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兰山之行

贺兰山01

结束了三个月的骑行,坐上火车,扛着车子吭哧吭哧的赶到宁夏后,找到一家旅馆,扑通一声倒在大床上,长长的一觉睡得死去活来。之后的一个星期,白天整理照片、写游记、看电影,晚上继续拼命补觉,经过长长的一番休息,体力总算是补回来了。这时候我钻出脑袋望了望北方蓝得引人犯罪的天空,出行之心蠢蠢欲动,于是调整车子,拎起背包向着贺兰山骑去。

银川平原坐落在贺兰山脚下,平均海拔1000米以上,所以夏天不是特别热。优哉悠哉地晃出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十二点了,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骑着骑着很快就觉得嘴唇发干,这就是西北城市的特点之一:干燥。银川号称“塞上江南”,以整个西北的情况来说也算名副其实,但对于江南人来说就显得极其浮云了。回民的食物以炸、烙、烤、蒸见长,多肉、重油腻,并流行盖碗茶,大抵也跟气候有关。多食油可以增进气色,喝茶可以解油,可以说是相辅相成。

西北城市的特点之二:空旷。从西夏区的住所出发,只见一条条的街道笔直笔直,宽度都在二十米左右,整洁干净,却不见多少车流量。骑了半小时,一进入郊区,荒野的感觉就十分明显了,稀稀落落的沙生植物装点着贫瘠的土地,店铺和村庄消失的无影无踪,抬头便见到横亘的贺兰山脉,巍峨高峻。整座山脉由北至南逶迤220公里,如同群马奔腾,十分具有视觉冲击力。

贺兰山,西北地区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它不仅是我国河流内流区和外流区的分水岭,也是季风气候区和非季风气候区的分界线,更是草原和沙漠的分界线,山脉东部为半农半牧区,西部为纯牧区。贺兰山脉平均海拔2000~3000米,主峰敖包圪垯位于银川西北,海拔3556米,是宁夏与内蒙古的最高峰。山体东西不对称,差异极大。西坡和缓,放眼望去是连绵不尽的阿拉善荒漠,东坡为晚侏罗纪-早白垩纪燕山运动形成的南北向断裂带,峰峦重叠,崖谷险峻,以高耸之势俯览一望无际的银川平原。

贺兰山04
贺兰山东西两侧截然不同的景观,西侧为阿拉善荒漠,东侧为银川平原,银川是贺兰山下的一个绿洲。

贺兰山的名称来源于古代的鲜卑贺兰氏人,而鲜卑贺兰氏源于古代部落贺兰部(有说法贺兰部本是古代匈奴部落之一,后与鲜卑联合)。贺兰氏在北魏孝文帝实行汉化改革之后,融入汉族。贺兰山这个名称,最早见于记载的是《隋书赵仲卿传》。隋朝开皇三年(公元583年),赵仲卿为攻打突厥而出贺兰山。网上有一种说法,说贺兰是蒙古语“骏马”的意思,这是非常错误的。蒙古人是13世纪的南宋后期才在外蒙古高原兴起后南下。而贺兰山至少在隋朝就已经得名,唐、宋时已成为名山。明显的时空错位。况且,蒙古语称马为“毛勒”,漂亮或俊为“高依”,所以俊马的蒙古语称“高依毛勒”,根本与“贺兰”毫无关系。

一条柏油马路沿着贺兰山东坡平行,两侧种着速生的加杨林,林间沙地上散布着乳苣、酸枣、多毛并头黄芩、鹤虱、夏至草和顶羽菊之类沙生植物。沿山一带为洪积扇地,扇顶部位砾石累累,地面坎坷不平,草木罕见,洪积扇地以东与冲积平原相接为洪积高阶地,地势较为平缓,土质以砂及砂质粘土为主,间有湖沼及洼地,有的呈龟裂状盐碱滩。

山麓的谷口,和山外宽广的扇形外缘,组成成分是不一样的。当山区湍急的河流流出谷口,水流搬运能力下降,巨石率先停留下来。随着水流越来越远,越来越缓,搬运能力越来越弱,水中的沙石也逐渐沉降下来,先是石块,然后是粗砂,最后是黏土。所以洪积扇尖顶大多是粗颗粒的砂石,而到了外缘则演变成了细腻的沙粒黏土。锅有缝隙和窟窿会漏水,土地也一样。洪积扇顶端的砾石、粗砂颗粒大,孔隙很多,就像筛子一样,会让水分渗漏到很深的地方,所以土地比较干燥。

