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日记(中)

二、目击动物

1.多鲸的一天

2019年1月30日,上午9:30的讲座内容是冲锋舟登岛Zodiac Boarding,讲登岛前要做哪些准备,登岛的注意事项等;突然广播说有鲸鱼。于是大家跑到甲板上看鲸鱼。我第一次见鲸鱼,非常兴奋。鲸鱼从船头的左边游到右边,每次都是先喷水,然后才露出身子。

下午3:00 讲座,主题是鲸鱼。此时,天放晴了。往1点钟方向看,不像云,我们觉得是个覆盖着冰雪的小岛,后来有人说是冰山。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冰川。我的理解是:冰山,iceberg,指在水里的冰;冰川,glacier,指集聚在陆地上的冰雪,n年n年前形成的。

广播里突然又说出现鲸鱼,这次有两条。船熄了火,在水上漂着;我们对鲸鱼很好奇,鲸鱼也对这个庞然大物很好奇,围着船周游动,这样更有利于我们观鲸了。

下午5:30左右,我们发现了座头鲸(hamback whales)群,其中离船比较近的有两头。用望远镜观察,能清晰地看到鲸鱼喷水的时候两个大大的鼻孔慢慢张开,水从中喷喷涌而出,然后露出背,有时候会下潜,下潜时还会甩尾,发现它们的尾巴上有很多寄生的贝类。此时鲸鱼正在捕食,头伸出水面的时候,能看到下巴有白红相间的宽条纹。

晚饭时又看到了鲸鱼,今天真是多鲸的一天。

2.目击海豹

在Goudier 岛周边巡游时,我们看到了食蟹海豹 Crabeater Seal:

 image
食蟹海豹 Crabeater Seal

从Petermann岛返回游船的途中,看到了浮冰上的海豹:

clip_image004[17]
返回PLANCIUS号的路上看到了海豹

在Planeau 岛巡游看到了成群海豹:

clip_image006[17]
成群的海豹

在岛上看到了豹形海豹Leopard Seal,不过探险领队放置了隔离标志,离海豹比较远,无法拍照,但用望远镜观察还是看得挺清楚的。

clip_image008[17]
隔离标志后方的海豹

在Portal Point,靠近海边的大岩石上有两只特别可爱的韦德尔氏Weddell海豹,海豹懒洋洋地睡觉,一会儿打哈欠,一会儿两鳍像人手挠痒痒一样挠来挠去,憨态可掬。

clip_image010[17]
我一直想它躺在雪上身体不感觉冷吗
clip_image012[17]
安详的睡姿
3.目击企鹅

初见企鹅

去往Cuverville岛的途中,还没登岛,一股浓烈的气味突然钻进鼻腔。来之前就听说企鹅粪便很臭,但没想到这么臭,以至于我到晚上记录这段日记的时候仿佛还能闻到味道。这个岛是最大的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聚居地之一,岛上大概有5000对巴布亚企鹅。

第一次在企鹅生活的地方“原位”观察它们,它们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感到新奇。走路的姿势、跳水的姿势、在坑坑洼洼的岸边跳来跳去的样子、伸着脖子鸣叫的声音、不知为了什么低头伸脖子争吵的样子、奋力往山坡上爬的样子、摔倒了不起来趴在雪上用腿登着滑行的样子,都伴随着清冷的海风和浓烈的气味镌刻在了我的脑海。

image
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
clip_image016[17]
这只企鹅的小尾巴真可爱
clip_image018[17]
企鹅岛上居然躺着一只海豹

岛上到处都是巴布亚企鹅,这是它们的主场,可能是因为它们在数量上明显处于优势,所以完全无视我们这些游客,在我们中间穿来穿去,让我们有了近距离观察它们的机会。企鹅社会并不是“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和谐社会,只要邻居家的娃一靠近,大企鹅就伸脖子咬它,充分体现了“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棵草”。巴布亚企鹅一个育雏季生两个蛋,如果都孵化出来并且能顺利养大,一对夫妇就会拥有一对双胞胎宝宝。所以,双胞胎的情况还挺常见的,不像以前认为每对企鹅只有一个独苗宝宝。看到一对父母都在家的小企鹅,妈妈不停地轮流喂两只小企鹅,爸爸则在旁边不停捡石头修补鸟巢。另一对小企鹅因为父母都不在家,只要稍微多挪几步,就被旁边的大企鹅咬,后来一个家长回来了,它俩赶紧追着大企鹅要吃的。大企鹅踱来踱去就是不喂它们,从岩石上挪到岩石下,躲来躲去,但最后经不住小企鹅的一再要求(小企鹅用嘴啄大企鹅的嘴就是在乞食),反刍了一下,可惜没东西。后来大企鹅吃了几口雪,就能吐出东西来了,但喷出的都是绿色的水,喷了一地,小企鹅便在大企鹅嘴里啄来啄去,真不知道它吃到东西没有。如此反复了几次,大企鹅吃了几次雪,喷了几次水,都没怎么喂小企鹅。

clip_image020[17]
父母不在家的两只小企鹅相依为命,不能到处走,误闯入邻居家是会被咬的

企鹅岛上没有什么可以做为筑巢的材料,只有为数不多的小石子,所以企鹅的巢基本都是用小石子筑成的。小石子因为数量不多,所以经常出现偷盗别人家石子的情况。我就看到一只企鹅趴在巢上,另一只企鹅偷偷叼了一个它巢边缘的石子,气得主人伸脖子又叫又咬,但因为够不到,也就作罢。过了一会儿,另一只企鹅又来偷石子,它又如是咬叫了一番……

