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峪—沟崖玉虚观探索 植物篇

十月末不再是适合欣赏野花的时间,此时秋叶艳于花。虎峪到沟崖的穿越,开始的地方实在令我提不起任何兴趣,因为视野所及无非是开着残花的牵牛、顶着刺果的苍耳、各类枯黄的蒿属植物,偶尔出现的河朔荛花顶着聚在一起的卵形果实还能引起我们注意。最鲜艳的是火炬树,一丛丛在虎峪水库的边上长着。可当我们从虎峪进入山沟往沟崖方向走的时候,我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因为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的大叶铁线莲(Clematis heracleifolia DC.)和草乌(Aconitum kusnezoffii Reichb.)。大叶铁线莲是北京山区比较常见的植物,曾经在百花山、喇叭沟门、香山和门头沟圈门附近都见过它的身影,但多是一两棵,如虎峪这个山沟这样举目皆是还是第一次见到。此时已经过了花期,但还是容易一眼就认出它来,首先,看到了许多毛茸茸小棉团似的东西。很多看到白色的带毛的一团就会大呼蒲公英,虽然它们都是瘦果,可仔细观察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蒲公英的冠毛像一把小伞,而铁线莲的毛则是羽毛一般的。

蒲公英
蒲公英
蒲公英的种子
蒲公英的种子
大叶铁线莲的瘦果
大叶铁线莲的瘦果
某种铁线莲种子的显微照片
某种铁线莲种子的显微照片

北京地区常见的毛团团的瘦果除了菊科大家族外,就属毛茛科的白头翁和铁线莲属植物居多了。判断出它是铁线莲属的以后再看它巨大的叶片,那差不多就是这个大叶铁线莲啦。大叶铁线莲喜欢生长在低山沟谷潮湿处,虎峪这条沟正正好符合它的生长习性,难怪会成为优势物种,从一进沟就伴随着我们,直至爬到海拔较高的位置。可惜没在它开花的季节来到,大叶铁线莲的花是蓝色的,这一大片的蓝花该是多美。

草乌头也在这条山沟里和大叶铁线莲相伴而生着实让我感到惊喜,因为我只在海坨山和东灵山海拔约1500米左右的地方见过成片生长的草乌。草乌是一种常见的美丽野花,整个植株高大,能长80~150厘米,叶子裂得很厉害,开花的时候一根高高的花梗直立出来,开出蓝紫色的一串大花,草乌的花最上面的花萼像一顶小头盔,看起来很憨厚。可是这种植物的根部有剧毒,含乌头、中乌头碱等多种生物碱,根上部分也含毒。曾报出新闻说学中医的妻子用乌头根毒杀亲夫,大家在野生,在不了解植物习性的情况之下切莫轻易摘取野花,看着美丽实则危险。这次见到的草乌只有几棵还有一两朵花,大多数都结了一个个的蓇葖果,说到蓇葖果,家里炖肉常放的八角就是蓇葖果的一种。

草乌的花果
草乌的花果
虎峪的山沟
虎峪的山沟

开始爬升后植物就更密集了,有巨大的葛藤缠绕在各种树上,林下见到的百合科植物,玉竹、黄精果子都成熟了。经过辛苦的行走,终于到了目的地——沟崖玉虚观。玉虚观建在一个悬崖上,有小道从侧面走上去,在低玉虚观山门一级的平地上有一棵巨大的银杏树,这棵一级古树具体的年龄无从考证,这是我在北京见过最壮观的银杏树,高大挺拔,树冠宽大齐整,据说,此树为雌雄合株的银杏树,树高30余米,树围直径7.1米,树冠直径50余米,每年产银杏千余斤。汪曾祺说报春花放在老房子的背景前是好的,古庙颓圮前的金叶也特别粲然。

虽然当天银杏的叶子还只是泛黄,但这种鹅黄青绿更有一番清幽的感觉。拾阶而上来到玉虚观,登上无上阁俯瞰整个玉虚观在大山的环抱之中,此刻的山林还尚未染色,但玉虚观前的林子却早已色泽浓艳,这是一处采光极好的地方,观前的小林子是几棵栾树、白蜡和山楂,颜色恰到好处,橙黄红褐。坐在石头上,任山风轻抚,实在是人生快事。

- -- -

6 thoughts on “虎峪—沟崖玉虚观探索 植物篇

    1. 可以啊,自然笔记是完全对外的,都是一群平时工作有空就一起玩的人,只是需要个人主动点:)

        1. 嗯,多来几次公开的活动,多聊聊天,大家相互了解后,除了公开活动,还能参加一些内部活动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