而到了扇形的外缘,土地由粉沙和黏土组成,渗水性很差,就像在田地之下铺了隔水防渗膜一样,能让水分充盈在土地表面,使扇缘土地湿润,甚至抬高地下水位,形成喷涌的泉水。这样的地理条件孕育了贺兰山东侧丰富的植物,与西侧的植被形成鲜明对比。从示意图中可以看到,地图上每一个带“口”的地名,比如插旗口、滚钟口、苏峪口,都是一条河流的出口,没有这些河流,就没有银川这片绿洲。这些口的地理位置十分险要,都是古代来往西域的通道,战争年代贺兰山因此成为一座不折不扣的军山。

贺兰山05
贺兰山洪积扇示意图。洪积扇尖顶,也就是河流流出。
贺兰山53
山体由红色岩石组成,高大的山体上却只有零零星星的垫状植物分布。出露的大面积荒凉沙石形成完全迥异于南方群山的塞北风光。

此行的惊喜就是从接近山脚的洪积扇地开始的,从滚钟口到苏峪口一段,频频地下车拍花,诸多从没拍过的物种,实在是惊喜连连。西北内陆形形色色的沙生植物,对于我这种没有多大见识的南方人来说,纯粹是进了大观园,不停地感慨好稀罕好稀罕。

贺兰山06
顶羽菊 Acroptilon repens 菊科顶羽菊属
贺兰山08
灰绿黄堇 Corydalis adunca 紫堇科紫堇属
贺兰山09
内蒙野丁香 Leptodermis ordosica 茜草科野丁香属
贺兰山10
白羊草 Bothriochloa ischaemum 禾本科孔颖草属
贺兰山13
鹤虱 Lappula myosotis 紫草科鹤虱属
贺兰山16
伊贝鹿蛾 Syntomoides imaon 鳞翅目灯蛾科
贺兰山17
多毛并头黄芩 Scutellaria scordifolia var. villosissima 唇形科黄芩属
贺兰山18
斑子麻黄 Ephedra rhytidosperma 麻黄科麻黄属
贺兰山19
唯一一种没查出名字的植物,求定科
贺兰山20
小叶金露梅 Potentilla parvifolia 蔷薇科委陵菜属
贺兰山25
苦豆子 Sophora alopecuroides 豆科槐属
贺兰山29
掌叶多裂委陵菜 Potentilla multifida var. ornithopoda 蔷薇科委陵菜属
贺兰山30
亚洲地椒 Thymus quinquecostatus var. asiaticus 唇形科百里香属
贺兰山31
细枝补血草 Limonium tenellum 白花丹科补血草属
贺兰山33
地蔷薇 Chamaerhodos erecta 蔷薇科地蔷薇属
贺兰山35
细梗胡枝子 Lespedeza virgata 豆科胡枝子属
贺兰山36
角蒿 Incarvillea sinensis 紫葳科角蒿属
贺兰山37
柠条锦鸡儿 Caragana korshinskii 豆科锦鸡儿属
贺兰山39
多裂骆驼蓬 Peganum multisectum 蒺藜科骆驼蓬属
贺兰山42
冬青叶兔唇花 Lagochilus ilicifolius 唇形科兔唇花属
贺兰山46
菟丝子 Cuscuta chinensis 菟丝子科菟丝子属

慢悠悠地一路走着,一路拍着,经过西夏王陵,到达拜寺口。看见了显眼的拜寺口双塔时,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5点了。四下张望,只见荒山野岭,平林漠漠,见不到任何村落的痕迹,据了解贺兰山下的居民老早就搬走了,可能是环境恶劣不适合生存。看见景区附近有一家农家乐,骑了过去,问住宿价格,一个小伙跑进去商量了一下,一张嘴就是260一个小房间,我转移话题,问你们这儿能吃饭不,他拿了一张菜单出来,我低头扫描了一下,最便宜的面34元一碗,得得,我一不是贪官,二不是老板,哪里消费得起,转身满头黑线,果断撒丫子跑了。

再往前骑了5公里,到达苏峪口国家森林公园,住宿什么的倒不着急,本来就带着帐篷睡哪都行,倒是肚子咕咕叫,饿得两眼昏花。问了摆摊的一个阿姨,得知最近的住处就是12公里外的镇北堡。于是调转车头,一路下坡,到了镇北堡镇。 这个镇现在建有西北影视城,因此发展得十分繁华。找了家餐馆风卷残云了一把后,在镇上四处闲逛,突然看见一个背着登山包的瘦小身影在前面挪动,远远地看着他,戴着顶太阳帽,一副步履疲倦的样子。没多加注意,继续往前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叫住我问路,定睛一看,咦。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突然想起来,这不是以前在大理街头见过的,摆摊旅行的驴友嘛。他乡遇故知,分外激动,我把他带回住的旅馆,当夜我们一起喝酒聊天,不停感慨缘分的奇妙。

