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在青岛(一)

总觉得自己没有远离北京,总是希望延续在北京的那种生活,来到青岛,我只是在流浪。

从7月4号来到青岛,到现在也算差不多半年了,但在青岛居住的日子也就一月有余,而正真去了解这个城市的日子也就那么三两天,其余的时间都忙于工作,从不曾驻足观察过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在这里除了同事外,可以说是举目无亲,而同事们都忙于各自的事,根本无暇带我去溜达,说是忙碌,也仅能算个借口,长久不活动的人总是会找好充足的理由来为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做出辩解,如果不是以前沿袭下来好玩的习惯,我也会跟他们一起沦落,生活了四五年,对这座城市仍旧是陌生的,而最熟悉的无非也只是那些吃吃喝喝的休闲场所。

我很幸运,我有一块自己的生活天地,当校内,QQ都充斥着熟悉的同学和同事们之后,我还有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小空间,我确信,我的同学和同事没有人在玩豆瓣,就我自己,所以我会少了那么一丝的顾忌,做一些可能被他们称作装逼的事,这里的很多东西和很多人对我我是陌生的,但我却有一群跟我志趣相投的朋友,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或者是说做一些让自己觉的生活还算充实的事。

我是一个不想把生活仅停留在电脑屏幕上或者文字上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只是个浏览者,豆瓣里总是充斥着那么多的文艺青年和所谓的二逼青年,他们所分享的我很多都不懂,或者不感兴趣,我也仅仅是浏览一下,很少做出评论。而能让我心潮澎湃的就是那些同城活动了,一直都在关注着青岛这边的同城活动,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参加那些活动,可是总是在时间上错位,未能真正参加。户外活动绝对对我有着很大的诱惑力,当我看到老K组织的“仰望天落水,近看华楼宫”,顿时觉得找到了组织,随即把所有的活都早早干完了,并为自己周末不在办公室找好了很好的理由,兴奋的等着周末的到来。

喜欢户外,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特别放松的感觉。不过第一次的户外活动我还是挺拘束的,参加活动的人很多,有不少像我这样的新人,但很多人是之前参加过活动的,相互认识,有说有笑,而我却觉得有点拘束,一路上很少言说,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激动的心情。

虽说已经是11月底了,但崂山仍就是郁郁葱葱,落叶松以绝对的优势压倒那些枯草败叶,这是与北京的山最大的区别,这个时候,北京的山应该是一片苍黄,我绝不否认苍黄也是一种美,但对此时的我而言,真的不能抑制心中的感慨了。你可知道,早在9月底的时候我所在的内蒙草原早已黄草连天,等离开的时候已经下过了三场雪,此刻还能见到一片葱绿,能不激动吗?

【图】青岛的山

离开山来谈树是毫无美可言的,也许相对整座山而言,树只是个点缀。这里的山属于典型的花岗岩山体,所以地貌上也就属于花岗岩地貌,个人觉得花岗岩地貌最能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的险峻。经常因为垂直节理的发育断裂出一个很陡的岩石光面来,光秃秃的山体上再长上几棵松树来就变得姿态万千,而那些树也因为山变的挺拔秀丽。人们天生都喜欢这样的风景,因为比起全面的美化来,人们还是喜欢有那么一点真实的裸露,比起千篇一律来,人们还是喜欢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这也是无数人涌往黄山去看那里的山,去与那颗迎客松合影的缘故吧。虽未去过黄山,但眼前的崂山已经可以给我带来足够的欣喜了。

【图】青岛的山

跟着一大群人,行走在林中的小路中,不能不让我回想起曾在北京的山林中穿梭,美好的感觉总会记忆深刻,也总会在同样的情境下让人感觉很美好,特别享受那种感觉,还曾记得曾在爬海坨的时候,跟空错等人在小松林里行进,边走边玩着成语接龙,不时闹出很多笑话。因为我们是在山的阴面,林子里的雪居然还没有化去,踏雪前行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图】青岛-踏雪前行

经常能看到雪压青松的景观,站在树下面,近处是白雪苍松,远处是起伏的山和碧蓝的天,正适合于驻足远眺,只是雪还不够厚,绿色占据了大部分空间。

【图】青岛的山

这里的山都不是很高,高差也不过两三百米,爬起来一点也不累,纯属休闲级别的。沿途也总不缺乏让人休闲的玩处,在一处花岗岩陡壁,因为有水从上面流下,故有了天落水的美称。可惜这个季节水量不足,若是在夏季水多的时候,这里是不是会变成一个天瀑,在水下面嬉闹,或者在旁边听着水声吃顿午餐也很凉爽惬意呢?

【图】青岛-花岗岩陡壁

名山总少不了一些人文景观,这里所爬的山叫华楼山,因为在山上华楼宫东边有叠石似楼故名,以此得名。华楼宫,依山面壑,地势高爽。该宫由道人刘志坚创建于元泰定二年(1325),明、清、民国均曾重修,有老君、玉皇、关帝三殿。而围绕此,周围又可见到许许多多的石刻,供奉香蜡的小洞窟。于是包括这里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棵都有了来头。

【图】青岛-花楼宫

当我踏进这座山里的时候,已经固定我喜欢上了这里,青岛很美,我觉的应该是从这里开始。

【图】青岛的山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