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野外日志(连载四)高山上的花儿

2014-6-15 晴

昨日我们下山的时候,位于我们北面的新疆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人突然造访我们营地,说我们未经许可,私自闯入保护区,来这么久了也没有去保护站办理相关通行手续。昨日我们负责人不在,今日要我们过去到保护站办理。

看来是者不善啊,故意找茬的。实际上我们工区的位置从行政区划上来说是属于青海的,新疆那边是管不着的,但没办法,人家要管你就得服从。从我们营地出发,沿着我们对面的那条河往南一个小时的行程就到了保护站。虽然距离仅有12km左右,但这条路实在是太糟糕了,很多沟坎,被大车压了很多大坑,而且要翻过几座土山,要是下过雨泥泞的更不好走。

保护站就设在河的西岸,路上用一个铁杆子拦住,就算是卡子了。保护站就是一座小院,门口挂着的牌子写着“国家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丘尔卡卡保护站”,这里明明是属于西昆仑山,不知为何会划到阿尔金山保护区呢?丘尔卡卡估计是卡而却卡的另外一种音译吧。院子的东北角有一个塔楼,估计是用来观哨的吧。里面有两排屋子,估计是办公生活的吧。

我们进到了站长办公室,里面有两人,我们说明了来意,其中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很不客气的对我们说:“你们把我吓了一跳,怎么忽然就从天而降了,来了也不来这报个道,要不是别人说我都不知道,你们这是非法侵入,你们工作的地方属于保护区范围,出了事情我们得承担责任。“我们解释说是别人带我们进来的,我们也不知道这边会有条路和保护站,还要向您们报道。他说我们需要到库尔勒环保局去办理通行手续。原来这个保护站属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环保局管辖。但要我们去库尔勒办理,来回要一两千公里路,路费花销不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我们只是口头上应付了一下回去向领导汇报去办理手续,想着能找点关系处理一下应该就可以了。他问我们是从哪进来的,我们不得不告知他在东边还有一条路可以进到这里面来。

他要我们拉着他去找那条路的路口。沿着保护站门口的那条路向南穿过一片沙丘,过了一片大平滩,就到一个铜矿的尾矿坝,绕过尾矿坝就上了一条很大的砂石路,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东边那条路的入口。途中知道此人就是这个保护站的站长,姓陈,家就在库尔勒,他向我们抱怨他们在海拔高的地方工资与别的地方保护站的一样,补贴少的可怜,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他说现在这条路才是大路,看这条路多好走,你们走的那条是小路,不合法的,肯定不好走,从这边走肯定近。我们只是迎合着点头称是,实际上东边那条路比这边好走多了,也近一点,那条路是在青海的地界上的,他们根本管不着,不存在合法不合法。途中见到很多野驴,他告诉我们这是藏野驴,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里有好多种野羊,有藏羚羊、黄羊、盘羊等,让我们要特别小心野牦牛,曾有牧民喝醉了惹一头野牦牛,结果被牛顶起来,人直接挂牛角上了,过了好几天,找来一把枪,把那牛打死,才把尸体从牛角上取下来,想想那情景还挺渗人的。他还警告我们在我们工作的区域一直有一头熊出没,让我们特别小心。这一片最高的山叫求勉雷克峰,海拔5800m左右,峰顶像个倒置的铁锅,也有人说像富士山。这片区域也因山得名,被称为求勉雷克塔格。从保护站往我们工区走要过一段土山,他们叫泥巴山,我觉得这名字起的实在是太贴切了,这山只要稍下点雨雪就变成了烂泥巴了。

怕时间来不及,沿着东边的那条路口往里走了没多远,我们就沿原路返回。他“邀请“我们在保护站吃饭。实际上就是让我们给他们做饭。这个保护站也就三四个人,平时也就两个人,不过有信号有电视也还好点。我们到厨房一看,果真是大老爷们收拾的厨房,早前吃过的挂面还在锅里,灶台上已是厚厚的一层黑灰,洗过的碗里面还有油花,让人一看就没了胃口。但人家居然这么热情,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给做了。把他们的碗筷重新洗了好几遍,那位陈站长还进来说我们都洗过了怎么还洗。他们这里有维族的,只能吃牛肉羊肉,看到厨房黑乎乎早就干了的羊肉一点都不想吃。最后整了一个炒豆角和米饭,吃了点了事。

因几个烟民已经断粮,询问此处最近哪有小卖部,陈站长说他这有很多烟,想买什么样的烟都有,一律200一条,比如芙蓉王一条市场价230,他这只卖 200。不用明说,他这里肯定有很多过卡子的车给他送的,他自己也抽不完,折卖为现金岂不更好。他给我们一下买了四五条,并说以后要买烟一定到他那去买。

