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一朵花的名字

​文/haifenger

作为一个资深的植物业余爱好者, 经常被问到两个问题。 其一是, 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其二是,你怎么记住这么多花。

第二个问题,对我来说没有秘密,“无它,唯手熟尔”。对于第一个,最近查名字比较多,倒是可以说个一二。而且最近也深感数字化的普及,让认花这件事变得容易了很多,很可以唱一下颂歌。即便如此,要准确地找到一朵花的名字,仍然是件非常费时间也非常需要耐心的事情。如果你没有这个耐心,就不用往下看了。

先说说我的方法。

能用这个方法的前提是,你可以是非专业人士,但需要对常见植物有一定了解, 对科属分类有一定理性或感性的认识,能够达到一眼看去大致知道科属的程度。虽说分理性或感性认识,但一般人大概都像我一样是靠感性认识,“看脸认花”的,让我说这个科什么特征我很难说出来,但一看到同科的花,却能联想到另一种常见的花,从而猜到它是什么科。至于如何达到这种程度,容我后面再述。

我现在常用的工具:

1. MDic+ 中国高等植物陕西卷的资料库。

这个我之前写过, 不赘述(需要的同学可以直接在豆瓣搜索“haifenger”日记《把植物志装进手机里》)。这里的陕西卷,其他地区的同学可以换成等同的地方卷。

后来知道,陕西并没有出过植物地方志,这个库的资料,大概是Gagea大侠摘取各植物志中“陕西” 字条而成的,所以难免缺漏或不准确。但这里为方便起见,我还是称之为陕西卷。

2. 秦岭植物志在线版 http://www.nature-museum.net/BioBook/QLBook/1/home.html

这个非常好,但因为是基于1985年版的,植物收录不全,很多没有图,即使有图, 图片质量也比较差,有的简直惨不忍睹(我的梦想是,有朝一日重修秦岭植物志,我可以给图库贡献一点力量)。 其他地区的同学可以看看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卷, 比如我好像知道北京植物志有电子版或在线版了。

3. PPBC 中国植物图像库。http://www.plantphoto.cn/

我觉得这个库非常好,因为是允许用户添加图片的,鼓舞了众多爱好者贡献图片,所以大大丰富了图库。但成之者亦败之,因为是用户上传的,难免良莠不齐,图片的可信度要打个折扣,不能尽信。

但这里要说说PPBC一个意外的好处,就是新发表种,还没有收录到中国植物志的,在这里却有可能找到。之前的长柱斑种草也是在此找到的。我自己也上传过化龙山黄堇和腋含珠紫菫这两种并未在中国植物志收录的品种。

4. 中国植物志在线版。http://frps.eflora.cn/

这个平台的图片是直接引用PPBC的,所以有同上的问题。

这些工具怎么用呢?

Step1.

通常看到一朵花,如果我能定到属,会直接翻秦岭植物志。它的编排跟通常的植物志一样,同属的花都放在一起。搜一朵同属的其他花,运气好的话,就能在它的前后左右找到我要找的这种。

Step2.

稍微不那么幸运一点,有两种或几种可能比较像的。这时我就会用MDic陕西卷检索表。

它的好处是检索表可以一层层打开,从最主要的性状差别,二选一,进入到下一层, 再二选一。中国植物志在线版有类似功能,但它会把前几层的选择都记录下来,不是每次仅仅二选一,有时会觉得干扰视线。找到你怀疑的一种,再找它跟另一种的差别点在哪里,再结合PPBC的图片和中国植物志的描述校核一下。到这里, 我大概能找到30%左右的花名。

Step3.

再不幸那么一点,秦岭植物志中没有任何一个图片像我拍的花的。这时候我会直接用MDic陕西卷检索表, 把范围放大到陕西检索。找出几种疑似的,再用PPBC 看照片,缩小范围,再找中国植物志看描述。

Step 4.

这时候你常常会发现,有的性状是你没有观察到的,或者是无法观察到的。 比如说你没有见过果,没有见过根。或者是, 检索表上描述的性状, 你完全不知所云(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太常见了),这会导致你的检索非常失败。这时候只好笨功夫了, 把秦岭植物志和陕西卷提到的名字挨个在PPBC上找图片,再用中国植物志查看描述。 到这里为止, 我大概能找到60%了。

前面说过, 秦岭植物志太老, 陕西卷不准确,所以很多植物根本不在这两个范围内!

