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野外日志(连载二)挺进昆仑山

2014-5-15 多云

5月13日、14日一边在格尔木休整,一边采购物资,包括铺盖衣物,厨房办公物物资,蔬菜米面等。早晨10:50出发离开格尔木,一路上我用手机记录了所见。

 

整装待发
整装待发

10:50 出发 格尔木 海拔 2824 里程839(GPS所记历程,作为起点)南山有雪,见路牌指示往南到格尔木机场,往西距芒崖347km(茫崖就是著名的花土沟了)

一路向西
一路向西

11:30 854格尔木西收费站上s303(16)(之后用S303的里程顺便记录公里数),南为山,裸露,无植被,路两侧偶有农地,小麦约10厘米高,多为荒滩,偶见民房,途中往南有胡杨林景区(50),后出现沙丘,表面见矮小灌木。输电线路呈东西向,多见信号塔。(94)见小片水,变湿地,矮小芦苇,有鸟。海拔降低约100

沙地里仅有稀疏的灌木
沙地里仅有稀疏的灌木

12:47 海拔2831米,里程 971 (131)中石油,石化两个加油站,乌图美仁检查站,有川菜馆。地名可能为中灶火(因见有一个中灶火热泵站)。到芒崖227km。路见有格尔木至花土沟班车。1013(176)见水,湿地,有草,见牛羊。

路边被风沙侵蚀的小山
路边被风沙侵蚀的小山

13:20 海拔2862,里程1020,乌图美仁乡,有河乌图美仁河。蒙古族,仅有少量民房。芦苇高可达80厘米。据说可见黄羊。(192)有乌图美仁热泵站。 1038见那陵郭勒大桥,共有八个桥。仅见一米宽小水,水发土黄。据说夏天水大,可没桥。1044过8号桥后有路往西南约70公里,通那凌郭勒梯级电站。

1:55 海拔2893 里程1077左拐进入塔肯公路(0)(之后用该里程记录公里数)。肯德里克(通往肯德里克铁矿)。距芒崖170公里。由西北转向西。依旧荒漠,更加荒凉,没有草。有小的沙尘卷起。(27)变沙丘。见路边摆规则石头,应是防沙用。

14:22 海拔3233 里程1114(约38)庆华矿业公司关卡,收费,小车20,大车60。南不到3km有铁选矿厂。离雪山越来越近。海拔一路上升。

防沙的石头网
防沙的石头网
雪山越来越近
雪山越来越近

14:55,(约70)视野变窄,进入山谷,海拔3922。信号消失。沟里见牦牛。仍见电线。海拔到4129后开始下降。

15:03里程 1160加油站(82),略有头晕,庆华矿业选矿厂。山边仍未融化的有雪,海拔4060。1162后变砂子路。1167路右到金涌矿业,仍可见输送电路。1172路东有小木牌写玛兴大弯。仍可见不少车辆。1178海拔4400 1181海拔4500后开始下降。一路南行。1187路东有河皆为冰。

16:40 1191海拔 4016视野开阔,进入一大平滩。1193路东小路通鑫通矿业,电线不再见。有移动信号。联通信号偶有。海拔3900左右。向西南行。1208又见电线杆,与路平行,从东往西。路向西行。

17:00 1213 海拔 3850见一工地,信号消失。见大群羊,应有牧民。1218出现一格联通信号。头懵,眼眶略痛。1226 海拔3900移动联通信号变满。其中一车故障,无法发动,用皮卡车牵引。除去重复路线,从1242记。

18:32 海拔3990 1253见五六只野驴。1254路南见变电站,有信号塔,叉路左拐,下坡,过神华大桥。变土路。自信号塔南侧拐,往东行。1258过河。河面宽,砾石泥沙混杂。河中仍有冰。过河向东行。

19:00 1259 海拔3971 到临时驻地 有信号

共计公里数416公里,历时约8小时,如果不是因为车出现问题,应该距格尔木有7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2014-5-16 阴转小雪

