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游人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找到组织,以改变我一个人满山瞎闯的现状。一个人上山,最担心的是安全。奇怪的是我老公一直不担心。今年正月初三我一个人去后山走滨海路,暴走仨小时,只遇上一个骑摩托车的男人。我打电话给老公,“有个男人骑着摩托车,有时候在我前面,有时候在我后面,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你过会儿给我打个电话,壮个胆儿。”他答应了。后来打没打电话我忘了,那个男人也终于走掉,我这算小人之心了。

因为担心安全,也曾想过养一条大狗。这事儿想想就拉风。可惜房浅屋窄条件不足,再加上有人从小吃过狗的亏,对身长超过三十公分的狗一律害怕,所以这想法也歇菜了。

那就找个伴儿呗。这伴儿不好找。爱爬山的不爱植物,爱植物的不爱爬山,爱爬山也爱植物的没有时间。其实有段时间我还真找了那么一个,莉莲小姐跟我志同道合,体力也比我强,我们俩组合了几次,效果相当好。可惜她工作忙,现在更是随身携带着别人的口粮,被人吃定,根本没有整时间用来游山玩水。

所以啊,还是找个游山玩水的组织可靠。我自己搜和别人推荐的,前后找到三个本地户外QQ群。加进去以后,看到活动还是蛮丰富的,但多数都是爬山和采摘,还要交钱。想起交钱俺就肉疼。爬山还有时间限制,那就注定没啥自由了。想想自己经常见到不认识的植物,就要停下来拍照,拍完了还要拿出书来核对,这怎么会赶上进度呢?所以看看活动挺好,也就是看看,图穷账单现要交钱的时候总是捂紧钱包,想,老子爬过的山多了,要钱?哼!老这么看看也是不行的,三两个月不参加活动就会被踢出群,就这样,我被人chua–chua–chua踢出了三个群,真正成了舅舅不亲姥姥不爱的浪游人。

对,浪游人,像浪一样漂流四方。除了自由的意志,一无所有。可以停在山脊,也可以留在沟底,当然会当凌绝顶的畅意也无人可共。无人可共就无人可共吧。尽管一个人在山上提心吊胆,真心考虑过搞一个微型电棍防身,可那些幸福也是自己的。比如在初春,太阳照在山顶的青石上,暖烘烘的,帽子合在脸上,人仿佛睡去了,可是有鹡鸰在叫,还有些带着颤音儿的不知名的鸟儿呼朋引伴。有风过松林声,有山下海浪声。有松香味儿,草香味儿,不知名的花香。一个人躺着,身下的石头还是几万年几百万年前的那块,它并不告诉我些什么。可我离开时,嗒然若失。

再比如遇到一株开蓝紫花的草,应该是黄芩,可是叶子就是不同。翻开书核对半天,无论如何无法定夺。就再跪下来,细细看它的花萼,要把它印在脑子里似的。还有一株爬在篱笆上的,一看跟野豌豆就是亲戚,可野豌豆有开这么多花还偏向一侧的么?一查书,原来是广布野豌豆,处处都对得上,这时心里的得意,也不必向人说。

酸枣丛中的匐行就不必说它了吧。跌到厚厚的落叶下的尖石上也不必说它了吧。踩翻了一页酥透的麻岩出溜下老远也不必说它了吧。独自上山,就是万分小心,危险也无处不在。可是比起自由地穿行在郁李和欧李的花海、大花溲疏的花海、小叶锦鸡儿的花海、花木蓝的花海、黄花败酱的花海、刺槐的花海、野蔷薇的花海、小米空木的花海、金银花的花海、牛奶子的花海、茴茴蒜的花海,危险又算得了什么呢?每每上山时惴惴,下山时却有着不可一世的心境。

人在这个世界,注定是孤独的。独自上山,孤独是自己的,幸福也是自己的。浪游四方,危险是自己的,幸福也是自己的。我不想求得更多了。

- -- -

One thought on “浪游人

  1. 女的上山怕人,男的上山怕狼。哎,还真是不好找同伴,我一个人也就只敢在山边转转,同行的多了他们又只在登山步道上走,不去钻树林。我还特别怕蛇,有时想,这个星球上怎么有这样丑陋阴险的生物。这个是广布野豌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