Step5.

我只好用一个更笨的办法, 把PPBC上搜这个属,看哪种长得像, 再挨个细看,看图看描述,对性状。对于习惯认脸的人来说, 有时这种方法更实用。当然有些属很变态,包含的种太多,而且各种花都长得很像。。。 但通常情况,这已经能找到80-90%的花了。

Step6.

接下来的情况就悲催了, PPBC上所有的图都对不上,只剩下那些没有图的了。那就老老实实看描述吧,或者看检索表上列出的差异点。如果关键辨识点就是你没有观察到的,那么等下一次, 或者下一年, 你再见到它,好好观察了再来吧。 这种时候, 要说一下MDic的好处, 下一次你如果有预期能看到什么花,可以把这一属的检索特征稍微记一下。看到实物的时候针对这些特征看,会事半功倍。而且MDic可以离线,在山上没有信号的时候还能够现场检索,无疑是件幸福的事。

Step 7.

最后还有一个杀手锏, 求助于其他人:万能的友邻,或者你所认识(别人不一定认识你的)植物大牛。 储备一两个当地的植物大牛也是很有必要的,否则,如果不是本地人,他也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查证,要知道单看一张照片认花和见过实物认花,完全是两回事。这种时候,很难指望别人会费那么大的力气去帮你。

啰嗦到这里,觉得找到一朵花的名字真是不容易。

但是想当年我开始认花的时候,所有这些在线的工具都还没有。 我从图书馆借厚厚几大本的《北京植物志》,从前翻到后,从后翻到前,真怕把书翻烂了。而且那时候植物志没有彩色图片,主要是线描,饶是我学过机械制图,也不容易看得懂。那时候能自己找到一种花的名字,真是超级有成就感的事。我记得有一次用植物志认出了薄皮木,欣喜了好几天,也在伙伴中嘚瑟好一把。

虽然查找的过程是辛苦的,真的找到了一个名字时,还是非常开心,越是难找的越是开心。 前几日我连着找了两种,都是没有收录在中国植物志中的新种,那心里的雀跃和甜蜜,简直难以形容。(说不定哪天我也能发现新种呢,幻想一下)

现在要回到第一个问题了,怎么才能培养出一眼看出科属的常识呢?

我不知道别人的方法,于我,我是从问别人和看图鉴开始的。

现在想起来,最感谢还是那时候一起看花的朋友,因为是他们,在每一次的校园扫荡中,植物园游荡中,把一种又一种的植物名字告诉我,甚至是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告诉。我由此才建立一个小小的库,先是从校园开始,然后是植物园,然后是山野。

还有就是图鉴。我要特别感谢的是《常见野花》,在科普性彩色图鉴还不太多的那个时代,这真是一本神书。这是我最早拥有的图鉴,在翻烂了一本之后(当然是它的装帧太差了),我认识了北京山上很多常见的野花,简直可以冒充半个专家。

可庆幸的是现在这种类型的图鉴已经有不少,比如《中国常见植物野外识别手册》这一套,有不少地方卷,很实用。刚到西安的时候,我还翻烂了一本《秦岭自然观察手册》,虽然后来发现这本书错误不少,最开始还是给我很多帮助的。

补充:经诸位友邻提醒,我才发现自己还是老派人物,没有把数字化工具使用到极致。 使用认花APP+地方志和中国植物志,可以让认花这件事变得更简单,关键是不需要去积累多年我所说的“常识”了。

step1.

认花APP,看大家回复,居然有这么多种。不知道有没有人做个评测, 看究竟哪种更好用。 我暂且把这些APP记录在这里:

花伴侣; 微软识花; 形色识花; 识花君;百度拍照搜索  

我自己试用过花伴侣,感觉可信度一般般。猜测它们的识别逻辑应该是与某个或某几个图库比较。所以越是常见的越容易认得准,因为图库信息比较全。 有一位朋友曾经评价说“我认得的,它也认得准;我不认得的,它便认不准。” 听着像玩笑,其实是有道理的。

Step2.

因为有认不准的问题,所以认完后最好用植物志核查一下。如果核查发现不对,至少可以查找其近亲。难免用我前述的土办法反复折腾几轮。 不过好处是,折腾过的花,你真的会记住了。一下子查到的,倒反而不久之后就会忘记。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