这里天气多变,早晨起时还是晴空朗朗,到中午就变阴,远处的山边乌云密布。

下午就彻底变黑,并刮起了大风,风向早晨还是西南风,傍晚就转为东南风,东南风风势较强,携带沙尘。晚上八点多就飘起了雪花。温度早晨约为10度,晚上8时为4度。

青海地质队对扎营地有着严格的要求。帐篷整齐划一,且功用划分较细,住宿,办公,厨房,库房都相互独立。此外还有简易的厕所和垃圾坑。他们在环境保护这方面还是很重视的,将生活区用栅栏围起来,尽量不破坏外面的环境。此外他们还要求野外的垃圾也要带回来处理。今早他们还在工区内竖起来一面红旗,从老远就可以看到。这样的环境,就算是在荒野,也让人觉有家的感觉。

临时驻地
临时驻地

今天去我们的工区踏勘,此处距我们工区,直线距离约30公里。唐师傅跟一位司机带着两名工人开一辆战旗开路,我们开一辆皮卡跟在后面。一路上基本向西偶尔西南行驶。地形一直较为开阔,远远可见很多野驴,有的单独行动,但大多数都成群结队,最多的一群约13只左右。野驴身子呈棕色,嘴部,腹部及四肢呈白色,野驴似乎已经习惯了来往的车辆,只是在车辆靠的太近时才会稍微跑一下。据说野驴的耐力是很强的,汽车也很少能追到他们。

随处可见的野驴
随处可见的野驴

往里见到了很多野牦牛,它们大多成群结队,沿着河两边的平滩觅食,车过来时他们大都跑了。但偶有单独行动的牦牛,需要特别小心。路上就遇到这么一直家伙,一直徘徊在路边,有丰富野外经验的唐师傅立刻停车,观察牛情,示意我们不要前行。但那只牦牛似乎有点害怕,一直紧盯着我们的车,似乎做好了发动撞击的准备。车辆车牛对峙了约十分钟,那牛觉得我们对他没有威胁才扭头往别处走开,我们才敢继续前行。

闻声逃跑的野牦牛
闻声逃跑的野牦牛

路上遇到好多秃鹫围在一起,似乎是在吃一只死去的小野牦牛,我们的车过去后,它们才扑腾着边跑边飞的往山上去了。我坐在车的另一侧未来得及拍照,不过第一次进山就能遇到秃鹫,想必以后遇到的机会还很多。

老鹰在上空盘旋,在这荒野也许它最易捕获的食物就是那些窜来窜去的兔鼠,它们除了尾巴比较短外,看不出跟普通老鼠的区别。个头多在八九厘米左右。车过来时他们疯狂的跳窜,很快就能跳入一洞内。我们的车差点压到一只老鼠,开车的杨师傅说司机都比较忌讳压到这些小动物。

路况越来越差,时不时的要从河中穿过,要在夏季下大雨后,这里是不可能过车的。海拔从大本营的4000逐渐升高,到一个大阪升至4960,再差40米差点在车上突破我的5000记录。之后开始缓慢下降,地表仅见少量苔藓,再也看不到牛粪,在凹处有厚厚的积雪,风卷着雪乱舞。这里应该是永久的冻土区。我们的车经常要穿过没过多半个轮胎的积雪。有时要挂上低速四驱才可以穿过。

下午四点左右终于到了工区,虽然直线距离不到30km,但总共花了近两个小时,行驶了近50km才到达。工区南侧就是一条河,这就是那条那凌郭勒河的上游。河面宽阔,唐师傅说这河大车一般都不敢过,夏季看起来干涸的河面,很可能就是流沙或者沼泽,很容易陷车。河对面就有一条土路,据说可以通到可可西里,从这沿对面那条路向西可约12公里,有一个卡子,说是新疆的一个办护照,看护的是一位维族小伙。按理这里距新疆边界向西还有很远,但新疆那边一直跟青海抢地盘,最后青海被告知为了民族团结大义就给让步了。

