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野外日志(连载三)野性高原

2014-5-22 阴,大风

早晨很早,七院的兄弟们就起床了,他们要继续往里去探路。帐外又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很显然昨晚又下雪了。

雪虽然停了,但风却变大了,化雪天,刮着大风,冷的要命,只能乖乖地在帐篷里窝着。这些天我们也没有必须完成的任务,只需缓慢的适应高原的环境。

晚上天黑了好长一阵子,十点多了,听到帐外有车响的声音,是七院的那几个兄弟们探路回来了。这么晚才回来,又饿又累,饥寒交迫,真是辛苦,赶忙招呼着洗漱吃饭。今晚只能又在这借助了。听他们说从我们这到他们工区得四五个小时,路况很糟,经常过河,很容易陷车。工区里只有一小部分可以凑合着开车,而其余的部分需要雇马打游击了。唉,他们也真不容易,想想我们,确实比他们近便多了,这里以后就成他们的中转站了。

2014-5-23 阴,大风

风依旧刮个不停。今早发现对面的山沟里居然来了一群野牦牛,大约15只左右,本以为这里海拔高,气温低,山上也没有什么草,除了老鼠外不会有野牦牛来的。这群家伙就在荒山上啃着稀疏的几个枯草从一个山头啃到另一个山头,真怀疑它们是怎么长那么大的。很想凑近拍几张照片,但又不敢,要是惹怒了它们,那我就一命呜呼了。以后在这里干活,还是提防着点它们,得备上炮仗才行。

2014-5-24 阴

虽然还是没有见到太阳,但今天的温度还算上升了一点,至少让人觉得可以出门溜达一下了。在这荒郊野外,没有信号,没有网络,当个宅男着实让人受不鸟,无聊比忙碌还折磨人,开车去到工区溜达了一趟。

工区的地形还算可以,开着四驱的皮卡还可以开到山脊上去,但也并不是那么幸运,因为山上有很多大石头,就算不陡,车也开不了。但已经不错了,海拔已经到了 4950左右的地方,喘着气,爬爬停停,向着一个小山包慢慢爬去,到山包处海拔居然到了4990,离破5000的记录仅剩10m了,只要稍微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爬爬,今天就变成了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了,但那个累不是休息一下就能缓过来了,实在是不愿意往那边爬一小步了,略带遗憾的返回了车里。

这里的风也很要命,长时间吹着很容易让人头疼,而且一下子好不了,只能歇一个晚上才能消去。山上居然还有联通信号,高一点的地方可以到三格四格,但这只是让人空欢喜了一场,这信号是假信号,怎么拨号也拨不出去。

2014-5-25 阴,小雪

在帐篷内待着实在无聊,下午就出去打电话。路上居然遇到了四五只野羊,他们都说是黄羊。也许它们并没有见过车,远远的看见车时还好奇的打量着,好几只就停在那里抬头望着,只有车快要靠近时才慢慢的跑开几步,但是你以为可以开着车撞它们,弄点羊肉吃吃,那就太天真了,它们奔跑和躲闪的能力绝对是超一流的,它们就在一瞬间侧着身子向远处飞奔而去了,你只能望尘莫及。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它们居然能以飞一般的速度奔跑很久,不得不佩服它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如果把它们放在平原上跟别的动物来一场赛跑,它们的成绩绝对是超群的。

野黄羊
野黄羊

也正是由于它们对自己奔跑能力的自信吧,它们并不着急早早躲开,只是看清楚了,满足了它们的好奇心了,靠的很近了才飞快的跑开,而我也正好能近距离的拍到了它们。它们毛色通体呈黄褐色,尾部都呈白色,这一点特别明显,尾巴极短,耳朵很像是牛耳,看到的时候都是竖起来的,嘴巴有点像鹿。有的有角有的无角,可能这是公母有别吧,角呈V字型,略向后弯,较细较尖,长约20cm左右。身高在50cm左右,身长60-80cm。

