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峪—沟崖玉虚观探索 昆虫篇

笔记本上的金绿宽盾蝽
笔记本上的金绿宽盾蝽

深秋了,昆虫基本上都已经进入越冬状态,但是如果注意观察,还是会有一些新奇的发现的。螵蛸、蝉蜕之类的东西在以前的探索笔记中已经记述过了,我们这次讲点儿新鲜的东西。

飘零的落叶是金绿宽盾蝽(Poecilocoris lewisi)的5龄若虫的理想越冬场所,仔细翻检落叶,就会在其中找到它们的身影。当然,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走着走着就会遇到一两个无家可归者。它们身体圆圆的,黑头黑胸,白色的腹部中间也有着一块大黑斑,看上去很可爱。金绿宽盾蝽属于半翅目盾蝽科。该科昆虫的中胸小盾片十分发达,盖住几乎整个腹部,看起来就像一面结实的盾牌,因此得到了这个名字。同时,其中很多种类的背部具有绚丽的花纹,十分美丽,算是“臭大姐”中绝对的美女了。金绿宽盾蝽是盾蝽科在中国北方屈指可数的代表性种类之一。它们的寄主包括侧柏、荆条、构树、元宝槭等,随着生活史的进行有着复杂的转移寄主的现象。5龄若虫是它们在成虫前的最后一个龄期,因此也叫末龄若虫,对于金绿宽盾蝽而言,这也是它们越冬的虫态。到了明年五月中旬,它们将褪去这身“熊猫装”,换上他们那赖以得名的金绿相间的华服,迎来成人礼,羽化为成虫。

时不时地,还会有一些坚强地活到现在的点蜂缘蝽(Riptortus pedestris),可惜只是些散兵游勇,全没了盛发期的气势。它们体型瘦长,后足发达,行动敏捷。点蜂缘蝽是半翅目蛛缘蝽科的一员,在北京的大豆田里最容易见到它们,十分猖獗,算得一害了。它们的若虫十分有意思,会拟态成蚂蚁,大龄若虫尤其像是北京地区常见的一种弓背蚁,乍一看去,足以乱真。拟态成诸如蚂蚁、胡蜂之类不好惹的昆虫是很多昆虫的一个成功的拟态策略,其指导思想就是吓唬人,让其他动物不敢侵犯。

在沟崖,正爬到累的时候,本次探索的最大发现(对于我而言)给很多人打了一针兴奋剂。赵氏瘿孔象(Coccotorus chaoi)!(此处要感谢一个同行帮忙鉴定)说实话小罗罗以前也没见过这东西,一查资料发现还是个挺好玩儿的东西。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是躲在小叶朴枝条上的虫瘿里面,虫瘿孔道并不宽阔,将将够成虫容身,虫瘿壁却极度地加厚,小罗罗用手没掰开,用石头才把它砸开,然后发现了上述内容。这个赵氏瘿孔象来自于鞘翅目象甲科,是瘿孔象属在中国的唯一种类。它们嘴很挑,只吃小叶朴(又叫朴树,不是唱歌的那个……)。这些家伙蜷缩在虫瘿里显然是在越冬,只是这么厚实的虫瘿实在是太暖和了别的虫子看了多眼红。有的成虫比较性急,在10月份就会把虫瘿咬出孔,方便来年钻出去,当然多数会在明年的3月份才开始这项工作。漫长的冬季过后,成虫钻出虫瘿,吃朴树新发出来的叶芽,吃饱喝足之后,准备交配。交配后的雌虫会把卵产在自己在叶芽上咬出的缺口上,注意象甲的 “长鼻子”,那其实是延长的额和颊,小小的咀嚼式口器就长在“象鼻”的顶端,借助这样的结构,象甲可以轻易地咬出深的孔道,方便在里面产卵。卵孵化后,新孵出来的幼虫就会顺着孔道一路蛀食到嫩茎里,同时刺激(多半是分泌植物激素类似物)嫩茎的壁膨大加厚,形成虫瘿。从此之后,幼虫就赖在虫瘿里不走了,吃就吃虫瘿的内壁,拉也拉在虫瘿里,在虫瘿里化蛹,在虫瘿里羽化。这时候到了8月下旬,成虫就一直蜷缩在虫瘿里一直等到来年开春,这样便完成了一整个生命周期。这种虫瘿初形成的时候还可以吃,味道像黄瓜,北京乡间俗谓“木黄瓜树”,小罗罗表示真的开眼了。

赵氏瘿孔象
赵氏瘿孔象

下山的时候还碰见几个刺肩普缘蝽(Plinachtus dissimilis),是半翅目缘蝽科的种类。这个种的生物学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小罗罗特意拍了后胸侧下方的臭腺孔,这下大家知道蝽类为什么这么臭了吧?答案就在这里!

刺肩普缘蝽
刺肩普缘蝽
刺肩普缘蝽-示臭腺孔
刺肩普缘蝽-示臭腺孔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