小鬼,湖南人,徒步旅行者,91年生人,比我小一岁。这一趟是从新疆一路搭车走过来的,打算前往满洲里,前面还有两千公里的路要赶,却只带了50块钱,真是牛了个逼。前一天他住在宁夏卫视一个儿童节目主持人的家里,第二天运气不佳,只搭到一辆车来到镇北堡,没想到就跟我碰上了,这是啥,这就是缘分啊。

早上起来已经10点多了,我和小鬼俩人洗洗簌簌,找了一家餐馆,一起吃了顿饭。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后,我们在路边分别,并相约在云南见。他向北搭车前往内蒙,我骑车子继续上贺兰山。这一天的天空格外的湛蓝,天上的积云一朵一朵,还能见到高空的卷云,这是云彩爱好者的大好时光,我忍不住端起相机不停咔嚓。

积云是晴朗天气最常见到的云彩类型,由气块抬升、水汽凝结而成,云底基本为水平状,顶部为圆弧状,有孤立的,也有重叠圆拱状的或直线排列的,外型类似棉花堆。积云底部清晨接近地面,在午后就会上升。积云一般在上午出现,午后最多,傍晚渐渐消散。

如果积云和太阳处在相反的位置上,云的中部比隆起的边缘要明亮;反之,如果处在同一侧,云的中部显得黝黑但边缘带着鲜明的金黄色;如果光从旁边照映着积云,云体明暗就特别明显。积云云底高度在湿度大的地区一般在600-1200米,比如在江南地区,云一般都很低,看上去很压抑。在宁夏看到的云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在干燥的地区积云一般都升到2000~3000米左右的高度,十分漂亮。

贺兰山50
积云为轮廓分明,顶部凸起,云底平坦,云块之间多不相连的直展云。
贺兰山51
图中积云和太阳的位置处在同一侧。

昨天一路下坡,今天的回头路就是上坡了,北方的许多山路十分奇特,你一眼望过去觉得好像是平路,但是当你骑起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吃力,这才意识到是在上坡,有的时候眼前像是一条上坡路,但是当你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车子越来越轻快——在下坡了!骑到苏峪口,买了门票,存了车子,这个时候已经两点半了,景区最后一趟班车是5点的,因此时间上十分的赶,所以我准备带着帐篷进去。进去的时候被拦下,要求寄存背包才能进去,在山上露营的念头破碎,十分郁闷。

贺兰山03
苏峪口国家森林公园。
贺兰山55
通向青松岭的路上能见到很多地质景观,可惜车子开太快没拍到。

坐着景区的公交往山上跑,从门口到索道的9公里路,怪石嶙峋,草木稀疏,景色极其壮丽。贺兰山的形成经历了近30亿年的地史演变,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都述说着地老天荒。贺兰山的地质演化可大致分为五个阶段:1、基底形成阶段:在遥远的太古时期,地球上处于初期阶段,贺兰山地区是一片浩瀚烟海。大约在25 亿年前,形成了贺兰山最古老的岩层——宗别立群,构成贺兰山地区稳定的结晶基底,揭开了贺兰山地质演化序幕。2、裂谷发育阶段:新元古代成为贺兰裂陷海槽,早古生代形成了向西倾斜的大陆边缘斜坡。晚奥陶纪——早石炭纪被海侵成为滨海和海路交互环境,晚石炭纪海水退出成为陆地。3、内陆河湖阶段:(二叠纪-三叠纪-侏罗纪)贺兰地区均匀沉降,演变为内陆河湖环境。保存了煤炭资源。4、褶皱隆升阶段:(晚侏罗纪-早白垩纪)燕山运动产生近南北向这周断裂带,贺兰山地区凌空崛起,成为山地。5、差异升降阶段:新生代喜马拉雅运动使贺兰山进一步隆升,银川地堑再度下沉,形成了现在山地与平原对峙的地貌格局。

到了索道处,急忙走台阶路上青松岭,一路上三步并作两步,双眼炯炯如激光炮在周围快速扫描,每见到一种没见过的植物,就马上饿狼扑虎一样地趴上去拍,第一眼认科归类,第二眼找出重要特征,只拣最要紧的拍,咔嚓八九张记录照,最后咔嚓一张艺术照——这个活儿我已经十分熟悉了。这一天没有时间留给我仔细琢磨角度光线什么的,能拍到多少,拍成什么样,就完全凭经验凭感觉了。

