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春记

寻春记

昌平下庄-百合-九渡河-延寿寺穿行

北京的春总是姗姗来迟,已是三月天,在寒冷寂静的冬天煎熬过来的人们仍旧看不到一丝春的迹象,也许只有那沙尘暴带来的浓浓的尘土气息让人们嗅到春确实已经到了,我们已经踏入了万物复苏的季节。按耐不住对春的热切期盼,一群人背着包进入群山企图想早早实现自己的春游梦想。

刚刚走出地铁,坐上了公交车,接着又包了一辆车,终于这次徒步的起点站下庄到了,一天的徒步踏春活动就这样匆匆开始了。

一下车,就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山的颜色依旧是单调的土黄色,偶尔有几棵松树点缀出一些绿色。近处,房屋错落有致的分布在河沟的两侧。路边堆积的破碎的砖瓦,已经安装好了的屋梁框架,竖起的钢筋骨架,都预示着这里即将重建起一排排新房。虽然没有春耕秋收时那种繁忙的景象,但从这热闹的修建新房的场面也可知道农民忙碌的一年已经开始。

【图】昌平下庄
进村了

一行五人不紧不慢的穿过村子,像寻宝一样的观察着每一个角落。刻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水坝依旧在那艰苦的执行着那个时代人民赋予它的任务。关帝庙,旧房梁上的彩绘,泰山石敢当都会果断的吸引住我们的眼球,关于它们的形态,历史,价值每个人都会做出一些猜测和推断。甚至那些被堵在狭窄的小路上运石头的大车也成为我们调侃的对象,有人开玩笑推举我去做个交管。在村子的北边有一个被水坝围起来的水潭,那些顽固不化的冰依旧霸占着大部分水面,仅有边上的水倒影着旁边的小山,已经有人在此垂钓享受渔翁之乐。

【图】上庄水坝

冰封的鱼塘

被大车压坏了的路面早已覆盖上了厚厚的尘土,即使你再怎么小心翼翼,也难逃尘土的侵袭,鞋子上,裤腿上都会沾满了尘土,索性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路踏过。就这样几个人“风尘仆仆”的进入了另一个村庄。越是远离柏油马路,越是道路崎岖的山村,越能保留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在这个名叫百合的村庄,在号称是帝都的北京,我们居然看到了用驴磨面的场景。这样的场景我小时候也曾见过,那时候我还亲自转着那种小一点的石磨磨苞谷粉,也因为这个缘故,我一直觉得我的臂力惊人,得意的向别人发出掰手腕的挑战。不知是谁告诉我,还是从那本书看到的,说磨面时蒙着驴子的眼睛是因为这样它就会看不到路,一直以为是在前进。我想“蠢驴”的说法是不是就缘于此。但奇怪的是这次我看到的驴子只是遮着一只眼睛,所以David有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磨盘一侧的眼睛遮住,这样驴儿就看不到它的劳动成果,不会分心想着吃玉米。 另一侧的眼睛不遮,是为了看路。如此看来,这不是因为驴太蠢,而是因为人太狡猾了,哈哈!朴实的大婶一边用筛子筛着苞谷粉,一边笑着给我们解释着苞谷面的整个磨制过程。大婶的那种笑很特别,但我又无法用一个合适的词来描绘,我只能说是一个饱经沧桑又大智若愚的智者向一个乳臭未干又勤奋好学的小辈发出的善意和慈祥的笑。

【图】小驴磨谷子

遮着眼磨面的小驴

穿过了百合村,向着九渡河方向前行。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爬山。从山坡上一直到半山腰都有人们种植的栗子树,这个时节,没有一片树叶的栗子树更像是一件艺术品,那些光秃的树枝恣意妄为的向各个方向伸张,摆出了各种奇异的造型。树底下散落的刺球状的果壳记忆着那个硕果累累的季节。有半人多高枯黄的杂草再一次提醒我们冬天还在这里,让人觉得冬天是一个懒汉,似乎是要赖在这里不想离去。枯草丛中若隐若现着一条小路,曲曲折折向前延伸而去,远处一棵造型很特别的松树挺立在那里。枯黄的草,幽绿的树就这样搭配在了一起,苍凉而又不乏生机,看着别有一番风味。想想能够看到冬去春来的那个瞬间也是一件美事,此刻很想很想套用那句当下流行的一句话。你(春)来,或者不来,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爱,或者不爱, 美就在那里,不争不急。

【图】春天来临前的枯草

高高的枯草,挺立的松树

在我们有说有笑的穿过这些杂草的时候,无意间惊起了几只不知是在觅食还是在筑巢的野鸡,实际上它们突然从草丛中飞窜出来,也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当我们惊魂稍定时想起拿相机拍照时,只是看到了它们彩色羽毛的身影。虫子说它们的巢穴可能就在附近的草丛里,我们立马展开了小规模的搜寻行动,但是这些野鸡实在是打隐蔽战的高手,我们压根找不到半点踪迹,甚至一根鸡毛也没有见到。