2014-6-22 晴转阴

虽然已是六月天,这里依旧隔三差五的下雪,除16,17晴了两天干活外,18日至21日一直下雪,只能窝在室内整理资料。今日早晨天终于放晴不,山上的雪已经化完。

工区的地形是西高东低,我们从东往西干,所以剩下的活越来越不好干。从沟底的4800m一直要爬到山顶的5300m,虽然只是500m的高差,但在这高海拔的地方,往上爬个两三米喘不过气来,就得歇一歇,就算歇一歇,也是很难消除那种疲劳感。更要命的是西边的山势都很陡,看着都胆寒,但比较好的一点是这里大都是花岗岩,因为气候寒冷,花岗岩多风化为大块的碎石,而且大石头多是比较方正的,人踩上去,一般不会滚落,这就相当于一个个石阶,爬着虽然很累,但还是可以爬上去的。

往上爬到至5100m的地方地势就变缓了,而那些岩石因为失去了重力的崩塌作用,竟然沿着垂直节理面一一裂开了,像是竖着摆放的一摞摞书。

 

wps93A8.tmp
风化堆叠的花岗岩

虽然海拔在5000m,但依旧还有些小植物生长在岩石裂缝中极其少量的泥土中,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支持样的信念支持它们生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的?

wps93B5.tmp

wps93C6.tmp

wps93D7.tmp

wps93D8.tmp

wps93E8.tmp

wps93F9.tmp

此时回头往北看,对面的求勉雷克峰清晰可见,山峰两侧的冰川平缓的往下延伸,远处看,那边的海拔似乎与这边持平,沿着大沟车可以几乎开到冰川的末端。

雪后的天是清澈碧蓝的,白云在低空里从近处一直排到远处的雪山,山间的河谷也有了一片绿意,预示着高原的春天即将到来。

wps93FA.tmp
远望丘勉雷克峰

远远看到山脊上有个黑点,我们看着吓了一跳,以为是熊什么的,没敢前进,赶紧拿出几个炮仗,朝着那边扔了过去,那东西听到后很快没了影子。可是往上爬发现它还在那里,不过这一次看清楚了,是一只野牦牛,没那么恐怖了,它警惕性倒是挺高,我们绕到一边后,它也爬到另一个角度盯着我们,那里并没有草,,似乎是要从山这边翻到那边去,等我们到了山脊它已经到了山那边的另一条沟里。

到海拔5300m左右的地方,山的阴坡雪基本没有融化,因为要到阳坡去,绕行需要下去再上去浪费体力,我们选择直接从雪地上穿行。在雪坡上爬行并不是那么恐怖,因为雪比较厚,踩下去就快没到了膝盖,并不存在滑到的问题,只需迈着大步往前爬即可,只是我这低腰的鞋很快就灌了满满的雪,脚也很快冻僵了,花了近四十分钟时间才爬到了山顶裸露的岩石上,坐在石头上脱鞋拧袜,搓搓脚底板才慢慢的缓过劲来。但山顶上的风又大又冷,不能久留,继续前行,走着走着也很快暖和过来了。以后得记住,爬雪山需要穿个高腰的鞋,能防止雪进入鞋中,实在不行,也可以在鞋外面套个样品袋。

wps940A.tmp
翻过雪山
wps940B.tmp
2014-6-26 多云转晴

又是连着下了三天的雪,今日终于消停了。因为我们其中的一辆车坏了,需要用另一辆车拖到格尔木修理,我也终于借此机会下格尔木一趟了。话说自5月15日进到山里,我已经40天没有下过山了,也就是40天没有洗过澡了,下山不图别的,能洗个澡就行了。

这次我们选择从保护站这边走,但之后的事实表明雨雪天过后从这里走实在是不明智的。因为那段被叫做泥巴山的路实在是难走,别说是后面拖着一辆车了,单车都在那泥地里打滑,不由自主的给你来个漂移,刹车方向盘有时根本无法控制,坐在车里让人心悬,更何况拖车的时候还要注意后面的车刹不住撞过来。果然没走多远,因为前面的车打滑,后面的车甩了一下,瞬间就把拖车的钢丝绳拽断了。幸好有工具把钢丝绳给接好了。

过了检查站就要穿过一片沙地,在一个带有坡度的拐弯处钢丝绳又被拽断了,继续接上拖车,因为钢丝绳接的过多,变得只有五六米长,也就是说这样使得两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要是突然有情况,留给后车的刹车时间就很短,不小心就会撞到前车上,只能低速小心的往前开,后车主要依靠手刹来制动。正规安全的拖车方法应该是两车之间用硬杆连接,大车必须这样拖车,可惜我们这没有这条件,只能如此了。

过了沙地就变成了大平滩,路况也好了很多,可以让人稍稍松口气看看窗外的风景。这里海拔4000左右,显然比我们那暖和多了,地面上长着一些小草已经将这里点缀的绿意盎然,金色的沙地不在那么荒凉,变得有点生机。

wps941C.tmp
山前广阔的沙地
wps941D.tmp
稍有绿意的荒野

刚刚下过雨的天蓝的惊艳,各种形状的白云漂浮在低空里,使这个大平坦显得更加辽远空旷。远处的雪山连绵起伏的向一个方向展开,雪变的多了,也变的白了。野驴和野羊听到车声后,卷尘而去,是我们惊扰了它们的安逸无比的生活。眼前看到的所有这一切只能用一个词与之匹配,那就是高原。

