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白胡老爷爷David Attenborough的见面

2013年1月17日清早。

我爬起来冲向公交车站,要在8点前赶到古动物馆完成一件我从来都没敢想过的事情。寒风中挤上公交车,脑子里还回想着昨中午得知这个消息的情形……

昨日午睡过后迷迷糊糊醒来,趴开QQ看到录录淡然地在群里告诉大家大卫这几日正在他们古动物所做纪录片的拍摄工作,想围观的话有机会。

前几天的自然茶聊主题为纪录片,参加过《美丽中国》(Wild Chian)拍摄的杨烨老师给我们分享了BBC自然纪录片频道的经历,自然也提到了大卫爷爷的故事。此消息一出,群里炸开了锅,年高立刻画了一副大卫爷的速写,文浩激动地打算买票从山东赶过来,空错也呼啦呼啦说了很多……

我当然也很激动!大卫爷啊!白胡老爷爷啊!我最喜欢的植物纪录片的主持人!BBC纪录片频道的台柱子啊!伊丽莎白女王御用的科学解说家啊!来中国啦?而且我们还可以见到他?

等我冷静下来,决心也画一幅小画,到时候跟着大家一起送给大卫爷,能和他握个手什么的就更好了。

……

没想到讨论到最后,我成了这次“追星活动”最合适且最唯一的人选了,具体原因不一一表。空错细心的叮嘱了我见面以后要向大卫爷介绍一下咱们的自然笔记小组,请他给我们小组的发展提一些建议。

我也细心的画好一幅大卫爷爷和一只鹰的卡片,写了祝福的话语,在卡片上画下了自然笔记的logo。并与录录商讨了明天的接洽事宜。

赠送卡片正面
赠送卡片正面

赠送卡片背面
赠送卡片背面

回过神来,早高峰的公车还真是挤爆了,感觉自己的鳖壳都要被蹭掉了。约1小时以后,我就来到了这里——中国古动物馆!今天空气终于变好些,真担心按照前些天的PM浓度,要害得大卫爷少活几小时了。

时间是8点08分。

中国古动物馆,天蓝蓝,好兆头!
中国古动物馆,天蓝蓝,好兆头!

见到了录录,录录带我去找卢静,卢静不在。录录担心我无聊,一直陪着我介绍这介绍那,而我则时不时问他见面的时候怎么怎么做是否合适。录录给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我们确定了见面的流程:送画、介绍自然笔记、请签名、问问自然笔记的发展问题、(若还有机会,就再签几个名)。

9点左右,在7楼办公室见到卢静。得知最新消息大卫爷进所了,在4楼拍摄。也听到楼道里有人谈论着此事,关键词是“BBC”、“那老头”、“拍摄”,还有一句“电梯拥堵了”。录录让我在6楼等着,据说是会来采访某老师。我乖乖等着,心里背着台词。

9点20分左右,卢静建议去1楼展览馆内等着,因为10点会去馆内拍摄。于是录录带我去了展览馆,并且带我参观了展览馆(录录讲得真好,强烈要求下次再去听一次。)

10点零8分,大卫爷没有出现。录录跑去打听,还在4楼标本馆内。于是我们又转战4楼。

录录带我进到标本馆西侧隐蔽的入口,我终于!!!见到了!!!大卫爷!!!他的摄制组!!!!当时摄制组的光打向了走廊这边,所以在走廊尽头的我们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工作人员晃动的身影。某一刻,我还误以为自己见到了大卫爷爷!(后来才知是另一位工作人员)。

第一眼见到摄制组
第一眼见到摄制组

心中反复思量着见面的流程……

千万别出错……

舌头一定要伸直……

话要说清楚……

有必要这么紧张嘛?我在心里想了想,于是转头和录录商量,要不我们还是去电梯那头等着碰到的可能性更大些?录录表示赞同,于是我们又回到了4楼电梯口,在这里可以隐隐看到标本馆内拍摄的情况。录录很忙,跑出去帮我买椰汁,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交待我见到大卫爷以后就自行扑上去。扑!上!去!

11点,喝完椰汁,不紧张了。这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我凑着头想透过标本馆门上的小玻璃想看看里面的情况,结果里面一个软妹子打开门放了我进去。傻巴巴地在门里站着望着,标本馆是中间有长长走道两侧是铁皮标本成列柜的一个大厅,大卫爷他们就在大厅中心处进行拍摄工作,柜子正好挡住了他。

一个博士生模样的男士问我作甚,我说来见大卫想把画送他,顺势摇摇手中的画。此人说,哟,消息传播得这么快。我说我很喜欢他的纪录片,特地赶过来的,你也要见他吗?他摇头说,哈,不是。

没想到,这位男士是广电总局这次拍摄项目的负责人,也多亏他很友好,当时是拍摄的间隙,他帮我去征得了大卫见面的许可,听到他不停的说“your big fan”,饭就饭吧,果然还是成了追星饭,我咬牙往前走去。

见到白胡老爷爷了!白胡老爷爷脸上很光滑,一毛胡子也没有,倒是有一头苍苍白发,他和蔼可亲,露出慈祥的笑容。他见我走过来,从标本台的座位上站起来迎接我,和我握手,此时此刻,任何作文里出现过的形容都不足以描述这只大手的温暖与微微的力量。

我捂住胸口,说能在此见到您是我最大的荣幸,我很激动,我喜欢你的纪录片,我爱你,我给你画了一幅小画送你希望你喜欢。

大卫爷爷看到画,又开心的笑了。

我接着说,今天在这里是有个问题要请教你,我们有一个兴趣小组叫做自然笔记。

我展示了小画背面自然笔记的logo,请他帮我们小组签一个名,于是就得到了这个!

大卫送给自然笔记的签名
大卫送给自然笔记的签名

大卫爷顺势坐回了标本台的座位上,我也坐上旁边的椅子继续介绍:自然笔记的人社会身份各不相同,拥有的工作不一样,既不是专业科学家也非专业摄影师(在这里我好像说错了什么,不应该说“都”,而应该是“大部分”),但是我们用业余时间聚集在一起出野外,拍摄植物、野生动物,给大自然做笔记,就像我们这个组织的名字。请问你对我们有什么建议吗?我们的小组要怎么发展才好?

大卫爷表情舒展了开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组织呀!因为你们不是专业人员,所以你们的时间与眼光都与科学家的不一样,好好坚持下去,你们做得这些很有意义,也很重要,你们留下来的东西会成为科研的珍贵资料!

到这时候,工作人员提醒我拍摄要继续了,我只好起身离开,祝福大卫爷身体健康,祝他在中国旅行愉快(在这里我好像又说错了什么,应该是“trip”而不是“journey”)。

工作人员送我出了标本馆,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一个粉红衣白妹子用摄像机把这个见面的过程记录了下来。她接着采访了我,为了见大卫做了什么准备,大卫对我有什么影响,你提到的小组是什么组织。回答的时候我真想把大家拍的、画的、记录的大自然展示在镜头前面,可是我只有一条不怎么捋得直的笨舌头,但是这个珍贵的画面已经被记下来了,真棒!白妹子请我签了一个肖像授权协议,说不定以后我还能出现在BBC纪录片的花絮里呀。

考虑到国外那么重视肖像版权,我就不在这里展示与大卫爷爷的合照了。

谢谢录录提供这个消息并且一直陪着我,谢谢那位在广电工作的好心人。最后对不起年高与文浩,时间紧张没要到签名,请原谅。

咱们好好记录,做好我们的自然笔记!

 

年高画的年轻版大卫爷爷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