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候志-沈阳-秋-贰

洋姜花开。明黄色的花瓣,有九瓣的、十瓣的、十三瓣的,并不拘泥。

8月17日~9月13日

8月17日   摘了一只匏瓜,妈妈爸爸包了一锅蒸饺,香得懒得讲话。看到汗流浃背的爸妈,心心念念着,一定要学着,给他们也包上一锅自己亲手做的饺子。

8月20日  江紫辣花开,紫瓣。黄蕊。

8月21日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浑河水位激增,部分河段人员疏散。

8月22日  园子里积洼了雨水,小小的孩子穿着淡蓝色的格子雨鞋卖力地踏着雨水,雨花朵朵,孩子快活地笑开了。一袭天蓝色点缀大朵娇黄太阳花连衣裙的妈妈弯着腰为他撑着一柄白伞,也跟着孩子吃吃地笑……

8月23日  夜半风凉,要掩窗而眠了。蛐蛐叫得更急切了。

8月23日  处暑  晴  16度~27度 东北风一到二级

8月25日   去冬冻伤的海州常山,居然又顽强地打了一串串菱形的小花蕾。

8月26日   水果摊上是葡萄、苹果、李子、哈蜜瓜的天下了;还有一小堆的圆西瓜在大甩卖。

8月27日   看到了成群的喜鹊在聚会,园子西门的几株参天的老槐树也被它们的叫声惊得沙沙响。扑簌籁的竟惊落了些许黄叶子来。

8月27日   天阴了,雨点也跟着落了下来。

8月27日   剪了妈妈花园里的一朵小向日葵,插在冰箱上的水晶花瓶里;还有一支玫瑰红色的波斯菊,三支鎏金的复瓣琉华菊,两支插在阳台的玻璃水瓶里,两支留在客厅的古茶盘旁。

8月28日   菜园子里韭菜花开,总状花序,伞形,花瓣六片,白色,很精美的样子。

8月28日    运河两岸的草丛里开满了水粉色的水蓼,还有看似一层叶一轮花朵亭亭袅袅的益母草。

            下着毛毛雨,居然发现一个白衣男子在草丛间树桩旁采寻小草菇。

9月1日   海州常山花开,从绣着绯红边的苞片里钻出的小花朵,奶白色,五瓣,细细的四支雄蕊探得绮妮;

9月2日   花生角面市,麻屋子里的小种籽还粉嘟嘟的,生生的脆。只消十来分钟,盐水花生端上了桌。一家子边剥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屋子里就暗了下来。“天黑啦!掌灯啦!”孩子笑着叫起来。

9月3日   有些花的花期真长呀,只羡慕牠们那持久不怠的劲儿:黑心菊、水柳儿、波斯菊、旱金莲、鼠尾草……竟可以从初夏开到白露。

9月5日   妈妈园子里的辣椒都被秋阳晒红了脸。采了加入黄酱、蒜蓉、白糖,火上爆炒,鲜香的妈妈牌红椒辣酱出炉啦!

9月7日   晨起打开窗子,秋风扫进来,不禁一凛。窗外的栾树上,一大串一大串深翡色灯笼果在风中竟如铃铛碰撞轻响着;槐树也被风拂着,只无声地一扭,就纷纷扬扬地飘出些油黄色的椭圆叶子来。忙裹紧衣襟跑到挂历前面一瞧,怪不得,明天竟是白露节气了。

9月8日   白露 多云 东北风1-2级,气温13-24度。汛期结束,早晚凉意渐浓,须穿长袖衣裤了。

9月9日    洋姜花开。明黄色的花瓣,有九瓣的、十瓣的、十三瓣的,并不拘泥。

9月10日   草地上多是酢浆草、牛膝菊、苦菜花的身影。蒲公英又绽出一朵小黄花来,这一朵那一朵,不及初春的的炫丽,却是拼着最后的力气。

9月10日   在灿烂秋阳下,再一次开花的除了蒲公英,竟还发现有紫花地丁精致脆弱的小花脸。漫步在九月园子里,还发现了一朵悄然绽放的粉色榆叶梅和一小串紫丁香,不禁暗暗惊奇。

9月11日   房门口的小蓼这几日开得细碎绰约,让人不可忽视。蜻蜓多了起来,在半空中忽啦啦地飞。

9月12日   冬瓜、倭瓜、丝瓜、南瓜……瓜果飘香季,中秋节就不远了。

9月12日   前日看海风的草木日历,不期与儿时的“野西瓜苗”相遇,正巧今天竟在锅炉房外的马路漄边发现了一株!牠从地砖的窄缝里钻出来,长得羸弱却也心心念地打了几个花苞,如薄烟罩着的小灯笼,一样悦人眼目。叹其如何能在这车来车往的路边险象环生、战战兢兢地发芽舒枝展叶,不禁双手合十,保佑牠能自然、安全地开花落美结籽凋零吧。

9月13日    大雾。鸡冠花的紫红色火焰正燃得如云如霞,牵牛花和羽衣茑萝处处,爬过了栅栏,攀上了围墙,缠绕着树枝,踏着如烟的雾花,纵上了渐渐晴朗的天空……

翠菊,又叫江西腊。

(among:翠菊,原产中国的一种观赏花卉,前些时候才知道有很多地方都有翠菊的原生种)

水蓼

韭菜花开。

羽衣茑萝

落在芸豆叶上的蝶

                                                               结地蕾啦:P

柏果

益母草

葎草

葎草叶下躲雨的金龟子

大花牵牛

海州常山

海州常山

雪里蕼。

九月蒲公英

在灿烂秋阳下,再一次开花的除了蒲公英,竟还发现有紫花地丁精致脆弱的小花脸。漫步在九月园子里,还发现了一朵悄然绽放的粉色榆叶梅和一小串紫丁香,不禁暗暗惊奇。

牛膝。不是妈妈用来治骨质疏松的是不是这个。

(among: 这个是牛膝菊,不是牛膝,这个是菊科的一种侵略植物,一般跟随苗圃移栽而到处发生。)

秋蓬飞。

蜻蜓!长大了,不想逮了:P喜欢看它静静地落在那儿,薄翅从钝角到锐角。

野西瓜苗

前日看海风的草木日历,不期与儿时的“野西瓜苗”相遇,正巧今天竟在锅炉房外的马路漄边发现了一株!牠从地砖的窄缝里钻出来,长得羸弱却也心心念地打了几个花苞,如薄烟罩着的小灯笼,一样悦人眼目。叹其如何能在这车来车往的路边险象环生、战战兢兢地发芽舒枝展叶,不禁双手合十,保佑牠能自然、安全地开花落美结籽凋零吧。

瓜果飘香。

(among:好诱人的西梅啊,西梅其实就是欧洲李,它的口味不算好吃,但是很耐储存)

翡色的“灯笼果”

野蒿吧?

鸡冠花

冲天小红椒

开始以为是蒲公英,走近看原来是“苦菜花”。

小蓼

- -- -

5 thoughts on “物候志-沈阳-秋-贰

    1. 因为网站所在服务器的硬盘损坏,数据只能恢复到9月10日的备份。康康这一篇文章发布于9月13日,数据丢失了。
      虽然可以通过Google Reader等手段获得原文的文本和图像,但精彩的评论没有了。下次我会经常备份数据库的。

  1. 呵呵,康康的文字和图片要紧啊,这个是康康的心血的,评论么,有我在,还怕没有论可评么?哈哈~~~~

    康康,加油,我想年底出小册子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