野黄羊
野黄羊

2014-5-26 晴,微风

今天天终于放晴,看到了久违的蓝天。根据这段日子来看,这里一般是阴天多晴天少,有云就下雪,下午四点之后下雪的概率在70%以上。十天必有八天刮大风,风向以西北风和东北风为主,偶有点东南风,晚上的气温多在零下,白天的气温也大都在10℃以下,下雪的时候可以到零下,我穿两套保暖衣,外穿羽绒服才不觉得冷,我们放在厨房的黄瓜和西葫芦经常被冻坏,早晨到河边打水,水面上经常结了3mm左右的冰,需要敲开冰才能取到水,河中央不知道哪来的一块厚冰,上面被雪覆盖,一直没有融化,我们都想把它当做天然冰柜来用。

仅有一丝微风,难得的一个好天,在屋子里憋得难受,又开车到工区溜达。今天尝试从另一边的山坡往山顶上开,居然也开了上去,居然一下子开到了海拔5000m的地方。没想到我生平第一个5000m的记录,居然坐着车就给破了,比起那个3700,3900,4000来这也来的太容易了一点吧,看来起点高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哪种形式破的记录,这也是值得纪念一下:2014年 5月26日16:38分我第一次站在了海拔5000m的地方。

终于突破了5000m的高度
终于突破了5000m的高度

2014-5-28 晴

天刚刚晴了一天又变阴了,昨天下起了小雪,又在帐篷里窝了一天。不过还好今天又变回晴天了。

下午六七点苏哥与洋哥终于回来了,另外由于阿苏无法适应这里的高海拔环境,就把他留在了外面的骆驼峰项目部,把那的小牛换了上来。洋哥的感冒基本好了,我们几个在这已经待了十天,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明后天就可以开工干活了。

2014-5-29 晴天

早晨吃过饭就开着两辆车去工区北部踏勘。进去时并不顺利,看似平坦的河沟,确有很多的石头和大坑挡路,需要绕来绕去,看着上山还比较好走,索性把车往山上开,但仅开到半山坡又被很多的大石头挡住,这是高原山区的普遍特征,因为高寒,主要的风化作用是冰劈作用,岩石都被风化成大块,堆积在山坡上。放下车爬到山顶观察了一下,发现沟底下居然有一条不怎么清晰的小路,于是下到山底去找那条小路。这条小路可能是以往他们在这做物探工作时压出来的,沿着这条断断续续的小路,居然很顺利的到达了工区的西北角,这为以后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山坡上堆积的滚石
山坡上堆积的滚石
工区北部的大沟
工区北部的大沟

之后出去打电话,却被路上的几只野牦牛拦着,幸好是一群,不是一只,打了几下喇叭,它们也都悻悻的跑到旁边的山坡上去了,当我们在下面打电话的时候,它们依旧对我们虎视眈眈了。当大家跟对象刚聊得火热的时候,就听到领导在远处训话,说几句就行了,还打那么长时间干嘛?只得匆匆压了电话回去了。

2014-6-4 晴

近几日天气都不错,一般都是早晨晴天,一到下午五六点就变阴,时不时的还会飘点雪花,下点冰雹。除6月2日是端午节在室内休息了一天外,其他几日都出去干活。现在的野外工作主要是填图,这里虽然没有什么植被覆盖,岩石裸露,但大都是坡积物,转石,要找到真正的基岩却很困难。可能山顶上有一小片大理岩,但这个山坡上到处滚的是大理岩,让人无法判断此处到底是什么岩性,所以在这里准确的划分出岩性界线是很困难的。

虽然这里没有什么植被覆盖,但地表湿润的地方也会长点小草,能看到一丝绿意,偶尔也会见到几朵野花。也会看到兔子和野羊在这里觅食。6月1日下午收工的时候看到河对面的河沟里来了一大群野牦牛,粗略的数了一下,竟有五六十只,真不知道这么一大群野牦牛,在并没有几个草的荒山上怎么才能吃饱,怎么才能生存下来,在寒冷的冬日,在积雪覆盖的高原,它们又是如何度过的呢?

