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候志-沈阳-初夏-叁


清晨六点。准备去林中遛鸟的老大爷。一地皂角花。

6月1日~6月16日 六月的盛京城,绿树成荫,花草繁盛。柳枝依依如烟,白杨冠盖如伞,广场上,路径旁,紫槐、皂角、朴树投下越来越浓的树影,隐约迷离。花坛里一串红、紫牵牛、黄葵花组成一道三色彩锦,草地上到处都是不知道名字的四处蔓延的小草花,月季花落下的花瓣大得像个盛着香蜜的小碟子,红的像火,白的像月光,又滑又有光泽。更多的蜜蜂和蝴蝶飞过花坛和灌木丛,蜜蜂去月季花瓣的迷宫里散步,蝴蝶却在花树前寻寻觅觅,跳着忽高忽低的舞步,爬来爬去的瓢虫像新上了漆的玩具。乡下正是一番农耕的繁忙景象,农夫们忙着插秧、蓄水、施肥、洒药,河塘上也铺开了浮萍,浮萍下多了小草鱼晃动的身影,还有一对紫燕斜掠过河塘。妈妈菜园里的豆角、黄瓜、西红柿都爬上了架,开出了黄色、紫色、白色的小花……
植物们的魔法如同花粉般附着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让每天都有那种安详静谧、光阴止步的感觉。六月的阳光,亲切而不灼热,一切都仿佛一幅儿童画,快乐缤纷,带着那么点不真实感:P

6月6日 芒种  睛 气温19度至30度 东南风二至三级。夏天来了。

6月1日  芍药花开。灿得像团烈火,映得人不敢靠近。
6月2日  红刺梅始花。
6月3日  大田正在插秧,农人言:不插六月秧。由于气候的关系,今年赶上了罕见的“六月秧”。
6月3日   “布谷,布谷”声声啼。旱田里的玉米秧长得一尺长。

6月6日  芒种,沈阳的麦类等农作物沿示成熟,现在主要的农事活动是大田作物的苗期和水稻插秧。所以东北地区在这个节气,即无芒种也无“忙种”。
6月7日   绿化带的淡紫色小花,开得让人灿如仙镜。

6月8日  蔷薇花开。皂角花开。深红色锦带花开得如火如萘。

6月9日  豆角爬上架,开出一朵白色小豆花。金色百合花开。

6月10日  空气里充满着各种植物的气息,草叶的小清新,花朵的小香甜,此起彼落,如影随形,让人想起久石让的那支钢琴曲—-菊次朗的夏天:)

6月11日  茄子花开。 黄瓜花开:)

6月11日  罂粟花开。暴马丁香开。月季花开。

6月13日  妈妈种的小草花开了。番茄花开。

6月15日  嗯,爸爸前两天从花市买回来两盆栀子,现在正一朵一朵慢悠悠地开放着,先是皎白,慢慢变成皂黄  甜甜的香气让人真的会想起校园里白衣蓝裙。女孩。笑脸。

6月16日   从楼下看车大爷那里要了几枝茁壮的艾蒿,插在门旁,和手写的春联一起绝对辟邪镇宅:P

一地杨花。一枚榆树钱种子。

树上也挂着。小时候总想着拿柳絮杨花让姥姥给我恤一件棉袄。

(among:漂亮的中华小叶杨,现在越来越少了)

皂角花开。

邂逅一只正在草地上散步的喜鹊。

稠李结的小果子。

一地委陵花。

街心公园里的碧冬茄(跟阿蒙学的,矮牵牛新马甲一件)

红刺梅开得比黄刺梅要晚几日。

(among:红刺玫=玫瑰,北方人都这样叫)

芍药花开,映得人脸也跟着粉嘟嘟的:P

二环路边的小花(查收!是宿根亚麻,也叫蓝亚麻)

暴马丁香 

深红色的锦带花。

 最爱的白蔷薇。

百合。

屈曲花

 

爸爸前两天从花市买回来两盆栀子,现在正一朵一朵慢悠悠地开放着,先是皎白,慢慢变成皂黄  甜甜的香气让人真的会想起校园里白衣蓝裙。女孩。笑脸。 

(among:这个是异常美丽的花朵,它带给人很多传奇,是人伤害了它。康康,你要让她安静的生长,不要受到伤害)

淡香花墙

(among:花香四溢,辽东水蜡的味道很柔和)

草花竟也开得如一团云雾缭绕。

(among:草地早熟禾的花很高,能没过膝盖,但是它很少能这样炫耀自己)

(among:紫穗槐,一种可以改良土壤的坚强植物,有韧性的枝条可以长好大一丛)

二环路边的小花(名字待考)

(among:糖芥)

(among:香花芥)

——————————附:六月三日下乡部分图片———————–

农人言:不插六月秧。由于气候的关系,今年赶上了罕见的“六月秧”。

 

插秧机在工作,如今很少有人愿意手工插秧了,一百元一亩也很难雇到几个工。 

电井抽水,灌渠中。

插秧机插的苗田虽然没有手工接线作业插得笔直,却没别有情趣。

水田看到不少小蝌蚪,卡索还在田埂上发现一只小青蛙。后来放在稻田里看着它一蹦一跳地没了踪影。

不过,听老姨介绍,等稻田施肥放农药后,青蛙蝌蚪就都在劫难逃了。有些顽强生存下来的,数量也一年比一年少。

大田里的玉米秧已经长了一尺多高,细长的嫩叶上还挂着清晨的露珠。

大田里发现的,不知是什么 东西的家门口。

蒲草塘里不时传来几声鸣叫,却不知是什么水鸟。更多的是布谷的叫声和鸽子在天空飞过的身影。 

 

田梗边的一棵小树,正开着细碎的小花。

 

水渠边一株株小黄花因流水的映衬,显得格外清秀可人。

发现在百合园难觅芳踪的白花蒲公英。

- -- -

13 thoughts on “物候志-沈阳-初夏-叁

  1. 康康的家乡挺美的,还有水田和青蛙,真是久违的感觉。
    那张水田秧苗的照片非常美,嫩绿的秧苗在盈盈的水面整齐地列队。
    糖芥上面的那张是紫穗槐。

    1. 原来这个就是紫穂槐呀,很香很香,有很多大个的蜜蜂在采蜜。
      嗯,那是爸爸下乡的地方,小时候的家乡更美,现在已经变了好多。。。。

          1. Google:蟾蜍有个耳后腺,还有它身上那些小疙瘩(皮肤腺)分泌的东西都有毒,不过也是中药,叫蟾酥

  2. 康康,你说的没有错,红刺玫=玫瑰,北方人大多这样叫玫瑰,而且红刺玫多指单瓣种的。
    但是黄刺玫不等于黄蔷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