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茶聊第18集:阿蒙的小话时蔬

阿蒙,山西太原人,现居太原,某大学会计。经常不务正业,到处拍花写草,天南地北跑来跑去,喜欢结交臭味相投的朋友。据说原来是个吃货,体型很胖,现在身形适中,向他取经,答曰:少吃!

认识阿蒙是今年五一节第一天去北京植物园南园看植物。那天本来早就说好,老余带着小鱼出去,我兴高采烈地准备在家度过难得的清闲时光。结果老余说不去爬山了,要去南植看植物,并说有高手驾到,如果我真心喜欢植物的话建议我也一起去。我那颗已经做好休息的心被无情地拎起来,忙碌地准备后跟他俩一起出发了。然后就见到了阿蒙。阿蒙声音柔柔的,认识很多花草,在南植里随便问他什么都能知道名字。我赶紧把以前拍的很多照片拿给他认,基本都能认出来。那天我可真是过足了瘾。后来跟老余谈起阿蒙,原来他俩不是通过自然笔记认识的,而是老余跟阿蒙约稿,通过阿蒙认识了自然笔记。阿蒙是我们家与自然笔记的牵线人,老余约的那本书稿就是《时蔬小话》。

 

6月8日下午3点半,北京库布里克书店,一个很温馨很文艺的地方。等我气喘吁吁地赶过去时,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自然笔记第18集茶聊在这里举办,由阿蒙主讲小话时蔬。本次茶聊由老余一手策划,自然笔记和商务印书馆一起筹办,年高主持,邓安庆和沈书枝作为嘉宾护驾,老余现场打酱油。阿蒙讲解生动有趣,现场互动热烈融洽。随着台上各位轮番出卖被出卖,追捧被追捧,现场气氛高潮迭起,热烈非凡。

现场 供图/年高
现场。供图/年高
现场 供图/年高
阿蒙生动的讲解,嘉宾有趣的穿插,加上主持人恰到好处的硬广告,现场一片和谐景象。供图/年高
沈书枝 供图/小博士
沈书枝,本名石延平,1984年生于皖南乡村。爱博物,爱文史,略知花鸟虫鱼之名。著有《八九十枝花》一书。 供图/小博士
邓安庆 供图/老余
邓安庆,本名邓安庆,1984年生于湖北武穴。著有《纸上王国》和《柔软的距离》两本书。供图/老余
老余在认真拍照 供图/簋儿
无辜的老余在尽心尽力地拍照,希望留下美好的瞬间。供图/簋儿
下一秒就被出卖 供图/年高
下一秒就被出卖。供图/年高

老余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被主持人年高拉到台上,跟阿蒙一起回顾这本书的坎坷成书经历。事后采访年总,她说这个眼神就是出卖老余的眼神,哈哈,好犀利的说。因为老余的被出卖,现场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老余被出卖和年高的小眼神 供图/簋儿
老余被出卖和年高的小眼神。供图/簋儿

紧接着,高潮出现了。 在讲到阿蒙拖稿不敢来北京,不敢见老余时,安庆不失时机地抢过话筒,出卖了阿蒙。原来,阿蒙对书稿要求比较高,而老余因为申请了北京科协的资金赞助必须赶时间,阿蒙一而再,再而三的不交稿子,让老余很挠头。阿蒙不敢来北京,来了也躲在安庆处,不敢见老余,不敢见年高。赤果果地出卖啊。

邓安庆及时补刀 供图/簋儿
邓安庆及时补刀。供图/簋儿

不管怎么调侃,阿蒙和老余对这本书倾注的心血还是很让人敬佩的。从约稿到初稿,从最初的磨合到现在的默契,大家从他们的谈笑间了解了这本书背后的故事,觉得这本书更加亲切了,读起来就像有人在慢慢地给你讲一个个关于时蔬的故事。谈书稿时谈到了封面的画,封面画是在老余和阿蒙互相僵持不下时,年高临危受命画的,没想到阿蒙、老余、美编一致通过。于是有了现在温暖漂亮的封面。

封面画的故事 供图/小博士
封面画的故事。供图/小博士
阿蒙捧着封面原画 供图/簋儿
最后,年高把这幅画的原作送给了阿蒙。供图/小博士
供图/小博士
由封面画引发了大家对书中插图的兴趣,阿蒙挑了几张有代表性的给大家一一讲解。供图/小博士

然后是互动环节。来茶聊的人都是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人,聊起植物聊起生活,大家有说不完的话题。在互相的交流中,对自然对植物对生活都有了更深的领悟。在和谐气氛的影响下,安庆和阿蒙重归于好,有时安庆还替阿蒙回答问题。原来两位都能做得一手好菜,安庆想吃阿蒙妈妈做的菜,阿蒙忘不了安庆做的茄子,现场的人都听得都直流口水。一场茶聊,安庆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一幅茫然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吃就不睁眼睛呢,还是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吃到阿蒙妈妈做的菜(坏笑)。

总结陈词:本期自然茶聊,讲解生动活泼,气氛热烈融洽,互动欢乐愉快,热爱自然的人欢聚一堂。活动在出卖被出卖,追捧被追捧中和谐完美的落下了帷幕。

 

合照 讲 供图/小博士
合照。供图/小博士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