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年高
我是年高,不是年糕,不能吃哦
已发布的文章

基友的落寞

楚楚今年春节过后就没怎么在北京长待,又是论文,又是答辩,又是找工作的。5月底的时候她跟我们说,正式离开北京了。 我认识楚楚和认识自然笔记的时间基本上是一致的,...

椰子树上的乐园

总有那么多的人知道我海南岛民身份后问我,你们岛上是不是全是椰子?你们是不是都会爬椰子树? 说实在话,从未去统计过身边有多少棵椰子树,只是举目望去,在一片葱绿中...

调戏酢浆草

  跟蝴蝶兰一起生长的酢浆草 像我这样生长在小城镇小知识分子家庭的小孩,童年时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现成的玩具的。少有的几件父亲出差时候带回来的玩具被我和哥哥精...

两棵开花的树

1、泡桐 已经连续两年和开花的泡桐失之交臂,前两年都在树上刚挂出花苞的时候我就往南边去了,回来时已经只见满地落花。今年五一又回海南,心里放不下的居然是,我回来...
第 3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