也许超不过十年,这里除了牧民,少有人问津,只是这些年在山里发现了很多矿藏,砂石路才铺了进来,大型的机械开了进来,输电线拉了进来,信号塔架了起来,房屋帐篷多了起来,这里正从动物的天堂变为人类的工厂。

有一条83公里的柏油路穿过,这是庆华矿业公司投资修建的,道路两侧也开设了饭馆、旅店、超市、加油站等生活设施。在这荒无人烟的高原,也只有财大气粗的矿业公司愿意投资修建道路,才会吸引更多的人到这里谋生,可以说是矿业让这里开发兴盛了起来,想想很多无人区都是因为有了矿业,才有了道路,慢慢有了村有了镇,甚至变得繁华热闹了起来,但这是一种发展还是一种破坏目前无人能为此下个结论。

走完83公里的公路就上了S303省道,这里往西170km就到茫崖镇(当地人都习惯称为花土沟),往东237公里到格尔木。从此沿着S303省道往东 37公里,就到那陵郭勒河,河水由北南而北,因为这里地势平坦,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河堤河道,少雨季节一般为干的平摊,水量较小,多雨季节河水则四处蔓开,所以整个河道显得很开阔,东西宽约两三公里,所以在这条河道上一共架起了八座桥,即1号桥到8号桥。

过了桥往东越15km,就到了乌图美仁乡,这里方圆上百公里就归这个乡管辖,乡的面积不能不说很大,而这个乡本身也就几座帐篷,一排小屋而已。因这一片有湿地,不缺水,水草丰盛,所有才引来很多蒙古族牧民到这放牧生活。这个季节芦苇和水草正在黄绿交替之间。水多的地方草先绿,水少的地方草还发黄,远处看去黄绿相接,也不失为一种美景。

wps9462.tmp

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悠闲的吃着草,相比几公里之外就是戈壁荒滩,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wps9472.tmp

这里果然不缺水,到处是小河塘,芦苇茂盛,有野鸭子在里面栖息,水中倒影着蓝天白云,这景致极像一幅油画。

wps9484.tmp

当然美景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一辆不知好歹的牵引车就误入圣境,就被困于其中,只能叫来挖掘机前来救援。

从工区到格尔木,好路烂路加起来近500km,还托着车慢速前行,到格尔木已是晚上十一二点。

2014-6-28 晴

27日修车购买物资,今日返回工区。相对工区,格尔木是热极了,下山时穿着保暖衣、羽绒服到格尔木是完全不适应,穿着大街上穿短袖裙子的,我们竟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像是外星来客。

这倒不打紧,一起来的几个人均出现了“醉氧”症状,各个都有点头晕心慌,适应了高海拔突然有点不适应了低海拔,这是在折腾我们自己的身体。

今日晴空万里,相比前日,天更蓝,云更白,听着高亢嘹亮的高原歌曲,行驶在伸向天边的柏油路上,虽是远离城市,能看到郊外如此这般的美景,也不由得让人欢喜。

wps9495.tmp

路旁的沙地并不是寸草不生,长满了很多矮小的灌木,一丛一丛的绿,会有什么小动物在此间穿行呢?

wps94A6.tmp

一大丛带着粉红色的灌木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不正是红柳吗,小时候在家乡常常看到,几年前在新疆库尔勒看到过,这些年只能是过年才能落着回家一次,已经很久没看到过这种植物了。还记得那年带我们到库尔勒周边游玩的司机说过,沙漠中有三种生命的奇迹,生长在沙漠边缘的红柳,生在在沙漠腹地的胡杨,穿行在沙漠之中的骆驼,它们已经被提升为一种精神植根与那些与沙漠共生的人信仰当中。干涸的沙丘并不妨碍它们变得葱绿,并开出粉红色的“花”来。

wps94A7.tmp
路边的红柳

但是好景不长,刚刚还是蓝天白云,瞬间就沙尘滚滚,铺天盖地的砂子向着我们的车袭来,这是起沙尘暴了,不到几秒中,前方几米的车就消失在视野中,满眼昏黑,赶紧踩住刹车,打开车灯,以10公里没小时的速度缓慢前行,沙尘一会大一会小,前方的车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十几分钟后才算穿过沙尘暴区。洋哥说曾经在喀什的时候,途中忽起沙尘暴,还未来得及刹车就与前方一辆车相撞,在起了沙尘暴后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开车需特别注意。

 

wps94B8.tmp
突起沙尘暴

回到工区,已经是晚上八点,格尔木三日游到此结束。随之而来的是回到高原的各种不适应症状,头晕心慌呼吸困难睡不着。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