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行,游记

文/戴戴

绿树交加山鸟啼,晴风荡漾落花飞 –欧阳修

周六也许太阳燃尽了它所有热情,所以周日就再不肯露出笑脸,好在出门的时候老天没有哭泣,得以按时到达集合地点。

晃了快一个小时的929,终于下了车,以为只是春游,赏赏花,看看山,走走路,听听鸟叫,找找石头。谁知大家都是学习狂,非常有专业目的。学习植 物,认识花草,敲打石头,寒武纪,奥陶纪,向斜,褶皱,沉积,大串的名词听的我一阵眩晕。因为以前学过一点,之后全部还给老师,隔了那么多年,隔了那么远 的距离,突然在另外一个时空遭遇已经从记忆中剔除的名词,多么尴尬。还有那么多听不懂的词,幸好空错带了本书,赶紧翻了翻前面的基础知识,好歹让自己不要 那么白痴。

除出专业知识的缺乏引起的小不快之外,一切还是很美好的。槭叶铁线莲已经都开花了,团团簇簇的,小小的精致的白色的花瓣在悬崖边上绽开,让我想起 那句诗,“我从没要求过/你给我/你的一生 …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就只是 回首时/那短短的一瞬”也许那玲珑的花瓣锁住的就是前世求了几千年的精魂,只为今朝有缘人的一次凝眸;千里万里寻来的,只为悬崖边上的那抹美丽的一声惊 叹。

和同行mm中途开溜,穿过人家,桃园里的花已经开始落了,地上点点瓣瓣的粉红,走着斑斓的石头砌成的小路,低矮的灰墙,柴犬吠吠,恍如桃花源。

走到龙王庙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庙里的壁画已经斑驳不堪了,依稀还有盛世时的影子,渺渺绰绰地述说当年的故事。院里的千年古树,依旧不发一言的看着人来人往,看着冬去春来,看着世事变迁。。。

可惜我晚上有事,没有参加昆仑洞的冒雨探险之旅,等着大家的作业描述,期待大家的狼狈,(*^__^*) 嘻嘻……

学习到的知识:那片山,灰色、黑色、灰绿色的薄片状页岩直接覆于灰白色砂岩之上,下面的泥质灰岩顶部有黄色泥质岩,厚度不到 1 厘米,是古风化产物。原因是经过长期陆地之后,突然地壳下降,海水涌了进来,使这里变成海洋,并形成很厚的沉积。在海洋沉积之前,这里至少在 2 亿年的时间里属于陆地,可作为元古宙与显生宙界线这一地质遗迹。 (引自这里

白云岩,冶金用的白云岩分布于野西、下苇甸、鲁家滩一带,矿层位寒武系昌平组,适宜于主要矿产熔剂用于石灰岩综合开采利用。(参考文献

见到了传说中的三叶虫的化石,一条腿,O(∩_∩)O~

小巫师帽叫齿瓣延胡索,还有认识了北红尾鸲。。。

有错之处,敬请指正

马二按:

小巫师帽小传:这是一种紫堇属的小花,周六在圈门九龙山京西古道边见到的。戴戴同学一看到这种叶嫩绿,花蓝紫的小草,就立即有爱了。因为紫堇属的植物花都是有个长长的后脑勺的(专业一点的词叫距,原意是鸡爪子上像 脚趾的那块附骨),加上宽大的花瓣,像极了老巫师的尖帽子,所以戴戴同学给它起名叫小巫师帽。至于这种小草的真名字,我一直记错成齿瓣延胡索了,其实应该 叫小药八旦子,同是罂粟科紫堇属,误人子弟,郑重道歉。

(编辑/马二)

- -- -

3 thoughts on “春行,游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