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阅读(华东区)第1期:闸北公园的《自然笔记》

文/天伦布衣(飞呀flies~)  修改/雪莱

大家看这棵悬铃木上,以前白鹭来了又走,如果不是自然笔记,谁又来记录他们的故事呢?——芮东莉

之前自然笔记小站有一篇空错、年高和沙夜与芮东莉老师的文字对话稿,让我们知道上海的钢筋水泥中,也有这么一位无比热爱自然的践行者。这次华东分部联系上了芮老师,让我们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切身聆听芮老师与自然的故事,真是机会难得。

6 月29日正值盛夏,大家在闸北公园门口焦躁地等着芮老师的到来。闸北公园其实是个面积不大的长方形园地,据后来永林老师(芮老师的丈夫)介绍说闸北公园以前叫宋教仁公园,最初是纪念宋教仁而建造的。现在这里成了老年人的活动场所,如果不是芮老师指点,我们谁也不会想到这片熙熙攘攘的居民区中,沿着这么小的公园转了一圈,也能发现如此丰富多彩的生物景象。

芮老师给大家介绍宋教仁墓
芮老师和永林老师到后,我们先简单地做了个自我介绍,随后便聚到宋教仁先生墓旁。芮老师给大家介绍宋教仁墓。

自然笔记》第53页中雨滴的速写地点正是墓前的一角,芮老师介绍说当时雨下得很大,很快形成了一块洼地,雨滴落下来,形成很多个小泡泡,但现在雨太小,我们就看不见那些泡泡了。她总结说,我们在做自然笔记时不仅要注明日期、地点,还要标明天气,因为不同的天气状况下大自然可能呈现非常不同的景象。

接下来芮老师带我们认识了红花酢酱草,古时的酢即现在的醋,酢酱草的叶子因味酸而取名为酢。《自然笔记》第8页中有讲到酢酱草神奇的传播种子的能力,不过我们看到的种子还未成熟,老师没能演示给大家看。公园的酢酱草可真多,不一会儿我又遇见了黄花酢酱草。学园林的辰山志愿者拈花不语告诉我,红花酢酱草由国外引进,叶较本土的黄花酢酱草大,传播能力也更强。

接着向前走,芮老师兴奋地走向前方一颗高大的油松(是否为油松待考),油松下种着紧密的海桐,外围靠路边是紧密的沿阶草。老师鼓动大家找掉下的松果,我心想这可怎么找哦。只见沙夜蹲身翻了下潮湿的沿阶草,便捡到一颗大松果,果然实践才有收获。我也弯身去寻,却没有沙夜的好运气,只捡到一簇针叶,这时恰巧听到老师说:“大家看它的叶子是三根针叶,和五针松不一样。我一下明白五针松为何叫五针松了(又要被鄙视了)。松果很有趣,老师说他在干燥的天气会炸开,种子趁机掉下来,雨天则会闭合。我问老师沙夜手里这颗闭合的松果里面是否有种子,老师说这需要靠自己去发现才行。是呢,只有你自己去探究,大自然才会将其神奇的一面展现给你。

雨下下停停,这会儿又稀疏地下起来。我们走到一棵高大的悬铃木下,老师说曾有几只白鹭在这里安家住了好几年(《自然笔记》第19页,白鹭的故事),后来就飞走再也没回来。当年有位爱鸟人士将一只受伤的白鹭放生在树旁的池塘,后来这里的白鹭渐渐多了起来,再后来随着公园的开发,越来越多的人来池边散步活动,白鹭也就搬走了。人类的干扰使大自然可爱的朋友另寻住处,幸好有自然笔记曾经记录他们。你看,自然笔记会警示人类生态是如何被人们改变。

悬铃木旁一颗茂盛的枫杨正硕果累累,一串串嫩绿悬挂着,好看极了。枫杨在我家乡非常常见,我记住它是因为它奇特的果实。老师鼓励大家找掉在地上的果实,你看哪,小小的果子各有一对绿色的翅膀呢,所以枫杨还有个别名叫苍蝇树。唉,我从小看着这树长大,怎么就没有细细看过它的果实呢?

雨滴打在手臂上冰凉凉的,老师说记录触感也是自然笔记的一部分。她还鼓励大家去尝尝这雨水的味道,有人说不会有污染吗?“不会,雨水很纯净的!”有胆大的尝了一下,“咦,甜的!”这么说着,我们走到了永林老师最爱的山麻杆前,此时的山麻杆叶大且全绿,它一年四季变换着不同的颜色。我想起四月份看到的彩色山麻杆,好美。路对面的无患子让芮老师想起婆婆在《自然笔记》中犯的“错误”(第25页):婆婆记录的无患子叶子(三片叶子,但实际上无患子的树叶是成对的)和实际并不一致。芮老师解释说,婆婆的笔记习惯是回家凭记忆或捡叶子回家照着画。当天她记忆中的无患子与真实的无患者产生了偏差。芮老师强调,自然笔记正确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通过记录来深入观察、发现大自然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往前走,便上了一座桥,桥下的水并不清澈。可爱的芮老师真是在哪都能发现宝贝,你看,这会她又发现了个宝贝。那宝贝正在桥栏上缓慢的爬行。队伍里有人说,那是蛞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鼻涕虫。我凑过去一看,真恶心啊。可芮老师却充满了对它无限的爱意:“看,多可爱啊,来摸摸它,凑近点看嘛。”有位朋友小心翼翼地碰了下,突然触电般缩回来。我怀着好奇心用食指摸了摸,咦,手感还不错呢。我收回手,拿拇指碰了下食指,松开时吓了一跳,好粘,真不愧为鼻涕虫啊。老师接着提了个问题:“蛞蝓怎敢光溜溜地出现在大自然,难道不怕鸟类的袭击么?”是哦,我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呢?这个问题最后还是由自然笔记高年级的郝乐之学姐给出了答案:因为它们特别难吃。你看,蛞蝓比蜗牛聪明多了。

