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寻踪

文图/李多

冬季赏鸟赏兽总是有特别的乐趣,虽然天气寒冷,冻手冻脚,不过即使在家附近的公园和住宅小区里,也多半能够遇上各种足迹和痕迹,大略推算,就可得知这里曾经来过的动物、它们的数目、甚至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于是狸在这个冬季的东北城市中,带大家看看雪地讲述的故事。

首先是狸家的小邻居,北松鼠(又名:欧亚红松鼠东北亚种 Sciurus vulgaris var. mantchuricua)。

除了在地上生活的鼠类,北松鼠在东北几乎是最易见到的哺乳动物。它的足迹4枚一组,大小与握紧的拳头相似。每组足迹直接隔着20 cm以上的间隔,有时甚至更远。这小动物的弹跳力还是很好的。

【图】这是北松鼠及其经典足迹。

在深的雪地上(大于5cm厚),北松鼠的足迹就不清晰了。看不到肉垫、脚趾等细节。只勉强看得见两大两小的痕迹。冬季的东北,地面通常覆盖有5cm以上的松软雪,几乎埋没过了松鼠的腿,它们行走跳动都很费力气。若是雪再厚,它的脚印看起来就是一个个的雪坑。总之雪地越厚,所有动物的足迹就越难以辨认。最标准的足迹多半会在浅雪地或者冻融后不再松软的雪地上出现。

【图】北松鼠跳跃的姿态与足迹。足迹的新旧很容易辨认。即使是东北的严冬,午时温度较高,加上日晒,雪地会微微融化。如果发现足迹之上,松鼠蹦跳时候弹起来的碎雪屑还没来得及融化,肯定是一天之内的足迹。

【图】松鼠在不到1cm的小雪之後留下清晰的痕迹。

【图】坐在地上吃东西(苹果核…)的松鼠,及松鼠坐痕。

【图】看见痕迹就可以知道,小松鼠曾经坐在这里,努力地翻开雪层和枯叶,寻找之前储下的食物。

【图】松鼠储存了很多粮食。在无人踩踏的雪地上,它们辛苦收集的成果一览无余。

【图】松鼠住在树上的鸟窝状圆球巢里。这是它们5-6个巢中的一个。

图】松鼠们常常要收集巢材把别墅修正一下。这一卷巢材被遗弃在松鼠的足迹中,也许是它遇到危险,慌忙中丢下的吧。试试摸了,是撕碎的树皮内纤维,很柔韧。我还以为它过後会回来捡起这些巢材,但一星期之後这些树皮仍然仍在原处,无鼠问津。

 

 

【图】松鼠把啃完的樟子松松球丢下树来。松子已经全被鼠收进了颊囊。松子是富含油脂的奢侈品,松鼠多半不会立即吃掉,而是珍藏起来留待他日支取。

……大家好我是松鼠转黄鼬的分割线……

第二个介绍的是狸不久前发现的新邻居,黄鼬(Yellow weasel,Mustela sibirica var. manchurica)。黄鼬在北方城市中并不算罕见居民,狸家里的长辈们都知道,旧时饲养的鸡鸭常被“黄鼠狼”骚扰,夜里家禽呱呱大叫救命,家人手持木棒冲出去救驾。黄鼠狼只能驱赶不能杀害–这种神秘的细长小动物不知为何得到了“黄大仙”的仙人称号,所以伤害它们是严格的禁忌。它们性格谨慎机敏,如果不是雪地暴露了大仙的身份,狸还真没发现它们的存在。

 

【图】黄鼬(黄鼠狼)是野性十足的小萌物(感谢【西南山地工作室】提供图片 )。

【图】黄鼬的标准足迹。左右脚不在同一直线上,而是稍微有点并排。後足稍微有点狭长。

【图】黄鼬足迹的细节。在无人走过的树林里常能看到短短两三米的这种足迹链,足迹尽头的地面常常被挖开过。

【图】这是刚下雪的时候见到的。因为前後足的脚印成一条线,所以我之前一直以为是猫。但是从足迹大小和行为来看,更像黄鼠狼。足迹尽头就是刚才说过的“挖开过的痕迹”。另外,松鼠绒尾巴和阿辉的巢穴附近有极多这种足迹,它们住的云杉之下,遍布这样的足迹。它俩一定被黄鼬盯上了。前不久发现阿辉搬家到了很远的地方,而绒尾巴将近一个月不见,一直在怀疑会不会与黄鼬有关。

……哺乳动物转野鸟的分割线……

不久前得知,家附近一个人很少的公园里有十余只环颈雉(Common Pheasant)出没,就去看了看。不过环颈雉通常在晨昏觅食,中午难觅鸡踪,只是见了很多足迹。

【图】因为自己没拍到环颈雉,只好在网上找一张,来自fotoplatforma

【图】环颈雉和浅雪上的环颈雉标准足迹。

【图】冬季的环颈雉常三五成群共同生活。看来这里的环颈雉真是不少呢…环颈雉的足迹成一条直线。宽阔而人少的草地是环颈雉的生活环境。当然如果有高高的杂草就更好了,可惜公园除草很勤,鸡们只能在树丛里勉强藏身。

【图】雪深一点的地方,野鸡脚印的形状就不那麽明显啦。

【图】在雪很深的地方,野鸡的足迹就完全看不出形状了。这是很新鲜的足迹呢。

【图】这是雌环颈雉降落时候留下的痕迹。长的两条痕迹是刹车时候鸡尾羽留下的印记。雉鸡除了逃命,很少飞行。一旦落地,就会迅速找到隐蔽点,藏进树丛里观察敌人的动静。

【图】雄雉鸡的大尾巴在降落时显然更加累赘。

【图】几分钟前,三只灰喜鹊在这里啄食冻硬的香蕉皮。

 

【图】灰喜鹊近照。

【图】留下双引号一样的灰喜鹊足迹和几道翼羽划过雪地的痕迹。

【图】小而密集的双引号是麻雀群留下的记号。雪地上洒满了带薄翅的白桦树籽。白桦树种子是食谷雀们冬季的最爱,麻雀们站在树枝上一边吃一边掉,然後也会落下地面捡拾落地的树籽,把作案现场踩得一塌糊涂。

【图】麻雀。来源

(编辑/空错&炸鱼)

- -- -

2 thoughts on “雪地寻踪

  1. 重看一遍,突然就想起那个最近被炒的很火的假活佛的诗

    夜里去会情人,
    早晨落了雪了,
    保不保密都一样,
    脚印已留在雪地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