企鹅的高速路

冰川上本没有路,走的企鹅多了,就会形成路。Petermann岛上可以看到巴布亚企鹅和阿德利企鹅(Adelie Penguin),企鹅从山上聚居的地方到海里捕食,会有一条经常走的路,,我们称之为企鹅的高速路。企鹅脑子比较简单,只认它的高速路,如果有人挡在高速路上,它就会很困惑,一旦转身走别的路,就会很难再找到原路,没有高速路的地方都是厚厚的雪,它们笨拙的身躯走起来非常费劲。为了最小限度的打扰企鹅,探险队要求我们在高速路上遇到企鹅时,一定要遵循企鹅先行的原则。为了不打扰企鹅的正常生活,探险领队还在企鹅岛前设置了标志,人不能越过标志。

clip_image022[17]
狭路相逢,企鹅先行
clip_image024[17]
企鹅的脚印
clip_image026[17]
只能远远的看企鹅
clip_image028[17]
阿德利企鹅

等候离岸的时候,一只阿德利企鹅大概是出于好奇,围着我们转了好大一圈。岸边的雪已经被我们踩得七零八落,企鹅很费劲地在这么坑坑洼洼的地方,朝我们过来,我们以为它要下水捕食,结果不是,它因为有人挡路找不到路了,结果绕来绕去,绕到离岸越来越远的地方,边走还边好奇地打量我们。

clip_image030[17]
冰山,这个冰山上还有企鹅高速路的痕迹,说明刚从冰川上崩落不久

I hate Gentoo Penguin

登陆Damoy Point时,听到这里仍然是巴布亚企鹅Gentoo Penguin的领地,我跟同伴同时说了声:I hate Gentoo Penguin。这几天确实看腻了。后来才知道我们看得最多的巴布亚企鹅居然是数量最少的企鹅之一,这是后话了。

clip_image032[17]
碰到两个企鹅蛋壳,南极公约规定不能带走岛上的任何东西,所以这次没带回来一根企鹅羽毛,没带回一颗小石子
clip_image034[17]
用手比一下蛋的大小

换毛的企鹅

在布朗站Brown Station看到换毛的企鹅,大企鹅孵化喂养小企鹅后需要换毛为冬天做准备,小企鹅也要换掉绒毛,为即将到来的冬天做准备。企鹅换毛的时候非常难看,换下来的毛还挂在身上,看着脏脏的,膈应的慌。

clip_image036[17]
换毛的企鹅
clip_image038[17]
企鹅的毛,不能带离这个岛

帽带企鹅

2月3日登陆Danco Island,岛不大,需要走一段路到山顶看帽带企鹅Chinstrap Penguin。帽带企鹅的脸颊有一条黑色的线,特别像个戴帽子的警察,所以叫帽带企鹅,或带帽企鹅。帽带企鹅非常可爱,脸长得很滑稽,比巴布亚企鹅吵闹,动不动就对着叫嚷起来。

clip_image040[17]
Chinstrap Penguin(帽带企鹅)

4.目击其它鸟类

1月29日船上讲座主题是海鸟,marine birds也叫sea birds,是指能适应海洋环境的鸟。海鸟的生活习惯、身体构造、行为等与其他鸟类有很大区别。最早的海鸟出现在白垩纪,但跟现在的海鸟没有关系,现在的海鸟祖先最早出现在早第三纪。

在游船甲板上看到了黑眉信天翁(Black-browed Albatross) 和漂泊信天翁(Wandering Albatross),漂泊信天翁是体型最大的一种信天翁。

clip_image042[17]
漂泊信天翁(图片来源:wiki

在Brown Station走到山上以后,有块不大的裸露的岩石,大家聚坐在上面,领队Eduardo要求大家不要出声,静下来倾听一下四周的声音。轻轻的海水撞击岩石的声音,企鹅的鸣叫声,蓝眼鸬鹚的鸣叫声,鸟儿飞过的声音,风轻轻吹过的声音,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寂静。

在Brown Station周边巡游时,看到了悬崖峭壁上的Antarctic shag(南极鸬鹚), 一种海燕petrel和一种燕鸥tern。

在Planeau Island附近看到了北极燕鸥(Arctic tern),灰色的羽毛,黑色的头,飞在空中,极其轻盈,抬头望上去身体像透明的,真是一种美丽的鸟儿。

南极日记(上)》【未完待续】

(编辑/苹果大圆子;排版/空错)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