贺兰山上无闲草。由于生境严苛,贺兰山的植物种类稀少,但其起到的水土保持作用却是十分重要,正是它们挡住了阿拉善荒漠的进一步东移。贺兰山植被垂直带有高山灌丛草甸、落叶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青海云杉林、油松林、山地草原等多种类型。其中分布于海拔2400~3100米的阴坡的青海云杉纯林带郁闭度大,更新良好,是贺兰山区最重要的林带。整座山的植被有显著的垂直分布规律,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四个植被垂直带:1. 山地草原带,其分布于海拔1400~1600 m,植被以短花针茅和灌木亚菊为建群种,并具有中亚细柄茅、刺叶柄棘豆等植物,局部地方有斑子麻黄、灌丛、狭叶锦鸡儿、灌丛等,2. 山地疏林草原地带,稀疏的灰榆与蒙古草原区系植物相结合形成了这一地带的主要植被。3. 山地针叶林带,植被主要有油松、山杨和青海云杉等。4. 高山灌丛、草甸带,主要植被是毛蕊杯腺柳,鬼箭锦鸡儿以及多种蒿草,主要土壤类型为草甸土。贺兰山复杂的地貌和漫长的地质演变使得这里演化出许多特有植物,最新确认有特有植物9种和2变种,另有几十种宁夏特有植物。

贺兰山56
单瓣黄刺玫 Rosa xanthina f. normalis 蔷薇科蔷薇属
贺兰山57
西藏点地梅 Androsace mariae 报春花科点地梅属
贺兰山59
贺兰山岩黄耆 Hedysarum petrovii 豆科岩黄耆属
贺兰山61
蚓果芥 Neotorularia humilis 十字花科念珠芥属
贺兰山62
准噶尔栒子 Cotoneaster soongoricus 蔷薇科栒子属
贺兰山63
旱榆 Ulmus glaucescens 榆科榆属
贺兰山64
杜松 Juniperus rigida 柏科刺柏属
贺兰山66
虎榛子 Ostryopsis davidiana 桦木科虎榛子属
贺兰山68
猫头刺 Oxytropis aciphylla 豆科棘豆属
贺兰山69
蒙古荚蒾 Viburnum mongolicum 忍冬科荚蒾属

第一种见到的,是一种点地梅。第二种是贺兰山岩黄耆,为贺兰山特产。这个季节山上开花的植物不算丰富,山上习见黄色的单瓣黄刺玫和白色的耧斗菜叶绣线菊,美丽茶藨子和紫丁香已经凋谢,结出了果实。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西北沼委陵菜、贺兰山翠雀花、贺兰山顶冰花、芹叶铁线莲和蒙古芯芭,它们的花期应该还在一个月后。

到达青松岭上,低头看见山头上长着奇特的刺旋花,全株被有银灰色绢毛。茎分枝多而密集,节间短,老枝宿留成黄色刺,颇似鹰爪状,整株呈具刺的座垫状,丛径20~30厘米。叶互生,狭倒披针状,条形,长0.5~2厘米,宽0.5~1.5厘米,先端钝圆,基部渐狭,无柄。和它的南方亲戚比起来,这家伙可以说是浑身抖擞不好惹。西北的植物大多数都是如此模样,植株低矮,形成球状,防止山风劲吹,抵抗水分流失,叶子演变成刺状,以防止牲畜啃咬。

贺兰山71
刺旋花 Convolvulus tragacanthoides 旋花科旋花属
贺兰山72
耧斗菜叶绣线菊 Spiraea aquilegiifolia 蔷薇科绣线菊属
贺兰山73
马麝 Moschus chrysogaster 麝科麝属
贺兰山74
蒙古绣线菊 Spiraea mongolica 蔷薇科绣线菊属
西伯利亚小檗 Berberis sibirica 小檗科小檗属
贺兰山76
丝叶鸦葱 Scorzonera curvata 菊科鸦葱属。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蔷薇科樱属
互叶醉鱼草 Buddleja alternifolia 醉鱼草科醉鱼草属
贺兰山79
未知蝴蝶。
沙枣 Elaeagnus angustifolia 胡颓子科胡颓子属

贺兰山上无俗石。从青松岭到樱桃谷,一路见到怪石嶙峋,随便一指就可能是一处地质遗迹,可惜了没有人解说,下次来贺兰山,一定要抓一个地质专家同行。据说在这里可以捡到震旦纪的蠕虫化石,可是我睁大双眼四处搜寻,走完了也没发现化石的半点痕迹,也许它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一眼扫过了,唉~地质盲的悲哀啊。事后我查找资料,发现我走过的这一段路,见到的便是贺兰山地质年代最古老的岩石。这些怪石形成于太古时期,当时贺兰山地区还是一片烟波浩渺的海洋,但海浪凶猛,不时有火山爆发,这些岩石便是那时的火山岩沉积所致。整个贺兰山,就是一本打开的地质之书。

贺兰山82
樱桃沟的岩石。
黑云斜长花岗岩,元古代,距今约15亿年
泥质板岩,著名的假化石,中寒武统,距今约5.7亿年

出了樱桃沟,时间刚好是16:50,赶上了景区内最后一班车。回到大门口,逛了一下博物馆,拿回车子,夕阳下告别贺兰山。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