那陵郭勒河上游
那陵郭勒河上游

如果不考虑海拔,工区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车可以直接开到,紧邻一条河,吃水不是问题,地形较缓,高差最大也就700米,甚至战旗都可以开到山顶上去。可是,可是,这里最低的海拔都要4800米,站在那里,不动都觉得头痛,呼吸有点困难,更何况还要爬到海拔5500米的地方。现在山上还有积雪,不远处就有永久冰川。大白天寒风刺骨,不知晚上得有多冷。这条件只能用恶劣来形容了,如何生存都是问题,更别说要干活了。

这里海拔4800
这里海拔4800

匆匆看了一下,就赶紧往回赶,但途中战旗车在两个雪坡上陷车,第一个努力加力才算爬上去。第二次直接陷入了雪坑,越陷越深,幸亏我们的车上带上了钢丝绳,用我们的车才将其拖出。想想都有点恐怖,在这荒野,如果只有一辆车,万一误车,没有手机信号,无法找到救援,仅仅是夜晚的寒冷就会把人冻死。所以一辆车是万万不能闯入这片荒野的。

 

 

2014-5-19 多云

昨天十一过点就进到了我们工区,这里海拔4800米。刮着西北风,寒风刺骨,幸亏穿上了羽绒裤。头上戴了两个帽子依旧觉得冷。来不及休息就开始卸车扎帐篷。在别处扎帐篷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在这里掐断铁丝都觉得费力。稍微用劲猛一点就感到头疼气喘。干一会儿歇就得歇半天。花了近四个小时才将一顶4×6的帐篷扎好,这一顶作为我们的住的。因为风大,必须用桩子将帐篷固定,这里地表仅有一层浮土,往下就是冻土,要砸下一个桩子需要两三个人换上四五波才能进去,砸完后基本都是元气大伤。半天才能缓过劲来。又从河边用车拉来一些大石头压在帐篷边上。

新的驻地
新的驻地

不知是缺氧还是饿了,除了头疼就是犯困,好想睡一觉再干,喝了一罐冰冷的八宝粥,像是吃半融化的冰糕。就算是补充了点能量吧,继续搭一个3×4的小帐篷,这是我们的厨房。搭完后开始摆床铺床。又抬了几桶水将水泼到帐篷里,这样可以压压那些浮尘。架炉子生火。收拾厨房。已经有人坚持不住,回来躺在床上了。到后来仅有洋哥强撑着做饭,其余人都爬床上了。八点多吃饭,吃完饭简单的洗漱,有人甚至没有洗漱就直接就躺床上睡了,没有以往那样的欢笑,没有人再说打牌,静悄悄的不到十点就关了发电机睡了。

这一夜基本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那只小狗在不停的叫着,总感觉被子要掉床底下了,有时候又感觉是胳膊放在外面冻着了。收回胳膊翻身继续睡,但好久睡不着。身上的两个厚被子压的喘不过气来,但又怕冷,不得不继续盖着。凌晨的时候明显感觉呼吸不畅,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早晨很晚才起来,头仍有点疼,硬撑着爬起了床。看上去大家都个个精神不振,阿苏起来后还没洗漱就直接爬床上了,呻吟着,嚷着要下格尔木。洋哥直接没起床,说话有气无力,测了一下体温,39℃,是高烧,是昨天刮风着凉感冒了,并且因为干活太重,高原反应也很强。在这里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最后决定先开车带他们下格尔木去看病,等好了再上来,我、飞哥、司机杨师傅、小露四人留在营地。

