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遍染柿垂枝,敲石寻幽探沧桑

文/图:小博士

空闲时登录QQ,突然发现自然笔记群的公告栏里有活动:”自然探索——化石和古迹的秋”,10月18日星期六的活动,太好了!我一直盼着参加自然笔记的户外活动,今天终于给盼来了! 赶快登录豆瓣到自然笔记小组线下活动报名。朗木以前说想挖化石,我也把活动链接发给他。

5:30起床,预报今天有雾霾,接开窗帘,还好,天是蓝的.6:30出门坐地铁,苹果园地铁站外已经聚了不少人,很久没来这里集合,环境变化不小,物美超市的平台前搭起棚子卖黄桥烧饼,广场上的煎饼摊全没了.

8:00 除了余天一大师,队员们都来齐了.年高把24名队员分成植物、动物、地质、古迹、杂项组之后,总领队老余等余天一大师,我们坐车出发,我们在等待队员集齐的空隙时间,自我介绍,互相认识,队员们大多是90后的植物、昆虫、地质学相关专业在读博士。老余终于接来了天一大师,余天一大师获得了首届《中国国家地理》自然影像大赛手绘组银奖!大师更年轻,今年刚上大一。

搭乘公车抵达目的地附近,只见平直的大道通向群山,汽车驶过,灰尘滚滚,房屋草木灰头土脸,远方山体支离破碎.穿过村庄,柿树果实累累,前方的山崖断面,映出褶皱波浪起伏的纹理,羊肉甩饼开始给大家讲解地质学知识。

这道灰白色的山崖属于石灰岩,是开始于距今5亿年,结束于4.4亿年前的奥陶纪(Ordovices)海相沉积层.奥陶纪是地质历史上海侵最广泛的时期之一,世界许多地区都广泛分布有海相沉积层,在大陆板块内部的地台区,滨海浅海相碳酸盐岩普遍发育.北京地区在奥陶纪时期,也发生了最大规模的海侵,沉降于类似渤海湾的浅海盆中,形成巨厚的滨浅海碳酸盐岩沉积.北京地区的地质活动,海浸和抬升规模大的就发生过十几次,小规模的数以百计。

一个皱褶
一个皱褶
羊肉甩饼在讲解
羊肉甩饼在讲解

屋前堆积的页岩,方正平齐,村里老房子的瓦下,都铺着同样的板岩.羊肉甩饼说板岩是沉积岩经过地质运动的高温高压后,形成的变质岩.在河流三角洲、湖泊、大陆架海湾等静水环境中沉积形成页岩,后经过地质运动的沉降,在高温高压的作用下,变得致密坚硬.

当地村民当做瓦片的页岩
当地村民当做瓦片的板岩

队员们被屋前的花草吸引,不顾环境脏乱,俯身观察拍摄.早开堇菜秋型花是闭锁型的。地黄的花期已过,毛茸茸的的叶片平铺地面。通奶草占据墙角,野甘菊不时出现,这是此时野外最醒目的野花了。翠绿的叶丛下,红彤彤的萝卜露出泥圭。篱笆外种着艳红的朝天椒,大水缸里种着鲜嫩的小白菜,绿油油的大白菜已经开始捆扎包心。

拍路边的植物
拍路边的植物
种在缸里的菜
种在缸里的菜

出村进山,老余带着我们爬上羊肠小道,羊肉甩饼说地面的碎石里已经有化石,梯田之后的山坡就是化石点.这些深灰色的页岩,形成于距今约3.55亿年至 2.95亿年的石炭纪(Carboniferous period),这个地质时代,陆地面积不断增加,气候温暖、湿润,沼泽遍布,陆生生物空前发展,石炭纪是植物世界大繁盛的代表时期,属于这一时期的煤炭储量约占全世界总储量的50%以上.中石炭世一早二叠世的北京,气候潮湿、地势低平、植物茂盛、沼泽广布,我们所在地方海浪拍击,沼泽滩涂漫长开阔,繁茂高大的芦木丛林密不透风.

挖化石现场
挖化石现场
挖化石
挖化石

化石层不知经过多少锤子的敲打,陡斜的坡面,层层叠叠积满碎石,队员们或蹲或趴,叮叮铛铛叩石寻宝.把地质锤给朗木,让他找化石,我主要负责拍照.随便翻捡碎石,就能找到芦木(Calamites)化石的碎块,层层叠压,纹理清晰,但找不到完整的叶片.芦木是楔叶亚门木贼目的绝灭属,出现于石炭二叠纪,高达 20~30米,茎干的直径直径可达30厘米,与鳞木封印木等共同组成北半球热带沼泽森林,中石炭世至二叠纪,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中国常见于中、下石炭统和二叠系.

芦木化石
芦木化石

我们主要寻找轮叶化石,轮叶(Annularia)是石炭纪—二叠纪常见的化石形态属,年高收获不小,但我没有找到.轮叶的印痕象石片上画的朵朵小花,若隐若现,幻化无穷,瑰丽奇巧.11:30老余招呼了队员们收包,向仙人洞进发.

部分收获
部分收获

下山向北走,穿过空旷的采石区,沿山谷间笔直的大道走不远,爬上东侧曲折的羊肠小路,仙人洞隐藏在狭窄的山坳中。洞口用砖石垒出2层拱形门窗,进入洞中幽暗阴冷,头灯有如烛火,照了不多远,我的强光手电有了用武之地,照亮洞壁和穹顶,钟乳石身影清晰。我们放下背包,沿人工搭建的平台,下到第二层。这里更加黑暗潮湿,我的眼镜和相机镜头,蒙上了一层水雾。羊肉甩饼给我们讲解洞的形成原因和北京洞穴发育的情况和它们对于地质研究的意义,有不少的洞穴是同一个时期发育的,对于研究北京地区发生过几次抬升起着重要的作用。

仙人洞外部
仙人洞外部
仙人洞内部,第二层
仙人洞内部,第二层
仙人洞
仙人洞
仙人洞
仙人洞
发现灶马
发现灶马

爬出溶洞,我们下山,继续向北深入山谷,在茂密的灌木丛中吃午餐。12:30休息结束,继续前进,我们穿行在浓密的灌木丛中,不断重复着爬升、横切、下降、爬升的动作,直到翻过垭口,经过陡直的斜坡,再爬上更大的斜坡之后,已经到14:30了。距离栖隐寺走了还不到一半路程,老余决定后队变前队,返回垭口, 接着从一条陡直的路直接下山,我们在艰苦的路途中,品尝了山楂,采到了酸浆果.走到村里,漫步长长的盘山路,终于找到633路公交站,星夜坐车各回各家……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