枯草丛中的小花
枯草丛中的小花
毛茸茸的野草
毛茸茸的野草

因为浩哥要到另一个项目上去,小牛咳嗽多日不见好转,今天他们一早就下山去了,仅剩我、杨师傅和小露留在了营地。

2014-6-8 晴

6月6日下午七点多,洋哥他们从格尔木回来了,并从格尔木雇了一位厨师,这位厨师姓李,因满脸痘痘,皮肤较黑,刚见面以为他三十好几呢,没想也仅比我大一岁,他也为这痘痘苦恼,说为了治这痘痘花了好几万,吃了各种药,胃都吃坏了也不见好转。虽然他满脸痘痘有点吓人,但他的厨艺还是蛮不错的,之前在格尔木一家酒店帮忙,什么水煮鱼、大盘鸡的都不在话下,会做各种面食,刀削面手艺相当精湛,那削出来的面就跟机器里做出来的一样,长度粗细都是那么的一致,我们一致觉得他开个面馆肯定很火。但他自己说最擅长的是砂锅,可惜我们这没有砂锅,没法让他展示一下这个才艺。总而言之,李师傅是迄今我们雇到过的最好的厨师,有了他我们的伙食也是大大的改善了,吃饭有胃口了,干活也有劲了。事实证明,在野外干活,找个好厨师,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对提高工作效率是至关重要的,哈哈。

今天下午收工回来的时候,看山沟里有一头小的野牦牛,回来的路要经过这条沟,那牦牛离沟底较近,我就想从沟头绕过去。当我往上面没走几步,忽然就看到那头牛竖着尾巴,迈着小步向我奔了过来,那并不是一头小牛,比我大好多,它肯定是觉的我威胁到它了,过来顶我。说时迟那是块我赶紧扭头往有车的地方奔去,可是眼看着这那头牛低着头冲着我越来越近,而我却跑的那么费劲,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迈起来非常吃力,但这种情形容不得我休息片刻,连气都不敢多喘,时间似乎变慢了很多,一步一步的,我终于跑到了车里,而那头牛也停止了追我的脚步,怒视着我们的车,尾巴依旧翘着。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快速的呼吸着,但仍旧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两片肺感觉快要炸了似地,肺的下部已经开始隐隐作痛。脑子里依旧浮现着刚才那头牛快要撞过来的画面,心中害怕极了。回到帐篷在床上躺着了好久,呼吸才恢复正常的频率,肺才不那么疼了。

一头充满敌意的牛
一头充满敌意的牛

回头想想,实在是太吓人了,那家伙只是轻松的迈着小步向你奔来,你能清楚的看到它上下摆动着的黑毛,低着的牛头,愤怒的眼神,向上冲着的牛角,能听到它巨大身体落在地上的牛蹄声,就算不撞你,也能把你吓个半死,而你在这高原上,就算使出浑身的劲来也根本跑不起来,要是跑的距离太远,你的肺也根本支撑不了。以此为戒,下次只身一个人的时候,切不可靠近独牛,离的越远越好,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2014-6-13 晴

自9日开始下雪,停停下下,连续下了四天,今天终于放晴,露出了蓝天,厚约半尺的雪慢慢开始融化。

雪后
雪后
雪后的高原一切都变得清澈,蓝天是清澈的,雪山是清澈的,溪流是清澈的。如棉花糖一般的白云从近处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雪山,然后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雪山之上,看上去像是从雪山里飘出来的一样,圣洁而又圣神。
雪后
雪后

那些夜行动物们的行踪也在雪地里暴露了。帐篷后面出现了好多动物的爪印,可能有老鼠的、鸟的,也可能有狼之类的,可惜我不会辨认。从它们的爪印可以看出,它们有的在帐篷不远的地方徘徊了很久,有的离帐篷很远的地方就打道回府了。他们或许在这里嗅到了食物的味道,但却不敢靠近,夜里“如花”惊恐的叫声可能吓走了它们。