这一天除了吃饭基本都在床上躺着。

还未开工,人已倒下
还未开工,人已倒下

2014-5-20 多云

今天感觉稍微好点,要走的慢的话也感觉不到与下面的区别,只是爬个小缓坡就得喘一下气了。

下午觉得无聊,就开车出去到工区探探路。工区东、南、北三面都各有一条大沟。东面的沟就是那凌郭勒河(地图上叫那仁郭勒河),这里属于它的上游。河面开阔,现在这个季节流水较小,很是清澈,我们的帐篷就搭在这条河的东岸,吃的水就从这条河里取。河道里有很多细砂,表面看上去水很浅,有的地方甚至没水,但小车是万万不敢从上面开过去的,因为砂子里面含水,很容易陷车,而且越陷越深。到我们工区需要过到河对面,幸好有一处经常过车的地方,那里河床已被压的很硬实,我们的皮卡车可以安全通过。紧邻着我们工区,河的西岸有一条土路,沿着这条路往南约60km,那里有好多个砂金矿,每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卡车、铲车、装载机、挖掘机等往里面去淘金。据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南就可以到可可西里。

那凌郭勒河
那凌郭勒河

工区南侧的大沟也应该属于那凌郭勒河的上游,可能是其中的一条支流吧。大沟较为开阔,看上去比较平坦,行车应该不是问题,但实际上沟中有很多小冲沟,地面很湿,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但即便如此,地表还是有根多车辙印,沿着车辙印前行一般就没啥问题了。大致看了一下,沿着南面的这条沟可以一直到工区的西南角。

工区的北侧的这条沟也相对比较开阔,但看上去并不平坦,沟的北侧往西有一座雪山,雪山下面有两条冰川,此处海拔可能在5800以上。但有冰川的这条小沟地势比较平缓,找辆力量比较好的车是完全可以开到冰川脚下的,据说中科院寒区旱区研究所的人曾在这条冰川边上安装了测量仪器来研究气候变化。因为沟中有很多侧沟,我们一辆车没敢轻易进去探路,不过找着肯定有路可以一直往西到工区的西北角的。

远处的雪山
远处的雪山
冰川
冰川

我们沿着那条土路往北走,据说往北有个新疆野生动物保护站,说不定还会有信号,事实上在距离我们工区约3km的地方我的手机就搜索到了联通信号,并且有3G 网络,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也就是说我们从驻地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打电话了,这里并不算与世隔绝。我们继续往北开,很快就看到前方不远就有一座蓝色的小房子,很可能就是那个新疆的野生动物保护站,距此大约有10km,但据说这个保护站的人很难缠,我们就没敢继续往前开,打了会电话就返回了。

由此看来我们工区条件还是不错的,交通方便,三面有路,通讯也相对方便,相对去年新疆干过的那几个工区那简直不知道好到哪去了。

2014-5-21 阴,大雪

今日在室内歇了一天,天气阴沉,中午过后就开始下雪。没多久四周就被白雪覆盖,在帐篷里围着炉子取暖,这俨然就是冬天的节奏。

大雪封山
大雪封山

下午七点多快八点,雪停了。东边突然露出了一片蓝天,此刻的高原呈现出一幕完全不同的景象。远处依旧是乌云遮蔽,而近处却有一片蓝天让阳光洒在了大地,照在了雪山上,雪慢慢融去,露出了褐色的土地,像是刮去了奖券的保护膜,而清澈的河水静静的流淌着,从很远流向很远,第一次感觉到高原竟是如此之美,禁不住拿起相机拍了好长一阵子。

雪过天晴
雪过天晴
雪过天晴
雪过天晴

晚上快九点的样子,听到外面有车响,出去一看居然刮着鲁Q的牌子,居然也是山东的,上前去问,才知是山东七院的兄弟队伍,他们是到他们工区踏勘的,正在找进工区的路,他们的工区在距我们这往南近90km地方,一共两辆车,六七个人。一听我们是青岛来的,简直跟遇到了亲兄弟一样,问了问那个谁谁谁是不是在你们单位,嗨!还真是,没想能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还能遇见熟人。眼看天黑了,还下着雪,距他们工区还远,同是苦逼的地质队,出门在外都得相互照顾着点,就热情的招待他们吃饭住下了。

来自山东的兄弟队伍
来自山东的兄弟队伍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