树旁,人变得好渺小,生命几十年的长度也只是一瞬。我宁愿相信,如果没有如果没有外界或人为的因素,树可以长生不死。可是,在沿途也看到这样的场景:

一棵长在路旁的树,倒下了,像是被连根拔起。
后面那棵大树的胸径有一米五以上,被砍了,树桩上已长满苔藓。
也有树就这样枯死了,不知是什么原因。

”五世同堂“景点,不少这样”就地取材“,用树干做成的长凳。

大树王,据载为乾隆赐名,胸径曾达到2.32米,高近50米。但不知何时被剥光了树皮,已经枯死。离它不远处是后来”加封“的新大树王,胸径只比老大树王小了1厘米。下山后,在一家山货铺遇到一位景区的高级工程师,才知道天目山上其实有比大树王更大的树,但不会再开发,”开发一棵,死一棵。“他说,游人多了,拍照、破坏树皮的事也多(我自己观察,老大树王的树根周边都被水泥浇成了硬化路面,不知对大树的生长会不会有影响)。

大树王。
新大树王。

一棵树,在密林里兀自长了千万年,因为人来了,就失去了生命。

好可惜。

 

【天目·人】

到山脚的天目山村已是晚饭时分,又是旅游淡季,路上人很少,只有各家的狗聚在一起嬉戏。偶尔见到在自家院子里洗衣服的妇人,双手交在背后悠闲走过的老人。

从於潜到天目山村,见到不少装修成别墅的独栋小楼,都是当地村民自己盖的;到了天目山村,更是家家户户都是农家乐,一些人家还把院子和房子装修得很有格调,像一个度假山庄。村民既是老板,也是服务员,在自己的山庄里做生意,过生活。

我们入住离景区大门最近的炳华农家乐,100元/晚包食宿。农家乐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妇,在临安市有厂子,不常回来;所以淡季就只有一位服务员——76岁的老杨在打理,另外还有一位中年妇女白天帮忙洗客人换下来的床单被罩。大家都叫这位老人掌柜为”老杨“,他忙前忙后,既管接待,也管安排住宿,还负责做一日三餐。老杨爷爷虽然年岁很大,精气神却很好。他的脸上长满皱纹,眼珠子却依然转溜得很快;他有一点点耳背,所以帮忙洗床单的妇女说话总是非常大声,整栋四层的农家乐都能听得见。

我们入住,没有签条,没有押金,甚至连房钱都可以离店再结。当晚,我们房间停水了,洗漱、上厕所都很不方便,更洗不了澡。看着老杨爷爷一个人打着手电跑上跑下检查,我们都觉得很不好意思,便到他屋里用冷水洗了脸,和衣睡下。第二天早上下了雨,他借伞给我们;我们给他押金,说下山把伞还给他。他听明白后摆摆手。

许是山里资源丰富,村民们早在旅游开发之前,就已靠山货和特产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所以即使做起生意来,也有一份爽快和无忧——或是因为淡季,对我们这些散客“手下留情”?——反正一路上,我们遇到的人都很好。这趟旅途超级顺利,也着实让我们惊讶。

我们到景区大门买好票后上山,接送游客的班车刚刚开出。因为当时就我们两个散客,再等一班不知要到什么时候,班车的调度就赶紧打电话给前车的司机,又叫下一辆车送我们一程,赶上之前的班车后再掉头回去。

由于之前没怎么做攻略,沿途问了好几次路,遇到的人都很热情,把路线说得很详细,恨不得带你过去;出景区时在山顶买干货,老板因为是当天的开张生意,特别感激我们,给打折不说,还多让我们尝了好几颗杏仁。

 

【天目·路】

从当地人口里得知,去天目山的游客以杭州、上海的居多,两地自驾过去也很方便。其实,像我们这样的无车一族,从杭州搭班车去天目山,也很方便。具体线路如下:

(一)598路公交车

黄龙公交中心站-临安东站(10元/人)

或汽车西站-临安东站(10元/人)

(二)临安东站-临安西站 出租车 5元

(三)临安西站-於潜(高速:10元/人)

於潜是一个镇,有到天目山村的班车。就在临安西-於潜下车的对面车站上车,5.5元/人。终点即是天目山景区大门,如走老路山上,据说很远;现在有景区大门直达大树王景区的班车,40元/人 往返,全程18公里,大约20分钟,都是盘山公路。

大树王景区门票140元/人,如住山脚农家乐,老板会给开条,打折后的价格是110元。景区里的路线设计是环行的,慢走一圈大约需要2-3小时。

返程的班车,天目山-於潜 末班下午4点;於潜-临安,末班晚上8点(走高速的车大约5点左右停开);临安东站-杭州汽车西站,末班晚上9点。

- -- -

7 thoughts on “天目山的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