雪后的爪印
雪后的爪印
雪后的爪印
雪后的爪印

下雪天的感觉还是很爽的,除了整理资料外,剩余的时间就是打牌看电影,早晨也不用起的太早,可以尽管睡到10点以后。不过已经好些天没有出去打电话,心里还是有点着急。

雪后
雪后

2014-6-14 晴转雪

前两天已经接到领导的电话,说有专家要过来检查指导工作,不过我们只需带上资料到下面的另一个项目部检查就行。

上山近一个月终于落着下山了。因为前些天下雪挺大,怕误车,就两辆车同时下山,怕中午头雪化了不好走,一大早就出发。可是没走多远,我们的车就陷在了雪坑里。那是一条小沟,原以为不是很厚,冲一下就能过去,可刚到中间就被积雪托住了底盘,前进不得,后退也不能,看来就算雪不化,也是很危险的。幸亏还有一辆车跟着,带上了拖车的钢丝绳,从前面拉出去是很困难的,只能拖着车尾往后拽。钢丝绳倒是带了,但忘了带拧卡扣的扳手了,在车里的工具箱翻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折了嘴的尖嘴钳子,只能凑合着用了。两车屁股对屁股,连接好钢丝绳,准备前面的车往前拽,后面的往后倒,可惜前面车有点提前,加力过猛,钢丝绳一下子就断了。幸好还带了一个链接扣,可以将断了的钢丝绳接好。这一次前后车配合较好,顺利的拖了出来,虚惊一场。

陷入厚厚的雪中
陷入厚厚的雪中

沿途海拔逐渐降低,地形也变的开阔,看到了一丝绿意,所见的动物也越来越多,先是看到一大群牦牛在山脊上吃草,等我们车过去的时候,它们沿着山脊,排成一排,平行着我们的车奔跑。一头年在最前面,将后面的牛远远的拉开,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恐惧。

山顶上与我们的车平行奔跑的野牦牛
山顶上与我们的车平行奔跑的野牦牛

一大群秃鹫像是开会一样,聚集在一起,落在路边一块草地上,说明附近有什么动物已经死了。它们并不怕人,伸着长长的脑袋,心不在焉的看着周围,或许是已经饱餐过了,在这晒太阳呢。偶尔有几个胆小的想飞走,可惜吃的太饱了但跑了几步还是飞不起来,只能冲着低的地方,借助地势滑翔一下。

刚刚饱食后的秃鹫
刚刚饱食后的秃鹫

河沟里黄羊听到汽车的声音,开始慌乱的奔跑,它们并不沿着一个方向奔跑,而是跑一会儿改变个方向。有几只可能是离群的黄羊居然跑开了又从车前绕过,它们对自己的奔跑速度是如此的自信,可以在车前穿行。有好奇的跑远了还停下来回头望望,究竟是什么家伙过来了。

闻声奔逃的野羊
闻声奔逃的野羊

站在一块石头上的鹰一点不把我们当回事,车过去的时候仅仅是回头看了一下,也许它压根瞧不上这些地上跑的。

专注于猎物的鹰
专注于猎物的鹰

野驴还是比较警惕的,虽然隔着一条河,远远的就开始往对面的山上奔去。但也有驴可能吃的太过投入,居然在我们的车离它们十几米的地方才开始奔跑,但他们的奔跑速度一点不逊色于善于奔跑的马的,更有意思的是,它们跑起来排成一列,侧着身子,伸着长长的脖子,似乎在喊“不得了了,快跑快跑”,样子又傻又可爱。

傻驴
傻驴

下午五点多,南边的天空已经是乌云密布,工区那边或许正在下雪,匆匆吃了几口饭就往回返。途中一会儿冰雹,一会儿雨,一会让雪,下的很急,只能再雨刷器刷过去的瞬间看一下路,还好地势比较平,没有什么沟谷,七点多钟终于回到营地,地上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可气的是天居然晴了,像是被老天戏弄了一把。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