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第33期茶聊

1. 短暂的游园

顺风车按照导航驶入了南辛村20号。

穿过铁门再难尺进,司机只好让我就此落客,自己再考虑如何回到正常线路。我再三表示感谢。

下车已置身于另一番天地,浓浓绿意缠绕,高树为栋灌木为篱,回身已经再无身居城市的痕迹。

眼前,有人在跑步,有人遛娃,有人因为走错了园子还在四处寻觅。

昨日下了一日的雨,绿色与芳香扑面而来,像海风轻轻拂动令人沉醉。

今天是来参加自然笔记活动的,时间尚早,不如先与植物来个约会。

半路远处草丛中,有一支开黑色花的天南星科植物,也许是以前被朋友们提及的“半夏”吧?为什么是天南星科,因为有佛焰苞的花啊……佛焰苞就是“马蹄莲”“一帆风顺”“红掌”那样的花朵。

宿根园里几棵淫羊藿还在开,纤弱的枝干顶着一些轻盈的小花朵在风中抖动。

路边的铁线莲绽放了,层层叠叠如同浮动的云霞。没有找到白头翁顶着一头白发的样子,而看到一种艳丽低矮的鸢尾。

远处巨大的水杉萌发着浓重绿色,低矮的木质拱桥下球根植物深绿色的叶片如同绿波,映照着高空水杉的颜色。人走在桥上,如同映照在水中,落入莫奈画布中的波光粼粼。

2. 笔记的活动

活动利用了植物研究所标本馆的会议室,引导图很贴心地在大门处与楼道内指示了活动的房间,虽然是第一次进入标本馆,却很容易找到了目的地。

活动的两位主讲人一位被困在来香山拥堵的交通中,一位因为其他的事务还没来得及吃饭,正匆匆果腹。

片刻后,自源先为我们分享了自己在工作单位的爱好活动——观察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园内一年四季的植物。对园内的植物观察已持续了大约六年。

南园与北园相比,面积较小,但植物种类繁多,尤以华北与北美的原生植物居多,许多植物都是过去的数十年间与美国的密苏里大学交换种子获得。虽然是一株看似不经意的小树,其实灌注了植物园巨大的心血。

分享中,花期从二月末初始一直绵延入秋。自源介绍花木的同时,以不同植物为例分别普及了植物的“双名命名法”、植物的分类结构;春季花蕊的变化、宿根的花卉、树木发芽的形态;夏季大水池内的睡莲、莲及其他水生植物;秋日各色的树叶与果实的观察。

大约15分钟的自然交换之后,余天一分享了自己近几年对北京植物专类园的调查报告。植物专类园指专门收集某一种植物的园子。例如北园内的“丁香园”“桃园”“梅园”“海棠园”,城市内的专类园如:被人熟知的玉渊潭樱花专类园、明城墙梅花专类园、世界月季主题园、圆明园荷花基地等。

分享详细介绍了梅花的品种、杂交与选育的知识;樱花中的早樱、中樱、晚樱的主要代表品种、特点以及亲缘关系;简要介绍海棠、月季杂交的历史。

下次活动,将在北京林业大学举行。

3. 会后的游园

会后自源带领大家实地观察植物。

此时樱花已过花期,只有个别枝头残存着一两朵白色纤细花梗的花朵,观察树叶之间有黄豆大小的果子。除了染井吉野,大岛樱也结有果子,而且数量更多。

经自源的介绍,大家看到了木通马兜铃奇异花朵的实物。在紫藤下,自源给大家介绍蝶形花的结构与虫媒授粉的原理。

沿路看到秤锤树的冰清玉洁的花朵垂在树枝间,大家在文冠果的树下进行了合影,途经新疆野苹果及连香树下。现在吃到的所有苹果,几乎都来源于新疆野苹果的血统。连香树,是一种第三纪古热带遗存的单科单种古老原始的木本植物。因为雌雄异株,天然结实少,资源稀缺,已濒临灭绝。连香树叶呈心状,在枝条上成对而生,如庙宇处古树上挂满的祈福木牌。

黄鸟玉兰大概是最晚盛开的玉兰了,此时牡丹已陆续盛开,在各色牡丹附近的山丘上有一棵流苏树正在开花。

2018-04-22 045046
自源在南植作植物讲解(供图/小靖)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