【图】含苞欲放

含苞待放的山桃

老天似乎是有意奖赏我们这些“探春者”,居然发现路边的山桃已经含苞待放,如若不是近处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到这些花骨朵的,如若不是树枝上依旧挂着的桃核,我们简直无法确信这就是桃花。小小的花骨朵好像羞涩的少女,捂着嘴羞涩的笑着。不用看到桃花朵朵开,这已经足以让我们激动好久,已经让我们觉得不虚此行,赶紧拿起相机开始疯狂的拍照,远处拍几张,近处再拍几张,就像找到了一个寻觅很久的证据一样,等着拿回去摆出来向别人证实,看这就是铁证了。在枯草里面总会挺立着几棵绿色的小草,它们已经发芽长出绿叶。它们虽然矮小,但却很勇敢,虽然娇嫩,但却很顽强,它们是春天派来的为数甚少的使者,是万物复苏的先行者。

【图】委陵菜嫩叶

破土而出的嫩草(疑似委陵菜)

沿途看到了各种岩石,看到最多的就是花岗岩了,花岗岩风化的很厉害,有些地方堆积了很厚的花岗岩风化形成的细砂。总是在风化强烈的地方凸露出几条石英岩脉。偶有颜色奇特的岩石,凑过去瞧一瞧,推测一下它的成分和来历。有些还能解释个大概,有些却不能给个确切的断定。

【图】九渡河

九渡河中的一湾清水

很快就翻过小山,下到山底,穿过栗树林,来到一条依旧冰封的小溪边匆匆的吃过了午餐。酒足饭饱之后(我喝了David带的一听啤酒),一下子来了精神,快速徒步向九渡河挺进,所谓九渡河也只是在镇子附近的大桥下看到了一湾清水。途中仅休息了片刻就直接奔向延寿寺。在这里只看到了那个被异化了的“佛”字,要去看那棵传说中的盘龙松需要买门票,我们不是佛教徒,而且里面的大殿是翻修的,觉得进去不值也就此罢了,转身回到路边等候公交车,开始返程……

【图】延寿寺

佛门

【附:此行5名队员为:小老虎,muggle,sona,David,瞌睡虫。以下是队员随笔】

David

头一次暴走,回来发现右脚磨了个水泡。看来还得多锻炼。没想到最后在长陵门前看到925,竟然为了抢座位,还能冲刺过去。上车后,一路酣睡。车到马甸桥南,一行五人,有三人下车。我喜欢在马甸下车,我住在这里。这次的小队伍只有地质专家,可以沿途介绍山岩材质。没有植物专家随行,遇到奇花异草就无从解答了。

Muggle

山中景色不错,一停了脚步便觉得格外宁静,期待下次踏青。以下为打酱油记录。

动物:一路经过村庄引起犬吠无数,David不时耐心回应“路过的,我们只是路过的”,偶有通人性的狗也停止了叫唤~山间杂草丛,辟啪地飞起肥美山鸡五六只,属于互惊,几人寻其巢穴未果;一有乌鸦啊声或老鹰身影,虫子立马准确地向众人指出其方向;一路见骡子田间作业或驮人或拴乡道旁,还遇一驴子被半遮眼绕圈磨玉米粒……此外见到喜鹊、猫咪、蜜蜂若干……

人物:公交上和小老虎聊着,叹马二空错炸鱼或远去或日渐繁忙,群活动渐少,小老虎说等花开了,组里的植物达人们就会出动啦,嘻。途中听David 谈国内稀土行业情况,每人身上都带着点稀土;看小老虎、sona摸着大理石为我们科普、或拍下XX石头XX植物留待高人鉴定;众人闲聊地震、樱花樱桃、杨梅青梅……遇水库钓鱼人、抽烟的护林人、劳作的老乡、披羽绒服的稻草人、呼啸的哈雷党,听延寿寺售票员说起去年经过该寺的徒步大赛最后剩下四五十人,村里买个地大概十万元……

另,小老虎,记得我们出发坐的车还是537~ 你让大家多穿衣,你自己穿少冻着了吧,哈哈。

更多阅读豆瓣召集贴 豆瓣活动图片集 Google Map 路线图

- -- -

7 thoughts on “寻春记

  1. “蠢驴的说法是不是就缘于此”,小老虎好幽默啊,也好善良啊,“让大家多穿衣,自己穿少冻着了吧”,还极有“你爱,或者不爱”的诗人气质,还有“智者与小辈”的哲人情怀。大好青年啊!

  2. 哈哈,好有爱啊,我这周也在潭柘寺拍到了冒芽的桃花,支持一下
    希望以后可以多一点这样的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