鼻涕虫:同一屋檐下。。。 by 废柴
鼻涕虫:同一屋檐下(供图/废柴)

下了桥,我们看到一棵泡桐。有队友捡到了泡桐的果壳,兴奋地传给大家看,老师说,我们总能在地上找到很多宝贝。那果壳是个两居室,如今空空如也,果实不知去何处安了家。老师问:为何只能看到果壳而看不到种子呢?因为在果实落地时,种子早就飞散了出去。芮老师问出的问题总能带给我触动,她有孩子般的视角,总能提出只有孩子才能发现的问题。

“呀,鸟粪,我最爱画这种东西了。”芮老师显然很兴奋,这些平日不受待见的排泄物在老师的热情面前突然变得可爱极了。

“哎呀,这么远我就已经闻到臭臭的味道了。”芮老师在前面带路,一股浓郁的花香铺面而来。“它的花虽臭,但名字香,曰厚皮稥。”老师说臭皮香的花粉主要由苍蝇传播,这对于我这个生物学菜鸟来说可真新鲜。据说澳大利亚很多植物花粉都是通过苍蝇传播的。也有队友发现蜜蜂也在给臭皮香传送花粉,老师便借此讲起了蜜蜂采蜜的有趣过程(此处略去,吊吊没参加活动的朋友的胃口)。

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又围着一只黑色的虫子观察起来,其名曰“黑绒腮金龟”。它乖乖地呆在废柴同学的手心里,看起来确实有种绒绒的感觉。我动手去摸,哎呀好舒服,天鹅绒的感觉呢,于是禁不住来回摸了它好多次,真是瞬间爱上了这只可爱的虫子。这虫子始终一动不动,掌虫人说它在装死。

小黄鳃金龟 by 废柴
小黄鳃金龟(供图/废柴)
斑衣蜡蝉末龄若虫,蹦起来象蜘蛛侠 by 废柴
斑衣蜡蝉末龄若虫,蹦起来象蜘蛛侠(供图/废柴)

“仙剑里很多人名都取自植物名”,无意中听到队友这样说。原来大家看到了路旁一颗孤零零的龙葵。这株家乡很常见的植物居然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它的果实此时还是绿的,成熟时会变黑,汁液饱满。老师说小时候没有水果便拿它当水果吃。老师提醒大家带孩子出去游玩时,在不清楚食物有无毒性的情况下要慎食。

“大家应该注意到,八仙花有很多种颜色。其实这并非物种差异,而是它们对环境的酸碱度所做出的反应。它们是天然的酸碱测试剂。”瞧我们的植物多可爱啊。“枫和槭其实是一个概念。”“看,好漂亮的尺蛾。”“你知道如何识别蝉的雌雄么?这位同学手上的是蝉妞。”(《自然笔记》第101页,如何从蝉蜕辨别蝉的雌雄)

“大家看梧桐的花其实是非常美的。”

大家在欣赏梧桐的花
大家在欣赏梧桐的花

芮老师始终怀着一颗好奇心,发现我们习以为常的周遭那些可爱的故事。

……

流水账很长,但终究没写全,即使是当天的记忆也有很多都变得模糊。记录也许并不准确,但它帮助我们耐心回顾生活,使我们有机会停下来咀嚼。芮老师的影响力在蔓延,就如她本人所说的,一人之力不大,但只要去做,总能改变些什么。

合影 by 天伦布衣
合影(供图/天伦布衣)
又美又香的书 by 天伦布衣
又美又香的书(供图/天伦布衣)

感谢大自然,感谢自然笔记,感谢芮老师,感谢组织者沙夜!

芮老师和自然笔记学堂郝乐之学姐的签名,好喜欢,好得意 by
芮老师和自然笔记学堂郝乐之学姐的签名,好喜欢,好得意(供图/天伦布衣)
芮老师和郝乐之签名 by 雪莱
芮老师和郝乐之签名(供图/雪莱)
作业 by 烟烟
作业(供图/烟烟)
作业by 欠总
作业(供图/欠总)
作业 by 拈花不语
作业(供图/拈花不语)
- -- -

One thought on “自然阅读(华东区)第1期:闸北公园的《自然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